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鼠疫細菌可以通過跳蚤從被感染的老鼠傳播給人類。土撥鼠是一種大型地松鼠,主要分佈在蒙古和俄羅斯各地。(資料圖/美聯社)
鼠疫細菌可以通過跳蚤從被感染的老鼠傳播給人類。土撥鼠是一種大型地松鼠,主要分佈在蒙古和俄羅斯各地。(資料圖/美聯社)

內蒙古公佈第4例鼠疫 網傳疫情已擴散至長春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28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北京時間11月27日夜間,中共內蒙古衛健委官網公佈第4例鼠疫病例。而近日網上各種有關鼠疫的爆料遭到封殺,傳疫情已擴散至長春

11月27日晚,內蒙古自治區衛健委對外發佈信息,27日,內蒙古自治區烏蘭察布市四子王旗江岸蘇木江岸嘎查1名牧民在四子王旗人民醫院就診期間,經國家和自治區專家會診,確診爲腺鼠疫病例。

通報稱,患者發病前曾在鼠疫疫源地內活動過。目前,該患者已在當地醫院隔離救治,病情平穩,對4名密切接觸者已按要求進行隔離醫學觀察,目前無發熱等異常。四子王旗當地已對患者住所及其周邊牧戶居住場所進行全面消殺。

這是內蒙古發生的第四起確診鼠疫病例,11月12日,在人口稠密的北京市朝陽區朝陽醫院確診的肺鼠疫病例,是由內蒙古轉到北京才確診,16日,內蒙古錫林郭勒盟鑲黃旗巴音塔拉蘇木採石場一位55歲的工人,則在烏蘭察布市化德縣醫院被診斷爲腺鼠疫確診病例。

自北京確診2例肺鼠疫患者以來,雖然各地防治鼠疫的宣傳大張旗鼓,但一些相關案例卻被禁止討論,外界質疑當局有意在掩蓋疫情真相。

海外推特流傳大陸微博已封殺的消息稱,鼠疫已擴散至中國長春。微博上一名長春市民親人疑似感染鼠疫,並被各大醫院當成人球不願意收留,最終找到醫院願意接受,但卻在發病後八天去世並立即火化。

(微博截圖)
(微博截圖)

網絡截圖發於11月23日的微博用戶“曹大爺”帖文稱,自己的大伯患病被多家醫院拒收。“傳染病醫院拒收是醫院沒能力確診是否是鼠疫或是食物中毒,建議去吉大一院查;吉大一院拒收是因爲病人有肺病,應該去傳染病醫院;市疾控中心說,從傳染病醫院出來說明不可能是鼠疫,否則涉嫌違法。所以整個醫療系統的作用就是:等待是否出現第二例來確診是否是鼠疫。”

帖文配了一張在公主嶺守安醫院的化驗報告單,顯示病人的名字叫曹洪志,年齡57歲。此次發病前,他的身體狀況爲“經常在外面溜達”。

網帖表示,“爲什麼我擔心是鼠疫,因爲有高燒、休克、咳血、中毒等症狀,還沒有出現紫鉗之類的,還有就是長春市傳染病醫院的醫生說無法排除鼠疫。”

接下來的兩天,該帖文的微博用戶“曹大爺”一直與網友互動,交流病人的病情,有人建議他到北京去,又擔心過不了檢疫站;後來由於內蒙的28人已解除隔離,家屬沒有聯繫北京疾控中心,選擇在家輸液和等待。直到25、26日,“曹大爺”才發消息稱,“病人已經去世,並且已經入葬,發病到現在差不多八天左右。接觸者沒有發現有類似症狀。”他表示,直到去世也不知道病因。

但目前該用戶已消失。記者搜索發現,該賬戶是因被投訴而無法查看。

鼠疫在北京被確診,微博上出現多例有關鼠疫的消息,都被舉報或銷號。一名網友表示,包頭已經有了鼠疫,“包頭輕工職業技術學院已經有一位學生得鼠疫死了”,但該帖很快被舉報。

還有一名網友表示,與內蒙古接壤的河北省北部的張家口市康保縣發生鼠疫,但表示無從獲得證據。該帖也顯示被舉報而無法查看。

也有北京市民對新唐人電視臺披露,其在北京宣武醫院工作的同學,稱醫院已經下了封口令,實際上不止官方所說的兩例鼠疫,應該是六例,“已經封了好幾天,不讓對外擴散了”。

有網友直言:“如果一直只是隱瞞的話,大爆發是在所難免的”。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中興院區整合醫療科醫師姜冠宇早前在接受外媒採訪時,也對中共官方發佈的疫情保持存疑。他說,疫情最怕的是訊息封鎖:”在中國壓制消息這麼嚴厲的國家裏面,底下的黑數(有多少)還是有待商椎。”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