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Tens of thousands of protesters carry posters and banners march through the streets as they continue to protest an extradition bill, Sunday, June 16, 2019, in Hong Kong. Hong Kong residents were gathering Sunday for another mass protest over an unpopular extradition bill that has highlighted the territory's apprehension about relations with mainland China. (AP Photo/Kin Cheung)
201年香港反送中抗爭運動已經8個月,在這段時間裏,香港民衆給了世界許多的啓發。(AP Photo/Kin Cheung)

評論:從香港到伊拉克在爲自由而戰 讓我們感恩手中的自由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29日】(本台記者季雲綜合報導)11月28日,在美國人歡度感恩節的的時候,香港的街頭和伊拉克等全世界各地,人們在爲了自己的自由抗議、抗爭,網媒布萊巴特(Breitbart)發表署名黑沃德(JOHN HAYWARD)的評論,告訴人們珍惜手中的自由

評論說,目前世界各地都有抗議,從香港到伊拉克,從南美到歐洲,甚至美國的某些城市。抗議的人們互相知道,且相互聲援、學習技巧。這些抗議的命運都是不確定的,但都有一個絕不含糊的特點,既對國家和文化的認同是對獨裁霸權的致命武器。

評論說,顯然,“香港人面對中共這個正在形成的世界霸權的抗議中的勇氣,和看似不可能的成功激勵了許多其它的抗爭”。“香港的抗爭雖然只有8個月,但過程中實現了許多之前無法想象的成功,似乎整個城市都改變了。”

香港的抗爭顯示出獨立自由的區別。中共譴責香港抗議者縱容分裂主義分子,但他們的“5大訴求”中最大膽的就只是要求民主選舉自己的政府,而不是中共的任命。引起這次抗議的“引渡條例”是中共對香港自治的一次攻擊,中共借“引渡條例”可以開始改寫香港的司法系統,可以把香港人隨意抓進中共政治控制的獨裁系統。

文章說,香港的人民只是想要一個對自己利益負責的政府,保護自己的自治,既他們的自由。他們並沒有要求從中國獨立出去。在這一點上,發生在伊拉克、伊朗和拉丁美洲多個國家的抗議示威活動都是一致的。腐敗的政府把抗議民衆描繪成分裂主義分子,或者是外國勢力的木偶, 但即便是伊朗的抗議民衆中存在的不同的族裔,也都沒有要求脫離中央政府。甚至,伊拉克抗議人士認爲他們是愛國者,他們要求的不過是清除腐敗、提高政府的工作效率。

抗議還發生在黎巴嫩、沙特、阿爾及利亞等國。阿爾及利亞的抗議甚至成功把總統趕下臺並讓他無法再次列入選票,但他們還在抗議,因爲他們看到選票上的其它人也腐敗,他們想要一個全新的政治系統和全新的統治階層。

在拉丁美洲,抗議發生在玻利維亞、巴西、厄瓜多爾、委內瑞拉、尼加拉瓜和哥倫比亞。人們抗議政府的腐敗。香港的成功啓迪着這裏的抗議民衆。在加勒比的海地、波多黎各也發生了抗議。憤怒的民衆甚至不介意使經濟變得更糟。

西方世界也發生了抗議,比如黃背心在法國。甚至美國的一些城市也發生了抗議

文章說,顯然川普的美中貿易戰削弱了中共,使香港的持續抗爭成爲可能。“香港肯定是激勵引擎,驅動着2019年全球範圍的抗議活動,而香港抗爭的領導者們也展現了他們對新世紀西方政治的深刻認識。”

“全球範圍的抗議的共同點是:他們不再相信他們的政治系統能夠解決他們面對的問題。他們想要一個徹底的改革,不論代價多大。多數抗議明確表示,舊體制裏的任何人都不要再試圖在新的系統裏謀求位置,他們不相信在舊的規則下選出的新一屆、或者舊政府制定的一輪新計劃能夠解決問題。”

“有些抗議者並不知道什麼能改變現狀,但(政府的)無能和腐敗使他們聯合起來,不論是老式的(腐敗)還是香港政府只爲北京不爲香港人民負責這類的,這些(腐敗與無能)徹底取消了精英的合法性。”

文章說,其實,對精英階層的不信任在美國也普遍存在,對精英階層的信任危機也已經導致美國現狀的惡化。但由於美國還擁有的自由,“請讓我們對此心存感激,並保持那樣不變。”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