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越南机长阮俊勇在飞行中
越南机长阮俊勇在飞行中

“真、善、忍”一定会传遍全世界

——一位越南机长的自述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26日】(本台记者慧光综合编译)阮俊勇(Nguyễn Tấn Dũng )是越南人,今年45岁。年轻时曾在西方国家受过良好的专业训练,成为法国当时最先进的空中客机A320飞行员,在民用航空领域他有25年飞行经验,飞行时间长达15000多小时,飞行距离超过一千万公里。除了能够熟练的运用越南语和英语,他还兼通俄语、法语和中文,并在中东地区担任过机长。(以下是他写的回忆文章)

阮俊勇在飞机上的工作照
阮俊勇在飞机上的工作照

我的家住在河内的在一座寺庙对面。小时候经常与小伙伴一起去庙里游玩,古老的庙宇带着庄严的气氛以及那里每天点燃的香气,成为我童年的美好记忆。

长大后,遵从家里的愿望,我通过了体育大学的入学考试。 1992年,当我上大学二年级时,得知越南国家航空公司在招募人员,我就提交申请,很幸运我被选为预备班学员。后来赶上澳大利亚政府赞助越南的基础飞行员培训项目,我再次幸运的被选中。他们认为我身体健康,知识面较广,有运动员一样的体魄,就把我送到澳大利亚学习航空理论和驾驶技术。在这里我仿佛进入到了知识的海洋,感觉自己就像一条小鱼每天在大海中畅游,这是我人生中最兴奋的一段时间。

阮俊勇在澳大利亚航空学院学习期间的照片
阮俊勇在澳大利亚航空学院学习期间的照片

在这里我于1995年底毕业,期间因学习成绩优异,获得了澳大利亚政府杯“卓越学生成就奖”,当地报纸还进行了采访报道,我的名字至今仍被保留在澳大利亚航空学院的重要位置,被标注为国际学生的典范。

从澳大利亚毕业后,因良好的学习成绩,我被派往法国图卢兹的A320训练班学习,在那里我的学习成绩仍然名列前茅。1996年我22岁,正式成为空中客车A320商用飞机飞行员。A320是当时最先进的民用飞机,应用了许多新技术和新材料,具有自动编程等许多最先进功能。之后我回到越南,在国家民航的A320客机飞行队工作,在这里我工作了十年。

阮俊勇在英国牛津航空学院给学员上课
阮俊勇在英国牛津航空学院给学员上课

后来越南有一个与英国牛津航空学院合作的培训项目,指定由我负责,所以我曾在这里当训练课程的讲师。2007年,我应聘到中东地区的一家五星级航空公司担任机长,薪水很高,休假也很多。两年后,大概在2009年底,应越南民用航空培训中心主任的邀请我回国从事教学。

那时候我对飞行充满热情,对工作有高度责任心,因此我很快就获得了事业上的成功。有了好的收入,同时也拥有了让人羡慕的名誉和地位,我对自己充满信心,想不断征服事业高峰。那时的我踌躇满志,感觉自己能够掌握天空,命运就在自己手里,对未来充满希望。

我虽然很有钱,但是我不喜欢吵闹和聚会,也不喜欢时尚,对品牌和昂贵的物品不感兴趣,我的爱好就是看书。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走的地方越多,看的书越多,生活中的疑问就越多。比如人人都会用一生的精力和时间进行拼搏,为金钱、权力、名誉和地位不惜一切手段,可是当他们闭上眼睛时,一生的努力都成泡影, 那么这一生的努力奋斗到底意味着什么?每个人都是“来时一身光,走时一身光”,那毕生的努力还有什么意义呢?每个人都会在一生中遇到许许多多的苦难,造成这些苦难的根源是什么?为什么每个人都摆脱不了痛苦?还有每天畅游在高空中,对宇宙和生命有越来越多的疑惑和不解,可强烈的求知欲又让我欲罢不能,总是试图寻找答案。

有一天,我的一个最好的朋友突然转向佛教,并开始素食,同时阅读了许多有关人体修炼方面的书籍,对生命科学有了不一样的理解。受其影响,我也不想成为总在图书馆的书呆子,于是我也开始转向。我发现打坐能够使我更快入睡,且睡眠质量有明显改善,从那以后,睡前打坐就成为我的生活习惯。

飞行员是一个要求苛刻且充满危险的职业,人体必须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温度、大气压力和太阳辐射等在一次飞行中就会有频繁变化,而人却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长时间工作,很容易产生疲劳,尤其是在恶劣天气下,一个小小的疏忽就可能导致很多人丧生。

 不了解我们职业特点的人会对蓝天很向往,认为那是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环境,其实不然,强烈的光线照耀下,有时座舱会像在火焰中燃烧,人会产生焦灼感使情绪失常。长期在太阳照射下,会造成皮肤干燥,身体脱水,脸部出现皱纹,有时通宵飞行会使我的髋部疼痛,即使睡觉醒来仍然会感到疼痛,需要几天时间才能恢复。

作为机长,在飞行过程中对飞机上所有人的生命负有主要责任。遇到特殊情况时,机长的判断以及对紧急情况的处理是否正确,决定着很多人的性命安全,因此我对自己的要求非常严格,对工作更是一丝不苟。长期下来,我的个性也显得有些极端,我母亲说我说话像刀一样,很容易伤害别人。

如今我已经飞行二十五年了,飞行时间超过一万五千小时,我原以为我能够征服天空,可现实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不能跨越年老、疾病和死亡问题。突然有一天,在广袤的天空下,我感到自己非常渺小和孤独,我知道我终有老去的那一天,也许那一天并不遥远......

我母亲原是一名体育教师,或许是因为职业关系吧,她患有严重的关节炎,还有许多老年慢性病,每次给她打电话时听到她痛苦的声音,我很心疼,不能够经常在身边照顾她也让我感到内疚。

有一次母亲中风,我安排好工作后就回国照顾她。在医院里,看到有许多拥挤的病人,有的人还躺在地上,还有年轻人患有恶性肿瘤被宣判死亡,随时都可能离开人间。每当看到此情此景都使我的心情很沉重,悲悯的心会油然升起。

经过多次治疗后,母亲的病还是无法治好。后来母亲开始寻找气功,练了一年多,没有任何改变。有一天,母亲兴高采烈的打电话给我,说她找到了一门好功法,我当时并不以为然,就没多加理会。可过了一段时间回家时,我看到母亲脸色很好,身体大有改观,就知道母亲说的话是真的了——原来母亲炼的是法轮功。她还教会了我五套功法,并嘱咐我一定要看法轮功的主要指导书《转法轮》。

在返回中东上班的途中,我打开了越南文《转法轮》阅读,只读了一个小时,就发现书中的内容博大精深,都是我一直寻找的内容,心中非常激动。二十多年来心中所有的疑惑都有了答案,我抑制不住喜悦的心情,马上打电话对妈妈说:“妈妈,这本书很棒,我一定会好好阅读啊!”

阮俊勇在阅读《转法轮》
阮俊勇在阅读《转法轮》

回到中东后,我坚持读完这本书并开始炼五套功法。

阮俊勇利用工作之余阅读《转法轮》
阮俊勇利用工作之余阅读《转法轮》

通过上网发现,有许多大法指导书还没有翻译成越南文,因我的英语很好,就从网上下载英文版阅读。后来我想,这么好的书,如果能阅读中文版该多好啊,于是我选择来到台湾工作,虽然薪资少了有一半,但可顺便学习中文。虽然工作很忙,我通过查字典帮助,几个月后就能读完中文版《转法轮》了。实践让我体会到,我从中得到的收益很多很多,相比之下薪资方面的损失太小了,不值一提。

如今我每天都要阅读《转法轮》,书中的内容深深的吸引了我,总会让我有莫名的感动。看书过程中身体也会有很多反应,有时感觉发热,有时甚至发烫,可内心却感到舒适温暖。这本书在我的眼前展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我下决心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要让自己成为越来越好的人。以前那种对名利的追逐和渴望我一下子看淡了,我学会了向内找,每当与同事发生冲突时,我学会了忍让、忍耐,说话不再那么尖酸刻薄,并能够认真倾听对方的意见。法轮大法让我的心越来越宽容,越来越充实。

阮俊勇在炼法轮功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
阮俊勇在炼法轮功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

每天学法、炼功,虽然改变了我的生活习惯,但是身体状况得到根本改善。长途飞行后我不再感到疲劳,因工作压力造成的失眠问题消失了,我的身心变得非常平静。就连飞行感觉也变了,每当我坐在驾驶舱中在广阔的空中飞行时,我知道在浮云的背后,有美丽而宁静的风景,那里没有嫉妒、痛苦和仇恨,只有快乐和幸福,那就是我所追求的,我要将我的身心都融入到大法中。

师父说:“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摘自《转法轮》),回归到生命的最原始纯净状态,这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我曾在世界各地旅行,目睹了很多繁华大都市背后的丑恶,看到了贫穷的人们在战争中的悲惨命运,以前我总是不理解,人类为何有如此多的不公正现象,只有在阅读《转法轮》时,这些心结才会被解开,因为我知道了世界的真相。亲身体验使我认识到,人类的所有不幸和苦难都可以通过大法修炼得到解决,“真、善、忍”是一切美好的源泉。

修炼以后,我会利用一切机会与大家分享修炼体会,传播“真、善、忍”的美好。我也会向人们讲述中国政府对法轮功学员的非人道迫害,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停止压制信仰的行为,结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和敌意。

阮俊勇向同事讲述法轮功真相,传递法轮大法的美好
阮俊勇向同事讲述法轮功真相,传递法轮大法的美好

 我想大声疾呼:“真、善、忍”是能够让世界人民和平幸福生活的唯一重要保证!所有善良的人请与我一起喊出这个声音:“真、善、忍”一定会传遍全世界!

(本文根据DKNtv报道编译)

责任编辑:靳同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