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生命的感恩——一位將死的醫生活過來了【音頻】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生命的感恩——一位將死的醫生活過來了【音頻】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26日】(本台記者慧光綜合報導)我是中國大陸一家正規醫院的女醫生,家住距離北京不遠的一座城市,行醫也有幾十年了。俗話說醫生治不了自己的病,對此我有深刻體會。

二十年前,我患有萎縮性胃炎,開始沒太當回事兒,靠一些治胃病的藥維持着,因爲我心裏清楚,對這種慢性病沒有特效藥,根本就無法治癒,無論你多有錢都沒用。可是沒想到病情發展得很快,讓我始料不及。

2000年5月,我的病情開始加重,腹部總感覺像刀割一樣疼痛,不管吃什麼都受不了,只要吃一點兒東西就疼痛難忍。於是就去了北京協和醫院住院治療,經過一系列檢查後,大夫對我說:“你的胃粘膜幾乎全部萎縮,吃進去的食物不能被消化,這個問題現在還解決不了,你只能回家養着了。”作爲醫生我一聽就明白了,其實就是說只能回家等死,沒有辦法了。

家人不甘心,出院後又帶我去看中醫,沒想到中醫大夫對家人說:“她的身體多個器官都衰竭了,還不僅僅是胃,無藥可治了,沒有治療價值了。”

後來又輾轉去了多家大醫院,診斷結果基本相同。無奈之下,家人又帶我去看“狐仙”,說“死馬就當活馬醫”吧,其實我根本就不信這些,但在心底裏還是抱有僥倖的一線希望,結果花了很多錢,還是沒有任何效果。折騰了將近一年時間,能去的地方都去了,能看的醫生也都找過了,都說不行,只好回家等死了。作爲醫生,經常與死亡病人接觸,對死並不感到可怕,反而是痛苦的折磨感覺無法忍受。

2001年5月,我的病情更加嚴重,已經水米不進,體重不足六十斤,每天只能靠輸液維持。腹部仍然像刀割一樣痛,而且是一陣兒一陣兒的巨痛,大約十多分鐘就來一陣兒,疼痛時滿身大汗,只能蜷縮在牀上。時間長了,雙腿都伸不直了,本想強挺着起牀上廁所,可是雙腿已經不能走路了。那時我心裏只求早點死去,對生命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

我在1998年曾經煉過法輪功,當時看到有很多人都煉,很多同事都說好,就跟着去了,但是對大法修煉沒有深入認識,主要心思也不在這上面。1999年7月當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後,受到各方面壓力就放棄了。

就在我病入膏肓的時候,有天晚上胃部疼痛的特別厲害,根本就睡不着,不知怎麼的,突然想看書,於是就把放在牀頭櫃裏的《轉法輪》拿出來看。心裏還想着,將死之人了,也不用怕人來抓了。就在我翻開書的扉頁後,首先看到了師父的法像,不知爲什麼,心中感到特別恐懼,頭髮都豎起來了,有一股涼氣順着頭髮往外冒,頭頂上有涼水往下潑的感覺,整個頭部陰涼陰涼的,還有東西不斷往外出。那一刻,我的心整個都是冰涼的,完全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兒,很茫然,不知所措,就像傻了一樣。

大約半個小時後,這種感覺逐漸減輕了,後來完全沒有了,身體一下子輕鬆了很多,上腹部也沒那麼痛了,我就讀了《轉法輪》第一講。看過之後感覺有點累,就睡着了。之前幾乎不能入睡,最多隻能迷糊十來分鐘,然後就會被疼醒。可這次醒來時發現睡了一個多小時,精神頓時清爽起來。那一刻我感覺異常高興,很多年都沒有這種感覺了,心中洋溢着喜悅,彷彿是這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因爲從這一刻起,在我的心底燃起了對生的渴望,我看到生命的前方出現了陽光。

早上坐起來,我讓家人給我遞來一杯溫開水,喝下去之後竟然沒有吐出來,這也是很意外的。之後家人又爲我熬了些稀粥,吃了也沒有吐。我心裏就明白了,說明師父又管我了,於是決定停服所有的藥,也不再輸液了。一開始家人不同意,說慢慢來吧。我說:“輸液那麼長時間了,藥也吃了很多,哪有什麼用?我只看了一講《轉法輪》就能吃飯了,這不是明顯的對比嗎?!今後我就一心一意修煉,把生命交給大法了。”

那時我還不能下地,煉不了動功,只能在牀上打坐。神奇的是,只要我盤上雙腿結印,馬上就感覺身體發熱,腰和腹部就不疼了,而且非常舒服。就這樣我一直堅持着,身體就一天比一天好起來。二十多天后,我就能下地了。開始時站十分鐘都很吃力,後來一個小時的動功也能煉下來了。很快體重就增加到七十多斤,可以走出去找法輪功學員一起學法煉功了。學員們看到我都很吃驚,我向她們介紹了我的經歷,大家都爲我感到高興。

當年10月份,我就正常上班了。同事們看到我更是吃驚,覺得不可思議,他們以爲我活不到現在,有的還以爲我已經走了。我毫不遲疑的說:“是法輪功救了我的命,又讓我活過來了。”他們都說“法輪功太神奇了!”

半年後,當地“610”辦公室的副主任來我家找我,對我說:“你是公職人員,你不能煉法輪功。”

我說:“我是醫院診斷要死的人,在死亡邊緣掙紮了一年多,已經不抱希望了,是因爲煉法輪功我才活過來。我快要死的時候,你們在哪裏?你能讓我起死回生嗎?能保證我的身體健康嗎?”

他說:“你要是覺得好,就在家煉吧,不要出去宣傳,別人可不一定受益。”

我說:“大法修煉,誰學都受益,法輪功教人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好人,這有什麼錯?難道非要大家去當壞人你們才滿意嗎?修煉後我明白了因果報應,過去一直跟婆婆的關係很緊張,而現在我不再委屈、抱怨,婆婆有病時,我經常爲她輸液、打針、照顧她,我們的關係融洽了,這不是好事嗎?如果不修煉法輪功,我是不可能做到的,難道這不好嗎?”那位副主任聽後不言語了,以後再沒找過我。

十幾年來,我不僅身體健康了,家庭和睦了,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思想境界也得到了昇華,每天都覺得很快樂、很充實。我感謝大法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使我有了一個完整的家。

我的親身經歷證實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和偉大,說出來的目的就是希望那些還被謊言矇蔽的人,能有一個清醒的認識,不要被錯誤觀念阻擋了自己的未來。

責任編輯:靳同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