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2018年11月,河北维权律师卢廷阁(中)与另两位代理律师谢阳(右)、常伯阳到徐州看守所要求会见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系狱的维权律师余文生。(图片来源:自由亚洲)
2018年11月,河北维权律师卢廷阁(中)与另两位代理律师谢阳(右)、常伯阳到徐州看守所要求会见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系狱的维权律师余文生。(图片来源:自由亚洲)

司法官员阻卢廷阁律师接法轮功案 骚扰其父母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27日】(本台记者田溪采访报导)河北维权律师卢廷阁因代理法轮功案,遭到石家庄市司法局副局长马剑假借扶贫之名到其父母家中骚扰和威胁。卢廷阁本月25日向石家庄纪检、监察委主任发出举报信,谴责马剑的违法行为。分析认为,宪法规定信仰自由,江泽民打压法轮功已经违法,中共有关官员追随其迫害律师同样违法。

卢廷阁律师举报信说,今年8月石家庄市司法局副局长马剑、律师处副处长李健,偕同随员及律师,携带两桶食用油,到卢廷阁的父母家。他们自称是卢廷阁的上级和同事,向其父母威胁称,代理法轮功案件后果严重等。

受惊的老人随后从老家赶往石家庄。经卢廷阁解释,老人了解为法轮功学员代理案件也是律师的职责后,方打消疑虑。

卢廷阁认为,中共官员这种所谓的“慰问”卑鄙、无耻,对其本人和家庭构成了严重侵权,也违反当局的规定。

举报信强调,鉴于马剑等人涉嫌公权私用、挪用扶贫款物、侵犯公民权利,违反“习八条”,应当严肃查处,因此特向纪检监察部门举报卢廷阁重申,律师代理案件不应被权力左右和干扰。

卢廷阁律师在接受本台采访时直指相关官员卑鄙无耻下流。

卢廷阁:“他以扶贫的名义到我老家的县去扶贫,顺便到我老家找我父母,跟我父母说:因为他办理法轮功的案件,然后还说了一些其它的坏话。让我父母感觉到我和法轮功人员经常掺和在一块,干什么违法的事情,好象。所以让我父母听了受到惊吓,第二天就找我去了。他们这个事情事先根本没有跟我说,当然更没和我父母说,直接就找过去了。一个是威胁,再一个有威胁我父母的意思。实际上是株连的意味。我的事情我来处理,你找我父母干啥?对不对?所以我给他6个字:卑鄙无耻下流。”

卢律师表示,法律没有限制律师代理案件,规定什么样的案件律师不能代理。

卢廷阁:“那个马剑还不避讳,说,去了。我当面说他:你这做法卑鄙无耻下流。这我是向他本人核实的。他说:你才卑鄙无耻下流呢。我说:你好好想想你这做法对吗?我说:我的事情你找我就行了,找我父母干啥?谁让你找的?你经过我同意了吗?你摸到我老家去。他说:这是为你好,让你父母什么劝劝你。怎么样怎么样,反正他的辩解非常苍白无力。限制我代理法轮功案件,这已经是违法了。暂且不说这个案件性质怎么样,法律没有说限制律师代理案件,什么样的案件律师不能代理。没有这样的限制,我们都是可以做的。”

卢律师认为,江泽民不能代表法律,他无权规定公民不可以修炼法轮功。法律也没有规定律师不能代理法轮功案,马剑的做法属违法犯罪。

卢廷阁:“他(江泽民)当然不能代表(法律)。可能是马剑自己一个人的决定,或者这个做法他自己决定的。因为这种做法让人不齿,并且明显的违法犯罪。我现在是抱着一个善良的想法,我说这个政府可能做不出这个事情来,可能是他自己的事情。为了他自己升官发财,他不惜采取一切非法、见不得人的手段。因为他是主管律师的副局长,有可能是他个人的决定。所以我要求纪检部门追查,绳之以法。我举报的意思就是这个目地。”

卢律师表示,向石家庄市纪检书记、监察委主任陈玉详举报马剑的违法行为后,对方好象第一时间知道了,说要谈谈,但卢律师拒绝了,认为应依法处理。

卢廷阁:“他们好象第一时间已经知道了,昨天下午律协的副会长给我打电话,姓陶的副会长给我打电话,说马剑要找我谈谈。但是他没直说,他说:你投诉的纪检委的事情,我们要谈谈,被我拒绝了,我不想跟他谈。我觉得应该依法处理,他是以党反党,打着党的旗号反党,我给他定性这个。我的投诉信写的很清楚。”

原中国公安大学法律系资深法学家、中国问题专家赵远明对本台表示,宪法规定信仰自由,法轮功修炼当然不违法。

赵远明:“头一个问题就是:法轮功肯定不违法。因为法轮功本身就是修炼的一直行为,严格的讲,一个是(他)是锻炼身体的一套功法,还有就是一个信仰。因为这个功法就是一项体育锻炼,因为中国什么气功武术流传很久,可以说是源远流长。各种门派、形式都有,法轮功不过是其中一种。那么,这个(法轮功)在社会当中广泛流传,群众喜闻乐见的这么一种锻炼身体的方法。根本不存在什么违法的情况。另外从信仰来讲,中国国内宪法都明确规定信仰自由,这是白纸黑字的写着呢,而且宪法修改了几次,但是这一条都没有改,都是信仰自由。而且这个也不光是中国大陆有,几乎全世界范围有关的法律规定都是这么规定的。信仰存在于人民心中,实际上你无神论也是一种信仰,就是你不信,不信神的存在,这也是一种信仰。所以信仰自由是完全合理合法的。”

赵远明指出,江泽民说的不准炼法轮功,本身就违法。

赵远明:“江泽民实际上是:第一,他没有权力制定这个,第二,它的程序都是违法的。所以他那个有关规定严格的讲,他是‘违法立法’,虽然你看它是立法的形式出来了,但是他这个从开始就是违法行为。所以他这个(说法)实际上是无效的、非法的。而且江泽民还要承担这方面的刑事责任,因为你没有权力这么做,虽然你当时是国家领导。但是当时中国是一再强调的法治社会。那么你这种行为完全违背中国大陆有关法律的。另外对于律师本人来讲:他的所有行为就是他的主意的,他更不存在违法。你说律师不替人打官司,谁替人打官司,谁替人打官司?因为律师不管你专业这么说,有人来找你,就是你的工作,那你在法律上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这是你的天职,就跟医生似的,不管谁来了,他有病你都要救治,因为治病救人是你的天职,你不能说这个人是(罪犯就不治了),你也要治。所以说律师的行为更是合理合法的。”

赵远明说,司法局副局长到家里威胁律师也明确是违法。

赵远明:“他(副局长)这个行为应该是明明确确是违法的。因为律师的辩护你不同意,你可以在法庭上当庭辩解(论),但你没有权力到人家里去,而且你更没有权力到人家里跟他的父母谈这个事情。因为他父母根本就牵扯不到这个案子里去,而且他父母也不打官司。司法局的副局长也没有权力。当然司法局是管理有关司法行政的问题,但是这个律师是依据法律有关规定,正说明这是他的工作,他按照他的身份做他的工作,这是天经地义的,对吧?所以你司法局的领导干部,你根本没有权力去要求你的律师,你没有权力。所以他们的行为反而是违法的。”

中共前党魁江泽民1999年7月镇压法轮功以来,不但坚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法轮功学员辩护的正义律师也受打压。卢廷阁2017年在代理一起法轮功学员案件时,就曾被法院的法警李朋殴打致昏迷。在他维权2年没有结果后,今年10月卢廷阁提起刑事自诉,以故意杀人未遂罪起诉李朋,要求法院依法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责任编辑:元明清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