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2018年11月,河北維權律師盧廷閣(中)與另兩位代理律師謝陽(右)、常伯陽到徐州看守所要求會見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繫獄的維權律師余文生。(圖片來源:自由亞洲)
2018年11月,河北維權律師盧廷閣(中)與另兩位代理律師謝陽(右)、常伯陽到徐州看守所要求會見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繫獄的維權律師余文生。(圖片來源:自由亞洲)

司法官員阻盧廷閣律師接法輪功案 騷擾其父母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27日】(本台記者田溪採訪報導)河北維權律師盧廷閣因代理法輪功案,遭到石家莊市司法局副局長馬劍假借扶貧之名到其父母家中騷擾和威脅。盧廷閣本月25日向石家莊紀檢、監察委主任發出舉報信,譴責馬劍的違法行爲。分析認爲,憲法規定信仰自由,江澤民打壓法輪功已經違法,中共有關官員追隨其迫害律師同樣違法。

盧廷閣律師舉報信說,今年8月石家莊市司法局副局長馬劍、律師處副處長李健,偕同隨員及律師,攜帶兩桶食用油,到盧廷閣的父母家。他們自稱是盧廷閣的上級和同事,向其父母威脅稱,代理法輪功案件後果嚴重等。

受驚的老人隨後從老家趕往石家莊。經盧廷閣解釋,老人瞭解爲法輪功學員代理案件也是律師的職責後,方打消疑慮。

盧廷閣認爲,中共官員這種所謂的“慰問”卑鄙、無恥,對其本人和家庭構成了嚴重侵權,也違反當局的規定。

舉報信強調,鑑於馬劍等人涉嫌公權私用、挪用扶貧款物、侵犯公民權利,違反“習八條”,應當嚴肅查處,因此特向紀檢監察部門舉報盧廷閣重申,律師代理案件不應被權力左右和干擾。

盧廷閣律師在接受本臺採訪時直指相關官員卑鄙無恥下流。

盧廷閣:“他以扶貧的名義到我老家的縣去扶貧,順便到我老家找我父母,跟我父母說:因爲他辦理法輪功的案件,然後還說了一些其它的壞話。讓我父母感覺到我和法輪功人員經常摻和在一塊,幹什麼違法的事情,好象。所以讓我父母聽了受到驚嚇,第二天就找我去了。他們這個事情事先根本沒有跟我說,當然更沒和我父母說,直接就找過去了。一個是威脅,再一個有威脅我父母的意思。實際上是株連的意味。我的事情我來處理,你找我父母幹啥?對不對?所以我給他6個字:卑鄙無恥下流。”

盧律師表示,法律沒有限制律師代理案件,規定什麼樣的案件律師不能代理。

盧廷閣:“那個馬劍還不避諱,說,去了。我當面說他:你這做法卑鄙無恥下流。這我是向他本人覈實的。他說:你才卑鄙無恥下流呢。我說:你好好想想你這做法對嗎?我說:我的事情你找我就行了,找我父母幹啥?誰讓你找的?你經過我同意了嗎?你摸到我老家去。他說:這是爲你好,讓你父母什麼勸勸你。怎麼樣怎麼樣,反正他的辯解非常蒼白無力。限制我代理法輪功案件,這已經是違法了。暫且不說這個案件性質怎麼樣,法律沒有說限制律師代理案件,什麼樣的案件律師不能代理。沒有這樣的限制,我們都是可以做的。”

盧律師認爲,江澤民不能代表法律,他無權規定公民不可以修煉法輪功。法律也沒有規定律師不能代理法輪功案,馬劍的做法屬違法犯罪。

盧廷閣:“他(江澤民)當然不能代表(法律)。可能是馬劍自己一個人的決定,或者這個做法他自己決定的。因爲這種做法讓人不齒,並且明顯的違法犯罪。我現在是抱着一個善良的想法,我說這個政府可能做不出這個事情來,可能是他自己的事情。爲了他自己升官發財,他不惜採取一切非法、見不得人的手段。因爲他是主管律師的副局長,有可能是他個人的決定。所以我要求紀檢部門追查,繩之以法。我舉報的意思就是這個目地。”

盧律師表示,向石家莊市紀檢書記、監察委主任陳玉詳舉報馬劍的違法行爲後,對方好象第一時間知道了,說要談談,但盧律師拒絕了,認爲應依法處理。

盧廷閣:“他們好象第一時間已經知道了,昨天下午律協的副會長給我打電話,姓陶的副會長給我打電話,說馬劍要找我談談。但是他沒直說,他說:你投訴的紀檢委的事情,我們要談談,被我拒絕了,我不想跟他談。我覺得應該依法處理,他是以黨反黨,打着黨的旗號反黨,我給他定性這個。我的投訴信寫的很清楚。”

原中國公安大學法律系資深法學家、中國問題專家趙遠明對本臺表示,憲法規定信仰自由,法輪功修煉當然不違法。

趙遠明:“頭一個問題就是:法輪功肯定不違法。因爲法輪功本身就是修煉的一直行爲,嚴格的講,一個是(他)是鍛鍊身體的一套功法,還有就是一個信仰。因爲這個功法就是一項體育鍛鍊,因爲中國什麼氣功武術流傳很久,可以說是源遠流長。各種門派、形式都有,法輪功不過是其中一種。那麼,這個(法輪功)在社會當中廣泛流傳,羣衆喜聞樂見的這麼一種鍛鍊身體的方法。根本不存在什麼違法的情況。另外從信仰來講,中國國內憲法都明確規定信仰自由,這是白紙黑字的寫着呢,而且憲法修改了幾次,但是這一條都沒有改,都是信仰自由。而且這個也不光是中國大陸有,幾乎全世界範圍有關的法律規定都是這麼規定的。信仰存在於人民心中,實際上你無神論也是一種信仰,就是你不信,不信神的存在,這也是一種信仰。所以信仰自由是完全合理合法的。”

趙遠明指出,江澤民說的不準煉法輪功,本身就違法。

趙遠明:“江澤民實際上是:第一,他沒有權力制定這個,第二,它的程序都是違法的。所以他那個有關規定嚴格的講,他是‘違法立法’,雖然你看它是立法的形式出來了,但是他這個從開始就是違法行爲。所以他這個(說法)實際上是無效的、非法的。而且江澤民還要承擔這方面的刑事責任,因爲你沒有權力這麼做,雖然你當時是國家領導。但是當時中國是一再強調的法治社會。那麼你這種行爲完全違背中國大陸有關法律的。另外對於律師本人來講:他的所有行爲就是他的主意的,他更不存在違法。你說律師不替人打官司,誰替人打官司,誰替人打官司?因爲律師不管你專業這麼說,有人來找你,就是你的工作,那你在法律上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這是你的天職,就跟醫生似的,不管誰來了,他有病你都要救治,因爲治病救人是你的天職,你不能說這個人是(罪犯就不治了),你也要治。所以說律師的行爲更是合理合法的。”

趙遠明說,司法局副局長到家裏威脅律師也明確是違法。

趙遠明:“他(副局長)這個行爲應該是明明確確是違法的。因爲律師的辯護你不同意,你可以在法庭上當庭辯解(論),但你沒有權力到人家裏去,而且你更沒有權力到人家裏跟他的父母談這個事情。因爲他父母根本就牽扯不到這個案子裏去,而且他父母也不打官司。司法局的副局長也沒有權力。當然司法局是管理有關司法行政的問題,但是這個律師是依據法律有關規定,正說明這是他的工作,他按照他的身份做他的工作,這是天經地義的,對吧?所以你司法局的領導幹部,你根本沒有權力去要求你的律師,你沒有權力。所以他們的行爲反而是違法的。”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1999年7月鎮壓法輪功以來,不但堅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法輪功學員辯護的正義律師也受打壓。盧廷閣2017年在代理一起法輪功學員案件時,就曾被法院的法警李朋毆打致昏迷。在他維權2年沒有結果後,今年10月盧廷閣提起刑事自訴,以故意殺人未遂罪起訴李朋,要求法院依法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責任。

責任編輯:元明清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