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越南機長阮俊勇在飛行中
越南機長阮俊勇在飛行中

“真、善、忍”一定會傳遍全世界

——一位越南機長的自述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26日】(本台記者慧光綜合編譯)阮俊勇(Nguyễn Tấn Dũng )是越南人,今年45歲。年輕時曾在西方國家受過良好的專業訓練,成爲法國當時最先進的空中客機A320飛行員,在民用航空領域他有25年飛行經驗,飛行時間長達15000多小時,飛行距離超過一千萬公里。除了能夠熟練的運用越南語和英語,他還兼通俄語、法語和中文,並在中東地區擔任過機長。(以下是他寫的回憶文章)

阮俊勇在飛機上的工作照
阮俊勇在飛機上的工作照

我的家住在河內的在一座寺廟對面。小時候經常與小夥伴一起去廟裏遊玩,古老的廟宇帶着莊嚴的氣氛以及那裏每天點燃的香氣,成爲我童年的美好記憶。

長大後,遵從家裏的願望,我通過了體育大學的入學考試。 1992年,當我上大學二年級時,得知越南國家航空公司在招募人員,我就提交申請,很幸運我被選爲預備班學員。後來趕上澳大利亞政府贊助越南的基礎飛行員培訓項目,我再次幸運的被選中。他們認爲我身體健康,知識面較廣,有運動員一樣的體魄,就把我送到澳大利亞學習航空理論和駕駛技術。在這裏我彷彿進入到了知識的海洋,感覺自己就像一條小魚每天在大海中暢遊,這是我人生中最興奮的一段時間。

阮俊勇在澳大利亞航空學院學習期間的照片
阮俊勇在澳大利亞航空學院學習期間的照片

在這裏我於1995年底畢業,期間因學習成績優異,獲得了澳大利亞政府杯“卓越學生成就獎”,當地報紙還進行了採訪報道,我的名字至今仍被保留在澳大利亞航空學院的重要位置,被標註爲國際學生的典範。

從澳大利亞畢業後,因良好的學習成績,我被派往法國圖盧茲的A320訓練班學習,在那裏我的學習成績仍然名列前茅。1996年我22歲,正式成爲空中客車A320商用飛機飛行員。A320是當時最先進的民用飛機,應用了許多新技術和新材料,具有自動編程等許多最先進功能。之後我回到越南,在國家民航的A320客機飛行隊工作,在這裏我工作了十年。

阮俊勇在英國牛津航空學院給學員上課
阮俊勇在英國牛津航空學院給學員上課

後來越南有一個與英國牛津航空學院合作的培訓項目,指定由我負責,所以我曾在這裏當訓練課程的講師。2007年,我應聘到中東地區的一家五星級航空公司擔任機長,薪水很高,休假也很多。兩年後,大概在2009年底,應越南民用航空培訓中心主任的邀請我回國從事教學。

那時候我對飛行充滿熱情,對工作有高度責任心,因此我很快就獲得了事業上的成功。有了好的收入,同時也擁有了讓人羨慕的名譽和地位,我對自己充滿信心,想不斷征服事業高峯。那時的我躊躇滿志,感覺自己能夠掌握天空,命運就在自己手裏,對未來充滿希望。

我雖然很有錢,但是我不喜歡吵鬧和聚會,也不喜歡時尚,對品牌和昂貴的物品不感興趣,我的愛好就是看書。可是讓我沒想到的是,我走的地方越多,看的書越多,生活中的疑問就越多。比如人人都會用一生的精力和時間進行拼搏,爲金錢、權力、名譽和地位不惜一切手段,可是當他們閉上眼睛時,一生的努力都成泡影, 那麼這一生的努力奮鬥到底意味着什麼?每個人都是“來時一身光,走時一身光”,那畢生的努力還有什麼意義呢?每個人都會在一生中遇到許許多多的苦難,造成這些苦難的根源是什麼?爲什麼每個人都擺脫不了痛苦?還有每天暢遊在高空中,對宇宙和生命有越來越多的疑惑和不解,可強烈的求知慾又讓我欲罷不能,總是試圖尋找答案。

有一天,我的一個最好的朋友突然轉向佛教,並開始素食,同時閱讀了許多有關人體修煉方面的書籍,對生命科學有了不一樣的理解。受其影響,我也不想成爲總在圖書館的書呆子,於是我也開始轉向。我發現打坐能夠使我更快入睡,且睡眠質量有明顯改善,從那以後,睡前打坐就成爲我的生活習慣。

飛行員是一個要求苛刻且充滿危險的職業,人體必須適應不斷變化的環境,溫度、大氣壓力和太陽輻射等在一次飛行中就會有頻繁變化,而人卻在一個狹小的空間里長時間工作,很容易產生疲勞,尤其是在惡劣天氣下,一個小小的疏忽就可能導致很多人喪生。

 不瞭解我們職業特點的人會對藍天很嚮往,認爲那是一個充滿詩情畫意的環境,其實不然,強烈的光線照耀下,有時座艙會像在火焰中燃燒,人會產生焦灼感使情緒失常。長期在太陽照射下,會造成皮膚乾燥,身體脫水,臉部出現皺紋,有時通宵飛行會使我的髖部疼痛,即使睡覺醒來仍然會感到疼痛,需要幾天時間才能恢復。

作爲機長,在飛行過程中對飛機上所有人的生命負有主要責任。遇到特殊情況時,機長的判斷以及對緊急情況的處理是否正確,決定着很多人的性命安全,因此我對自己的要求非常嚴格,對工作更是一絲不苟。長期下來,我的個性也顯得有些極端,我母親說我說話像刀一樣,很容易傷害別人。

如今我已經飛行二十五年了,飛行時間超過一萬五千小時,我原以爲我能夠征服天空,可現實是隨着年齡的增長,我不能跨越年老、疾病和死亡問題。突然有一天,在廣袤的天空下,我感到自己非常渺小和孤獨,我知道我終有老去的那一天,也許那一天並不遙遠......

我母親原是一名體育教師,或許是因爲職業關係吧,她患有嚴重的關節炎,還有許多老年慢性病,每次給她打電話時聽到她痛苦的聲音,我很心疼,不能夠經常在身邊照顧她也讓我感到內疚。

有一次母親中風,我安排好工作後就回國照顧她。在醫院裏,看到有許多擁擠的病人,有的人還躺在地上,還有年輕人患有惡性腫瘤被宣判死亡,隨時都可能離開人間。每當看到此情此景都使我的心情很沉重,悲憫的心會油然升起。

經過多次治療後,母親的病還是無法治好。後來母親開始尋找氣功,練了一年多,沒有任何改變。有一天,母親興高采烈的打電話給我,說她找到了一門好功法,我當時並不以爲然,就沒多加理會。可過了一段時間回家時,我看到母親臉色很好,身體大有改觀,就知道母親說的話是真的了——原來母親煉的是法輪功。她還教會了我五套功法,並囑咐我一定要看法輪功的主要指導書《轉法輪》。

在返回中東上班的途中,我打開了越南文《轉法輪》閱讀,只讀了一個小時,就發現書中的內容博大精深,都是我一直尋找的內容,心中非常激動。二十多年來心中所有的疑惑都有了答案,我抑制不住喜悅的心情,馬上打電話對媽媽說:“媽媽,這本書很棒,我一定會好好閱讀啊!”

阮俊勇在閱讀《轉法輪》
阮俊勇在閱讀《轉法輪》

回到中東後,我堅持讀完這本書並開始煉五套功法。

阮俊勇利用工作之餘閱讀《轉法輪》
阮俊勇利用工作之餘閱讀《轉法輪》

通過上網發現,有許多大法指導書還沒有翻譯成越南文,因我的英語很好,就從網上下載英文版閱讀。後來我想,這麼好的書,如果能閱讀中文版該多好啊,於是我選擇來到臺灣工作,雖然薪資少了有一半,但可順便學習中文。雖然工作很忙,我通過查字典幫助,幾個月後就能讀完中文版《轉法輪》了。實踐讓我體會到,我從中得到的收益很多很多,相比之下薪資方面的損失太小了,不值一提。

如今我每天都要閱讀《轉法輪》,書中的內容深深的吸引了我,總會讓我有莫名的感動。看書過程中身體也會有很多反應,有時感覺發熱,有時甚至發燙,可內心卻感到舒適溫暖。這本書在我的眼前展現了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我下決心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要讓自己成爲越來越好的人。以前那種對名利的追逐和渴望我一下子看淡了,我學會了向內找,每當與同事發生衝突時,我學會了忍讓、忍耐,說話不再那麼尖酸刻薄,並能夠認真傾聽對方的意見。法輪大法讓我的心越來越寬容,越來越充實。

阮俊勇在煉法輪功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
阮俊勇在煉法輪功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

每天學法、煉功,雖然改變了我的生活習慣,但是身體狀況得到根本改善。長途飛行後我不再感到疲勞,因工作壓力造成的失眠問題消失了,我的身心變得非常平靜。就連飛行感覺也變了,每當我坐在駕駛艙中在廣闊的空中飛行時,我知道在浮雲的背後,有美麗而寧靜的風景,那裏沒有嫉妒、痛苦和仇恨,只有快樂和幸福,那就是我所追求的,我要將我的身心都融入到大法中。

師父說:“人要返本歸真,這纔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摘自《轉法輪》),迴歸到生命的最原始純淨狀態,這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情!我曾在世界各地旅行,目睹了很多繁華大都市背後的醜惡,看到了貧窮的人們在戰爭中的悲慘命運,以前我總是不理解,人類爲何有如此多的不公正現象,只有在閱讀《轉法輪》時,這些心結纔會被解開,因爲我知道了世界的真相。親身體驗使我認識到,人類的所有不幸和苦難都可以通過大法修煉得到解決,“真、善、忍”是一切美好的源泉。

修煉以後,我會利用一切機會與大家分享修煉體會,傳播“真、善、忍”的美好。我也會向人們講述中國政府對法輪功學員的非人道迫害,要求中國政府立即停止壓制信仰的行爲,結束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和敵意。

阮俊勇向同事講述法輪功真相,傳遞法輪大法的美好
阮俊勇向同事講述法輪功真相,傳遞法輪大法的美好

 我想大聲疾呼:“真、善、忍”是能夠讓世界人民和平幸福生活的唯一重要保證!所有善良的人請與我一起喊出這個聲音:“真、善、忍”一定會傳遍全世界!

(本文根據DKNtv報道編譯)

責任編輯:靳同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