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石涛纵横
评论员石涛

【石涛纵横】川普签署鼓励香港市民 走在自由民主的道路上不孤单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30日】(主持人:石涛)

有个时差问题,这是在香港感恩节的晚上,在香港的中环爱丁堡广场7:30~9:00他做了一个感恩节大集会。在我做节目的时候,我不知道现场有多少人,十几万二十几万肯定是有了。早在1014号的时候,当时希望美国的众议院直接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时候,去了27万人。这是一个很有趣很有趣的命运中的过程,我跟大家讲的是命运中的过程。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川普签署的时间是香港时间28号早晨7:00。这个集会是28号晚上7:30,实际正式开始的时间是晚上8:00。而集会的组织者是大学的一个联席会的主席,那个人大概姓张。他曾经到美国国会作证。他在申请这个集会的时候是二十五六号。集会的概念就是在美国感恩节去感谢美国的参众两院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他在申请的时候,川普并没有签署,而且川普表现出来的态度是比较暧昧的。所以在香港时间的27号的傍晚的时候,香港警察就批出了“不反对通知书”允许这个集会进行。他有个时差,香港的时间早,美国东部的时间晚,差了13个小时。所以等到了28号早晨,川普通过了该法案,所以这个集会就不一样了。这里他写的感恩了,那本来是感恩美国国会、美国政界、美国人民的支持,等待着总统签署法律。

结果正是这么一个时间差,其实让我说就是:时间是个神,正是这么个时间差促成了在28号的晚上感恩节这天,整个香港沸腾。

我用这段视频只是一段了,因为同样面临着一个时差问题,最终的人数几十万肯定有了。一开始的时候,到了晚上8点多的时候几十万就已经有了。所以你让我说叫逼爆,我当时的理解就是逼爆整个港岛。我这里想说明的什么意思?命运,时间是个神。如果川普签署的时间早,那有道理相信香港警察绝不会同意他在这集会。跟1014号当时集会的“不反对通知书”发出的类似。

1014号经历过那样的波折之后,在香港警察的眼睛里,香港人的那种抗争的勇气、抗争的参与感已经被打消了,所以当时就同意了1014号的这个集会。他万万没想到去了27万。在港岛,香港的金融中心,你去27万,那就整个站满了,整个站满了人了。

那这一次同样,如果他要知道川普签署的话,我以为他不会允许的,那个声势太浩大了。所以他也认为川普不会签署,但不成想川普真的签署了。所以这是我跟大家分享,事情的本身不是人算的,人算不算,人一定算,那不算,不是人。不是人的意思,这里没有骂人的意思,这里是讲说什么叫与神同行,什么叫顺天意而为之。

美国之音做了一个报道:《川普签署涉港法案港人备受鼓舞促回应五大诉求》。他这里报道的时间,因为时差的问题,他只报道了当时香港人,中环的人,就是白领,在银行上班的一些banker,那他们在利用午饭的时间来欢呼川普把该法案成为了真正的美国法律。快闪的集中示威者在中环附近的上班族为主,12:45开始高呼“五达诉求缺一不可”、“香港人,报仇”,现场有人打出“感谢川普”的字样、“第一个被制裁者林郑月娥”,一直到下午2:00

那很有趣的是在1124号,香港人以创记录的人数294万人参加类似公投的区议会选举之后,泛民主派获得了85%的席位,那亲中共的人只剩下15%。我说过59席,这59在香港人的话中叫59就是不久,一会就完蛋,他讲的是这么个含义。

一会是完蛋,这是一种天意的成分在其中,是在这个背景之后,香港警察在执法中出现了一个非常泄气的皮球。在过去的时间里,我曾经看过一段是在中午快闪的过程中,大批的香港警察,一百多香港警察现场抓了五六十人。那个当时现场的视频我都见过,非常的凶的。

可是至24号之后,香港警察只在边上站着不管了。在我个人的认为当中,对警察的打击巨大。就是公投区议会选举,因为对于很多警察人员以为抗议的人是学生,所以他们集中力量去攻击香港中文大学、理工大学、香港城市大学,去抓学生,去攻击学生。

而作为香港社会的主体,香港的中环是香港社会的主体,那是香港的精英,他不认为那些人是真正抗议者。而那些人应该是痛恨把香港搞得如此之乱的所谓的这些勇猛的抗议者,这是很多香港警察所被灌输的理念。所以他拒绝接受外面的任何说法,从而出现极端暴力的报端的那种概念。

这个东西在我眼睛里就是鬼上身之后、影响之后,他认为自以为是的出现状况。所以我们会看到在现实生活中既是亲朋好友,对吧?同学、同事,你也会看到很多人很哏,你会以为这事就这么简单,他怎么就这德行呢?对,他就这德行。所以生命是有特点的,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但大批的被洗脑,大批的被灌输,那是香港警察。香港警察在5个月的时间里挣了老多钱了。

我刚才看到这个香港的一个立法会的议员爆出香港警察现在已经把全年的应该拿到的钱全给花了,这还差一个多月。所以他们香港警察去在其他的纪律部队,纪律部队包括救援的、包括香港的律政司的人、包括救火队,把他们的钱拿过来给他们用,那这个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这是香港政府的极端的问题,极端的错误,所以他们自己本身就是暴徒来的。

那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之下,香港警察他是被鬼上身、被鬼影响的话,面对现实他还有自己人性尚存的一面。所以出现了一个很有趣很有趣的场合,你现在看到的暴力场面很少了,因为警察住手了。星期三签署生效了该法案,那对香港资质状况进行年度审核,它叫审查,确定是否美国介于香港特殊的地位,同时制裁侵犯香港自由与人权的官员。这里面同时包括了大陆的官员。

外交部的声明:此举严重干涉了香港的事物,什么中国内政等等等等,赤裸的霸权行为等等等等,然后国务院港澳办说是搞乱香港的背后最大的黑手。香港人是人,与神同行的,美国人是in god we trust,所以他们合在一起是很自然的一种生命属性的过程。

那中共政权说是搞乱香港的背后黑手,乱是它自己乱了,是直接打击了高级动物在香港获取利益的机会和环境。所以我个人觉得这话说的蛮对的。

川普签署两个协议,给香港的民主抗争注入了新的动力,在社交媒体中,给香港政府设下了128号的最后期限,正面回应五大诉求,否则香港再次发动大规模的罢工、罢市、罢课。

那我以为当美国的相应的人权法案成为法律之后,川普自己也改变不了,那这就变成了只剩了一个执法的过程。很多人去讨论他的执法的概念,我跟你不是那么回事。凡是这样的人,在我眼睛里是鸡贼的,鸡贼呀,不是骂人的话,原来叫贱货。如果你要懂得,人所真正惧怕的是氛围。

中共营造的同样是氛围,习近平有他自己的规矩,他尽他最大可能不直接杀人,但他营造极端的恐怖氛围,在新疆、在香港都是这么干的。香港警察的街头暴力,但他有个底线尽最大可能,不能直接打死人,这是他的底线。所以你没有看到在街头的附近直接把人完全打死,他没有,他开枪了,他是这么做了,但是死人不死人,他极力回避这个问题。

而他开枪也好,强硬态度也好,是给香港人营造恐惧,上街就可能被抓,被警察暴打,甚至被打瞎眼,这种恐惧的氛围是很可怕的。而不是针对一个人真的把他杀了,道理是一样的。所以如果你看古书的话,我相信《聊斋志异》也这么写的。说你到坟地去或者比如说妲己。

那云中子对纣王说身边有狐狸的时候,他没这么说,他叫妖氛,妖氛笼罩深宫。云中子自始至终没说你家里有只狐狸,他不这么说。因为纣王是王了,这个妖氛把纣王罩在这妖氛之中,罩在了妖鬼之中,远远胜过杀死他。中国人一进坟地就唉呀,就说上来。

在北美很多人家里情况不太好,或者一些学生去住地下室。住地下室,无论房东说怎么收拾的干净,你住个三五个小时,住个三天两天,得风湿病的有的是,得关节炎的有的是。你没感觉他有什么,但是这种阴气会把人置于死地,对吧?你想不出哪疼,但你就浑身疼。道理是一样的,住地下室形成了阴气的氛围,跟这里面笼罩的概念是完全一样。

所以不是什么执法不执法的问题,而是当这条法律出现之后,完全笼罩在整个中共邪恶的代表的这些人物的头上,他的每一个家庭成员。所以这是通常讲的氛围,那被中国人可能现在讲叫接地气。你讲接地气,你都不知道是什么,你都描绘不出来,所以这是气势,这是真的。那在这个背景之下,香港人发出三罢的话,他的力度远远超过之前,因为在港人的解读中,他们不是孤立的,他们跟整个与神同行的人是一体的。

台湾一定会反应非常的强烈。总统蔡英文:川普签署鼓励香港市民,他们感觉走在自由民主的道路上不孤单。民主自由、人权是普世的,各国非常关注香港,希望香港人在民主的道路上继续加油,香港政府也必须正视人民对自由民主的诉求。那她是一个政治人物,她是一个中华民国的总统,所以她在概念中讲述的是人的层面。

立法院的院长苏家权表示:在立场表达与实质层面都具有非凡的意思,那全世界民主国家政府人民出来声援、证明民主自由、人权理念早已不分国界,民主不再是一个国家的体制的选择,而是人类共同追求的生活方式。这个话就厉害了,对吧?现在的问题就是你是人,是神造的人,你还是共产党下的高级动物?你娶了个高级动物,就这么大的区别,对吧?当你把自己视为高级动物的时候,你就叫贱货,我没骂你,《封神演义》就这么写的,你就是个贱货。

唯利者必下贱,因为你好端端的一个人,你有至高的灵魂,你却说他是不存在的,没见过这么糟蹋自己的,我讲的是这意思。是你自己骂自己贱货,而不是我说的。你怎么去解释贱货是你自己心里的仇,对吧?这个话咱得说清楚了,对吧?说你现在认识是这个认识,就像习近平说了以牙还牙,他是笨蛋,以牙还牙,以眼还眼,那是当初神给犹太人定下的人间的法律。

他是个被洗脑的包子,他用的“以牙还牙、以眼还眼”那是共产党杀人之灌输,你说他是不是笨蛋?一样的。

我说你下贱,我没骂你,你认为骂你了,那是你活该。

那是你在传统的生命的文化中缺失后的对自己表达出来的比包子还笨蛋的一个客观状况。

其实中国人在共产党框架下,没糟蹋任何别人,糟蹋的全是你圣洁的灵魂,这个傻东西。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