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駐港部隊保障部部長王衍順(視頻截圖)
中共駐港部隊保障部部長王衍順,身穿美國名牌衣服,手戴價值30萬港幣勞力士。(視頻截圖)

曝戴勞力士的駐港部隊大校 20年前花8萬當上營長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28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中共駐港部隊11日16日曾“自發”到浸會大學清理路障,外界質疑涉嫌違反《駐軍法》以及或爲軍隊鎮壓試水溫。當時帶頭上街的軍官身穿美國名牌衣服,手戴價值30萬港幣勞力士,他在迴應媒體詢問時出語粗暴。有知情人稱,該軍官在軍中用錢買官,早在20年前就曾以8萬元買得營長官職。

綜合港媒報導,該名不肯透露姓名、操北方口音的軍官,後被指認是駐港部隊保障部部長王衍順。而王當天身穿美國品牌上衣Under Armour,戴的手錶是勞力士,價值30萬港元。有網民質疑,據現役軍官工資表,大校月薪連同津貼僅爲1萬元人民幣(約1.12萬港元,該軍官一身名牌和其工資酬勞明顯不相符。

《大紀元時報》28日援引知情人士稱,王衍順是山東人,1987年入伍,1991年畢業於空軍後勤學院。從排長、副連長、連長、副營長晉升,他服役的是北京軍區空軍後勤部汽車獨立營。

知情者說,王衍順早在1999年就買官當了,當時王想要從副營長升到營長,而營長的任命本來是給一個姓宋的軍官,並已獲北京空軍後勤部開了黨委會一致通過。但王送了人民幣8萬元給部長。結果這個部長果真改變黨委會決定,任命他爲營長,而姓宋的則被弄到山西去當營長,以此擺平。

以99年計算,副營長的工資還不到2000元,8萬塊在當時算是相當可觀數目。

據說,王衍順2000年6月當營長後,2年後就調去給這個部長當祕書。

這個部長姓林,據指因爲“八九六四”期間,曾左右插了一支五四手槍,借了一輛老式自行車,跑到天安門廣場去偵查,立了功,後來升到了部長。

這位林部長也涉買官,他給某上將送了3000萬人民幣,被升爲少將。林倒賣軍隊地產獲取暴利。

王衍順則因投靠林姓少將,藉助其關係調到駐港部隊。王現在還想要立功掙表現,希望升到副司令一職,知情人說:“估計要花大筆錢了。”

中共軍隊買官賣官風氣不絕

中共軍隊被稱爲是腐敗最嚴重的領域之一,江澤民上臺掌軍後,買官賣官行徑盛行。江已落馬的兩名親信、中共軍委前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均大肆賣官。

2015年1月9日,一封署名“中共總政治部知情幹部”的公開信稱,在徐才厚、郭伯雄擔任軍委副主席期間,全軍上下跑官買官成風,“千軍萬馬”(指軍職幹部標價千萬元人民幣)、“百萬雄師”(指師職幹部標價百萬元人民幣)成爲軍內人人皆知的潛規則,團、營、連層層明碼標價,軍心渙散,無人想正事、幹正事,心思全用在請客送禮、搞關係拉選票上。

美國《國家利益》雜誌曾刊文指,中共軍隊是從農民起家,經過了漫長的道路,今天中共軍隊號稱具有高科技武器,但它的致命弱點仍然是腐敗。中共軍隊買官賣官的醜聞表明,在中共軍隊系統中,獲得高級職位的標準,並不取決於你的能力,而是靠你的財力。

文章分析說,中共的軍隊與其說是一個“作戰部隊”,不如說是一個“企業”。軍方擁有工廠、醫院和房地產,所有這些都爲腐敗的發生提供了機會。

《國家利益》引述評論說,“就連入伍參軍也經常需要付款,特別是在農村地區,參軍被認爲是一個有前途的職業和擺脫貧困的途徑。一名記者假稱爲了兒子參軍去詢價,得到的報價是8萬到9萬人民幣,當然,價格的多少跟你能找到的不同‘門路’有關。”

據坊間傳聞,軍中賣官明碼實價,少將500萬至1000萬元人民幣,中將1000萬至3000萬元人民幣等,此外還有價高者得競逐,曾有軍區少將爲晉升中將,行賄1000萬元,上級已經點頭,不料另有少將給付2000萬元爭奪同一位置,最後出價高者得之。

儘管習近平上臺後對軍隊進行一番反腐,但並未解決腐敗問題。軍中巨腐者仍大有人在。

大陸網絡上一篇題爲“一位‘紅二代’的感嘆”文章,作者據稱來自原福州軍區副司令員、中共建政時的少將鄧克明長子鄧魯延。該文揭出的兩名大肆收錢的紅二代兄弟將領:劉曉榕和劉勝,其中弟弟劉勝還在軍中任要職。

一個更明顯的例證是,江澤民大祕賈廷安本身就醜聞纏身,但最終安然着陸,轉任人大職務。

責任編輯:元明清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