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濤縱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香港選舉問題 造成戰略性失敗是習近平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26日】(主持人:石濤)

香港區議會選舉對習近平和林鄭月娥是個致命的打擊,原因就是來自於他們自我自戀角度的那種自我判斷。我有一期節目講了,我說他本來沒有信心面對這一切,他本來很想去推掉,就是甚至取消掉區議會選舉。他如果持續動用《緊急狀態法》的話,是可以的。但是在這之前香港的高等法院否決了林鄭月娥在《緊急狀態法》背景之下的《禁蒙面法》,那也就會促成林鄭月娥更不太敢動用《緊急狀態法》來推遲甚至取消區議會選舉。

因爲如果用這個概唸的話,那就是林鄭月娥表面上完全變成了香港的習近平,會激發起整個香港更加動盪的場面,這是相輔相成的。而習近平他始終把持,不能表面用軍隊去進入。但是在香港警察裏充斥了從大陸去的武警也好,公安也好,軍人也好,都充斥這一切。在理工大學邊上就有中共軍隊駐港部隊的軍營,那駐港的軍人穿着香港警服在他的軍營內部操練。

那香港的地皮太珍貴,所以樓都蓋得高。結果被記者用長焦鏡頭,那記者不知道等了多長時間,就給拍下了駐港部隊穿着香港警服在中共軍營裏進行訓練的場面。拍下來了,完全都有,所以這就很滑稽。但是中共本身是這樣,不到南牆不回頭,對吧?它栽贓別人可以任意栽贓。但在自己權利範圍之內,它就是我是混蛋怎麼着吧,我就是混蛋,我就是老混蛋,它是這個。讓一般人來講會覺得很難纏,不知道該如何,不知道如何辦。

其實在我角度裏反而倒覺得很簡單,這是一個大的環境的背景出現的場面。所以在他定下規矩之後,我以爲習近平認爲他足以能夠控制局面,而不讓局面惡化。所以表面上去維持香港的現狀,不派軍隊是表面維持,對吧?那有關司法獨立的問題,他相對要尊重,但是維持着“人大釋法”。然後在香港的選舉問題上,他不想去直接了當否定它。也就是講說高度自戀的他完全過高的估計了自己的能力,從而允許香港進行區議會選舉。

他原來的判斷可能會受到影響,但他不認爲會受到如此巨大的影響。他完全沒想到在香港出現了一邊倒的場面,把整個親共的所有勢力幾乎全都清剿乾淨了。這個結果對中國大陸的所有人,對中共體制的上下的官僚,對香港政府的官員,特別是對戰鬥在第一線的香港警察打擊巨大。

在他們眼中,在他們宣傳中,在他們欺騙別人過程中的所謂的暴徒的一切,是香港人的選擇,用一人一票的概念選擇了他們心目中認爲的是暴徒,反襯過來他們是真正的暴徒。香港公投,區議會選舉變成公投視今天的香港警察、香港的林鄭月娥爲暴徒,那中共、習近平爲背後黑手。這是香港動盪之源,這是香港人在投票過程中做出的選擇。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香港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 林鄭月娥稱會“認真反思”》。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滑稽又很真實的,無論怎麼樣,她終歸是在香港長大,香港受教育,對吧?她的風格的做法就是四不像,又兩頭都落了,所以我說這是一個很有趣的。那選舉結果反映市民強烈要求五大訴求必須落到實處,而堅持派認爲區議會主要是處理地區事務,所以選舉結果顯示這方面的工作已經不能保證選情。這是他們判斷性失誤,處理民生事務,這是最能夠收買人心的。而在他們以爲香港人因爲在這個生存的環境中比較競爭激烈,所以香港人很勢力、很世俗,只要給錢,拿着錢,他什麼都答應,這就是建制派的說法。所以用自己下賤的思維去揣摩現實與神同行的香港人,這是真正她失敗的地方。何君堯、民建聯的張國鈞和周浩鼎。

周浩鼎這個人我看過,年輕人,受過極好的教育,他在英國讀的法學博士,回來之後做親共的活動,共產黨當初把他推得很高,他作爲民建聯的接班人,他完全沒想到被一個素人,素人就是一個空降的普通的泛民主派的人給擊敗了。

另外一個是田北辰,田北辰是港區的人大代表,田北辰是自由黨的,他在親共的團體當中相對有點民主化的人,包括他的哥哥,那結果他同樣被打掉了,而這四個人同樣是立法會的議員,所以是共產黨體制中的重量級人物,全軍覆沒。然後它提到說區議會議員中會出現117張議席去參加最終敲定香港特首的這種小組的委員會的1200成員當中的117位。那相對來講他的影響力就大了,這個數量佔了10%就比較大了。

民意如山,這是岑子傑,民陣的召集人,被襲擊之後帶着傷了選舉,而且他自己勝選了。這樣的話,他就在這個宣講當中,在最後答謝當中,他講的相當的直截了當,相當的明確。而親北京的工聯會的樑美芬說施政令選民不滿是建制派的根本原因。她說的意思就是直接表達林鄭月娥,對吧?林鄭月娥要負直接責任了。所以這是整個過程,那作爲林鄭月娥來講,幾乎沒有發表太多的評價。

我相信作爲她自己是香港長大的人,她面對這個場面,她知道這是一個正常民主社會會出現的結果。但她不認可在哪?就是她的背後是親共的,在整個過程中她一直認爲是可以OK的,她更相信共產黨的實力、錢的力量、鎮壓的力量、混淆是非的力量、抹黑的力量,她認爲共產黨是不可戰勝的,所以她同樣成爲了共產黨招鬼上身當中的一員。所以她沒想到在“與神同行”、“天滅中共”的背後之下,香港的選民的背後是有神的力量,他們才遭到致命的打擊。

而他們本身招鬼上身也就註定了他們不明白現實眼前的一切。這就我常說的,紂王見着雲中子,怎麼聽都是有道理的,回去一見狐狸,一見妲己,完了,雲中子就成騙子了,對吧?眼前得利者、眼前獲利者就是這麼回事。而勸善的人一定是勸你遠離眼前的利益。邪惡的一定跟你分析利益上的取捨。善良的、真正的生命一定跟你分享生命本身善的理念,讓你自己以自己的善念戰勝自己的貪婪。

什麼叫貪婪?北京強硬迴應強調香港是中國領土、用我自己常說的話狗屁不通。一國兩制背景之下,你當初定下的規矩,區議會選舉一人一票,誰也沒說那地方是英國,誰也沒說那地方是獨立,是你自己把自己當成狗屁不如的東西,怎麼說呢?你以爲長了兩個耳朵你就是馬了?你是驢,你是騾子,對不對?你以爲你是騾子,你生出來的東西就一定是啊?那就不得了了啊,傳話騾子跟驢一起生出來叫,但通常騾子是廢物,生產不了,裏面帶有很多傳說的含義在裏面。

但是你記住它們都不是馬,而且是亂來的。這就是是我說的,共產黨屬驢是亂來的。民選的問題選出了結果,人們拒絕中共。它拿中國領土說話,拿國家的概念去壓制今天人性的表達,它就是邪惡的,它在表達自己的邪惡,對吧?可以殺掉所有的人來保住我國土的完整,這是藉口,能被它殺的一定是自己人了,對不對?生活在這個區域當中的人。

王毅:不管香港局勢如何,有一點很清楚,香港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一個特別行政區,任何企圖搞亂香港、損害香港穩定繁榮的企圖都不可得逞。那不是跟你說了嘛,放個驢煙兒屁了,這是我說的話,對吧?不管香港局勢如何變化,什麼意思?它完蛋了,它知道完蛋了,它知道整個香港人拒絕它,它非說這塊地方都是我的、就是我的。

人家說的東西,香港選舉的概念跟這塊地方是不是你的,兩回事,對吧?你娶了你媳婦結婚了,跟她妹妹有關係嗎?扭臉你非說那是我小姨子,你要幹嘛呀?就是這個概念。人家拒絕中共是因爲你扼殺人,領土不領土,土地上是長東西的,土地上是個載體,是服務於生命的。它用土地的概念、擁有的概念、權力的概念去殺掉所有不認同它的人,不就是強姦者嗎?對吧?中共新華社沒敢說話,它只能問習近平了,因爲造成的戰略性失敗習近平

選舉受到了干擾,持續數月嚴重干擾了選舉進程,所以選舉當日有亂港分子對愛國愛港候選人進行騷擾。我剛纔跟大家解釋了,這是習近平戰略性的失敗。一個從自卑走向自戀和自愛之後,不知道自己幹嘛。

你要知道按照這個說法,不就是新華社的說法在責怪習近平爲什麼不終止選舉嗎?那持續幾個月了,嚴重干擾,對不對?那你就把它廢掉,別投票不就完了嗎?一定他們自己。你就放開寫,讓他弄,讓他說話,一出聲,驢一叫喚,出事了啊,一定是這樣。

22號曾經有過評論說正常的選舉需要建在社會安定之上,需要有正常的選舉程序,需要符合公平公正的基本原則。那暴亂恐怖未止何來選舉公平?那你幹嘛要選呢?所以你就知道中共沒它的邪惡的本身已經強弩之末,完蛋了。它做這樣的輿論說法依然準備着隨時停止,就是拒絕選投票。所以也就可以解讀成,就在星期五當天他都舉棋不定,他不敢,對吧?他不敢,因爲他有利益之訴求,所以他要維持這個狀態一直到選舉的當天,星期日。

如果在星期六他終止選舉,那這個事兒就是另外一回事兒。而他製造暴亂的恐怖的一切是他習近平乾的,香港警察的街頭暴力,極端的暴力去促成勇武派最強烈的反抗。暴力完了之後,他認爲香港人很貪婪,香港人很自私,所以他都在利用人的心態。當與中共同流合污的時候,他不相信神。相信神的人都不會那麼邪惡的,所以他不相信神的力量,他相信自己的權力。這就是我說的,紂王不相信妲己背後是狐狸,他更相信妲己是女人。聰明人的愚蠢就在於今天他的狡詐跟貪婪。

港府新聞稿:前所未有的挑戰,非常困難的情況下順利完成,投票日和平、安全、有序,他承認創歷史新高,選民很希望透過這次選舉表達他們的意見。所以林鄭本身面對這個場面,她就沒招了。孩子生出來,你只能面對他,一點招都沒有。而整個香港人表現出來的和平、安全跟有序、理性,在整個過程中看不到一絲香港暴力。

這是與神同行的人非常特有的場面,無論中共怎麼栽贓、怎麼用錢買票,它是沒有用的,左右不了神的真正的背後的力量,我覺得是這樣的。環球時報:環境應當很不正常,近幾個月暴力肆虐,對很多人尤其是對建制派造成了巨大壓力,無論香港選情有什麼樣的波動,香港的土地和天空永遠是中國的。

它的存在,《環球時報》中共官方的存在,就讓每一個拒絕它的人認識到自己生命的真實和價值和它本身招鬼上身之後的那一份可笑的存在。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