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香港11月25日大批民众要求港府释放被捕的抗争者。(AP photo)
香港11月25日大批民众要求港府释放被捕的抗争者。(AP photo)

一位勇武女孩的感受(上):中共要灭绝港人 所以我们不顾一切站出来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26日】(本台记者馨恬采访报导)香港11月24日区议会选举民主派获得压倒性胜利后,大批新当选的民主派区议员25日前往香港理工大学寻找留守者。香港警方围困和封锁理工大学已经超过一个星期,逮捕抗议者超过1,000多人,数百人受伤。香港发生的这一严酷事件导致美国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国会参众两院快速获得压倒性通过,同时通过的还有禁止向香港出口美国的警察装备和弹药的《保护香港法》。

从今年6月开始的“反送中”运动,香港抗议者提出“五大诉求”,包括正式撤回《逃犯条例》、撤销以“暴动罪”来定性他们的示威、撤销对被捕抗议者的起诉、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警方处理抗议活动的方式,以及落实真普选。

到目前为止,除了撤回修例以外,其它的诉求都没有得到满足。

港人要求“五大诉求”的和平抗议活动也一直持续到现在,警方与抗议者之间的对抗不但没有减缓,反而是日益升级。在这次抗争中,最令人瞩目的是香港青年学生占了抗议者的主体,大学校园也成了和警方抗争的“战场”。那么,站在“反送中”最前方的勇武派,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呢?

馨恬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采访到一位香港“反送中”勇武派的一员,没有想到的是,她是一位长得非常娇小玲珑的女孩子。虽然她说自己只是代表她个人,但是馨恬觉得,通过跟她的近距离接触,我们来听听她的心声,可以帮助我们来了解这场发生了将近半年的“反送中”运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勇武派“抗争者又是怎么想的。

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就简称她是J了。

港府用武力镇压我们,和平抗争对港府没有一点痛痒

馨恬:你为什么要站到“反送中“抗争的第一线呢?

J:这场抗争是从6月9号开始的,那时候大家都是很和平,没有要做任何反抗的手段。香港的集会都是合法的,因为《基本法》赋予我们这些自由的。不管有多少人出来,直到有100万、200万人出来,政府都没有回应,都没有正视我们的意见和我们的声音,所以才会让这场运动最后演变成抗争。

6月9号那时候,大家都会说,我们要上街游行,去表达我们的诉求。直到6月12号之前,我们的其中一位香港人从高处堕下,触发到大家的情绪,所以就演变成了200万人上街头去抗争。

政府在6月12号那天,就开始用武力镇压我们。就是那件事情之后,我就决定我也要站出来。

本来我也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去上街头诉求的。后来警察们都跟我们说,“你们这样做是没用的”。那就等于是告诉我们,其实你出来不管多少,是和平的去抗争去示威,其实政府是不会在意的,他们不会觉得有一点的痛痒。所以我们就决定,尽管你们跟我们说,和平没有用,那我们就用我们的行动去做出反抗,不管我们的牺牲会有多少,我们也要直到得到了我们想要的自由为止。

倒下的同伴太多了 我们很多女生就决定代替他们冲上去

馨恬:其实你长得很娇小,站到最前线去的时候,你就知道肯定会有危险的,你是怎么考虑的呢?

J:我本来没有站那么前的,我本来也是后面的2、3、4排负责传送物资,负责把中枪倒下的人拖到救护员那一边的。可是后来,慢慢地倒下的人实在太多了,所以我就决定,不只我,我的队友其中也有很多很多的女生都决定,我们也要站到前面了,就好象一浪推一浪,倒下多少我们就冲上前多少。所以这种动作和这种决定并不是说你的身形,或者你是男生还是女生,因为你只要在现场,你要看到你的同伴倒下去,你的那种愤怒是战胜了你所想到的理智,不管你现在有没有能力,你都会觉得我必须要代替他们冲上去。

香港这几个月就死掉2,000多人,这个数字不正常

馨恬:为什么你觉得自己是一定要站出来呢?

J:因为死伤得太多了,政府一直都说死掉的人并不关他们的事,可是我们自己都知道,在香港这几个月以来,死掉的有2,000多人了,就是死尸发现的有2,000多人了,我不管那些尸体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2,000多这个数字并不是一个正常的数字。香港去年死掉的才不过100。为什么在这短短的几个月里面会有2,000多?所以这也是其中一个我决定我要站出来的原因,我要上场去抗争的原因。

8·11”在太古站被“速龙小队”打到头出血,替我挡着的男生被捕了

馨恬:你自己有没有受伤呢?

J:我是从7月开始站出来的,受伤是一定有的,最靠近警察和“速龙小队”的那一次,就是“8·11”在太古站的那一次。

在警察的镇压里面,他们组成了“速龙小队”,他们是由各式各样的不同部门的最精英速度最快、最强壮的警察组成的“速龙小队”。

那一次防暴警察和速龙小队距离我大概就只有2个人以外的距离,我后面就是一个男生在帮我挡。那时候我们是往地铁站下面跑去,因为他们把我们大家都拥进了一个地铁站里面,我们差一点造成了人踩人的危险情况发生,不管前面的人再怎么挡,我们都会按照我们的秩序慢慢走下去。

那时候我戴着很普通的黄色工业头盔,“速龙”就一直在我的头部一直敲一直敲。我听到了那种被敲打的声音,可是我实在太害怕了,所以我不敢往后看,因为我怕往后看,就会打到我的脸。我后面的男生就一直帮我挡。据我所知,他是被捕了。

那时候我的头盔被打破了,我的后脑勺被打到了,然后有流血,当时没有感觉到痛。可是下到地铁站才有人跟我说,我的头受伤了,我的头有血。

被捕、被消失的同伴太多了,我必须再站出来,帮他们讨回公道

馨恬:刚才你提到说自己很害怕,但是经过了8月11号那次,刚才讲的这个经历之后,你还是又回去到了抗争的最前线,你是怎么想的呢?

J:帮我挡的那个男生据我所知他是被捕了,我也认识到很多的跟我一起出来抗争的朋友也被捕了,被消失了,被失踪了。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他们,不管我在Facebook或者是WhatsApp,哪一个渠道去联系他们,他们也是没有任何的回应。正常的情况下,是不会这样的。

我也有朋友,我联系他的公司,他们说,他连最后一期的薪金都没有回去拿,我就知道他一定是被消失了,因为在警察的部门里面,他们说没有这个人。那么怎么可能没有这个人?

所以我失去的同伴太多了。让我觉得我没办法不再站出来,所以我必须站出来,帮他们讨回公道。

馨恬:刚才你描述的你的朋友的情况,总体的估计起来,你自己周围的朋友大概有多少个呢?

J:因为我不确定他们到底是去哪里了,被捕的话我是知道,可是说消失的话,我没办法去说出那个数字,是因为太多了。

香港人在香港像二等公民,多年的不公平被“反送中”革命引爆出来

馨恬:对我们很多人来说,尤其是在香港以外,就感觉“反送中”运动为什么在短短几个月里面会发酵得这么大呢?

J:其实简单来说,这就是象一个计时炸弹,它不是说因为这一件简单的事情而触发而暴起来。其实你可以追溯到九七(香港移交)之后的事情,政府所做出的所有的东西,都不是在捍卫香港人,都不是在为香港人争取利益。全部利益和好处,不管是教育方面,还是政府的房屋方面,他们全部的首要考虑人物都是那些新移民,就是所谓的大陆移民过来的人,然后香港人生活在香港就等于象二等公民一样,根本没有首要考虑的帮助他们的一些条件,所以导致香港人的生活根本就一点都不平衡,后来就导致发生了2014年的国民教育,还有“雨伞运动”,2016年又变成了“鱼蛋革命”直到现在。所以这是一个定时炸弹。它不是说因为你这件事情而爆发,虽然这件事情也是很过分。

但是这个“反送中”革命就等于是一个引爆线,让大家吃在心里的多年的一些怨恨和一些不公平的待遇一次给爆出来了,所以才会导致香港现在这个局面。

香港人的生活并不快乐,港人出来抗争是因为中共政权要灭绝香港人这个种族

馨恬:有的人就说,在香港生活得好好的,就好好的生活嘛,为什么要闹事呢?你想对这样的人说些什么?

J:我想跟大家说,你千万不要相信那些被过滤的新闻和被过滤的真相,真相是靠你自己去寻找的,真相是你必须要到达现场才会真实的看到,或者你要靠你自己的努力去追查出来。因为有些事情被过滤了,被掩盖住了,那不叫真相,那也不叫事实。我不管你能不能去到香港看,或者你碍于自身安全的问题,但希望你能看更多不一样的媒体,不要只相信单方的媒体所公布的事情,因为单方的媒体,它有可能会过滤掉很多很多的事情,我也不公开说是哪些单方的媒体了。

我想补充一点就是,香港人出来抗争,他并不是说要针对某一个族群,因为香港人现在目标也很明确,他们针对的是一个政权,而不是一个种族。但是那个政权现在要灭绝的就是一个种族。

香港人生活在香港,并不是你们所看到的那么幸福快乐,香港人的生活是出现了一个失平的状态,楼宇是过分的高,根本就买不到能住的地方。我有听到一些从大陆移民到香港的新移民说,申请公屋排,大概就1、2年就能拿得到了,而且很便宜。可是你知不知道,真正生活在香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他们可能排5年,排10年都拿不到政府给的公屋。

还有学校方面,你是新移民的话,你就可以很快得到你想要的学校,可是香港人并不是,他们要跑完一间再一间,跑完一间再一间,不一定能拿到他们想要的学校,可能他们会住在新界,学校就派到了九龙那一边,每天上学都要1到2个小时才到学校。

再来就是医院,新移民他们要生孩子,他们很快就会拿到了医院的床位,可是香港人可能连生孩子一个床位都拿不到。

这就是香港人生活在香港,感觉到不快乐的原因之一。

年轻学生没有后顾之忧,看到如果我们不站出来,香港就要完蛋了

馨恬: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最近以来,香港的大学校园就成了抗争冲突的战场,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年轻的学生会成为反送中的主力呢?

J:因为香港的“反送中”其实很多人都知道这个恶法的不好的地方,可是能抛下一切顾虑,真正跑上街头去做反抗的是学生的原因是,他们没有后顾之忧。有人说他们现在还年轻,他们这个冲劲能导致他们不顾一切的跑出来,有很多人会说,你有爸爸妈妈,你有牵挂你的人啊,为什么你会不顾一切?你可以说他们是现在还年轻,所以才会有这股冲劲。你会看到大部分都是学生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的那股冲劲,他们那股目标一致,还有对自由的向往,导致他们现在能不顾一切的冲出来。

其实你们说,为什么是校园,或者为什么都是针对学生?其实我想跟你们说,现场有很多很多出来抗争的人,大部分是学生,但其实也有已经出社会的成年人,包括是一些出租车的司机,他们也有参与其中,包括一些在工程工地工作的人,一些在厨房在餐厅工作的人,他们都有出来帮忙抗争。你看体格很健壮的,或者很大肢体的,他们那些都不是学生,因为你出社会了,你会觉得我有很多后顾之忧,我有家庭,我有我的工作,或者我还有房屋要供,所以不敢站到太前,也真正是因为学生,我们才不会觉得我们有房屋要供,我们有家庭要顾,我们只是觉得,我们现在不做,香港就完蛋了,所以我们学生会必须站出来的原因就是这样。

港府暴力针对中大和理大,就是要把这群年轻人恐吓住,让我们不敢再站出来

J:为什么现在会针对中大或理大?因为在政府那一边,他们会觉得学生包括香港的这些大学,所有的教育是“失败”的,这是香港政府方面单一说的,但是他们真的是教育“失败”吗?他们真的是因为学校教出来这一群所谓的“暴徒”吗?并不是。正是因为我们接受的教育不一样,我们接受的看到的东西,都不会跟我们说,你不要漠视这个社会,你不要不理政治。因为政治是真正影响到我们身边每一个人。因为冲到最前面的那一班人就是最年轻的那一班人,后面帮他们挡住,或者后面帮他们做backup (后备)的,就是一些出来社会的人。所以政府是想把最前面,还有这一群最年轻的人,给挡下来。他要拘捕你或者要做什么,很大的部分就是要恐吓你,目的就是把你要做到里面去,对你的身体造成一些伤害之后,让你不敢再站出来。这就是他们其中的目的之一。

我们不会怕这种恐吓,只会让我们越站到更前面

馨恬:就你的了解,这样的方式做会阻遏到大部分的学生吗?

G:不可能。因为我们学生就不会怕你,如果我们怕的话,我们就不会出来,我们怕的话,我们就会顾虑到后面,我们可能被捕,可能被消失,可能会成为尸体,高处堕下或者浮尸之一。但是如果我们怕的话,我们就不会出来。你越抗压,我们只会越站在更前面了。

中共在抹杀香港的传统和文化,它继续下去的话,只会得到更多的反抗力量

馨恬:刚才提到香港的教育,你觉得中共政府对香港的教育方面又控制渗透了多少呢?

J:它已经渗透下去了,其实你在学校里面可以看到,他们已经渐渐的出现一些简体字,小学和中学的一些课程里面,他们会把粤语给抹掉,然后渐渐的让他变成了国语,普通话。

可是,我想说,你如果对教育要动手的话,其实你等于抹杀掉了这一个地方所生活的人的一种传统的文化。繁体字和粤语是属于这个地方的,为什么你要用这种方式去抹掉呢?每一个地方都有它的美好,为什么你要去把属于这个地方的文化给抹灭掉?还有因为他们说教育里面最失败的是通识课,可是我想说,通识课才是最好的存在。因为他能让我们认识到这个社会,认识到这个地方的政治,通识课真正教导的学生,知道什么是黑,什么是白。

所以他们说,因为政治课而导致的大部分学生去对抗政府。可是如果你是好的,就根本不会引发到这么多人去反抗你,就是因为你是不好,才会让我们知道我们的做法是正确的。如果他们真的要去改变我们香港的一些传统拥有的东西,比如象繁体字,抹杀掉我们的粤语,甚至抹杀掉我们的通识课,只会导致更多的学生站出来,或者不只是学生,一些家长也会站出来。因为现在,昨天(指11月19日)晚上在香港,我也知道有很多的出来社会的人,慢慢从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族群中进化成现在的勇武状态,所以政府这样子继续做下去的话,只会得到更多、更多、更多的反抗力量,因为不管它怎么镇压,人民只会看到了它暴力的一部分。

中国制催泪弹比英制催泪弹更伤人 一个星期后还能闻到气味

馨恬:那么在抗争前方,警方的使用武力到底对人的冲击力和伤害有多大?能不能举几个例子?

J:一开头他们用的是英式制造的催泪弹,那时候在现场我闻到的是很刺鼻,你不要近距离,你只要大概一个block的距离左右,大概10米到15米左右吧,你已经可以闻到那种气味,是能让你当场呼吸困难,然后你的眼睛会象被辣椒水刺到一样疯狂的流眼泪,你会睁不开眼睛,你的鼻子是很难受的。你能呼吸,可是你会呼吸困难,然后慢慢的会让你一直咳嗽,你整个人象被火烧一样,你会疯狂的想要用水去洗脸,可是你洗脸的时候,你又不能去抹它,因为你抹它的话,皮肤就会象被擦伤一样,会刺痛的很厉害。

现在他换了中国制的催泪弹,中国制的催泪弹会比英式制的那一种的味道还要刺一点,还要更重一点。英国制造的那些,当它射过来的时候,你会看到火花爆开,然后它射过来只带着烟,没有带着火,当它降到地上的时候,地面上不会被融化掉。中国制的那一些,它的那种烟会浓烈一点点,然后它射出来被爆开之后,它还会继续带着火和烟,一直射过来,降落到地面上的话,地面上会直接被融化掉,那个催泪弹会可以陷入地面,造成一个凹痕。我们要灭的话,是有一定的困难。

那种烟跟英式制的不一样,它有两种,有一种我见到的是烟散得很快,可是它会直接留在了空气里面,迟迟都散不去;有一种是它很浓,那些烟不容易被散掉,可是它会象雾一样集中了在一个area(区域)。英式制的大概过了一个礼拜左右,你可以闻不到了。可是中国制的那种,你大概一个礼拜之后,还是能闻到这种气味的存在。而且它会更加的刺喉,对你的眼睛造成的伤害是很重,因为你的眼睛直接能看到通红一片。英式制的不会让你立刻看到通红,只会让你不停的流眼泪,可是中国制的那些,你只要在现场,你没有太接近,一样的距离大概10到15米,你会看到你的眼睛是直接通红,睁开不到,你的皮肤会象烫伤一样,很痛很痛。你拿水一直喷也没有用,你一定要拿一些人工泪液或者一些医用方面的盐水去洗眼。

所以我们抗争者背包里面也会从药房或者医药用品所买的那些盐水,以防万一,我们能帮助自己洗眼,或者帮助我们身边的朋友洗眼。

6月12日开始警方对和平示威的人群发射催泪弹,导致港人爆发抗争

馨恬:警方每次都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使用这些武力的呢?是因为你们抗争者做了什么行动吗?

J:完全没有。6月12号的时候,他们是第一次用催泪弹驱散民众,我们那时候也是没有现在有的gear(防护装备)那么多,我们那时候只是普通的脸罩,还有一些帽子之类的,还有雨伞。我们没有做任何的冲突,我们只是在立法院前面,他们叫我们走,我们也不走,因为我们要得到答案。那时候我们也是简单的“五大诉求”,我们第一条也是要撤回这条恶法,从6月份的时候。

可是警察就是在大概下午3点到4点左右,对我们人群射发了子弹,那时候是人非常的多,以至无法从那一刻立刻散开。所以那时候,也险酿成人踩人的情况,那时候也完全是和平的示威,没有说要去冲突警方,冲突任何一个政府机构。可是他们就直接对人群射催泪弹,那时候是第一次对我们香港人爆发这种抗争的第一天。

普通香港人认为,有示威者的地方就安全,有警察的地方就不安全

馨恬:在上周五采访另外一位来自香港的律师桑普先生的时候,他说,他看到的是每次游行和抗议集会等等这些抗争活动,开始的时候都是平和的。但是警方开始使用武力,你怎么看呢?

J:对,其实每一次我们出来,都是和平的,我们没有要冲突任何人,可是,不要说我们前线,就简单的说,香港的一些街坊,一些普通出来上班的人,他们都说只要有示威者的地方就安全,只要有警察的地方就不安全,如果警察一出来,他们就一定会带着枪,带着他们的装甲车,他们的水炮车,你只要有看到警察,这个地方就觉得不安全了。

在街头,只要看到普通的老人家,或者孕妇,或者小孩,如果他们见到我们全身黑色打扮的人出现在街头,其实他们都没有感到一丝的恐惧,他们还会帮我们加油。但是如果你在街头上看到有警察出现,他们就会觉得,这个地方开始不安全了,只要有警察,这个地方等一下就可能会有催泪弹的出现,所以他们一看到警察,他们就会走开,或者他们会直接戴上口罩。因为他们怕等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又会射催泪弹,因为他们射催泪弹是完全没有任何的警告,他们要射就射。

中大二号桥战役”感受到“8964”的惨状,感受到中共政权要置人于死地、灭绝人的感觉

馨恬:在这几个月里头,让你印象最深刻的一幕,你能给我们描述一下吗?

J:其实每一次都让我印象很深刻。我觉得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应该是前几天(指11月12日),“中大二号桥战役”的那一次吧。(哽咽)那一次让我觉得好象看到了“8964”那一天的感觉。我没有真正的见识过“8964”,但我从影片,从我家人还有长辈的口中得知的那种惨况,到现在科技那么发达,我能看到的一些影片,还有照片上面得知的那些状况,还有当时那些受难人现在逃到美国或者逃到世界各地的人,跟我讲过的那时候的情况,我能想象到,可是没有真正的感受过。

但是就在那一天,中文大学二号桥是我经历过的战役当中,我能确确实实的感受到这种暴力镇压,它并不是想要去驱散你,它是完完全全的想要毁灭你,它想要去置你于死地的那种感觉,它根本就不是说要去驱散,它根本就不是想要去让我们平息这场战争,它给我的感觉就是,它要把我们灭绝掉,就是能全部死掉是最好的那种感觉。

我们年轻人不顾一切走出来,否则香港就完蛋了

J:所以那一天,是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因为我有同伴直接受伤,我有同伴的头被打破,然后从人群中运出,当他被运出的时候,大家都是抬着他,然后一直就喊“救护员在哪里?救护员在哪里?”的那种情况。让我觉得对这个政权的这场运动是必须要持续下去,因为只要我们有投降的一天,香港就肯定被完蛋了。

香港是我们所知道唯一一个对中国来说还属于有真正自由的地方。虽然大家都能看到从九七之后,香港好象被慢慢、慢慢地消失,被抹掉她拥有的自由。可是这一次,我们这场抗争,如果真的是失败,我们投降、我们跟这个政府妥协的话,那中国共产党的政权就会无限地放大,香港这个真正拥有司法政权,三权分立的地方,就会完完全全的给灭掉。

所以这也真正就是我们年轻一代不顾一切,可能会失去我们自己的生命,也必须走出来的动力之一。

(未完待续)

下集: 一位勇武女孩的感受(下):香港美好是因香港人 中共要毁人夺地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