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china economy AP Photo
山东青岛港。(Chinatopix via AP)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29日】(本台记者贺景田综合报导)周四,中共金融委开会研讨如何平衡稳增长防风险的关系。有分析指,这种两难处境一直困扰着北京当局,但今年变得更加紧迫。随着经济放缓势头加剧,中小银行风险的正在扩散,企业债务违约也正在增加,中共政府的平衡术面临越来越大的困难。

经济下滑 金融风险上升 北京面临两难困局

周四(11月28日),由中共副总理刘鹤主持,中共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金融委)召开第十次会议,研究如何平衡稳增长防风险的关系。

《华尔街日报》11月29日报道认为,北京当局多年以来一直面对稳定经济和防范金融风险的困局,该问题在今年变得更加紧迫。

彭博11月29日报道指出,从农商行遭挤兑到消费者债务激增以及中资国企罕见的债务重组,不断增加的金融压给中共决策者出了一道难题。

彭博报道认为,中共政府的平衡之术面临越来越大的困难,一方面要努力支持经济成长,同时又要避免助长道德风险和大水漫灌。尽管中共政府一直在竭力避免出手援救陷入困境的债务人以及加码刺激,但随着违约增加和经济放缓势头加剧,维持这一政策立场的成本正在上升。

报道说,中国最棘手的挑战包括中小型银行和地方国企的健康状况恶化,如果没有中央的支持,它们的金融纽带可能引发恶性循环的风险。

中国央行周一(11月25日)公布的2019年金融稳定报告显示,中国大有586家中小银行存在高风险,在现存4379家银行业金融机构中大约占比13%。报告提及一家银行获得“D”级,意味着该银行已经倒闭,被接管或撤销。

今年以来,中小银行风险不断暴露,中国央行在今年5月接管了包商银行后,锦州银行和恒丰银行接连得到政府介入,随后河南伊川农商行、辽宁营口沿海沿海遭遇挤兑。中共官方迅速作出回应,媒体认为,这凸显中共对金融业危机蔓延和社会动荡的担忧正在加剧。

至于企业债务问题,中国央行最新金融稳定报告称,2019年中国企业信用类债券到期规模(含回售规模)预计超过6.3万亿元,债券市场仍面临违约风险加大的压力。

彭博10月16日报道,彭博汇总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0月15日,中国境内债券违约金额达到1021.8亿人民币,接近去年全年1218.6亿元记录。据分析师预计,以历史经验看,四季度违约还会增加。

违约的不只是民企,国企违约也不稀奇。

据台媒《科技新报》11月27日消息,全球前 132 强的中国国企“天津物产集团”自今年 4 月起开始爆出有财务危机,当时公司正寻求展延债务偿还期限,并以低于市价的价格抛售铜库存以因应现金紧缩,但到了上周,天津物产坦言,5亿美元的债券实在无法偿还,引发了对于天津出现更多金融动荡的担忧。

中共或继续加强逆周期刺激措施

中共金融委周四会议还提出,要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

陆媒《21世纪经济报道》11月29日报道,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由于宏观经济存在下行压力,这意味着金融工作重心将继续向稳增长方向倾斜。

陆媒报道说,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中共中央经济工作即将召开,为明年的经济工作定调。鉴于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可能也会进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议题中。市场预计,明年仍将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其中新增专项债发行规模或将超过三万亿。

逆周期刺激措施积累风险 导致经济恶化

然而,在经济学家看来,“逆周期调节”恰恰是中国经济风险积聚和逐步恶化的根源所在。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在11月27日的主题演讲上指出,面对长期的经济下降压力,政府总是采用反周期的调节手段维稳,造成信贷流向了资本利用低效率的国企,长期来看扭曲了经济结构,积累了大量的风险。

高善文表示,政府对抗经济下降长期不间断使用的反周期政策,其抓手是地方投融资平台和国有企业。

高善文认为,这并不是因为国企经营更好,也不是投融资平台效率更高,而是政府要稳定经济,就要为他们兜底,大量的信贷资源流向他们。这样,从总量上看,政府反周期的操作将隐形杠杆率推的越来越高。

高善文表示,强大有力量的政府持续使用反周期政策对抗经济下行,从短期来看维持了经济增速下降没那么快,但长期来看使得经济增长效率越来越低。

高善文表示,政府应该停止使用逆周期总量经济调控政策,应该使用更多结构性的政策。当政府减少总量经济政策,使用结构性政策,新旧动能转换,经济增速可能会减缓,但这一转换在不断的改善经济结构。

高善文主题演讲的题目是“知止不殆”,认为目前应该放弃中国经济还可以企稳或反弹的幻想。

“知止不殆”出自道德经四十四章:“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

责任编辑:宋月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