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18日夜至19日凌晨,尖沙嘴,市民組成多條人鏈,傳遞雨傘、水、頭盔給留守理工大學抗爭的學生。(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
18日夜,尖沙嘴,市民組成多條人鏈,傳遞雨傘、水、頭盔給留守理工大學抗爭的學生。(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

曾節明:大陸人需要香港人和臺灣人來拯救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24日】(獨立評論 作者:曾節明)十一月六日,湖南省長沙市一名9歲男童在一個居民小區門口被人活活打死,令人髮指的是:兇手施暴時間長達二十分鐘,圍觀的一百多名羣衆卻無一人上前阻止,其中還有認識小男孩的鄰居和小區的保安!

見此,“熱血漢奸”們莫不幸災樂禍、如獲至寶,一個個撫掌大笑說:老子們不是說了嗎?這就是支那人的本性!華人天生劣等,基因劣等!文化劣等!素質劣等!能怪共產黨嗎?

但是他們怎麼解釋幾乎同時發生的另一幕呢?

十一月十六日,在香港的一座商場內,一個便衣警察以粵語當衆破口大罵抗爭的港民,甚至囂張地一巴掌打在一個香港少女的頭上,結果激起公憤,圍觀者一擁而上,奮起羣毆便衣,便衣男自恃身強力壯,剛開始還張狂地拳打腳踢,但雙拳難敵四手,很快氣焰全無,企圖奪路而逃,但沒跑幾步,又被羣衆揪住一頓好揍。

香港人的這種“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現象,在今天的大陸是不可想象的。爲什麼同爲華人,而且在中國傳統文化比大陸保存得更好的香港,卻全然沒有大陸華人“見死不救”的冷漠呢?這就證僞了“熱血漢奸”們所指控的:中國大陸道德敗壞,是因爲華人的基因、華人的文化低劣,而他們誣衊華人,不過是爲共產黨洗地。

其實,無須跟香港人對比,即使跟自己對比,大陸華人今天的冷漠,也是前所未有的:

1984年時,筆者在桂林親眼目睹,父親所在單位一名中午下班的司機,歸家撞見小偷行竊,被捅了刀仍然捂着肚子追出宿舍樓大喊“抓小偷”......結果幾乎滿街人都來圍追堵持刀逃竄的小偷,最後是燒鍋爐的老莫,拿鏟子把小偷打倒在地,大家一擁而上,把小偷一頓臭揍,扭送派出所...

這種見義勇爲的社會熱情,放在今天見死不救已普遍成風的中國大陸,絕對被當作超級神經病。

“怒見不平一聲吼”的社會熱情未死,這就是八十年代能夠發生“八六學潮”、“八九民運”,甚至1976年文革未結束仍能發生“四五”運動的社會基礎(而在今天的絕大多數大陸人眼中,爲民主上街實屬神經病,爲民主抗爭者去堵軍車......更是十足的神經病行爲);

而“見死不救”式的冷漠,就是“六四”之後三十年來,中國大陸社會再無街頭民主抗爭的根本原因,因爲民主運動與個人實惠無關,需要的是奉獻和公義的熱情,它與“怒見不平一聲吼”的熱情是一樣的。

沒有了“怒見不平一聲吼”的熱情,有的只是個人利害的算計和顧全小家的私德,所以三十年來大陸人只有維權、沒有民運,儘管中共的專制暴政已遠超八十年代,但“不反政府不反黨”倒越來越成了流行的主色調,大陸維權訪民在可憐兮兮的同時,卻又無比的精明乖巧,企圖以“不反政府不反黨”這種廉價的招數,向共產黨乞得一份個人和小家的實惠,用他們的話來說,就是“請黨中央爲我們做主”——一副唯恐做不穩奴才的心態!

明眼人不難看出,現今大陸民衆抗爭陷入只能維權、不求民主的死衚衕,主要原因不是中共的愚民洗腦,而是民衆自身的冷漠,而一盤散沙的冷漠,又是道德敗壞的必然結果——今天的大陸民衆,只有私德,沒有公義。

但甚少人關注的是:今天中國大陸人的冷漠一盤散沙,是中共精心造成的。

種種跡象表明:“六四”屠殺後三十年來,中共對北京市民踊躍支持八九學運,甚至冒死爲學生堵軍車的社會熱情,深爲忌憚,煞費了極大的苦心,來消滅“八六”學運、“八九”民運的社會基礎,並且取得了巨大的“成果”,今天基本上消滅了大陸人的社會熱情。

從江澤民開始,中共一方面故意縱容色情業,以聲色犬馬的物慾本能,來腐蝕良知人士,誘惑知識分子整體墮落;另一方面,中共大肆鎮壓法輪功等氣功組織,阻斷了九十年代興起的一股向善的社會力量苗頭;第三,中共不再發起道德運動,並且故意以司法案例,打擊助人爲樂之風,助長社會冷漠:

1996年的廣西,在南寧——北海公路上,好心救助車禍昏迷的北海女子的某男,被該女反誣爲肇事者,並被該女的男友——北海市公安局某惡警抓捕關押,整得九死一生,經《南方週末》整版報道,轟動全國;

2006年南京彭宇案,2008年西安張衡案,當事人均因救助倒地老人,橫遭反誣,被整得嗚呼哀哉......

之所以一再出現助人爲樂反遭殃的現象,中共國一邊倒有利於老人的相關“孤證”法律缺陷,是很大的漏洞,但是,中共故意不去填補這個漏洞,由此造成的“好人無好報”現象,極大地打擊了中國大陸社會道德,助長了社會冷漠,以至於今天的大陸,碰見老人倒地,誰也不敢去扶,已成常態;

並且,中共故意不去修補交通肇事法律中“撞傷不如撞死”地漏洞,打擊司機救人,鼓勵二次碾壓謀殺......導致整個社會充滿戾氣;

中共還故意嚴打自衛者,爲正當防衛設置種種苛刻的條件,以壓制民衆的自衛尚武助人之風:

2018年12月,在福州打工的青年趙宇,路遇強姦挺身救人,踹傷強姦犯李某,救下被強姦女,結果反被福州警方以“防衛過當”、“構成故意傷害”等理由刑拘...這種救人英雄反遭殃的案例,無疑極大地打擊了社會正氣,助長了見死不救的冷漠;

中共還以“打擊邪教”的方式,否定氣功信仰者的善舉,從而達到打擊社會熱情、助長社會冷漠的目的:

2017年1月17日,廣州市法輪功學員董麗娟女士,看到一男子倒在路邊,誰也不管,她好心上前把這位男子攙扶起來,並且送給對方一枚“法輪大法好”保平安的護身符,眼見法輪功的護身符,之前在一旁袖手不管倒地者的一名保安,這時候突然來了精神,居然一把揪住董麗娟,強行把她扭送派出所......而中共處之以“傳播某教”罪,助人者董麗娟反被抄家、拘留。

這樣的案例,勢必對助人爲樂之風造成巨大的打擊...

以上種種表明:三十年來,中共一直在精心地、有意地消滅中國大陸社會的互助熱情、助長“見死不救”的社會冷漠,這樣就從根本刨斷了“八九”式民運發生的社會基礎。

不能不承認,三十年來,中共很“成功”。“六四”之後,隨着中共三十年來的“精心引導”,今天的中國大陸社會,已然是一個“見死不救”普遍成風的粉末社會,這是各共產黨國家,乃至中國毛澤東時代都沒有的現象。

這就是今天中國大陸民主化的難度,超越1989年,更遠遠超過前東歐國家和前蒙古的根本原因所在。

要恢復中國大陸的社會道德,就需要儘快的終結中共的統治,並且引入同爲華人社會的臺灣社會的一切,不要好高騖遠地學習西方了,學習臺灣是最切實可行的方法。

面對現實,應當承認,很難指望大陸人單獨實現這個目標,因爲大陸人自身是需要拯救的一羣人,尤其需要香港人和臺灣人來拯救。

——轉自《獨立評論》 原標題:大陸人三十年來只能維權、沒有民運的根本原因

(作者:曾節明 僅代表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嶽文驍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