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石濤縱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香港的抗爭運動會不會出現一個轉折點?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24日】(主持人:石濤)

今天是24號,在香港出現了區議會選舉。香港區議會選舉應該是從69號,6月初這一次整個的反送中、天滅中共的運動中,從街頭抗議一直到鎮壓等等延續到今天。香港人他的戰場只能說轉向他的方向。到我做節目的時候港府也並沒有敢取消這一次議會選舉。

我個人覺得是跟美國通過了相關的法律直接相關。在整個區議會的選舉當中,中共也沒太敢更大面積的出手有關司法,這是關係到香港真正的地方體制問題。它只是截殺了黃之峯,那是它堅決不許進入的,那其他都放行了。所以在整個參選的人當中,只有黃之峯被截殺,來突出中共對他的懼怕和他本身的作用。

那這一次的選舉,他說叫歷史性的多票,新的選民增加了30多萬,大多都是年輕人35歲以下。而區議會本身真正對香港政壇產生不了太大的影響,區議會都是關係到一個具體的居住區一些日常的一些事物,它影響不了政治的走向。但它確實是一個香港的氛圍,這是一個氛圍。

舉個例子就像臺灣的地方選舉概念一樣,選各市的市長、各市的議員,那執政黨往往在這種情況下會失去他的席位。原因就是說執政黨等於這個人在檯面上,對吧?是公開的,所以人的貪念只記住人的壞,不記住人的好,所以通常執政黨很難的。那香港本身它的區議會,原來是建制派佔多數,它就是佔據了一個票,很多議員只拿錢,一個月大概3萬塊錢。區議會的議員不值錢,香港警務處的處長一個月的薪金是29萬。

大家對比起來你就知道他沒那麼重要,林鄭月娥50萬,所以這個沒得比。那個區議會議員掙一年還不夠她林鄭月娥掙20天,所以這是兩回事。

但它代表着一個氛圍,就是說在香港抗爭運動中,這是一個全民抗爭、全民反共。如果泛民主派就是與中共隔絕的人,無論他出於什麼原因,凡是與中共隔絕的人,他能夠大面積上來,這是一個真正對中共體制的打擊,這是最關鍵的。今天大家看我們這期節目的時候,可能香港很多地區已經選舉完了,但是有些地區還沒有,那會發生什麼?不知道,因爲週末,我們節目是提前做的。但這會不會出現一個轉折點?我們也不清楚。但是在過去的時間裏,區議會的議員大多是親共的,所以這是一個整體的背景,對於後面的影響也蠻大。

但在面對中共的問題上,在面對中共的統治上,不僅僅是這一點,我們可以借鑑《封神演義》第六回:紂王無道造炮烙。他造出炮烙了,在這個第六回裏面殺了兩個大人和退了一個人,商容退了,很有趣。《封神演義》不是人寫的,我以爲那是神寫的。紂王是他父親三個兒子當中的老三,按照太子的角度來講,他不應該是登基的,他不應該是接班的。

《封神演義》第一回上來就說了,當時他們跟父親在後花園玩的時候,一個房的房樑,那個大廳的房樑一下斷了,其實這裏頭是有隱喻的,樑斷了那不就朝代就完蛋了嗎?那房子上樑的時候,北方那很講究的,其實傳統東西也非常講究,你看蓋的那廟宇道觀,我指老的,如果上房樑的時候,那是天地間大事情。所以那個樑下來,紂王人高馬大臂力過人,紂王竟然拖住了這個房樑,所以就沒有傷到他的父親,因爲這個。所以當時商容、杜元銑和梅伯三個人力挺壽王成爲接班人做太子。

前有因後有折,房樑折了,他拖住了,救了他父親,順理成章就把他做成了接班人,誰都能接受,對吧?但正是房樑折了,被他拖住了,實際就是商朝死在他手裏了。相對應的道理,就看你站在哪個角度看,我要說的是這意思。而在紂王遭到大臣們質疑的時候,恰恰是杜元銑,觀天象的官和梅伯被殺,商容辭官而去。所以《封神演義》它簡單的筆觸,而內在的生命的循環一點都不差,非常的嚴謹。

紂王一出手,一天的時間裏面就把保舉他的官全乾掉了,它講的是這含義,原因是妖怪。而在介紹當中,有三個人直接勸紂王說宮裏有妖怪。第一個就是雲中子,雲中子什麼都知道,到紂王那談了一天,但他隻字沒提“狐狸”這二字,他只說裏頭有妖氣,他隻字不提妲己,他隻字不說你身邊的女人就是狐狸。跟紂王談天說地,紂王送金子送銀子,他甩手走了,什麼意思?真正修行的人不求人間的結果,只走生命過程。

有人說那紂王明明身邊有狐狸,那雲中子都知道,他不是不善良嗎?這就是人的貪婪的慾望,在面對何爲善何爲惡時的人的狹隘與貪婪,尋求結果。用慈悲的說法就是用人間的情愛代去生命中的慈悲,也就是人必遭難之原由所在。因爲你要結果嘛,要結果,拿慈悲的說法去懟真正的神仙,是你的惡。你不理解人家的做法,卻以你自己以爲的理由去侮辱神仙的行爲,現在大行其道。

在我眼睛裏就是笨蛋,沒什麼罵人的啊,真的是笨蛋。你的貪婪、你的佔有,這樣說法的人,在生命中是有惡的。他不想失去的,才說出這種話。因爲他不去嘗試理解雲中子爲什麼這麼做,而是質疑。質疑就是沒有信義,沒有信用,沒有相信,就是懷疑。懷疑者是下賤的,是貪婪的,是他肉慾這一面怕失去,所以他懷疑。沒錯吧?怕自己被傷害嘛,要不然他怎麼懷疑呢?是因爲他最終回在肉上。

所以雲中子不求人間的結果,他也知道來龍去脈,但他要展現自己生命的境界,因爲他是一個尚在修行中的人。他尊重自己現在時的狀況,帶着肉身的人。他沒帶肉身,那紂王怎麼能看得見他呀,對不對?他可以隱去他的身體,那後來在打仗的時候,他把聞太師給燒死的時候,聞太師見得着,一般人看不着他。雲中子走了留首詩,留在了觀象臺上。

結果杜元銑看見了,連夜寫了個奏本。杜元銑就是觀天象的,他在奏本里說作爲臣觀天象,連日來深宮裏面妖氣太重,而且滲透太深,就是他描繪了,他說連這個深宮裏面的小巷小門裏面都是充滿了妖氣,所以他都是講的氛圍。這屋裏空氣不好,這就叫氛圍,但你身在裏頭,你不覺得,但你一出門,一口新鮮空氣。所以這環境能毒死你,你自己不知道。那杜元銑就在奏本中說大王,麻煩應該在妲己身上,她是妖怪。紂王一聽,竟然去問妲己了,妲己說他是妖言惑衆,得殺了。

你的三世老臣跟你說你邊上這個丫頭有問題,她是隻狐狸,你不去念三世老臣,大家在一起這麼長時間,你去跟女人說,剛弄來的一個年輕的丫頭,她16歲嘛,說他說你是狐狸。這就是當事者迷吧?昏了頭了吧?

所以杜元銑是在文字上寫,連紂王的面都沒見着,後來把腦袋給丟了。要殺杜元銑的時候,押往午門的時候,結果梅伯看見了,梅伯就不幹了,又拉着商容進到後廳去。梅伯就跳着腳的罵紂王你跟這個女人鬼混,這個女人就不是人,這是妖怪。妲己也在這兒,紂王也在這兒,商容也在這兒,他當着面兒就把紂王給罵了。那紂王掛不住面,對不對啊?說那個金瓜把梅伯腦袋給他砸碎了,砸碎了就不留全屍。

這個時候妲己說了大王我給你造個東西,炮烙是這麼出現的,最後把梅伯燒成灰了。所以很有趣,被妲己害的人都是先挑釁她的人,妲己後出手,第一個。第二個,雲中子、杜元銑、梅伯,那後來商容一句話沒說,他扭臉說大王我伺候不起了,我回家了,他走了。那這三個人表現出三個境界。雲中子不拗天意,勸善而離。杜元銑觀天象,只寫了文字,留了個全屍。梅伯當面痛斥。

梅伯、杜元銑和雲中子都有逆天意之嫌,他們想保住商朝。但云中子不執着結果,叫不叫勸善?都叫,但杜元銑要結果點了名,等到了梅伯當庭開始罵她就是妖怪。所以這是在面對同一件事情,妖怪是妖怪,邪惡是邪惡,但不同的人選擇了不同的做法。所以就變成了上天入地,所有生命都在反對他。但是反過來大家要明白,我說的意思就是很多反共的人是要保着共產黨。

所以你就出事了,就像89六四是一樣的,你看不懂這個天象,但這個東西自然就會有的。因爲人就是人,梅伯就是梅伯,杜元銑就是杜元銑。

所以《封神演義》是本神書,它其實完全詮釋了三界裏面的各個人都有他的特點,而每件事情就揭示了現在人的不同的層面。所以就像我說的散宜生有本事,但散宜生永遠取代不了姜子牙。這裏面一樣,梅伯那麼厲害,那麼正直,但他不是修行的人,他想阻撓商朝滅亡。但是在人的環境中他叫忠臣,教育了人的環境、生命本身的品質。

又告誡了人,當你想逆天意而爲之的時候,無論你好,無論你壞,都是不可能的。紂王是壞,梅伯是好,都不能夠保住商朝。這個話應該說給習近平聽和旁邊想寄希望於這樣的改革、那樣的改放、那樣的如何如何。凡是想在人的層面左右今天事情的,都是死路一條。

責任編輯:蔡紅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