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天使
如果人不會死亡,對於我們這些渺小、脆弱、碌碌無爲又煢煢獨立的人類來說,將是多麼大的慰藉(pixabay)

如果有來生,人鬼情未了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27日】(編輯:田喆)這世上存在靈魂嗎?可先彆着急表決心,你是一名堅定的馬克思主義唯物論者,不相信靈魂、來世等“封建餘孽”。你是否曾被《午夜兇鈴》裏的山村貞子嚇得花容失色?你是否曾向他人心有餘悸地講述自己鬼打牆、鬼壓牀的經歷?你是否曾給先人燒上一些紙幣元寶,甚至別墅香車VISA卡?或是在寺廟裏“虔誠”地燒香叩頭,爲自己或家人祈福?

如果你的答案並不是堅定的一連串的否,這並不意味着你不夠科學。世界上的確存在靈魂,活躍在各地文化中,從古至今。從盂蘭節到halloween,從古埃及人的冥界漫遊指南《亡靈書》,到中國人《聊齋誌異》、《牡丹亭》裏的人鬼情未了,對靈魂的信念深深根植在我們的內心中。

古埃及人的《亡靈書》
古埃及人的《亡靈書》(wikipedia)

科學界認爲 靈魂不滅 

美國北卡羅萊納州維克森林大學醫學院教授羅伯特‧蘭薩(Robert Lanza)通過研究發現,量子力學中有足夠的證據證明,人死後並未消失,死亡只是人類意識造成的幻象。

蘭薩說:“人在心跳停止、血液停止流動時,即物質元素處於停頓狀態時,人的意識訊息仍可運動,亦即除肉體活動外,還有其它超越肉體的‘量子訊息’,或者是說俗稱的‘靈魂’。”

蘭薩還提出了生物中心論(biocentrism)支持他的觀點:生命創造宇宙,有個人意識纔有宇宙的存在,實質上的生命與生物是真實世界的中心,接着纔有宇宙,宇宙本身並不會創造生命;意識使得世界變得有意義,時間與空間只是人類意識的工具。這種對宇宙的看法很接近宗教和修煉界對宇宙的認識,即創世主的意識創造了宇宙和生命。

蘭薩的這一發現使得長期以來“唯物論”和“唯心論”之爭變得毫無意義, 從一個側面證明“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修煉界這一說法的正確性。

有信仰的人都相信靈魂(元神)不滅,相信輪迴轉世,不少人還有過瀕死經歷。兩年前,英國著名物理學家羅傑‧彭羅斯(Roger Penrose)、美國亞利桑那州大學意識研究中心副主任斯圖亞特‧哈默羅夫(Stuart Hameroff)博士證實了瀕死經歷的真實性。他們提出,當人死亡時, 構成靈魂的量子物質離開神經系統而後進入宇宙,這時便會出現瀕死經歷。患者出現瀕死經歷時,靈魂離開肉體,重回宇宙,如果患者甦醒過來,靈魂又重新回到肉體。

瀕死
患者出現瀕死經歷時,靈魂離開肉體,重回宇宙,如果患者甦醒過來,靈魂又重新回到肉體。(pixabay)

哈默羅夫博士進一步認爲,靈魂是由宇宙的最基本的物質構成的,可能與時間同時出現。而人的大腦只是原意識(固有空間的內在結構)的接收器和放大器。哈默羅夫的這一認識也比較接近修煉界的說法。修煉界認爲,大腦只是一個加工廠,本身並不產生思想意識,它的主要功能就是接收來自宇宙的信息並加工成語言,再表達出來。

那麼靈魂到底存在哪裏?蘭薩教授認爲,靈魂不但能存在於我們這個宇宙,它還能存在於另一個宇宙。靈魂意識的能量可能在某一點上被招回來放入另一個身體。而與此同時,它存在於物質身體之外的某種真實世界中,即很可能是另一個宇宙。這一說法從科學角度論證了輪迴轉世的真實性。

用量子力學解釋,或許人類只是載體

在中國的佛家思想,人有着三魂七魄的說法,而決定一個人是惡是善的根本,就是一個人的靈魂,那麼一個人的靈魂到底是什麼呢?很多人認爲靈魂只是一種抽象的概念,可以簡單理解爲人的思想,但也有人提出反對,因爲到底有沒有靈魂這種東西都無從確定。不過就有科學家用現代的科學角度來解釋靈魂,其運用到的就是量子力學。

量子力學認爲世間萬物一切的根本都是因爲量子的存在,萬物的各種運動也都是通過量子在運動,即使是靈魂也是如此。所以科學家們提出假設,人的靈魂就是由腦內的意識組成,而意識是由量子構成,但量子並不是存在於人的肉體之中,只是寄存於人的肉體之中。也就是說,人體只不過是量子的一個載體,而量子是來源宇宙之中,所以當量子進入人體的時候,那麼這個人便開始有了意識。

而人體各方面的營養物質都是在爲量子運動提供能量,所以在人死的時候,人體內的能量逐漸的枯竭,那麼量子也將脫離人體,因爲那時的人體以及沒有條件作爲量子的載體了。

而在人死後從人體中出來的量子,又將迴歸於宇宙之中,再次與其他的載體結合。而當這些量子軍有新的載體後,可能有之前在其它載體上沒有完全消除意識的量子存在,所以新載體的人因此可能會產生似曾相識,或者恍若隔世的感覺,這點似乎暗合佛教中的“前世”說法。

不過人類目前對於量子的研究還是微乎其微,大多都停留在理論層面,所以關於量子是否決定人的意識和靈魂的主要物質依然有待後代科學家的研究和證明。如果真的被證實的話,那麼對於人類對於自身意識的認識也就更進一步,但是同時也變得更爲複雜。

身體和心靈的分離

儘管是一名無神論者,美國阿肯色大學的心理學家傑西•貝林(Jesse Bering)一直對靈魂、來世這些超自然現象格外感興趣。他和同事曾經給4到12歲的小孩做了這麼一個實驗。首先,實驗人員給小孩子們演一出木偶戲,一隻迷路的小老鼠,又餓又困,被一條鱷魚發現,殘忍地吃掉了。

然後,他們問小孩如下幾個問題。一些是關於這隻已經死掉的老鼠的生理狀況:它還會需要進食嗎?它的大腦還在工作嗎?一些是關於老鼠的認知功能:它還會感到飢餓嗎?它還能聽到鳥兒歌唱嗎?一些則屬於情感和思維範疇:它還會愛它的媽媽嗎?它知道自己已經死了嗎?

思考死亡時,這些孩子們似乎把身體和心靈兩者分開了。儘管很多最小的孩子已經意識到老鼠死後不需要吃喝,但卻覺得它仍然會感受到飢渴。大一些的孩子即使知道這隻老鼠的大腦已經停止工作,但它仍然會愛它的媽媽。更有趣的是,年紀越小的孩子,就越願意相信,即使死亡已經降臨,老鼠的各項心理活動仍然在繼續。

“我們有兩套分離的認知系統,一個處理物質物體,一個處理社會客體。”耶魯大學的心理學家鮑爾•布魯姆(Paul Bloom)認爲,這種二元論爲我們的超自然信仰提供了基礎。我們可以想象沒有心靈的物體,例如桌椅,杯子等尋常萬物,也可以想象心靈獨立於身體之外存在,這就是靈魂。即使肉體已經死亡,靈魂仍可以繼續存在,我們便有了來世的觀念。

“鬼敲門”的力量

傑西•貝林也從進化心理學的角度探討這一問題。在他和同事於2005年發表的一項研究中,一羣大學生參加一項空間智力測驗。最高分者將會得到50美元的獎勵。不過,測量空間智力並不是心理學家的實驗目的。實驗人員故意讓電腦程序產生漏洞,有時會意外蹦出正確答案,讓參與者有作弊的機會。指導語要求學生們一旦遇到這種情形,就馬上按下空格鍵跳過答案,誠實作答。

參與者還被告知,這項空間智力測驗是爲了紀念一個已經逝世的研究生鮑爾(Paul)。但對於其中一部分被試實驗人員,隨意卻嚴肅地告訴他們,有人看到過鮑爾的鬼魂在附近晃盪。然後,學生們將會在一個無人監督的環境下進行測驗。

結果發現,被告知鬧鬼的參與者,在接下來的測驗中,作弊行爲更少。心理學家認爲,對鬼魂、神靈的信仰,可能是人類進化而來的本能。就像“舉頭三尺有神靈”“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這些俗語說的一樣,這種來自神靈的監視,能無形中規範人的道德,增加人的親社會行爲,提高個體的名譽,從而幫助人們在集體中存活下來。

此外,我們常常認爲世間萬物是設計好的,有目的的,有聯繫的。

我們常常會從一些自然現象中尋找因果關係,也許是上天的某種啓迪。比如前一天晚上做了一個飛機出事的噩夢,第二天就臨時決定改換航班。認爲事情存在因果聯繫的另外一個例子是人類的“公平世界假象”。我們常覺得每個人得到的結果必然和他之前的行爲存在聯繫,即使他可能只是一個無辜的受害者。我們總覺得“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這種將事情知覺爲有聯繫,有目的的思維傾向,無疑是我們形成靈魂、神靈等信唸的有力動力。如果我們相信世間萬物的存在都有目的和意圖,如果我們認爲萬物之間皆有聯繫,那麼在這紛繁複雜的世界背後,就會推導出有一些全知全能、無所不在的力量在主導、設計這一切。這樣,一位“上帝”就誕生了。

給葦草的慰藉

而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的阿拉•洛倫薩揚(Ara Norenzayan)和伊恩•漢森(Ian G. Hansen)發現,聯想到死亡,會讓我們更加相信超自然現象。在他們的實驗中,一部分被試將設想自己死亡時的感受。而對照組則只是寫下一些團隊活動中的感受。

在經過一項分心測試之後,這些人將閱讀一篇據稱來自《南華早報》上的一篇文章。文章寫到,俄國軍方在冷戰時期曾祕密使用西伯利亞巫師以協助情報蒐集。這些巫師能夠與逝去的巫師通靈,在千里之外看到一個人(如俄方人質)的位置。

接下來,參與者被要求回答是否相信這個故事中的種種超自然現象,如通靈、靈魂等等。結果,對於那些已有宗教的人來說,死亡的確會讓他們更加相信超自然現象,不過,這一聯想對本來就是無神論者的人來說,並沒有什麼效果。

靈魂
如果這個世界真有靈魂,如果人死後仍然能以另一種生命的形式(神或鬼)存在,並再次進入到不同的載體(不同的人體)(pixabay)

如果這個世界真有靈魂,如果人死後仍然能以另一種生命的形式(神或鬼)存在,並再次進入到不同的載體(不同的人體),這種設定對於我們這些渺小、脆弱、碌碌無爲又煢煢獨立的人類來說,將是多麼大的慰藉!

讀到這裏,你應該對各種鬼片免疫了。不知道下次你再觀看《午夜兇鈴》等恐怖片時,心頭會不會涌現一些溫暖呢?

 

責任編輯:田喆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