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china economy AP Photo
山東青島港。(Chinatopix via AP)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29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週四,中共金融委開會研討如何平衡穩增長防風險的關係。有分析指,這種兩難處境一直困擾着北京當局,但今年變得更加緊迫。隨着經濟放緩勢頭加劇,中小銀行風險的正在擴散,企業債務違約也正在增加,中共政府的平衡術面臨越來越大的困難。

經濟下滑 金融風險上升 北京面臨兩難困局

週四(11月28日),由中共副總理劉鶴主持,中共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金融委)召開第十次會議,研究如何平衡穩增長防風險的關係。

《華爾街日報》11月29日報道認爲,北京當局多年以來一直面對穩定經濟和防範金融風險的困局,該問題在今年變得更加緊迫。

彭博11月29日報道指出,從農商行遭擠兌到消費者債務激增以及中資國企罕見的債務重組,不斷增加的金融壓給中共決策者出了一道難題。

彭博報道認爲,中共政府的平衡之術面臨越來越大的困難,一方面要努力支持經濟成長,同時又要避免助長道德風險和大水漫灌。儘管中共政府一直在竭力避免出手援救陷入困境的債務人以及加碼刺激,但隨着違約增加和經濟放緩勢頭加劇,維持這一政策立場的成本正在上升。

報道說,中國最棘手的挑戰包括中小型銀行和地方國企的健康狀況惡化,如果沒有中央的支持,它們的金融紐帶可能引發惡性循環的風險。

中國央行週一(11月25日)公佈的2019年金融穩定報告顯示,中國大有586家中小銀行存在高風險,在現存4379家銀行業金融機構中大約佔比13%。報告提及一家銀行獲得“D”級,意味着該銀行已經倒閉,被接管或撤銷。

今年以來,中小銀行風險不斷暴露,中國央行在今年5月接管了包商銀行後,錦州銀行和恆豐銀行接連得到政府介入,隨後河南伊川農商行、遼寧營口沿海沿海遭遇擠兌。中共官方迅速作出迴應,媒體認爲,這凸顯中共對金融業危機蔓延和社會動盪的擔憂正在加劇。

至於企業債務問題,中國央行最新金融穩定報告稱,2019年中國企業信用類債券到期規模(含回售規模)預計超過6.3萬億元,債券市場仍面臨違約風險加大的壓力。

彭博10月16日報道,彭博彙總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0月15日,中國境內債券違約金額達到1021.8億人民幣,接近去年全年1218.6億元記錄。據分析師預計,以歷史經驗看,四季度違約還會增加。

違約的不只是民企,國企違約也不稀奇。

據臺媒《科技新報》11月27日消息,全球前 132 強的中國國企“天津物產集團”自今年 4 月起開始爆出有財務危機,當時公司正尋求展延債務償還期限,並以低於市價的價格拋售銅庫存以因應現金緊縮,但到了上週,天津物產坦言,5億美元的債券實在無法償還,引發了對於天津出現更多金融動盪的擔憂。

中共或繼續加強逆週期刺激措施

中共金融委週四會議還提出,要加大逆週期調節力度。

陸媒《21世紀經濟報道》11月29日報道,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表示,由於宏觀經濟存在下行壓力,這意味着金融工作重心將繼續向穩增長方向傾斜。

陸媒報道說,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中共中央經濟工作即將召開,爲明年的經濟工作定調。鑑於當前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加大逆週期調節力度”可能也會進入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議題中。市場預計,明年仍將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和積極的財政政策,其中新增專項債發行規模或將超過三萬億。

逆週期刺激措施積累風險 導致經濟惡化

然而,在經濟學家看來,“逆週期調節”恰恰是中國經濟風險積聚和逐步惡化的根源所在。

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在11月27日的主題演講上指出,面對長期的經濟下降壓力,政府總是採用反週期的調節手段維穩,造成信貸流向了資本利用低效率的國企,長期來看扭曲了經濟結構,積累了大量的風險。

高善文表示,政府對抗經濟下降長期不間斷使用的反週期政策,其抓手是地方投融資平臺和國有企業。

高善文認爲,這並不是因爲國企經營更好,也不是投融資平臺效率更高,而是政府要穩定經濟,就要爲他們兜底,大量的信貸資源流向他們。這樣,從總量上看,政府反週期的操作將隱形槓桿率推的越來越高。

高善文表示,強大有力量的政府持續使用反週期政策對抗經濟下行,從短期來看維持了經濟增速下降沒那麼快,但長期來看使得經濟增長效率越來越低。

高善文表示,政府應該停止使用逆週期總量經濟調控政策,應該使用更多結構性的政策。當政府減少總量經濟政策,使用結構性政策,新舊動能轉換,經濟增速可能會減緩,但這一轉換在不斷的改善經濟結構。

高善文主題演講的題目是“知止不殆”,認爲目前應該放棄中國經濟還可以企穩或反彈的幻想。

“知止不殆”出自道德經四十四章:“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長久”。

責任編輯:宋月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