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美军前海军部长斯潘塞(Richard Spencer)。(Alex Brandon/AP)
美军前海军部长斯潘塞(Richard Spencer)。(Alex Brandon/AP)

海军部长抗命总统 突显反川普的“深层政府”问题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27日】(本台记者凌浩综合报导)国家安全分析师丽贝卡·格兰特(Rebecca Grant)周三(11月27日)在福克斯新闻网撰文说,海军部长斯潘塞(Richard Spencer)直接抗命川普总统和国防部长,表明左派反川普的“深层政府”问题严重,尤其在军队内的抵抗更对军队和美国都不利。

格兰特的文章说,二战时,英勇的欧洲人冒着生命危险反抗纳粹占领,被称为“抵抗运动”。荒谬的是,今天川普总统政治上的反对者也把他们自己标榜成“抵抗者”,号称他们正在英勇地与“邪恶”作斗争,并称这个“邪恶”是以美国总统的形式出现。 

自川普于2016年当选总统以来,左派就一直在抵抗他。而众多媒体也赞美反对总统的人,“反川普”变成了一种时尚。 

反川普运动在政府行政部门内是不行的,尤其是在负责保卫国家的五角大楼。 

不管你喜不喜欢,川普都是合法当选的总统,也是军队的统帅。政府工作人员和军人有义务尽最大努力帮助总统执政,如果反对总统的政策他们则应该辞职。 

反川普的最新倒霉人是海军部长斯潘塞,他周日(11月24日)被他的上司、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开除。因为川普总统决定恢复加拉格尔(Eddie Gallagher)海军上士军官的职位,并允许他以海豹突击队身份退役,但斯潘塞不赞成并违命。 

加拉格尔被判谋杀罪不成立,但因为在伊拉克与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IS的一个恐怖分子的尸体合影而被判一个较轻的罪名。此后,海军开始审查他的海豹突击队员的身份。 

国防部长埃斯珀周一晚上说:“当我发现这个秘密提议时,我失去了(对海军部长斯潘塞的)信任和信心。” 

海军军官加拉格尔(左)、国防部长艾斯珀(中)、前海军部长斯潘塞(右)。(Photo from Foxnews)
海军军官加拉格尔(左)、国防部长艾斯珀(中)、前海军部长斯潘塞(右)。(Photo from Foxnews)

而斯潘塞在接受CBS电视台采访时没有丝毫的忏悔,他说他必须为海军中的抵抗运动“站出来做一些事情”。他说川普总统不明白作为“一名战士”意味着什么。面对上级的命令,斯潘塞说:“我凭良心做不到。” 

然后,克林顿和老布什两位前总统时期的两位海军部长在《纽约时报》上发文,抨击川普总统干涉海军事务,并标榜他支持加拉格尔的行为是“污染”,“他的价值观与军方的价值观不符”。 

很多这样的抵抗,最令人震惊的是斯宾塞对川普总统和国防部长埃斯珀都抗命。 

斯宾塞案令人伤心,它证明了五角大楼内部确实有抵抗川普总统的“深层政府”现象。斯潘塞敢于这样说和做是因为他周围都是些怀疑川普的“志同道合”者。久而久之,就影响了判断。 

对川普总统的叙利亚、土耳其,甚至北朝鲜政策的强烈反对已经值得警告了。当任命的高级官员对执行总司令的明确命令不屑一顾时,这对军队和美国都更是不利的。 

幸运的是,埃斯珀很明白。他击退了对合法权威的重大挑战,他还必须继续保护指挥系统免受群体思维的“抵抗”。 

国防部长意识到了,他必须让五角大楼的领导班子重回正轨。埃斯珀周一说:“我希望海豹突击队和海军现在往前看,全神贯注于他们的战斗任务。” 

斯宾塞没有理由反对川普关于加拉格尔的命令。宪法赋予了总统权力,可对违反国家规定的罪行予以缓刑和赦免。 

行政宽大可以追溯到华盛顿总统时期。当涉及军事事务时,你永远不知道总统要给谁赦免或减刑。行政宽大允许总统表现出同情或宽恕,是一项沉重的责任,历史上总统们反复使用它。 

这种权力是我们普通公民可能永远无法完全理解的。虽然我们不会都同意总统的宽恕决定,但我们应该始终按照宪法规定尊重他们。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