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11月24日加州湾区华人集会,并在签名墙上留言支持香港“反送中”。(SOH photo)
11月24日加州湾区华人集会,并在签名墙上留言支持香港“反送中”。(SOH photo)

美国华人:感谢港人用牺牲和勇气唤醒世界 警惕中共渗透美国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29日】(本台记者馨恬综合报导)在香港11月24日区议会选举选票逐渐出炉之际,美国加州湾区的几十位支持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华人聚集在巴洛阿图(Palo Alto)市政厅前集会,他们很多人戴着口罩,有的举着标语牌,大家在签名墙上留言,表达对港人争取民主自由的支持,对港警伤害学生和民众的不满,以及对中共和港府镇压民众的不满,他们更提醒了人们要警惕中共对美国本土的渗透。

  11月24日加州湾区华人支持香港“反送中”运动集会现场。(SOH photo)
11月24日加州湾区华人支持香港“反送中”运动集会现场。(SOH photo)

让荣光归香港

这些美国华人中有香港移民,也有来自北京、上海等地的移民,不管他们是不是善于言辞,很多人用不同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想法。

在集会上没有发言的更多人是通过在签名墙上写下支持的话语,一起喊口号以及合唱《让荣光归香港》这样的歌来表达自己的心声。

  11月24日加州湾区华人集会,并在签名墙上留言支持香港“反送中”。(SOH photo)
11月24日加州湾区华人集会,并在签名墙上留言支持香港“反送中”。(SOH photo)

港人经历过民主自由,无法接受中共的专制统治

其中有一位年轻的女孩子,一边唱着歌,一边不断地抹眼泪,后来问她才知道,她是来自香港的留学生,她自己有很多同学在抗争中去做护士和医务人员,结果被逮捕,并遭到警察的殴打。她的姐姐也刚好生孩子,在医院里就能闻到催泪弹的味道,连出生婴儿也逃不过。

这位女孩说,她们生长在香港,经历过民主自由,是无法接受中共的这种专制统治的。她发现来自中国的留学生连“六四”都不知道,更让她感到独裁专制统治的可怕。

她的白人同学凯利(Kally)也来到现场表达对香港人反抗专制政府的支持。

  11月24日,香港留学生边唱《愿荣光归香港》边落泪。(SOH photo)
11月24日,香港留学生边唱《愿荣光归香港》边落泪。(SOH photo)

从香港事件看中共渗透有多么可怕,美国城市要警惕,不要成为下一个香港

活动的组织者耿静说,她本来是为了提醒湾区妈妈群组里有关中共政府的渗透而办这次活动的。

耿静说:“让她们提高警惕,因为我觉得,当我看到香港的事情,悲剧发生以后,我知道渗透的结果有可能是那么的可怕,所以我这些年来,看到这些信息,一些很明显的渗透细节,我想传开,让社区的妈妈们知道,让大家提高警惕。没想到这么多人来支持。

“还有我想做的是拿签字板签好字以后,寄给在香港的那些孩子们,他们很可怜,这对他们是一种精神上的支持。这种精神上的支持的力量是很大的,尤其他们在那个状态下。”

11月24日加州湾区华人耿静提醒大家中共渗透的可怕,不要让美国城市变成下一个香港。(SOH photo)
11月24日加州湾区华人耿静提醒大家中共渗透的可怕,不要让美国城市变成下一个香港。(SOH photo)

提醒大家警惕中共渗透,耿静想起十年前的事情,她说:

“十年前,我因为当时在做业主委员会维权,起诉开发商做了好多个案件,当时北京的媒体都来报导,如《新京报》,因为很多案件跟很多律师有接触,所以我就认识很多律师。有一天,有一个当地很有名的房地产律师打电话找我说,有一个会要让我跟他一起参加,说有很重要的信息要跟我商量,我就去了。

“在会议中,他告诉我,他希望我和他合作,在美国开一个连锁学校,这个学校干什么呢?他们要培养美国的华人成为美国的政治精英,在里面设置很多的政治方面的课,包括培养他们政治素养的课,因为我们华人的孩子对演讲是一个弱项,所以他说,一定要有这个教他们怎么去演讲,然后还要帮他们建立政治社交圈,帮助他们认识政治精英、当地的领袖,也就是说他们要培养美国的政治精英。

“我就觉得很怪,我也不懂,我对我自己不懂的事我基本上不参加,我的一个邻居提醒我说,这个事情可不简单,你不要去碰。当时我根本连反共的想法都没有,我还没看过《九评》呢。这是十年前,后来我也就忘了。

“十年以后的今天,当我把这些点全部联起来,再看到香港发生的事情,我知道十年前就象二十年前的香港,中共开始做同样的渗透导致了香港的今天,今天我们已经看到了同样的渗透,我们如果不去做什么的话,至少不警惕的话,难说我们会不成为下一个香港。”

就我们所知,这样的一种渗透,甚至是借着支持华人在美国参政,而为中共去做培养华人进入政治圈这样的事情,其实都已经在发生了,就在我们的社区里,也有的人是在有意无意中在协助这样的活动。

耿静又联想到二战期间,日军攻击珍珠港事件导致美西和夏威夷很多日本裔美国人都被关进集中营。当然后来美国政府是道歉赔偿了,但也有传说当时有些日本裔美国人可能事先对珍珠港袭击是有所知晓的。

联想到这件历史,耿静认为,不管怎么样,华人要把自己的经历说出来,不要让悲剧再发生,她说:

“我们中国人最了解这些细节,如果我们今天不站出来说的话,万一什么事发生了,我们自己就对不起我们自己的良心。我们住在美国,我们知道这些事情,我们不说,那就是下一个珍珠港。所以一定要站出来说。You see something, say something, 你看到了什么一定要说。”

中共对香港人、新疆人和法轮功学员的大屠杀远超过“8964”大屠杀

在这次集会还有一位是经历过“六四”学生民主运动的著名活动人士唐柏桥,他说自己曾经是六四通辑犯,虽然经历了坐牢,但是没有遭遇到象香港人、新疆维族人和法轮功学员那样当街被警察打、被自杀、被跳楼等等。

   11月24日加州湾区华人集会,著名民运人士唐柏桥发言支持香港“反送中”。(SOH photo)
11月24日加州湾区华人集会,著名民运人士唐柏桥发言支持香港“反送中”。(SOH photo)

唐柏桥说:“今天光天化日之下,在网络时代,在全世界70亿人面前,表演了一场大屠杀,这一场大屠杀远远超过我曾经参与过的八九大屠杀的严重程度。”

香港区议会选举结果显示,不仅投票率是打破了香港的历史纪录,超过八成的选民支持民主派候选人,民主派候选人更是拿下了大部分原来由亲共的建制派议员所掌握的议席。

对此,唐柏桥认为,香港这回让他刮目相看,令他非常钦佩。他对香港所有争取民主自由的同胞表示敬意,并认为香港的前途还是光明的。

同时,唐柏桥也认为,这次选举结果也是香港民众的巨大付出唤醒了很多人,让香港“反送中”抗争的意义更大,不仅局限在香港或中国。

港人通过巨大牺牲和卓越勇气唤醒了全世界,美国已形成全民共识:中共是世界头号敌人

馨恬:为什么说香港区议员选举意义非常大?

唐柏桥:香港是个东西方文明的一个交汇处,她因为以前属于英国管制,所以香港人受到西方文明的洗礼,但她又有中国传统文化,同时她又有专制跟民主之间的交界点,有人把她比成是“新柏林”,就是1989年以前柏林墙那个状态,就是东德跟西德之间的关系,一个是专制共产堡垒,一个是资本主义民主国家。但香港我认为它比柏林其实还要厉害。

对于柏林,当时是一个国家分裂为两个国家以后,只要共产主义制度一结束,柏林墙就没有了。但是现在香港这个局面,已经变得更复杂了,因为中共是一个新的怪胎,它的魔爪已经渗透到了不仅台湾,不仅南韩,不仅新加坡、东南亚,不仅非洲、欧洲,连美国都渗透了。

在八九年以前的时候,两个阵营是界限分明的。东德跟东欧和苏联,它们没有渗透到西方那么远,只是西方认为它有侵犯自由,西方要攻破它们的堡垒,(美国前总统)里根站在柏林墙前面说,“推倒柏林墙”。

但现在是它们(共产主义)在向民主进攻。这一次香港就让全世界看到,当年东德也不敢跑到西德去杀人吧,但是中共这一次就在香港这个西方文明的一个地带——名义上是属于中共管制,其实上是“一国两制”,除了军事与外交以外,她的行政事务是高度自治的,她有最高法院,有货币,有自己的警察,她的整个系统是自己的,还有自己的选举制度——但是中共派出军人冒充警察,用各种方法来打击香港,而西方社会看出来了,慢慢地醒悟,直到最近美国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美国为什么两党这么快用热线6个小时(在参议院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然后参议院把这个法案再打到众议院,因为两个方案不太一样嘛,打回去一天之内就通过了,而且只有一个众议员表示反对。很多人不了解,他反对的不是这个法案,他反对的是这两个法案之间有差别,他不太同意参议院那个版本,他是支持香港人的。也就是说全部的人(指国会议员)都支持香港人。

美国历史上只有一战跟二战的时候,当时向纳粹向日本军国主义宣战的时候,众议院只有一人反对,参议院全票通过,这一次跟那次是一样的高度,也就是说全美国形成共识了:中共是这个世界的头号敌人。

香港这次用了5个月时间,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他们的卓越勇气唤醒了全世界。

   11月24日加州湾区华人集会支持香港“反送中”,著名民运人士唐柏桥接受SOH采访。(SOH photo)
11月24日加州湾区华人集会支持香港“反送中”,著名民运人士唐柏桥接受SOH采访。(SOH photo)

如果中共在香港得逞,就等于告诉世界它不怕英美,它是世界老大,西方在和它决战

馨恬:香港是向往自由的人们和中共专制都来争夺的堡垒,所以香港人的胜利和成败是关系到了整个文明,为什么这么说呢?

唐柏桥:因为它们(指中共)如果在香港可以这么做的话,它们完全可以在任何一个地方这么做。香港有“一国两制”的承诺,有《基本法》的法律约束,还有《中英联合声明》。连跟英国之间的条约它都可以不遵守,英国后面有美国,英美是一起的,它还会怕法国吗?他还会怕南韩吗?他还会怕日本吗?所以说,它连英美都不怕的话,所以这个是很明确的。

其实川普团队的所有人都明白这一点,如果中共在这一件事情上得逞了,实际就是告诉非洲、告诉所有第三世界国家,中共现在基本是世界老大。

这一点,我相信美国还有西方文明社会的人不会接受这个状况。

所以我觉得,这是最后的决战。开始我就说了,这是一个最后的对决。实际上现在,我认为,这个对决已经赢了,就是昨天(指11月24日)区议会选举,因为这个在中共都挑不出毛病,这是个民意在实现,不能说这个选举是不公平的吧?只有说,在野的有可能说这是不公平的,因为他们(执政的)可能搞假选票,或者是威胁,因为他们是执政的一边。我们这一边是在野一边,那么在野这一边,赢的比例现在是差不多10比1的比例。

我们现在看,2015年的时候,建制派也就是亲共派他们占的区议会的议席是68%,现在占10%几,这个区别太大了,这是第一。第二个,建制派当时18个区全部是他们控制的,这一次几乎全部是泛民,这一点,中共怎么也没有办法去反驳了。这是一种和平的方式,最理性的方式,你说“暴徒”能改变那个选举吗?这样的话,全世界包括白宫就看到,中共在香港的人心尽失。

预测川普总统一定会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相信川普有智慧

馨恬:关于川普总统是否会签署美国国会参众两院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各界有很多猜测,你怎么看?(注:这个采访是11月24日,川普总统于11月27日签署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唐柏桥:星期五(11月22日)的时候,川普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说,“I have to stand with Hong Kong, and I also standing with Xi Jinping.” 西方的媒体和中国的很多媒体都翻译成“我与香港同行,我也与习近平同行”,好象是同一并列了。西方两大媒体《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都认为这一个说法等于说暗示川普会否决这一个法案。我认为这是完全不正确的,所以我昨天是紧急写了篇文章。

首先我们很简单地讲,这两句话翻译成中文,即使他说的话是“I have to stand with Hong Kong,我必须跟香港人站在一起、同行”,然后他说,“我现在,此时此刻,是跟习近平站在一起”,就是说你没有镇压的情况下,毕竟你还没有出兵镇压,如果你出兵镇压的话,言外之意,我肯定不跟你站在一起。他(指川普总统)也说了,你要镇压的话,我连中美贸易协议都不签。但是他跟香港是永远会站在一起,I have to stand with Hong Kong,因为这是自由,是美国的价值,他后面有补充了。他在这个表态上作为一个政治家,他其实已经很艺术地表达了这两边之间他站在哪边,这是第一。

第二,这里面没有任何一句暗示他会否决这个法案,如果他否决这个法案的话,他为什么还会说跟香港站在一起?

还有一个最大的证据就是卢比奥参议员。卢比奥参议员在推动参议院投票的时候,跟(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去谈话之后,有一个推文说,我见了白宫的人了,白宫的人都说,川普很乐观,川普应该会签。而且他(指卢比奥参议员)很久以前讲过,川普跟他谈过,川普可能会签。那么卢比奥直接来见白宫和川普的信息,和这些对川普有偏见的主流媒体的臆测之间,我们应该相信谁,谁更可信?而且很快10天之内我们就可以见分晓。

所以我的判断是,没有任何理由去否决它。最多最多,退一万步讲,他(指川普总统)为了给习近平面子,为了去牵制习近平不要犯更大错误,不把这个脸撕破的话,他最多就是在这10天之内他不作为。因为不作为就是不通过。中共不是喜欢要面子嘛,但实际结果还是通过了。这是每个人都明白。

最大的可能性,我认为最大的可能还是会签。因为这个(法案)是两党高度一致,(考虑到)明年的选举,两党高度一致,我相信川普有这个智慧,但是我们有很多人看走眼了。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