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石涛纵横
评论员石涛

【石涛纵横】香港的抗争运动会不会出现一个转折点?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25日】(主持人:石涛)

今天是24号,在香港出现了区议会选举。香港区议会选举应该是从69号,6月初这一次整个的反送中、天灭中共的运动中,从街头抗议一直到镇压等等延续到今天。香港人他的战场只能说转向他的方向。到我做节目的时候港府也并没有敢取消这一次议会选举。

我个人觉得是跟美国通过了相关的法律直接相关。在整个区议会的选举当中,中共也没太敢更大面积的出手有关司法,这是关系到香港真正的地方体制问题。它只是截杀了黄之峰,那是它坚决不许进入的,那其他都放行了。所以在整个参选的人当中,只有黄之峰被截杀,来突出中共对他的惧怕和他本身的作用。

那这一次的选举,他说叫历史性的多票,新的选民增加了30多万,大多都是年轻人35岁以下。而区议会本身真正对香港政坛产生不了太大的影响,区议会都是关系到一个具体的居住区一些日常的一些事物,它影响不了政治的走向。但它确实是一个香港的氛围,这是一个氛围。

举个例子就像台湾的地方选举概念一样,选各市的市长、各市的议员,那执政党往往在这种情况下会失去他的席位。原因就是说执政党等于这个人在台面上,对吧?是公开的,所以人的贪念只记住人的坏,不记住人的好,所以通常执政党很难的。那香港本身它的区议会,原来是建制派占多数,它就是占据了一个票,很多议员只拿钱,一个月大概3万块钱。区议会的议员不值钱,香港警务处的处长一个月的薪金是29万。

大家对比起来你就知道他没那么重要,林郑月娥50万,所以这个没得比。那个区议会议员挣一年还不够她林郑月娥挣20天,所以这是两回事。

但它代表着一个氛围,就是说在香港的抗争运动中,这是一个全民抗争、全民反共。如果泛民主派就是与中共隔绝的人,无论他出于什么原因,凡是与中共隔绝的人,他能够大面积上来,这是一个真正对中共体制的打击,这是最关键的。今天大家看我们这期节目的时候,可能香港很多地区已经选举完了,但是有些地区还没有,那会发生什么?不知道,因为周末,我们节目是提前做的。但这会不会出现一个转折点?我们也不清楚。但是在过去的时间里,区议会的议员大多是亲共的,所以这是一个整体的背景,对于后面的影响也蛮大。

但在面对中共的问题上,在面对中共的统治上,不仅仅是这一点,我们可以借鉴《封神演义》第六回:纣王无道造炮烙。他造出炮烙了,在这个第六回里面杀了两个大人和退了一个人,商容退了,很有趣。《封神演义》不是人写的,我以为那是神写的。纣王是他父亲三个儿子当中的老三,按照太子的角度来讲,他不应该是登基的,他不应该是接班的。

《封神演义》第一回上来就说了,当时他们跟父亲在后花园玩的时候,一个房的房梁,那个大厅的房梁一下断了,其实这里头是有隐喻的,梁断了那不就朝代就完蛋了吗?那房子上梁的时候,北方那很讲究的,其实传统东西也非常讲究,你看盖的那庙宇道观,我指老的,如果上房梁的时候,那是天地间大事情。所以那个梁下来,纣王人高马大臂力过人,纣王竟然拖住了这个房梁,所以就没有伤到他的父亲,因为这个。所以当时商容、杜元铣和梅伯三个人力挺寿王成为接班人做太子。

前有因后有折,房梁折了,他拖住了,救了他父亲,顺理成章就把他做成了接班人,谁都能接受,对吧?但正是房梁折了,被他拖住了,实际就是商朝死在他手里了。相对应的道理,就看你站在哪个角度看,我要说的是这意思。而在纣王遭到大臣们质疑的时候,恰恰是杜元铣,观天象的官和梅伯被杀,商容辞官而去。所以《封神演义》它简单的笔触,而内在的生命的循环一点都不差,非常的严谨。

纣王一出手,一天的时间里面就把保举他的官全干掉了,它讲的是这含义,原因是妖怪。而在介绍当中,有三个人直接劝纣王说宫里有妖怪。第一个就是云中子,云中子什么都知道,到纣王那谈了一天,但他只字没提“狐狸”这二字,他只说里头有妖气,他只字不提妲己,他只字不说你身边的女人就是狐狸。跟纣王谈天说地,纣王送金子送银子,他甩手走了,什么意思?真正修行的人不求人间的结果,只走生命过程。

有人说那纣王明明身边有狐狸,那云中子都知道,他不是不善良吗?这就是人的贪婪的欲望,在面对何为善何为恶时的人的狭隘与贪婪,寻求结果。用慈悲的说法就是用人间的情爱代去生命中的慈悲,也就是人必遭难之原由所在。因为你要结果嘛,要结果,拿慈悲的说法去怼真正的神仙,是你的恶。你不理解人家的做法,却以你自己以为的理由去侮辱神仙的行为,现在大行其道。

在我眼睛里就是笨蛋,没什么骂人的啊,真的是笨蛋。你的贪婪、你的占有,这样说法的人,在生命中是有恶的。他不想失去的,才说出这种话。因为他不去尝试理解云中子为什么这么做,而是质疑。质疑就是没有信义,没有信用,没有相信,就是怀疑。怀疑者是下贱的,是贪婪的,是他肉欲这一面怕失去,所以他怀疑。没错吧?怕自己被伤害嘛,要不然他怎么怀疑呢?是因为他最终回在肉上。

所以云中子不求人间的结果,他也知道来龙去脉,但他要展现自己生命的境界,因为他是一个尚在修行中的人。他尊重自己现在时的状况,带着肉身的人。他没带肉身,那纣王怎么能看得见他呀,对不对?他可以隐去他的身体,那后来在打仗的时候,他把闻太师给烧死的时候,闻太师见得着,一般人看不着他。云中子走了留首诗,留在了观象台上。

结果杜元铣看见了,连夜写了个奏本。杜元铣就是观天象的,他在奏本里说作为臣观天象,连日来深宫里面妖气太重,而且渗透太深,就是他描绘了,他说连这个深宫里面的小巷小门里面都是充满了妖气,所以他都是讲的氛围。这屋里空气不好,这就叫氛围,但你身在里头,你不觉得,但你一出门,一口新鲜空气。所以这环境能毒死你,你自己不知道。那杜元铣就在奏本中说大王,麻烦应该在妲己身上,她是妖怪。纣王一听,竟然去问妲己了,妲己说他是妖言惑众,得杀了。

你的三世老臣跟你说你边上这个丫头有问题,她是只狐狸,你不去念三世老臣,大家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你去跟女人说,刚弄来的一个年轻的丫头,她16岁嘛,说他说你是狐狸。这就是当事者迷吧?昏了头了吧?

所以杜元铣是在文字上写,连纣王的面都没见着,后来把脑袋给丢了。要杀杜元铣的时候,押往午门的时候,结果梅伯看见了,梅伯就不干了,又拉着商容进到后厅去。梅伯就跳着脚的骂纣王你跟这个女人鬼混,这个女人就不是人,这是妖怪。妲己也在这儿,纣王也在这儿,商容也在这儿,他当着面儿就把纣王给骂了。那纣王挂不住面,对不对啊?说那个金瓜把梅伯脑袋给他砸碎了,砸碎了就不留全尸。

这个时候妲己说了大王我给你造个东西,炮烙是这么出现的,最后把梅伯烧成灰了。所以很有趣,被妲己害的人都是先挑衅她的人,妲己后出手,第一个。第二个,云中子、杜元铣、梅伯,那后来商容一句话没说,他扭脸说大王我伺候不起了,我回家了,他走了。那这三个人表现出三个境界。云中子不拗天意,劝善而离。杜元铣观天象,只写了文字,留了个全尸。梅伯当面痛斥。

梅伯、杜元铣和云中子都有逆天意之嫌,他们想保住商朝。但云中子不执着结果,叫不叫劝善?都叫,但杜元铣要结果点了名,等到了梅伯当庭开始骂她就是妖怪。所以这是在面对同一件事情,妖怪是妖怪,邪恶是邪恶,但不同的人选择了不同的做法。所以就变成了上天入地,所有生命都在反对他。但是反过来大家要明白,我说的意思就是很多反共的人是要保着共产党。

所以你就出事了,就像89六四是一样的,你看不懂这个天象,但这个东西自然就会有的。因为人就是人,梅伯就是梅伯,杜元铣就是杜元铣。

所以《封神演义》是本神书,它其实完全诠释了三界里面的各个人都有他的特点,而每件事情就揭示了现在人的不同的层面。所以就像我说的散宜生有本事,但散宜生永远取代不了姜子牙。这里面一样,梅伯那么厉害,那么正直,但他不是修行的人,他想阻挠商朝灭亡。但是在人的环境中他叫忠臣,教育了人的环境、生命本身的品质。

又告诫了人,当你想逆天意而为之的时候,无论你好,无论你坏,都是不可能的。纣王是坏,梅伯是好,都不能够保住商朝。这个话应该说给习近平听和旁边想寄希望于这样的改革、那样的改放、那样的如何如何。凡是想在人的层面左右今天事情的,都是死路一条。

责任编辑:蔡紅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