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老人、医院、关爱(图片: pixabay)
现代医学的五大缺憾(图片: pixabay)

现代医学的五大缺憾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2日】(编辑:慧明)在谈这个问题之前,先做两点说明。第一点,本人在此没有批评我们的医院和医生的意思,现代医学的问题和局限在世界卫生组织官员、中国卫生部官员及国内外著名医生和科学家的谈话和文章中曾反复提到,我们只是做了归纳而已。第二点,人类的历史有上万年,而现代医学的出现不过近一两百年的事情。现代医学正处于初级阶段,就像一位顽皮的少年,自然有不少缺点和不足。

下面谈谈现代医学的五大缺憾。

1.误诊率高。

中国的误诊率中共官方单方面公布的都能高达30%至50%。病房为40%,门诊为50%。小病误诊为大病,无病误诊为有病,在医疗界是司空见惯的事。误诊延误了患者病情,增加了病人及其家庭精神压力和经济负担,也是中国医疗纠纷居高不下的一个原因。误诊率高既与医生的医术有关,也与现有医疗检测手段不完善有关。一般来说,知名医院、知名医生的误诊率要低于不知名医院和不知名医生。

医生、检查、化验(图片: pixabay)
误诊率高(图片: pixabay)

2.疾病查不出病因。

据统计,目前尚有7千余种罕见病找不到病因。因不知病人所患何病,当然也拿不出治疗方案,只能遗憾地看着病人死去。一位19岁的女孩连续多日发烧40度,医院始终未在女孩血液内发现细菌和病毒,也未查出其他病因,女孩发烧到19天去世。其实,人类所有的疾病都是细胞线粒体功能下降和基因受损所致,由于现有的检测手段无法观察到细胞受损的情况,所以无法对疾病做出诊断。只要增强线粒体功能,修复缺损的基因,应该所有的疾病都能得到很好的治疗。

3.药物的毒副作用较大

药物的毒副作用又称药物的不良反应,如服用阿司匹林会导致胃部和牙龈出血,甚至脑出血。服用他定可引起肌痛和肌溶解。安眠类药物可导致头晕头疼和成瘾,某些心血管药物会造成出汗、心慌、呼吸困难等症状,抗精神病药物可造成嗜睡、呆滞和神经性中毒等。西药的毒副作用大部分在药品说明书中已经列出,中国缺乏对中药的(含汤药和中成药)毒理性研究,所以我们很难在中药的说明书里看到不良反应的条文,有的说明书在谈到副作用时就以“尚不明确”敷衍病人。然而,某些中药的毒副作用比西药还大,可致癌致死。

在中国大陆,中共官方公布:每年有二十万人死于门诊输液。药液里含有不溶解的微小颗粒,容易造成微小血管的堵塞,部分中老年人拍的颅脑磁共振片显示有一片小白点,检查结论是:颅内多发缺血灶。出现该症状的一个原因,就是输液导致的颅脑内微细血管堵塞。此外,经常输液还会导致血管变脆变薄,容易破裂,造成脑出血,危及生命。在中国大陆,每年还有约三十万人死于住院期间药物的毒副作用。用于治疗疾病的某些药物的不良反应给患者带来的痛苦往往比疾病本身还要大。我们身边同事因肺部炎症在当地一家有名的三甲医院打了一个月激素,导致了免疫系统紊乱,多次入院抢救。另一位为了医治咽喉炎症在嗓子里打了一针,炎症消了,副作用是说不出话了!药物的副作用因人而异,总的说,在老人小孩和体弱者身上更容易发生药物不良反应。

药、抗生素(图片: pixabay)
药物的毒副作用较大(图片: pixabay)

4.过度医疗

过度治疗是指超过疾病实际需要的诊断和治疗行为,包括过度检查和过度治疗。德国记者尤格,布莱克写了一本名为《无效的医疗》的书,该书认为约有20%至40%的病人接受了无效的治疗。这位记者所指的无效治疗,就是我们说的过度治疗。过度医疗问题在世界各国普遍存在,在中国大陆尤其严重。

先看过度检查:病人没说几句话,医生就埋头给开了彩超、b超、ct、核磁共振等厚厚的一叠检查单。住院的患者明明刚在别的医院刚刚做了各种血液化验和检查,医院非要病人花数万元重复做一次。

过度治疗:西方国家医生处理冠心病的态度是,能用药物控制的绝不安放支架,能安一个支架的绝不按两个。中国大陆医院的做法尽可能地多放支架。大陆著名心血管专家胡大一就说过,在中国大陆有50%的支架不靠谱。2000年至今不到20年时间,中国大陆心脏介入手术增加了30多倍。2010年北京一家医院一次给一位70多岁的病人装了11个支架,因支架过多,阻塞了血管,病人次日死亡。在利益驱使下,有的医生变着法给病人多安支架。同款支架有长短两种,价格相同,长的3公分,短的8毫米。有的病人明明放一个长支架就可以,医生却放了两个短支架,多赚一个支架的钱。疯狂的支架源于暴利。医生每年靠做支架收入几百万元。

关于过度输液:2009年,中国大陆各医院输液总量为109瓶,13亿人平均每人8瓶。过去服药几十元能治好的感冒,现在要输几千元的药液。

关于过度使用骨科器械:关节痛,医生要给换十多万元的进口人工膝盖;不小心磕碰一下出现了轻微的骨折,明明可以用石膏或者木夹板固定两三个月就可康复,却非要给病人动手术装上进口的五六万元的钢板、钢抅。

再看对癌症和ICU病人的过度治疗:医院利用癌症后期患者家属穷其所有救人的心理,先手术,后放疗化疗,再免疫疗法,拼命用最贵的药。最后人财两空。住进ICU的生命垂危的病人每天每人平均花一两万元,对病人来说,医保仅能报销基本费用,那些价格昂贵的效果好的药物全靠自费。病人在医院呆上一个月,自费花销少则几十万,多则上千万元。癌症晚期病人和生命垂危的病人成为医院的唐憎肉。本属大众最基本福利的医疗行业变成中国特色的医疗产业化市场化是造成过度医疗的主要原因。

医院、治疗(图片: pixabay)
过度医疗(图片: pixabay)

5. 对各类慢性病束手无策

人们一旦患了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关节炎等慢性病,医生就会对我们讲,这病是终生的,只能控制不能治愈。比如治疗冠心病的药物有上千种,无一种药物能治好这个病,其中四百中药还会加重冠心病症状。再比如治疗糖尿病的药物有几百种,而糖尿病患者和死于糖尿病并发症的人却越来越多。出现这些现象的一个原因,是治疗慢病的方式有偏差。如高血压和冠心病的致病根源是血液粘稠、血管内皮的炎症和斑块导致血管硬化和血管狭窄。根治的方法就是消除血管内皮炎症,溶解动脉斑块,降低低密度脂蛋白,终止或逆转动脉硬化。而医生的做法是让患者服用倍他乐克、消心痛、速效救心丸和硝酸甘油,这些药物的作用只是扩张血管,临时缓解症状,治标不治本,药物一停,病症立马复发。就如家里后院有一堆垃圾,夏季来到,蚊子苍蝇纷纷飞入屋内,根除苍蝇蚊子的办法就是将垃圾运走,把后院打扫干净。医生医治慢病患者的思路就像往垃圾上面喷洒药物而不是将垃圾运走,因此无法彻底消灭蚊子和苍蝇。

各类慢病患者由于多年患病,心情紧张,情绪压抑,相当比例的患者在原病基础上又得了焦虑症和抑郁症。旧病未愈,新病又来。病人及家属苦不堪言。

老年人往往患有多种慢性病。比如心脑血管老年病人同时患高血压、糖尿病、胃病、关节炎等等。为了控制病症,就不得不每天服用多达十几类药物,如阿司匹林、瑞舒伐他定、倍他乐克、胃复安、吗丁啉、氨糖、格华止等。这些药物单独服用即可产生难于耐受的副作用,如阿司匹林可导致出血、他定导致肌痛头痛、胃动力药造成心律不齐等等。如加在一起服用,毒副作用则不直大了多少倍。许多病人在治疗期间死亡,大部分不是死于疾病本身,而是死于药物的毒副作用和不当的治疗。

失智、痴呆、老人、孤独(图片: pixabay)
老年人往往患有多种慢性病(图片: pixabay)

现代医学体系的缺憾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西方国家几次大规模医生罢工事件中意外地凸显出来了。医生罢工期间,当地死亡率下降了20%至50%。调查结果显示:死亡率的下降与医生罢工日期的长短成正比。例如在加拿大曼尼涛省医生罢工两周,死亡率下降为20%;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医生罢工3周,死亡率下降为30%;在以色列医生罢工85天,全国死亡率下降了50%。这些数据表明,当医院停止用药和不当治疗,部分病人反而能活得更久,或者说这些患者的病症不会进一步恶化。如果在中国大陆,你觉得这个数字会多高呢?

总的来说,在现代医学体系几百年的历史中,尚未研制出一种在无任何毒副作用的前提下,对各类慢病既有预防作用,又有很好的治疗作用的药物。

责任编辑:李智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