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華郵社論指,香港的現況凸顯了習近平既不能接受民主,也不全然瞭解民主的真諦。圖爲習近平。(美聯社)
有學者指出,2020年將是習近平上臺後面臨的最糟糕的一年。示意圖(美聯社資料照)

中國觀察:香港情勢是習近平的夢魘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22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中共和港府似乎在把香港越搞越亂。英國《金融時報》首席外交論述委員拉契曼刊文認爲,“香港習近平的失敗”,“習近平的夢魘”。習近平最近對港表態強硬,引起外界關注。而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正成爲扔向北京的震撼彈。有分析認爲,習深陷香港“人民戰爭”泥潭,他一天死保共產黨,其黨所有歷史上的罪惡都得他承擔,實屬不智。

《金融時報》首席外交論述委員拉契曼(Gideon Rachman)近日撰文表示,香港的大學校園成了戰場。香港示威的年輕人,當他們說是在爲他們的自由而奮戰時,他們並非誇大其詞,即便策略或許值得商榷。香港目前情勢是習近平的夢魘。現在看來,不僅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對港政策令人質疑,甚至他的整體策略都有問題。

文章說,中共軍隊已現身街頭,雖然目前僅協助清理路面,但中共在香港部署軍隊,可能讓香港陷入長期動亂狀態,如同1970年代的北愛爾蘭貝爾法斯特(Belfast),或1950年代阿爾及利亞的阿爾及爾(Algiers)。

文章認爲,習近平雖然可以合理地說這場危機不是他的錯,因爲一切起因在於香港特區政府6月修訂“逃犯條例”草案,多數主意都出自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而北京暫緩修訂條例止血時已經太遲。但習近平應該負起更大的責任。因爲在他擔任領導人7年以來,中國變得更專制,都成爲香港一舉反擊北京的導火線。比如新疆出現超過百萬人規模的“集中營”,被香港示威者當作北京壓迫文化與多元性的經典例子。

拉契曼表示,中國大陸的法律制度和香港不同,香港的“一國兩制”爭議一直存在,2003年曾發起“七一大遊行”。在香港1997年主權移交中國15年後,習近平於2012年就任中共總書記,爭議似乎證明是可化解的,香港人甚至可以合理期待,但在2047年的“50年不變”期限之前,中國大陸在習近平領導期間,中國政治卻向後退。而且中共對言論自由的不寬容,以及對法律的粗暴態度,已逐漸滲透進入香港香港人在恐懼中等待主權完全移交,而那個日子似乎並不太遠。

拉契曼表示,香港事態令人憂心悲劇即將發生,若要找到和平出路,還需要習近平展現人性、開闊胸襟,幷包容那些對他及他所打造的體系完全背道而馳的反對意見。

據法廣文章認爲,北京的官員們顛倒黑白,把港人的反抗稱作外力介入,把示威者指爲暴徒,但是爲什麼這場運動過去了五個月,民意仍然站在示威者這邊?

事實上,導致今天香港的情勢,中共的惡意宣傳也在起搞亂作用。在中共治下的惡慣例就是,黨操縱官媒,進行刻意扭曲,鋪天蓋地的假信息,外邊世界全都看到的真相偏偏中國大陸看不到,當局在自我製造的假象下面對的“暴徒”越來越多,當局要求止暴制亂,就是縱容警察過度使用武力,結果越制越亂,越制越暴。不少觀察家指出,一代人正在被北京政權培養成反叛者。

儘管引爆示威運動“逃犯條例”修訂是港府和林鄭月娥推行的,但分析家認爲林鄭只是傀儡,中共纔是背後的黑手,而操控香港亂局的黑手通常是分屬不同的中共派系陣營。

一直有觀點認爲,中共高層在香港問題上的內部分歧。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學教授、研究中國政治問題的專家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說,中共高層有人建議作出讓步,但另有人則要求採取強力行動。

政論人士林保華在臺媒《自由時報》發表觀點認爲,在沒有港英政府作爲緩衝下,香港直接捲入中共的黨內鬥爭中。無論哪一派得勝,都不是好事。

10月31日,中共四中全會開完,對港澳臺事務,四中公報提到要“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這被認爲是中共有可能會想落實《基本法》第“23條”,也顯示四中全會確有討論香港問題,並且強硬派取勝。

習近平本月14日在巴西利亞出席金磚國家領導人第十一次會晤時,突然就香港問題放出前所未有的明確狠話,用三個“嚴重”和“堅持”和兩個“堅持不移”描述香港局勢,稱“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當前最緊迫的任務”。

習近平這次強硬表態,被外界認爲正式代表了他對香港問題代表中共在直接承擔着責任。

美國國會衆議院11月20日幾乎全票通過參議院版本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後,這部法案成法生效已成定局。該法案一旦頒佈,將對香港的經濟地位,香港的民主人權狀況每年進行審查,將對破壞香港自治和侵害人權的中共和香港高官進行制裁。這部法案對中共的威懾力,從其反應激烈可見。

中共央視當天連發12則報導,內容措辭激烈批評美國政府“插手香港事務”“干涉中國內政”“爲暴力分子撐腰打氣”“用心險惡”等等,要求美國政府“立刻廢止此法案”。

中共新華社從20日上午9點25分至下午3點01分的6個小時內,也瘋狂連發了超過30篇相關報導或評論文章泄憤。

外媒報導,儘管香港的大學大規模抗議已經散去,學生的騷亂也告一段落,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香港的麻煩遠遠沒有結束。除了直接面臨美國或更多國家的制裁,他不能確定香港不會再發生抗議和更多暴力事件。

另外,習近平面臨着更爲嚴峻的挑戰。香港對中國經濟的健康至關重要。北京方面承認,中國經濟已經脫離了之前強勁的GDP增長水平。外國公司已將香港作爲在大陸開展業務的基地。香港的股票,債務和貨幣市場,加上其堅持法治和執行合同的聲譽,使其比上海和其他可能由北京當局操縱的中國金融中心更具吸引力。

因此,失去香港這個金融中心將會加劇中國日益增長的經濟困難。反過來,這將破壞中國人與共產黨之間的社會契約,中共執政的合法性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經濟的繁榮和中國中產階級的不斷擴大。而這是習近平所無法承擔的,這使他容易受到黨內對其不滿派系力量的批評。

作爲中共黨魁,習近平在承擔黨內外壓力。在《美國之音》時事對談節目中,香港浸會大學高級講師呂秉權指出,當下香港局勢讓本已內外交困的習近平感覺很沒面子,背後也有不少壓力。習近平在對港對臺方面必須要有一些比較強硬的表態。

據《看中國》專欄作家鄭中原文章分析,中共不管有多少派,強硬派還是溫和派,也不管習怎麼想,他是黨魁,香港結局的好與壞,他都得承擔,就象現在外界指責,只能指責習。而不止這一問題,習一天死保共產黨,其黨所有歷史上的罪惡都得他承擔,實屬不智。

文章說,習近平已深陷香港“人民戰爭”,已然無法自拔,中南海的那些身邊人只會在笑話他,看他從黨魁變成罪魁。習只有行大破大立、倒戈滅共之舉,纔有未來。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