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2019年7月1日,香港民众上街游行,表达他们的诉求。(美联社)
2019年7月1日,香港民众上街游行,表达他们的诉求。(美联社)

新元:香港何去何从-- 自由的胜利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23日】关于香港的局势,习近平11月14日在巴西金砖会议期间,给了海内外各国以及各亲共“诸侯国”一个措辞极其强势的表态。11月15日,主管港澳事务的中共国副总理韩正为此而6下深圳,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应对之时,正是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的87岁庆生之日。

中国独立记者高瑜发推,上载了鲍彤的生日感言。笔者节录如下,作为引子:

“今天在这我们大家都关心香港,都希望香港成功,祝福香港!香港能不能成功?我讲两句话:第一句话,香港已经成功了!她成功擦亮了国际社会的眼睛,尽管还没有擦亮大陆所有人的眼睛。第二香港能不能成功,不取决于别的东西,只取决于一个,力量。”

“香港问题,就她擦亮眼睛这一点来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给国际社会上了最深刻的一课,无论是欧洲还是美国,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有一个共识。就这一点来说,香港的成功,是永远的成功,不可逆转的成功。”

香港的胜利

最近两天,无论从媒体、网络上还是自媒体上,除中共红粉五毛的胡言乱语之外,大家所能看到和听到的,一边厢是香港中大失守、理工大被困,被捕者被火车装运送往大陆;抗议者被当街打死,且死状惨不忍睹;女生被强奸或轮奸;被自杀者事件连绵不断……一边厢是中共当局和港府彻底撕去了民主法治的伪装,并不顾国际社会的舆论谴责,全方位开始围剿香港的自由运动。

人们的心开始往嗓子眼上提:那些被捕后被送往大陆的香港抗议者,是否会遭遇活摘器官的灭绝残害?香港是否会面临中共党卫军的大军压境?香港的《时代革命》会否像雨伞运动一样,再次失败?如果香港这次因为反送中抗议,导致中共找到口实立刻结束一国两制,已经被中共渗透至毛孔的西方社会会如何反应?

从现实的表象上看,香港的“时代革命”运动似乎是“六四”的翻版,像极了当年八九六四夭折的状况,武装到牙齿的中共均撕下了脸上那张伪善的画皮,露出了收藏多时的、寒光熠熠的獠牙。一度被国际舆论给予正面评论和期待的新一代领导人习近平,也是一百八十度的腔调反转,遭致一片骂声。

那么,香港真的沦陷了吗?香港的“时代革命”真的到此结束了吗?

没有、不会,也决不会。

笔者以为,香港的现状至少有两点是需要关注的。一是,除中国大陆外,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知道香港发生了什么?知道的人中,又有多少人能够意识到,香港的民权运动与自己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二是,有多少政府能够通过香港的民权运动,从新审视本国与中共国之间的经济利益与本国立国之本的关系,能够看清香港与本国以至全球的和平与民主自由息息相关。

从香港中大到科技大,从11月18日的10万港人5条人链营救被困学生,到11月22日交易广场发起的“和你Lunch”联机,连续5个多月的坚持,没有丝毫武装的市民,明知仅能以自己的肉身低档庞大的武装到牙齿的中共国家机器,依旧义无反顾的坚持。是什么力量支撑者这些普通的市民们、那些在事发前为着揾钱而奔波的普通人们?

鲍彤说,香港能否成功只取决于力量。又说,香港就擦亮世界的眼睛这一点,已经获得了不可逆转的成功。

那么,让我们来看看,香港都擦亮了世界上哪些人的眼睛,又获得了怎样的成功。

2019年9月25日,美国参众两院的外交委员会于分别通过各自版本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并连同限制向香港出口防暴装备的《保护香港法案》一起提交国会表决然后送交白宫签字。

截止笔者提笔之时,2019年11月19日下午,正当香港理工大恐遭血洗之际,美国参议院民主与共和两党一致通过了《香港民主与人权法案》。21日,美国众议院批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由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签字。美国之音发推援引了美国两党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理由:“如果美国为了商业利益不为中国人权发声,我们将失去在世界任何地方为人权发声的道德权威。”

美国国务卿彭佩奥也表示,中共和中国人民不是一回事。美国智库,如班农一班人等,在中共不等于中国这一点上,概念是非常清晰的。很显然,美国这个上天赋予其国际警察使命的自由之都,堪称恪尽职守,为帮助中国人民寻求自由,向中共之罪恶宣战。

在欧洲,据英国‘每日电讯报’9月21日透露消息称,响应联署民间请愿网站发起的撤销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加入英国籍的行动已达近27万人。

回头看,截止9月底,参与支持香港反极权集会和游行的城市率先从欧洲的伦敦开始,旋即覆盖欧洲、亚洲、美洲、澳洲以致全球,其中包括布鲁塞尔、巴黎、柏林、科隆、法兰克福、哥本哈根、慕尼黑、米兰、都柏林等。随后,日本、马来西亚、台湾、澳洲、新西兰、爱沙尼亚、加拿大及美国等国家加入其中。荷兰国会将拟新政维护香港人权。

美国参议员霍利在提交《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时说:“你们(香港的年轻人)正在改变(世界),你们用你们的生命在成就着这个改变。”

不过,笔者不是宗教徒,所以不太苟同港人“我以我血荐轩辕”的方式,但完全理解香港抗议者在自由与利益面前的果断选择,面对强权屠杀,唯有放下生死以明志践约,方能解救香港,别无他途。笔者懂得,只有深深的明白了生的意义、以及如何活着才算真正生的人,才会在站死与诡生之间,选择了用生命捍卫自由和尊严。

其实,香港“时代革命”的胜利还远远不仅于此。

当偌大一个人群,面对无人性的极权强暴,为了他人的生而宁愿放弃自己生的机会之时,生命之伟大就自然的绽放出绚烂无比的光辉。这是人性之光,是自由之光,更是真理之光。他唤醒了旁观的智者们的良知、曝光了凡庸们与愚顽们极度的自私,更激励着真理的守护者们,为真理而守,为自由而战。

二战与柏林墙

鲍彤说:“二战之后要解决的遗留问题是德国和日本,希特勒不投降,是那样一个下场,日本天王了,现在还在。德日都转型了,取决于力量。再有大战发生,不会是日本发动,也不可能是德国发动。”

鲍彤二战纳粹与反法西斯阵营来比喻中共的镇压与香港反极权的运动的未来,或者说是结局,笔者以为非常之贴切。或者说,老人家以其一生丰富的阅历,读懂了历史的趋势。

希特勒发动二战的时候,轴心国对整个欧洲的占领几乎是瞬间获得,速度之快,力量之强大,很难让人相信漫漫黑夜何时能够结束。当同盟国的坚守不断的坚定着追求自由的人们的意志,并使更多的人,无论是西线、东线还是南线的战区,拿起枪来反抗纳粹法西斯时,战争的胜败就已经决出。

二战的结局已然成为历史。在整个欧洲的现代教育体系中,对这段历史的反思,已编入西方国家的教育体系,并成为了西方捍卫人权、维护民主自由的价值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笔者在禁闻网曾看到一个帖子,看后不禁令人莞尔。全文是这样的:“小人都想扮成君子,可见君子是受人尊重的;荡妇也想装成淑女,可见淑女是受人喜爱的;懦夫也想有勇士的行为,可见勇士是受人尊崇的;连专制的朝鲜都想炫耀自己是民主,可见民主一定是个好东西。”

2019年是柏林墙倒塌30周年。1989年的11月9日,也就是在中国大陆六四民运遭到血洗镇压后五个月,柏林墙一夜之间倒塌。

柏林墙的倒塌,不仅是冷战结束的标志,也是东欧共产阵营解体的标志。

1989年6月4日,波兰团结工会结束了共产体制,实行议会制,选举出了第一位非共产党总理。同年,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公开宣布:放弃执政位置,开始多党政治。与此同时,捷克爆发了天鹅绒革命,超过九成的捷克斯洛伐克民众在全民公决中要求开放言论自由,组党结社自由,释放政治犯等要求。出狱仅42天的瓦茨拉夫.哈维尔当选为捷克斯洛伐克新总统,捷共统治到此结束。

同年底,独裁统治罗马尼亚的共产党主席齐奥塞斯库倒台。随后,保加利亚、东德、阿尔巴尼亚、南斯拉夫和前苏联先后结束共产体制。11月9日,柏林墙倒塌,自此东欧共产阵营彻底解体。

综观现代历史画卷,自由的胜利总是伴随着或长或短的坎坷与抗争,不屈与坚守,最终迎来胜利的曙光。

二战结束以及柏林墙倒塌后,整个西方自由世界在很长一段历史时间里,都是在不断反思与分析人类罪恶产生之各类因由与隐忧,深入研究如何避免该类罪恶的再次发生。故此,西方民主意识之强盛,绝非一个口号式政治表态所能涵盖,和中共完全相反的是,它是完全贯穿于整个西方的道德与价值体系与立国之本之中,并付诸于实际行动的。

惯于生活在黑暗里的人,乍逢阳光,总会觉得阳光非常的刺眼。这是条件反射。那么,惯于存活在专制禁锢时空中的人,乍逢自由民主,定然也会觉得无所适从,视自由民主为异类怪胎,给其自由不知如何量裁自由之度。

中共洗脑和豢养的党子党孙们,也是极其的可怜的。他们从未像人一样的堂堂正正的活着或活过,因为他们从出生到成长,在狼奶的喂养下,如何能够了解真正的人是怎么个活法?于是乎,便在自由民主的国度大放阙词,摇旗呼喊,恨不能让所有自由国度的人们,都像自己一样变成不自由的奴隶,方才解恨。

从这一点来看,香港的反极权“时代革命”的光亮,像火焰一样,尽照民主价值体系渐渐被中共的渗透所蚕食殆尽的灰色天空,并以其单纯的信念之力量,驱除了自由世界的阴霾,唤醒了西方自由世界尚存的天良和勇气,为维护几近丧失的自由而发声撑港,支持香港民众的正义之举。

当然,从《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通过到具体的执行,使其变成现实,还需要一个过程,也需要一点时间。但笔者以为,这个时间恰好可给那些应该觉醒却依旧暧昧的政府与民众一个极短的选择机会,就好像希特勒不投降的下场已经摆在那里,就看各位看官如何选择各自的结局一样。然则,上天有好生之德,虽给出其合理的时间供其选择,却不会很长。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自由中国进行时

自由的力量来自于哪里?自由的力量有多大?

笔者曾看过一部叫做《自由中国》的纪录片。这部影片在美国费城获得“2012言论自由电影节”大奖。影片讲述了两位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遭受中共迫害的遭遇。其中一位叫做李祥春,是华裔美国人,因尝试图用电视插播的方式帮助中国人了解法轮功真相,曾两次去到中国大陆,在第二次尝试的时候不幸被捕。

李祥春在了中国大陆被判刑三年,期间遭受了非人的迫害。回到美国后,他在接受采访时说:“当1999年对法轮功的迫害发生之后,我感到了这样一个责任。我出生在共产中国。我知道法轮功学员会遭遇什么。所有中国人会遭遇什么,所以,当我决定回去帮助他们的时候,我知道会有危险。但即使会有伤害,它不会阻挡我去做应该做的事情。

现在想来,港人遭受残酷镇压,一如六四大屠杀和法轮功学20年来在中国大陆所遭受的迫害。而港人在强权面前捍卫自由的意志以及为他人牺牲的无私,也酷似法轮功学员李祥春的大善和无私。

想当年中共党魁江泽民扬言三个月内剿灭法轮功,而今二十年过去了,法轮功依然屹立不倒。反迫害的过程中,虽有数以万计的无辜生命被残酷杀害,但真善忍的信念却深深的植根于法轮功修炼者的心中,无法撼动。可见,真理的力量非对邪恶所能战胜。

笔者观察到,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多数以他们自称的”讲真相“为主要形式,从中也积累了大量的启迪社会各阶层人士良知的经验。在中共高压下,他们的《讲真相》虽并不尽为人所理解和了解,但他们和平的、宁静的、坚持不懈的、默默的坚守,已经改变了这个世界,也为今天港人的反极权运动,提供了经验,奠定了基础,树立了标竿。

这样一对比,笔者未免会突发奇想。法轮功能够和平反迫害二十年不衰,且不断壮大,必有其要窍,港人不妨前去取经,多多结交,以获利好。

港人的为自由而战,在笔者看来,是法轮功学员和平反迫害的延续,是天灭中共大结局曲目的开启,必将会拉开自由中国的大幕,展现自由中国的画卷。

而目前,各位透过媒体、网络和各类渠道所能看到的,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新疆集中营的罪恶以及镇压香港示威者的罪恶,正是自由中国这幅历史画卷展开的进行时。

置身于如此的历史画卷中,并选择了正义与自由,身为人杰,幸哉。乐哉。难得也。无愧也。

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自由的胜利是永恒的,经得起时间这个神的考验,并通过时间将自由胜利的所有正因传承至世代,以致永恒。时间不变,自由永存。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臧克家的诗句,针砭的虽是当时的时局,但于今却仍有着非常现实之针砭意义。让我们为自由而献身的香港勇武者们致敬,让我们为香港的未来祈福。

愿荣光归于香港。

(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