简体正體
美國司法部監察長霍洛維茨(Michael Horowitz)。(Alex Brandon/AP Photo)
美國司法部監察長霍洛維茨(Michael Horowitz)。(Alex Brandon/AP Photo)

司法部發現FBI律師對FISA申請監視川普團隊文件造假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22日】(本台記者季雲綜合報導)目前已有多家媒體報道說,司法部監察長霍洛維茨(Michael Horowitz)已經發現,FBI爲監視川普前競選助手卡特·佩奇(Carter Page)而向外國情報人員監視法庭(FISA)申請監視令時,FBI的一位律師捏造了有關文件。日前,聯邦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告訴福克斯新聞,霍洛維茨的報告將於12月9日正式發佈。FBI造假文件一事也將在霍洛維茨的報告中列出。

主要媒體如CNN、華盛頓郵報等都報道了上述進展,但郵報在文章發表後數小時卻刪除了一部分:“目前被審查的人尚不知姓名但並非高層人士,具瞭解情況的人說,應該是在副助理局長斯佐克(Peter Strzok)的手下。”但在修改後的文章結尾,郵報附上了一個修正:之前的版本錯誤地描述爲篡改文件的FBI的僱員是斯佐克的手下,事實是該人乃法律顧問辦公室的底層律師,也不向斯佐克報告。

無論如何,霍洛維茨的報告發現FBI的僱員在申請FISA監視令時,僞稱他有支持他的論點的文件。華盛頓郵報說,之後,該FBI僱員疑似“修改了電郵”以支持他不實的說法。該僱員已經被FBI辭退。在2016年FBI的FISA監視令申請中,FBI直接稱呼佩奇爲“外國勢力代理人”。

負責獨立調查FBI等機構濫權問題的約翰·杜藍(John Durham)檢察官日前被廣泛報道說,由於達到刑事起訴程度的問題而導致他的審查升級爲刑事調查。福克斯認爲,霍洛維茨的報告應該透露出杜藍檢察官工作升級的的一些原因。因爲,報道說,杜藍採用了霍洛維茨的發現,既該篡改文件的前FBI僱員應該正在被刑事調查。但華盛頓郵報指,該文件並非是FISA申請文件中的核心文件。

許多共和黨人認爲,FBI存在FISA監視濫用的問題,因爲FBI把川普的競選與不實的指控很牽強地聯繫在一起,是有政治目的的。最近幾個月發現的文件似乎支持了共和黨人的觀點。

在FBI第一次申請監視佩奇的FISA令前9天,FBI高層與司法部的高層意見相左,因爲司法部高官對FISA申請中的關鍵文件感到“持續的”“可能的偏見”。當時FBI的律師麗莎·佩吉(Lisa Page)與FBI副局長麥卡布(Andrew McCabe)之間的通信顯示,FBI曾內部傳一些反對川普的文章,甚至在選舉日後傳一個說川普可能是“國家安全主要威脅之一”的文章。

福克斯說,媒體報道披露,FBI在申請FISA監視令的過程中,在多個場合錯誤確認媒體的報道獨立於斯蒂爾的觀點,而且,FBI也沒有向FISA明確報告斯蒂爾的卷宗是希拉里和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出資的。斯蒂爾卷宗已經被證實是不實的、不可信的。

福克斯說,卡特·佩奇並非唯一疑似被FBI錯誤對待的川普團隊成員。上個月,川普的前國安顧問弗林(Michael Flinn)聘請律師起訴FBI,指控FBI涉嫌篡改弗林2017年的一份正式記錄,從而導致弗林被指控向調查人員撒謊。弗林的律師要求FBI搜查FBI內部系統以獲得更多的證據。

新公佈的FBI官員斯佐克與FBI律師佩吉之間的短信顯示,佩吉雖然沒有出席弗林的面談,但她編輯了弗林案的“302證人報告”,該報告是認定弗林撒謊的關鍵證據。 2017年2月10日,佩吉短信告訴斯佐克,“把我編輯的(文件)給了比爾,讓他放在你的桌子上了。”

霍洛維茨10月份向國會表示,自己沒有想到這個調查是必要的,而且,也沒想到這個調查的報告這麼長。

責任編輯:楊曉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