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China's central bank
圖爲中國央行。(AP)

中國央行爲何不敢大幅度降息?分析:印鈔機開不動了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25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11月初以來,中國央行進行了三次降息,但每次降息幅度都只有5個基點,對於提振經濟起不到效果。央行不敢大幅度降息,滯漲是其中制約因素之一。中國經濟分析人士蠻族勇士(老蠻)指出,中國經濟全面萎縮,銀行的錢貸不出去,固定投資工業投資劇烈下滑,百姓無錢消費,中國央行資產被動縮表,印鈔機已經開不動了。

央行本月三次降息 幅度只有5個基點

11月初以來,中國央行進行了三次降息行動:

11月4日,央行將1年期中期借貸便利(MLF)操作的中標利率從上期的3.30%下調到3.25%;11月18日,央行將當日的1800億元7天期逆回購操作利率從之前的2.55%降到2.50%,下調5個基點。

11月20日早間,中國央行宣佈了最新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報價,將1年期品種從上次的4.20%調至4.15%,下調5個基點;5年期以上品種從上次的4.85%調至4.80%,也下調5個基點。其中,5年期以上品種爲報價機制改革以來首次下行。

貸款市場報價利率是針對優良企業的貸款利率,自2019年8月起重新發佈,每月20日發表。中國央行將之定位爲事實上的基準利率,以取代以前的貸款基準利率。分爲對企業貸款指標的1年期和成爲住房貸款利率大致標準的5年期2種。

有市場觀察人士認爲,在中國經濟持續下滑而通膨率居高不下之際,顯示央行將穩經濟放在凸出位置上。

不過,《日本經濟新聞》11月20日的報道認爲,兩個品種貸款的市場報價利率下調幅度均爲0.05%,只有5個基點,幅度很小,原因就在於大幅降息有可能推升物價上漲預期。中國10月通膨指數已經達到3.8%,高於政府目標上限的3%。

英國《金融時報》首席財經評論員徐瑾分析指出,央行降低5分基點的幅度,對提振經濟意義不大,僅僅是在經濟下行的時刻,給市場一點信號,也表示自己好歹做過努力罷了。

老蠻:中國的印鈔機開不動了!

中國央行爲什麼不敢大幅度降息?

中國經濟分析人士蠻族勇士(老蠻)11月24日在網絡發佈的文章明確表示,中國央行印鈔機已經開不動了。這造成中國全社會處於基礎貨幣萎縮狀態,資本市場表現疲軟,無論是股市債市還是樓市,都是一片慘淡,根本就沒有多少系統性的投資機會。

中國基礎貨幣爲什麼處於萎縮狀態?原因就是央行對商業銀行的借款(也就是傳說中的MLF等各種操作)開始萎縮。10月份央行對商業銀行借款10.44萬億,較9月份的10.68萬億,減少了2400億;較2018年底的11.15萬億,減少了7千多億。這意味着商業銀行拿着央行借給自己的錢,根本就借貸不出去,只能又還給央行,這造成央行被動縮表。而在央行被動縮表的背景下,降息降準的空間是非常有限的。

今年以來,央行一直處於被動縮表狀態。截至2019年10月,這個收縮趨勢依然沒有改變。央行總資產就相當於基礎貨幣。商業銀行拿着基礎貨幣去放貸,就此產生貨幣乘數效應,形成貨幣總量M2。基礎貨幣,是M2的基礎。基礎貨幣萎縮,M2的擴張當然也就喪失了基礎,遲早也要步入萎縮通道。

10月份的央行總資產35.96萬億,較9月份的36.20萬億,減少了足足2300多億;較2018年底的37.25萬億,減少了足足1.29萬億,降幅達到了3.5%。這是非常非常麻煩的事。

老蠻分析說,商業銀行的錢貸不出去的根本原因,與前三個季度一樣,是中國固定資產投資喪失了增長性,而這原本是資金最大的去處。

考察固投數據,一季度同比增幅1.1%,上半年同比增幅0.6%,前三季度同比增幅-4.6%,再到1-10月份,同比增幅下降到了-6.7%。按這種趨勢,到年底可以直奔-10%了,這種降幅是中共1979年改革開放40年來從未出現過的。1998年經濟面臨硬着陸風險,不得不開啓千萬工人大下崗(失業)的時候,固投增幅也只不過是-5.2%。現在這個情況,真是沒法形容了。

老蠻表示,拖累固投的核心因素,與前三季度一樣,依然是第二產業(工業建築業)投資的劇烈萎縮。前三季度第二產業投資增幅-23.4%,1-10月下降到了-25.7%。按這個趨勢,全年的數據可以達到-30%。這種實業投資的劇烈萎縮是很可怕的,因爲工業生產線必須保持更新,兩到三年不更新,企業就被自然淘汰了,即便企業主不主動申請破產,也是要自然停產的,這可能就是大量企業主目前的實際心態。

百姓無錢消費是中國經濟最大麻煩

老蠻指出,中國經濟現在最大的麻煩,就在於老百姓缺乏資金實力,早已被商品房地產市場吃幹抹淨,連豬肉都不太能吃得起,實在是沒有投資能力了。

表面上看來,截至10月底,銀行裏的居民存款有80萬億,儲蓄率似乎還挺高的,似乎還有繼續榨汁的空間。但是參照對私業務開展得最好的招行的數據,80%的存款屬於2%的客戶,也就是280定律。這2%的富裕客戶佔有銀行80%的存款,扣除掉這極少數富豪的存款,廣大普通居民的存款還剩下16萬億出頭,對應60萬億的居民負債(銀行貸款+公積金貸款),普通居民就是處於淨負債狀態,實在是已經被榨得乾透了,根本不可能再榨出多少油水了。

地方政府寅吃卯糧 難成提振中國經濟的指望

老蠻表示,現在中國經濟的唯一指望,就是地方政府借債投資搞基建。然而,地方政府本身也是負債累累,截至9月底的地方債存量21.4萬億(不考慮隱性債務),按平均借款利率3.5%來算,每年賬面上的利息支出就是7500億。今年地方政府的公共預算收入最多也就是10萬億多一點,就現在地方債存量的利息支出就要佔到地方財政收入的7%以上。地方政府一直以來都是捉襟見肘寅吃卯糧,5個鍋蓋蓋10口鍋,根本不可能拿出這筆利息來。

在這樣的背景下,地方政府的借款慾望同樣也劇烈下降。前8個月中國月均發行地方債4953億,9月份劇烈下降到2196億,這是一次腰斬。10月份的發行量更是隻剩下965億,又腰斬了一次。11月份,截至20日總共就發了10支地方債,每支也就是十幾二十億的規模,如果最後這十天不能再發一把力的話,估計還得再腰斬一次。

責任編輯:宋月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