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石涛纵横
评论员石涛

【石涛纵横】香港选举问题 造成战略性失败是习近平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26日】(主持人:石涛)

香港区议会选举对习近平和林郑月娥是个致命的打击,原因就是来自于他们自我自恋角度的那种自我判断。我有一期节目讲了,我说他本来没有信心面对这一切,他本来很想去推掉,就是甚至取消掉区议会选举。他如果持续动用《紧急状态法》的话,是可以的。但是在这之前香港的高等法院否决了林郑月娥在《紧急状态法》背景之下的《禁蒙面法》,那也就会促成林郑月娥更不太敢动用《紧急状态法》来推迟甚至取消区议会选举。

因为如果用这个概念的话,那就是林郑月娥表面上完全变成了香港的习近平,会激发起整个香港更加动荡的场面,这是相辅相成的。而习近平他始终把持,不能表面用军队去进入。但是在香港警察里充斥了从大陆去的武警也好,公安也好,军人也好,都充斥这一切。在理工大学边上就有中共军队驻港部队的军营,那驻港的军人穿着香港警服在他的军营内部操练。

那香港的地皮太珍贵,所以楼都盖得高。结果被记者用长焦镜头,那记者不知道等了多长时间,就给拍下了驻港部队穿着香港警服在中共军营里进行训练的场面。拍下来了,完全都有,所以这就很滑稽。但是中共本身是这样,不到南墙不回头,对吧?它栽赃别人可以任意栽赃。但在自己权利范围之内,它就是我是混蛋怎么着吧,我就是混蛋,我就是老混蛋,它是这个。让一般人来讲会觉得很难缠,不知道该如何,不知道如何办。

其实在我角度里反而倒觉得很简单,这是一个大的环境的背景出现的场面。所以在他定下规矩之后,我以为习近平认为他足以能够控制局面,而不让局面恶化。所以表面上去维持香港的现状,不派军队是表面维持,对吧?那有关司法独立的问题,他相对要尊重,但是维持着“人大释法”。然后在香港的选举问题上,他不想去直接了当否定它。也就是讲说高度自恋的他完全过高的估计了自己的能力,从而允许香港进行区议会选举。

他原来的判断可能会受到影响,但他不认为会受到如此巨大的影响。他完全没想到在香港出现了一边倒的场面,把整个亲共的所有势力几乎全都清剿干净了。这个结果对中国大陆的所有人,对中共体制的上下的官僚,对香港政府的官员,特别是对战斗在第一线的香港警察打击巨大。

在他们眼中,在他们宣传中,在他们欺骗别人过程中的所谓的暴徒的一切,是香港人的选择,用一人一票的概念选择了他们心目中认为的是暴徒,反衬过来他们是真正的暴徒。香港公投,区议会选举变成公投视今天的香港警察、香港的林郑月娥为暴徒,那中共、习近平为背后黑手。这是香港动荡之源,这是香港人在投票过程中做出的选择。

网上有篇报道文章题目这么说的:《香港区议会选举民主派大胜 林郑月娥称会“认真反思”》。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滑稽又很真实的,无论怎么样,她终归是在香港长大,香港受教育,对吧?她的风格的做法就是四不像,又两头都落了,所以我说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那选举结果反映市民强烈要求五大诉求必须落到实处,而坚持派认为区议会主要是处理地区事务,所以选举结果显示这方面的工作已经不能保证选情。这是他们判断性失误,处理民生事务,这是最能够收买人心的。而在他们以为香港人因为在这个生存的环境中比较竞争激烈,所以香港人很势力、很世俗,只要给钱,拿着钱,他什么都答应,这就是建制派的说法。所以用自己下贱的思维去揣摩现实与神同行的香港人,这是真正她失败的地方。何君尧、民建联的张国钧和周浩鼎。

周浩鼎这个人我看过,年轻人,受过极好的教育,他在英国读的法学博士,回来之后做亲共的活动,共产党当初把他推得很高,他作为民建联的接班人,他完全没想到被一个素人,素人就是一个空降的普通的泛民主派的人给击败了。

另外一个是田北辰,田北辰是港区的人大代表,田北辰是自由党的,他在亲共的团体当中相对有点民主化的人,包括他的哥哥,那结果他同样被打掉了,而这四个人同样是立法会的议员,所以是共产党体制中的重量级人物,全军覆没。然后它提到说区议会议员中会出现117张议席去参加最终敲定香港特首的这种小组的委员会的1200成员当中的117位。那相对来讲他的影响力就大了,这个数量占了10%就比较大了。

民意如山,这是岑子杰,民阵的召集人,被袭击之后带着伤了选举,而且他自己胜选了。这样的话,他就在这个宣讲当中,在最后答谢当中,他讲的相当的直截了当,相当的明确。而亲北京的工联会的梁美芬说施政令选民不满是建制派的根本原因。她说的意思就是直接表达林郑月娥,对吧?林郑月娥要负直接责任了。所以这是整个过程,那作为林郑月娥来讲,几乎没有发表太多的评价。

我相信作为她自己是香港长大的人,她面对这个场面,她知道这是一个正常民主社会会出现的结果。但她不认可在哪?就是她的背后是亲共的,在整个过程中她一直认为是可以OK的,她更相信共产党的实力、钱的力量、镇压的力量、混淆是非的力量、抹黑的力量,她认为共产党是不可战胜的,所以她同样成为了共产党招鬼上身当中的一员。所以她没想到在“与神同行”、“天灭中共”的背后之下,香港的选民的背后是有神的力量,他们才遭到致命的打击。

而他们本身招鬼上身也就注定了他们不明白现实眼前的一切。这就我常说的,纣王见着云中子,怎么听都是有道理的,回去一见狐狸,一见妲己,完了,云中子就成骗子了,对吧?眼前得利者、眼前获利者就是这么回事。而劝善的人一定是劝你远离眼前的利益。邪恶的一定跟你分析利益上的取舍。善良的、真正的生命一定跟你分享生命本身善的理念,让你自己以自己的善念战胜自己的贪婪。

什么叫贪婪?北京强硬回应强调香港是中国领土、用我自己常说的话狗屁不通。一国两制背景之下,你当初定下的规矩,区议会选举一人一票,谁也没说那地方是英国,谁也没说那地方是独立,是你自己把自己当成狗屁不如的东西,怎么说呢?你以为长了两个耳朵你就是马了?你是驴,你是骡子,对不对?你以为你是骡子,你生出来的东西就一定是啊?那就不得了了啊,传话骡子跟驴一起生出来叫,但通常骡子是废物,生产不了,里面带有很多传说的含义在里面。

但是你记住它们都不是马,而且是乱来的。这就是是我说的,共产党属驴是乱来的。民选的问题选出了结果,人们拒绝中共。它拿中国领土说话,拿国家的概念去压制今天人性的表达,它就是邪恶的,它在表达自己的邪恶,对吧?可以杀掉所有的人来保住我国土的完整,这是借口,能被它杀的一定是自己人了,对不对?生活在这个区域当中的人。

王毅:不管香港局势如何,有一点很清楚,香港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一个特别行政区,任何企图搞乱香港、损害香港稳定繁荣的企图都不可得逞。那不是跟你说了嘛,放个驴烟儿屁了,这是我说的话,对吧?不管香港局势如何变化,什么意思?它完蛋了,它知道完蛋了,它知道整个香港人拒绝它,它非说这块地方都是我的、就是我的。

人家说的东西,香港选举的概念跟这块地方是不是你的,两回事,对吧?你娶了你媳妇结婚了,跟她妹妹有关系吗?扭脸你非说那是我小姨子,你要干嘛呀?就是这个概念。人家拒绝中共是因为你扼杀人,领土不领土,土地上是长东西的,土地上是个载体,是服务于生命的。它用土地的概念、拥有的概念、权力的概念去杀掉所有不认同它的人,不就是强奸者吗?对吧?中共新华社没敢说话,它只能问习近平了,因为造成的战略性失败习近平

选举受到了干扰,持续数月严重干扰了选举进程,所以选举当日有乱港分子对爱国爱港候选人进行骚扰。我刚才跟大家解释了,这是习近平战略性的失败。一个从自卑走向自恋和自爱之后,不知道自己干嘛。

你要知道按照这个说法,不就是新华社的说法在责怪习近平为什么不终止选举吗?那持续几个月了,严重干扰,对不对?那你就把它废掉,别投票不就完了吗?一定他们自己。你就放开写,让他弄,让他说话,一出声,驴一叫唤,出事了啊,一定是这样。

22号曾经有过评论说正常的选举需要建在社会安定之上,需要有正常的选举程序,需要符合公平公正的基本原则。那暴乱恐怖未止何来选举公平?那你干嘛要选呢?所以你就知道中共没它的邪恶的本身已经强弩之末,完蛋了。它做这样的舆论说法依然准备着随时停止,就是拒绝选投票。所以也就可以解读成,就在星期五当天他都举棋不定,他不敢,对吧?他不敢,因为他有利益之诉求,所以他要维持这个状态一直到选举的当天,星期日。

如果在星期六他终止选举,那这个事儿就是另外一回事儿。而他制造暴乱的恐怖的一切是他习近平干的,香港警察的街头暴力,极端的暴力去促成勇武派最强烈的反抗。暴力完了之后,他认为香港人很贪婪,香港人很自私,所以他都在利用人的心态。当与中共同流合污的时候,他不相信神。相信神的人都不会那么邪恶的,所以他不相信神的力量,他相信自己的权力。这就是我说的,纣王不相信妲己背后是狐狸,他更相信妲己是女人。聪明人的愚蠢就在于今天他的狡诈跟贪婪。

港府新闻稿:前所未有的挑战,非常困难的情况下顺利完成,投票日和平、安全、有序,他承认创历史新高,选民很希望透过这次选举表达他们的意见。所以林郑本身面对这个场面,她就没招了。孩子生出来,你只能面对他,一点招都没有。而整个香港人表现出来的和平、安全跟有序、理性,在整个过程中看不到一丝香港暴力。

这是与神同行的人非常特有的场面,无论中共怎么栽赃、怎么用钱买票,它是没有用的,左右不了神的真正的背后的力量,我觉得是这样的。环球时报:环境应当很不正常,近几个月暴力肆虐,对很多人尤其是对建制派造成了巨大压力,无论香港选情有什么样的波动,香港的土地和天空永远是中国的。

它的存在,《环球时报》中共官方的存在,就让每一个拒绝它的人认识到自己生命的真实和价值和它本身招鬼上身之后的那一份可笑的存在。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