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11月24日加州灣區華人集會,並在簽名牆上留言支持香港“反送中”。(SOH photo)
11月24日加州灣區華人集會,並在簽名牆上留言支持香港“反送中”。(SOH photo)

美國華人:感謝港人用犧牲和勇氣喚醒世界 警惕中共滲透美國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29日】(本台記者馨恬綜合報導)在香港11月24日區議會選舉選票逐漸出爐之際,美國加州灣區的幾十位支持香港“反送中”運動的華人聚集在巴洛阿圖(Palo Alto)市政廳前集會,他們很多人戴着口罩,有的舉着標語牌,大家在簽名牆上留言,表達對港人爭取民主自由的支持,對港警傷害學生和民衆的不滿,以及對中共和港府鎮壓民衆的不滿,他們更提醒了人們要警惕中共對美國本土的滲透。

  11月24日加州灣區華人支持香港“反送中”運動集會現場。(SOH photo)
11月24日加州灣區華人支持香港“反送中”運動集會現場。(SOH photo)

讓榮光歸香港

這些美國華人中有香港移民,也有來自北京、上海等地的移民,不管他們是不是善於言辭,很多人用不同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想法。

在集會上沒有發言的更多人是通過在簽名牆上寫下支持的話語,一起喊口號以及合唱《讓榮光歸香港》這樣的歌來表達自己的心聲。

  11月24日加州灣區華人集會,並在簽名牆上留言支持香港“反送中”。(SOH photo)
11月24日加州灣區華人集會,並在簽名牆上留言支持香港“反送中”。(SOH photo)

港人經歷過民主自由,無法接受中共的專制統治

其中有一位年輕的女孩子,一邊唱着歌,一邊不斷地抹眼淚,後來問她才知道,她是來自香港的留學生,她自己有很多同學在抗爭中去做護士和醫務人員,結果被逮捕,並遭到警察的毆打。她的姐姐也剛好生孩子,在醫院裏就能聞到催淚彈的味道,連出生嬰兒也逃不過。

這位女孩說,她們生長在香港,經歷過民主自由,是無法接受中共的這種專制統治的。她發現來自中國的留學生連“六四”都不知道,更讓她感到獨裁專制統治的可怕。

她的白人同學凱利(Kally)也來到現場表達對香港人反抗專制政府的支持。

  11月24日,香港留學生邊唱《願榮光歸香港》邊落淚。(SOH photo)
11月24日,香港留學生邊唱《願榮光歸香港》邊落淚。(SOH photo)

從香港事件看中共滲透有多麼可怕,美國城市要警惕,不要成爲下一個香港

活動的組織者耿靜說,她本來是爲了提醒灣區媽媽羣組裏有關中共政府的滲透而辦這次活動的。

耿靜說:“讓她們提高警惕,因爲我覺得,當我看到香港的事情,悲劇發生以後,我知道滲透的結果有可能是那麼的可怕,所以我這些年來,看到這些信息,一些很明顯的滲透細節,我想傳開,讓社區的媽媽們知道,讓大家提高警惕。沒想到這麼多人來支持。

“還有我想做的是拿簽字板簽好字以後,寄給在香港的那些孩子們,他們很可憐,這對他們是一種精神上的支持。這種精神上的支持的力量是很大的,尤其他們在那個狀態下。”

11月24日加州灣區華人耿靜提醒大家中共滲透的可怕,不要讓美國城市變成下一個香港。(SOH photo)
11月24日加州灣區華人耿靜提醒大家中共滲透的可怕,不要讓美國城市變成下一個香港。(SOH photo)

提醒大家警惕中共滲透,耿靜想起十年前的事情,她說:

“十年前,我因爲當時在做業主委員會維權,起訴開發商做了好多個案件,當時北京的媒體都來報導,如《新京報》,因爲很多案件跟很多律師有接觸,所以我就認識很多律師。有一天,有一個當地很有名的房地產律師打電話找我說,有一個會要讓我跟他一起參加,說有很重要的信息要跟我商量,我就去了。

“在會議中,他告訴我,他希望我和他合作,在美國開一個連鎖學校,這個學校幹什麼呢?他們要培養美國的華人成爲美國的政治精英,在裏面設置很多的政治方面的課,包括培養他們政治素養的課,因爲我們華人的孩子對演講是一個弱項,所以他說,一定要有這個教他們怎麼去演講,然後還要幫他們建立政治社交圈,幫助他們認識政治精英、當地的領袖,也就是說他們要培養美國的政治精英。

“我就覺得很怪,我也不懂,我對我自己不懂的事我基本上不參加,我的一個鄰居提醒我說,這個事情可不簡單,你不要去碰。當時我根本連反共的想法都沒有,我還沒看過《九評》呢。這是十年前,後來我也就忘了。

“十年以後的今天,當我把這些點全部聯起來,再看到香港發生的事情,我知道十年前就象二十年前的香港,中共開始做同樣的滲透導致了香港的今天,今天我們已經看到了同樣的滲透,我們如果不去做什麼的話,至少不警惕的話,難說我們會不成爲下一個香港。”

就我們所知,這樣的一種滲透,甚至是藉着支持華人在美國參政,而爲中共去做培養華人進入政治圈這樣的事情,其實都已經在發生了,就在我們的社區裏,也有的人是在有意無意中在協助這樣的活動。

耿靜又聯想到二戰期間,日軍攻擊珍珠港事件導致美西和夏威夷很多日本裔美國人都被關進集中營。當然後來美國政府是道歉賠償了,但也有傳說當時有些日本裔美國人可能事先對珍珠港襲擊是有所知曉的。

聯想到這件歷史,耿靜認爲,不管怎麼樣,華人要把自己的經歷說出來,不要讓悲劇再發生,她說:

“我們中國人最瞭解這些細節,如果我們今天不站出來說的話,萬一什麼事發生了,我們自己就對不起我們自己的良心。我們住在美國,我們知道這些事情,我們不說,那就是下一個珍珠港。所以一定要站出來說。You see something, say something, 你看到了什麼一定要說。”

中共對香港人、新疆人和法輪功學員的大屠殺遠超過“8964”大屠殺

在這次集會還有一位是經歷過“六四”學生民主運動的著名活動人士唐柏橋,他說自己曾經是六四通輯犯,雖然經歷了坐牢,但是沒有遭遇到象香港人、新疆維族人和法輪功學員那樣當街被警察打、被自殺、被跳樓等等。

   11月24日加州灣區華人集會,著名民運人士唐柏橋發言支持香港“反送中”。(SOH photo)
11月24日加州灣區華人集會,著名民運人士唐柏橋發言支持香港“反送中”。(SOH photo)

唐柏橋說:“今天光天化日之下,在網絡時代,在全世界70億人面前,表演了一場大屠殺,這一場大屠殺遠遠超過我曾經參與過的八九大屠殺的嚴重程度。”

香港區議會選舉結果顯示,不僅投票率是打破了香港的歷史紀錄,超過八成的選民支持民主派候選人,民主派候選人更是拿下了大部分原來由親共的建制派議員所掌握的議席。

對此,唐柏橋認爲,香港這回讓他刮目相看,令他非常欽佩。他對香港所有爭取民主自由的同胞表示敬意,並認爲香港的前途還是光明的。

同時,唐柏橋也認爲,這次選舉結果也是香港民衆的巨大付出喚醒了很多人,讓香港“反送中”抗爭的意義更大,不僅侷限在香港或中國。

港人通過巨大犧牲和卓越勇氣喚醒了全世界,美國已形成全民共識:中共是世界頭號敵人

馨恬:爲什麼說香港區議員選舉意義非常大?

唐柏橋:香港是個東西方文明的一個交匯處,她因爲以前屬於英國管制,所以香港人受到西方文明的洗禮,但她又有中國傳統文化,同時她又有專制跟民主之間的交界點,有人把她比成是“新柏林”,就是1989年以前柏林牆那個狀態,就是東德跟西德之間的關係,一個是專制共產堡壘,一個是資本主義民主國家。但香港我認爲它比柏林其實還要厲害。

對於柏林,當時是一個國家分裂爲兩個國家以後,只要共產主義制度一結束,柏林牆就沒有了。但是現在香港這個局面,已經變得更複雜了,因爲中共是一個新的怪胎,它的魔爪已經滲透到了不僅臺灣,不僅南韓,不僅新加坡、東南亞,不僅非洲、歐洲,連美國都滲透了。

在八九年以前的時候,兩個陣營是界限分明的。東德跟東歐和蘇聯,它們沒有滲透到西方那麼遠,只是西方認爲它有侵犯自由,西方要攻破它們的堡壘,(美國前總統)里根站在柏林牆前面說,“推倒柏林牆”。

但現在是它們(共產主義)在向民主進攻。這一次香港就讓全世界看到,當年東德也不敢跑到西德去殺人吧,但是中共這一次就在香港這個西方文明的一個地帶——名義上是屬於中共管制,其實上是“一國兩制”,除了軍事與外交以外,她的行政事務是高度自治的,她有最高法院,有貨幣,有自己的警察,她的整個系統是自己的,還有自己的選舉制度——但是中共派出軍人冒充警察,用各種方法來打擊香港,而西方社會看出來了,慢慢地醒悟,直到最近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美國爲什麼兩黨這麼快用熱線6個小時(在參議院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然後參議院把這個法案再打到衆議院,因爲兩個方案不太一樣嘛,打回去一天之內就通過了,而且只有一個衆議員表示反對。很多人不瞭解,他反對的不是這個法案,他反對的是這兩個法案之間有差別,他不太同意參議院那個版本,他是支持香港人的。也就是說全部的人(指國會議員)都支持香港人。

美國曆史上只有一戰跟二戰的時候,當時向納粹向日本軍國主義宣戰的時候,衆議院只有一人反對,參議院全票通過,這一次跟那次是一樣的高度,也就是說全美國形成共識了:中共是這個世界的頭號敵人。

香港這次用了5個月時間,做出了巨大的犧牲,他們的卓越勇氣喚醒了全世界。

   11月24日加州灣區華人集會支持香港“反送中”,著名民運人士唐柏橋接受SOH採訪。(SOH photo)
11月24日加州灣區華人集會支持香港“反送中”,著名民運人士唐柏橋接受SOH採訪。(SOH photo)

如果中共在香港得逞,就等於告訴世界它不怕英美,它是世界老大,西方在和它決戰

馨恬:香港是嚮往自由的人們和中共專制都來爭奪的堡壘,所以香港人的勝利和成敗是關係到了整個文明,爲什麼這麼說呢?

唐柏橋:因爲它們(指中共)如果在香港可以這麼做的話,它們完全可以在任何一個地方這麼做。香港有“一國兩制”的承諾,有《基本法》的法律約束,還有《中英聯合聲明》。連跟英國之間的條約它都可以不遵守,英國後面有美國,英美是一起的,它還會怕法國嗎?他還會怕南韓嗎?他還會怕日本嗎?所以說,它連英美都不怕的話,所以這個是很明確的。

其實川普團隊的所有人都明白這一點,如果中共在這一件事情上得逞了,實際就是告訴非洲、告訴所有第三世界國家,中共現在基本是世界老大。

這一點,我相信美國還有西方文明社會的人不會接受這個狀況。

所以我覺得,這是最後的決戰。開始我就說了,這是一個最後的對決。實際上現在,我認爲,這個對決已經贏了,就是昨天(指11月24日)區議會選舉,因爲這個在中共都挑不出毛病,這是個民意在實現,不能說這個選舉是不公平的吧?只有說,在野的有可能說這是不公平的,因爲他們(執政的)可能搞假選票,或者是威脅,因爲他們是執政的一邊。我們這一邊是在野一邊,那麼在野這一邊,贏的比例現在是差不多10比1的比例。

我們現在看,2015年的時候,建制派也就是親共派他們佔的區議會的議席是68%,現在佔10%幾,這個區別太大了,這是第一。第二個,建制派當時18個區全部是他們控制的,這一次幾乎全部是泛民,這一點,中共怎麼也沒有辦法去反駁了。這是一種和平的方式,最理性的方式,你說“暴徒”能改變那個選舉嗎?這樣的話,全世界包括白宮就看到,中共在香港的人心盡失。

預測川普總統一定會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相信川普有智慧

馨恬:關於川普總統是否會簽署美國國會參衆兩院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各界有很多猜測,你怎麼看?(注:這個採訪是11月24日,川普總統於11月27日簽署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唐柏橋:星期五(11月22日)的時候,川普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說,“I have to stand with Hong Kong, and I also standing with Xi Jinping.” 西方的媒體和中國的很多媒體都翻譯成“我與香港同行,我也與習近平同行”,好象是同一併列了。西方兩大媒體《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都認爲這一個說法等於說暗示川普會否決這一個法案。我認爲這是完全不正確的,所以我昨天是緊急寫了篇文章。

首先我們很簡單地講,這兩句話翻譯成中文,即使他說的話是“I have to stand with Hong Kong,我必須跟香港人站在一起、同行”,然後他說,“我現在,此時此刻,是跟習近平站在一起”,就是說你沒有鎮壓的情況下,畢竟你還沒有出兵鎮壓,如果你出兵鎮壓的話,言外之意,我肯定不跟你站在一起。他(指川普總統)也說了,你要鎮壓的話,我連中美貿易協議都不籤。但是他跟香港是永遠會站在一起,I have to stand with Hong Kong,因爲這是自由,是美國的價值,他後面有補充了。他在這個表態上作爲一個政治家,他其實已經很藝術地表達了這兩邊之間他站在哪邊,這是第一。

第二,這裏面沒有任何一句暗示他會否決這個法案,如果他否決這個法案的話,他爲什麼還會說跟香港站在一起?

還有一個最大的證據就是盧比奧參議員。盧比奧參議員在推動參議院投票的時候,跟(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去談話之後,有一個推文說,我見了白宮的人了,白宮的人都說,川普很樂觀,川普應該會籤。而且他(指盧比奧參議員)很久以前講過,川普跟他談過,川普可能會籤。那麼盧比奧直接來見白宮和川普的信息,和這些對川普有偏見的主流媒體的臆測之間,我們應該相信誰,誰更可信?而且很快10天之內我們就可以見分曉。

所以我的判斷是,沒有任何理由去否決它。最多最多,退一萬步講,他(指川普總統)爲了給習近平面子,爲了去牽制習近平不要犯更大錯誤,不把這個臉撕破的話,他最多就是在這10天之內他不作爲。因爲不作爲就是不通過。中共不是喜歡要面子嘛,但實際結果還是通過了。這是每個人都明白。

最大的可能性,我認爲最大的可能還是會籤。因爲這個(法案)是兩黨高度一致,(考慮到)明年的選舉,兩黨高度一致,我相信川普有這個智慧,但是我們有很多人看走眼了。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