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良心警花邱汶珊反警暴投身選舉,成功當選。 (視頻截圖)
良心警花邱汶珊反警暴投身選舉,成功當選。 (視頻截圖)

新元:邱汶珊棄警服與港人並肩 對大陸人的道義提醒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28日】剛剛結束的香港區議會直選,民主派出乎意料的大獲全勝,令到全世界支持港人抗暴的人們喜極而泣,舉杯共慶。獲選的區議員中有五位最令人關注,40歲的蕭德健、23歲的仇栩欣、32歲的岑子傑,27歲的陳梓維,還有一位是卸下警服的邱汶珊

36歲的邱汶珊曾是一名香港警官,在香港警局任職服役已有十多年。五個多月來,在歷經香港“反送中”運動中港警武力施暴於手無寸鐵的抗議民衆後,毅然脫棄警服,走入“反送中”的運動中,與抗暴的香港民衆並肩而戰。

作爲曾經的港警,沒有人比邱汶珊更能明白和理解,港警暴力鎮壓抗議民衆對一個自由民主的社會意味着什麼了,尤其對香港這樣一個地方,曾經擁有相對完整的民主制度,而今卻寄居於專制與民主的夾縫之中,警民關係從保護與被保護,到如今的鎮壓與被鎮壓,已經發生了本質的變化。

警察的職業道德

邱汶珊在宣佈參選時表示:“今年,我決定脫下我的制服和裝備,與香港人站在一起。”

筆者以爲,邱汶珊的選擇是高義的,在利益與良知的選擇中,她選擇了良知

在接受新唐人電視臺記者採訪時,邱汶珊說:我們在警察學院裏學習到的是,你用的武力,是當你可以控制那個人的時候,你就要停止。這是很重要的提醒。”

邱汶珊警察職能與武力限制的表述,和大陸警察接受的教育完全不同。在大陸的警官學院或警校的教育,警察的職能是國家機器,是服務於中共的利益的。教育的內容與大陸《憲法》中“保護人民羣衆生命財產安全”的相關規定可以說是完全相反的。

據筆者瞭解,許多大陸國保大隊的警察在非法綁架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時候,一些尚有良知警察往往會無奈的向被非法逮捕的法輪功學員表示:“不是我們要抓你,我們現在是國家機器,共產黨叫幹啥就幹啥,在警校就是這樣學的,我們也沒有辦法。”

這裏,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不同體制下教育內容的不同,培養出的公共機構的職能人員在履職的時候,所表現的職業操守也是完全不同的。

在大陸中共專制體制下,對警察職能的教育美其名曰保護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實質教授的卻完全相反。警校學生首先必須在政治上要與中共保持高度一致,完全服務於中共的需要纔算合格。這樣的教育首先要從概念上混亂學生的正常思維。例如,中共是人民的代表,因此中共要鎮壓的一定是人民的敵人,是破壞社會安定的暴亂分子。民衆依法維護自身權益的任何言行,都被中共安上反黨、反人民、反社會的帽子進行鎮壓,而被混亂邏輯後的警察們,沒有道德標準,完全喪失了正常的職業道德和分辨能力,自然也就成爲被利用的暴力工具和殺人兇器了。

而香港在民主體制下,對警察職能的教育都是正常的。民衆選舉出來的港府公職人員和港警的職能是社會公僕。1995年,筆者在港工作期間,親歷港警爲民排憂解難,幫助老人過街,爲行人指路,甚至幫助孩子上樹或入下水道救一隻小貓小狗,維護民衆生命財產安全與社會正常秩序,警民關係甚爲融洽。即使是針對真正的犯罪分子,也必須從人性的角度出發,不能過度使用武力。那麼,對和平抗議民衆的合法權益當然也是保護的。

“作爲一名訓練有素的警官,我知道他們的行爲並不完全合法,”邱汶珊接受採訪時的表達,完全體現了香港民主時期正常的警官教育所帶來的符合正常普世價值理唸的正常是非判斷標準。

這也是爲什麼,那些從大陸派去香港的武警和防暴警察,在香港鎮壓抗議民衆時,可以痛下殺手、毫不留情,而真正的香港警察,很多往往都於心不忍,下不了手的緣故。

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後,香港警局內部也出現了分化,很多港警都反對鎮壓。有警員表示,“反送中”造成今天的困局,始作俑者是政府。也有警員表示,他贊成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濫權濫暴事件。不少港警打算辭去警察工作。

小利與大義

港警這樣的表達和決定,比較完整的呈現了香港近百年來在民主體制下享有正常完善的普世價值理念教育的結果。這樣的選擇,對於大陸民衆,尤其是體制內人來講是不可思議的。很可能不少的體制內人會認爲,放着好好(沒有自由民主)的日子不過,爲了一個看不見、摸不着的民主而放棄即得的利益,甚至犧牲生命,實在是太過愚蠢。

那麼,面對武裝到牙齒的中共暴力,港人或卸下警服的港警依舊要爲民主自由而戰,他們真的是腦子進水了麼?這就要談到陸港民衆價值觀的根本差異了。

人之所以爲人,是因爲人有人性。人性之所以不同於獸性,是因爲人有道德。子曰:“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無德。”

在中共治下的大陸人,雖連篇累牘的大談所謂中共定義的道德,實爲以道德之名,搶民衆之血汗錢的連篇的謊話,是爲“下德不失德,是以無德”;而每天忙着搵錢搵工的港人,很少談及道德,卻在中共暴力剝奪民衆基本權利、殘酷鎮壓民衆的關鍵節點上,不畏強暴、戰勝恐懼、爲他人勇於犧牲,真正踐行了天道大道,是爲“上德不德,是以有德”。

或許,這也就是《史記.陳涉世家》中“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的一個具體而又真實的體現吧。

港人之於小利與大義之間的勇武選擇,就像一面鏡子,盡照世間神鬼人畜。

體制下的選擇

港人區議會直選的結果是標誌性的。這不僅僅是自由民主的勝利,不僅僅是港人民意的勝利,不僅僅是犧牲者的勝利,更重要的是人類人性的勝利。人類在港人的抗爭中,無論東西方,人類都表現出了應有的人性道德標準。

“作爲一名訓練有素的警官,我知道他們的行爲並不完全合法。”邱汶珊對港警在“反送中”運動中表現非法性持合理的公正態度。在一個貌似“一國兩制”而實爲中共開始實施專制的這樣一個體制下,能夠站出來脫棄警服,與港人並肩參與區議會直選,這需要道義的勇氣。

邱汶珊道義勇氣也是標誌性的。在反法西斯戰爭中,德國人辛德勒做了這樣標誌性的道義選擇。在大陸的“八九六四”運動中,時任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做了這樣標誌性的道義選擇。在九九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高智晟、郭飛雄等人權律師做了這樣標誌性的道義選擇。如今,港人大面積的做出這樣標誌性的道義選擇,這對於人類而言是走入未來的希望;而對於中共,無論其選擇繼續殺戮還是放下屠刀,面臨都將是滅亡。

港人的選擇,中共是深感恐慌的;而對大陸的民衆而言,無疑是榜樣性的。大陸民衆唯有拋棄中共,方能活得像一個真正的人。

“良禽擇木而棲,賢臣擇主而事。見機不早,悔之晚矣。”天滅中共,是歷史的必然。筆者在解《鐵板圖》時,對習近平的選擇和結局就已做明析。無論港人或大陸人,無論東方和西方,在這個歷史轉折的關鍵時刻,每個生命都須做出自己良知的選擇。

(作者:新元 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