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川普总统11月22日在白宫与夏洛特皇后大学女子游泳队员合影留念。(Evan Vucci/AP)
图为川普总统11月22日在白宫举行的NCAA全国冠军日与夏洛特皇后大学女子游泳队员合影留念。(Evan Vucci/AP)

《联邦党人》:总统弹劾调查第一阶段 共和党人大胜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23日】(本台记者張莉莉综合报导)11月22日(周五),《联邦党人》发表评论文章,从8个方面分析了在众议院民主党人强推的总统弹劾调查的第一阶段,共和党人大胜的原因。

文章一开篇就表示,如果民主党人想要弹劾成功,必须得到美国民意的支持。启动弹劾调查的基础也应该是建立在跨党派支持的前提之下。然而,情况刚好相反,所有的共和党籍众议员都反对该弹劾调查;甚至还由两位民主党籍众议员也投了反对票,站在了共和党人一边。这让该弹劾完全变为了一个“党派性”的“闹剧”。

文章提到,艾默生(Emerson)最新民调显示,近期民众对待弹劾调查的态度有很大的逆转:反对弹劾调查的民众已超过了支持者。其中,独立派人士的观点转变更为鲜明,从上个月的48%支持、39%反对变为本月的49%反对、34%支持。在一些摇摆州,选民们支持弹劾的比率也大幅下降。

盖勒普(Gallup)最新民调也显示,自从弹劾“闹剧”开始以来,川普总统的支持率上升了2个百分点。据分析,由于盖勒普民调针对的是所有美国成年人,而非注册选民,因此实际选民对川普总统支持率的涨幅应该更大。

作者接下来列举了8条理由,证明在弹劾调查公开听证会进行了一周之后,共和党人取得了很大的胜利:

一、目前仍不清楚,总统究竟是因犯了哪条大罪而要被弹劾

9月24日,民主党籍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口头启动了针对川普总统的弹劾调查。原因是有人匿名举报川普总统7月25日在与乌克兰新总统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通电话时,以扣押美国对乌克兰军事援助为“交换条件”向他施压,要求他调查总统的政敌、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之子在乌克兰的腐败案。

9月25日,白宫随即公布了两位总统的电话纪录,显示川普总统并未在电话上对泽伦斯基提出任何“交换条件”。泽伦斯基也公开表示,川普总统从未向其施压。

然而,民主党人一直仍以“交换条件”(quid pro quo)为弹劾的理由,后来佩洛西等人又换了一个词汇,说川普总统以军事援助“贿赂”(bribery)乌克兰总统,再后来他们又在无任何证据下指控总统“妨碍司法公正”(obstruction of justice)。兜了一大圈之后,他们又将指控总统的用词变回到“交换条件”。而所有这些指控,在公听会上全都没有找到任何证据。

民主党人自己都不清楚,他们到底要以什么罪名来弹劾总统。

二、弹劾公开听证会无聊而繁琐

客观地说,那些弹劾调查公听会不是一般的无聊,而是“极度无聊”。那些证词非常冗长,而讨论也非常复杂和官僚化。在听证会上,无论是提的问题,还是回答,都没有一点吸引人的地方。

虽然被称为“左派传声筒”的媒体极力地鼓噪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Adam Schiff)主持的公听会,但是现实情况是,收视率越来越低。那些媒体记者也不断地在删除他们的相关推文,原因是他们发现听证会上的证词越来越受到质疑,甚至被否定。

三、弹劾调查推手希夫缺乏公信度

这次民主党人没有让众议员纳德勒(Jerry Nadler)再推动弹劾调查,原因是他在上次推动穆勒调查中的表现被认为是“烂透了”。

在民主党人希望通过穆勒的“通俄门”调查找到川普总统的不是以便弹劾他的梦想破灭之后,这次他们启用希夫来当“马前卒”。然而,希夫的表现也不必纳德勒好多少。

希夫曾经在电视采访中称他从未与“电话门”的匿名举报者有过接触,但后来不久他的办公室就表示该举报者曾经与他有过接触。这意味着希夫公开撒谎,他因此在民众中已丧失了公信度。川普总统也多次发推文说希夫是个“骗子”,应该“被起诉”。

四、民主党人找来的证人反尔证实了总统没有错

弹劾调查公听会的证人们几乎都是民主党人找来的,他们虽然使用着道听途说的“二手消息”或“三手消息”,但表达的都是对川普的政策和行为的不满。但是他们忽略了一点,他们只是政府官员或雇员,他们的证词是要用来“弹劾”总统的,不是来代替总统施政,或者表达对总统政策的不满来的。

对此,众议院共和党人在对证人们提问时表现相当好,都问在点子上。而这些证人最后都反过来证实了川普总统根本没有什么值得被弹劾的问题或错误,更谈不上犯下任何罪行。

相反,民主党人在听证会上的提问重点和方向都不明确,所以最后只能得到与他们的愿望相反的效果。

五、共和党人持续发声,认为弹劾程序对总统“不公正”

在整个弹劾调查中,希夫都紧紧地控制着一切程序,其中包括证人名单、证词内容、暗箱操作、有选择地将部份内容泄露给媒体以及保留一些信息,等等。但是,他使用“特权”导致的“不公正”遭到共和党人持续地谴责。

共和党人认为整个调查程序都不公正,共和党人不被允许传唤他们自己的证人、向他们提问、使用之前的证词纪录等等。希夫甚至使用国会地下室举行了多次秘密闭门听证会,期间不允许共和党人参加。

这一切都令共和党人、白宫和川普总统的支持者的十分愤怒。

六、亲左派媒体虽大肆渲染弹劾调查,但收效甚微

部份左派媒体似乎与希夫的弹劾调查节奏保持着高度一致性。他们将希夫透露给他们的部份消息奉为“真相”,同时丝毫不曾质疑该弹劾调查的合法性。

但是,他们以为根据希夫给他们的消息为基础的报导有“爆炸性效果”,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华盛顿邮报》的蒂森(Marc Thiessen)自己也承认,问题是这些媒体“炸弹”并没有真正获得“爆破的效果”,因为其中一些内容根本就逻辑不通,还有一些内容自相矛盾,也不是“一手信息”,多数都是证人自己如何想要代替总统来制定或施行外交政策的情绪发泄。

实际上,左派媒体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在之前“通俄门”调查中因为与民主党激进派共进退而失去了许多支持者,也失去了公信度。

七、民主党左翼对共和党人疯狂攻击,反尔凸显其脆弱

为了反击民主党人的弹劾调查,共和党人也提出了拜登家族腐败案的调查作为还击。而反川普人士在这个过程中表现出歇斯底里的疯狂,他们甚至对在听证会提问时表现犀利的年轻共和党议员斯蒂芬妮克(Elise Stefanik)进行人身攻击,公开骂她是“垃圾”。

这些表现反过来显示出反川普人士的脆弱和不堪一击。

八、民主党人在总统一上任就想弹劾他,但却找不到着力点

实际上,在川普总统2016年刚宣誓就职之后不久,民主党人就借左派媒体的嘴宣告“弹劾川普的运动开始了”,所以才有了之后的“通俄门”调查,以及目前正在进行的弹劾调查。

民主党人所作的这一切,都是不愿意承认2016年大选的失败,想要反转选举结果的行为。但直到目前,也没能找到着力点。

无论民主党人再怎么疯狂,左派媒体再怎么鼓譟,第一阶段的弹劾调查听证会已经过去,结果很明显对民主党人不利。而这一切都与他们一开始就注定失败的策略关系密切。

从另一方面来说,共和党人的表现也发挥了重要作用。经过民主党人对总统一轮又一轮的攻击,他们似乎更加团结在一起,令总统周围的支持力量更加凝聚,更加强大。

《英文大纪元》也在周五报导说,弹劾调查公听会已经持续一周了,但是没有一个证人说出的证词对于民主党人的指控来说,是直接、有效的证据。

报导说,综合所有证人的证据,他们说出的证词基本都是道听途说的小道消息、二手信息、三手信息,还有一些是他们的“猜测”、“假象”、“感觉”或“推论”。这些都无法作为弹劾总统的证据。

来自俄亥俄州的共和党籍众议员特纳(Mike Turner)一针见血地指出:“该案的问题完全是建立在以传闻为基础的所谓’证据’之上的。证人所有的证词都是‘听别人说的’。”他最后表示,民主党人的这桩荒谬弹劾案可能会沦为美国历史上的一个“笑柄”,他们将为此“承担罪责”。

责任编辑:楊曉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