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資料照:習近平與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美聯社)
資料照:習近平與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美聯社)

新元:香港何去何從——命諫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26日】時間進入2019年11月24日,位於九龍的香港理工大被港警用各類障礙物緊箍包圍,已有1千多人被捕,其中約300人不足18歲,餘下被困校園的抗議者正飢腸轆轆,或尋找出路,或留下遺書,暴力鎮壓看似進入尾聲。

香港的天空似乎不再那樣的硝煙瀰漫,而另一場看不見硝煙的戰鬥,似乎正緊鑼密鼓、躑躅步近、引弦待發。

美國之音特別節目稱,11月24日或許會成爲香港歷史上最重要的一天,因爲這天是香港區議會選舉的日期,也是香港目前可以舉行的直選。就目前而言,香港的立法會和特首是不能直選的。那麼,這次區議會的選舉,將會被認爲是對北京當局的公投,同時也是對堅持幾個月的抗議者的公投。

天命與抉擇

11月24日舉行的地方區議會選舉,沒有出現暴力事件,投票時間由早上7時半至晚上10時半,總計294萬人投票,投票率高達71.2%,爲香港選舉史上新高。

25日中午選舉結果出爐,452個選區中,民主派的總得票數約167.7萬票奪得全港388個區議會議席,佔總比例超過85%;建制派只取得59個議席。

此前,10月29日,主張“民主自決”的香港衆志祕書長黃之鋒被取消香港區議會選舉資格,成爲香港本次區議會選舉唯一取資格之案例。衆所周知,黃之鋒的“民主自決”被油尖旺選舉主任蔡亮解讀爲“不會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而蔡亮所爲,明眼人都知是執行北京的授意。不過,這一直選中產生的噪音,反而引發了港人對這次區議會選舉的高度重視。也算是歪打正着吧。

此次區議會選舉與過往的不同之處在於,40萬新選民中增幅最大的是18至20歲的年輕選民。此前,區議會議席大部分都掌握在親共的建制派手中。又因過去數年中,多次發生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被取消資格的事件,令到許多港人不再信任選舉制度。但經歷這次反送中運動,更多港人意識到,放棄投票權,等同於支持建制派壟斷港島的統治權,從而更快的失去僅有的一點點自由的天空。因此,不能讓自己手中的一票成爲廢票。

筆者以爲,此次香港區議會直選的重要性,不僅僅體現在是一次對中共當局與港府,以及反送中運動抗議者對抗雙方的公投,更重要的是對習近平到底意欲何爲、中共氣數還剩幾何、以及民心民意所向的一個檢測。

同時,香港區議會直選,成爲西方自由世界反應的一個度量,從而檢測西方自由世界的價體系遭受中共滲透之重創的程度幾何。

香港,承載着歷史轉向的重任。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當然,從黃之鋒被取消參選資格來看,本次區議會直選會否公平早已預埋。蔡亮敢於取消黃之鋒的參選資格,林鄭月娥敢於暴力鎮壓抗議的港人,並非其個人所能決定,旨意完全取決於中共北京當局。當然,蔡、林二位必須得是親共陣營的一份子,中共方有可能假其之手,實現而今所成的亂局。

也有不少媒體爆料,稱香港局面乃曾慶紅一班江氏人馬所爲,其目地在於進一步將習近平推向民衆的反面,爲江氏集團奪回大權再行重要一步。

孰真孰假?孰是孰非?筆者以爲,這要看香港之亂於誰有利。

林鄭月娥稱其令港警暴力鎮壓是爲了治亂,純屬無稽之談。最不願意亂港的當屬拼死抗暴的港人。

從反二十三條的勝利,到雨傘運動的失敗;從立法委與特首選舉喪失獨立性,到區議會議席多次廢除倡導立法、特首直選的議員的參選資格,香港近百年來的民主自由、言論自由和法治秩序已然混亂。再加之書商失蹤案與強迫電視認罪,讓港人更加清醒看到,中共治下的香港,其港亂到了何等程度。

港人反送中抗議的五項基本要求被林鄭港府拒絕,使得港亂愈亂,導致抗議運動的升溫和升級。港警過度使用暴力,直至大陸防暴警察和便衣部隊參與暴力鎮壓,暗殺、強姦、當街殺戮等惡行被揭露後,港府不僅沒有收回成命,反而愈演愈劣,其恐怖與無恥激起抗議港人愈加堅定的自衛反擊。

然而,港人自衛的警示並未使林鄭港府意識到,林鄭以及港府本身即爲港亂之源,反而出動聲波炮、水泡車,投擲近萬枚催淚彈和藍色水,進一步升級暴力程度,最後,連12歲的孩童竟至遭判,致使港亂達至亂不堪言的地步。

港府的責任是維護港島的穩定,沒錯。然而,用暴力殺戮的方式“平息”港府自己挑起的混亂,這是蓄謀犯罪。

或許,林鄭月娥或蔡亮們會覺得,有中共這個後臺撐住,故可肆無忌憚或逃脫罪責。這恐怕是一種尚有一息良知的親共者的政治幼稚。

何以?筆者觀察到,林鄭在某個時段,其個人的情感和理智層面曾經迫使其想要向抗議的民衆低頭服錯,但很快被中共當局召見,給其注入雞血,從而亢奮至今,不吝大開殺戒。她們很難瞭解到,在中共的歷史上,從未有過對替罪羊的憐憫和開脫。這也說明,凡被打上中共邪靈授記的,即便人性想要起來主宰自己,也無法擺脫邪靈控制,只能甘爲人奴。

其次,最不願意港亂的當屬習近平。港亂,對習近平而言,意味着其當政的政局不穩,即證明其執政的無能,又說明其並非其自詡的一代新領袖。

那麼,最最希望香港亂局的應該就是習近平的政敵了。這樣看來,江氏集團奪權戰略也就並非空穴來風了。

如此,爲何初始登位、曾經善政一時的習大大漸行漸遠,也變得毛風大作、聲嘶力竭的要“以暴止暴”起來了呢?筆者以爲,這得從兩個方面透視其奧。

情殤

一方面,要比較貼切的解讀習近平這個人;另一方面,要看習近平個人與中共的關係。

咱們先來看看習近平這個人。

應該講,習近平也是一個肩負使命的人。何以如是?

在民間一直祕密流傳着一本天書《鐵板圖》,預言各個朝代最後的命運,而且十分準確。《鐵板圖》其實是一本刻板印製的紙質圖書,並非畫於鐵板之上。之所以被稱爲鐵板,只因書中預言的結局均如鐵板釘釘,無法改變。

據收藏者說,該書的最後一張圖即爲中共滅亡的預言。圖形顯示,兩山峯之間的山坳上空,先後飛過4只黑色鳥兒;有一隻白色鳥兒在右邊山峯的半山腰撞死,血濺峭壁,正向山下墜落。

引述解圖者的話爲:一、中共亡在一個“白羽鳥兒”的頭頭手裏;二、這個頭頭最後終會爲了中共殉葬。而“白羽鳥兒”合起來看,竟是繁體的“習”字。

比照現實,這《鐵板圖》的準確度確實非同一般。只是,習近平所肩負的使命,竟是引領中共的滅亡。

習近平初登大位的時候是平易的,對民衆的疾苦也似乎是滿懷關切的。這一點非常明顯的體現在習近平初登大位時對中共政治局常委的第一次講話中。此景與習近平的個人身世與人生經歷有關。

習近平出生於一個紅色家庭。其父習仲勳因其爲民的主張而在中共黨內的政治鬥爭中遭受迫害。習近平因此而自小飽嘗人間冷暖,對民衆的疾苦也是深有感受。

然則,上臺之後,習近平時運不濟,江氏集團虎視眈眈欲置其於死地,並多次實施暗殺未遂。習雖登臨高位,政令卻也難出中南海。此時,習近平才意識到,僅獲得最高領導的名頭無濟於事,還得手握實權方能實現其抱負。於是乎,借中共一貫之整肅手法,“打虎”謀權,“打虎”求生。然而,這一打,便打出仇怨滿府,習近平自己身陷死結,解脫不得。

怎奈上天有好生之德,念其過往功德,實想救其一命。故而各方有識之士多次以各種方式和途徑勸諫習近平拋棄中共,另建大寶。只可惜習近平優柔寡斷,拖泥帶水,始終無法拋棄中共,甚至想借用中共來保權保命,多次盡失棄中共之良機。並非其他,實乃對中共的情結所致。

這就要談到習近平與中共的關係了。

以筆者個人之解讀,習近平的人生經歷,使其對中共之邪深明於心;但習近平的出生和接受的教育,又決定了其定會囿於對中共的情結,難捨難棄,去應驗《鐵板圖》的預言,終至成爲白羽之鳥兒,撞向山頭,頸斷殞落。

命諫

這讓筆者不禁聯想到香港惡警暴力殺戮年輕的抗議者時,其手法也是扭斷其脖頸,令其立時斃命。莫不是習近平給林鄭月娥打氣,促使港警大開殺戒,終至會報應於己麼?這樣的生化循環實爲筆者所不願看到的。

在筆者眼裏,那些逝去的年輕英靈們,莫不是以血明志,命諫白羽:放下屠刀、停止殺戮、自由不死、真理永恆。

習近平如今急不擇法,即可說是情勢所迫,也可說是情結至障。24日香港區議會大選,民主派狂勝建制派,可見民心所向,天意不可違。這對於習近平來講,莫過於如坐鍼氈,騎虎難下。

一個人,如果能做到不爲人情所羈所錮,便達超凡入聖之境,定當解天意、順民心、定乾坤。

子曰:“江海之所以能爲百穀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爲百穀王。是以聖人慾上民,必以言下之;欲先民,必以身後之。是以聖人處上而民不重,處前而民不害。是以天下樂推而不厭。以其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香港何去何從,實乃習近平何去何從。此刻,香港時局待定,實爲習近平脫困的又一機緣再現。

唯願白羽鳥兒惜港人英靈之血諫,棄中共邪靈之封印,脫《鐵板圖》舊曆之鐵判,獲己天命之大解。

白羽鳥兒,你可看到聽到了麼?

(作者:新元 僅代表個人立場和觀點)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