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石濤縱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川普簽署鼓勵香港市民 走在自由民主的道路上不孤單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30日】(主持人:石濤)

有個時差問題,這是在香港感恩節的晚上,在香港的中環愛丁堡廣場7:30~9:00他做了一個感恩節大集會。在我做節目的時候,我不知道現場有多少人,十幾萬二十幾萬肯定是有了。早在1014號的時候,當時希望美國的衆議院直接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時候,去了27萬人。這是一個很有趣很有趣的命運中的過程,我跟大家講的是命運中的過程。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川普簽署的時間是香港時間28號早晨7:00。這個集會是28號晚上7:30,實際正式開始的時間是晚上8:00。而集會的組織者是大學的一個聯席會的主席,那個人大概姓張。他曾經到美國國會作證。他在申請這個集會的時候是二十五六號。集會的概念就是在美國感恩節去感謝美國的參衆兩院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他在申請的時候,川普並沒有簽署,而且川普表現出來的態度是比較曖昧的。所以在香港時間的27號的傍晚的時候,香港警察就批出了“不反對通知書”允許這個集會進行。他有個時差,香港的時間早,美國東部的時間晚,差了13個小時。所以等到了28號早晨,川普通過了該法案,所以這個集會就不一樣了。這裏他寫的感恩了,那本來是感恩美國國會、美國政界、美國人民的支持,等待着總統簽署法律。

結果正是這麼一個時間差,其實讓我說就是:時間是個神,正是這麼個時間差促成了在28號的晚上感恩節這天,整個香港沸騰。

我用這段視頻只是一段了,因爲同樣面臨着一個時差問題,最終的人數幾十萬肯定有了。一開始的時候,到了晚上8點多的時候幾十萬就已經有了。所以你讓我說叫逼爆,我當時的理解就是逼爆整個港島。我這裏想說明的什麼意思?命運,時間是個神。如果川普簽署的時間早,那有道理相信香港警察絕不會同意他在這集會。跟1014號當時集會的“不反對通知書”發出的類似。

1014號經歷過那樣的波折之後,在香港警察的眼睛裏,香港人的那種抗爭的勇氣、抗爭的參與感已經被打消了,所以當時就同意了1014號的這個集會。他萬萬沒想到去了27萬。在港島,香港的金融中心,你去27萬,那就整個站滿了,整個站滿了人了。

那這一次同樣,如果他要知道川普簽署的話,我以爲他不會允許的,那個聲勢太浩大了。所以他也認爲川普不會簽署,但不成想川普真的簽署了。所以這是我跟大家分享,事情的本身不是人算的,人算不算,人一定算,那不算,不是人。不是人的意思,這裏沒有罵人的意思,這裏是講說什麼叫與神同行,什麼叫順天意而爲之。

美國之音做了一個報道:《川普簽署涉港法案港人備受鼓舞促迴應五大訴求》。他這裏報道的時間,因爲時差的問題,他只報道了當時香港人,中環的人,就是白領,在銀行上班的一些banker,那他們在利用午飯的時間來歡呼川普把該法案成爲了真正的美國法律。快閃的集中示威者在中環附近的上班族爲主,12:45開始高呼“五達訴求缺一不可”、“香港人,報仇”,現場有人打出“感謝川普”的字樣、“第一個被制裁者林鄭月娥”,一直到下午2:00

那很有趣的是在1124號,香港人以創記錄的人數294萬人蔘加類似公投的區議會選舉之後,泛民主派獲得了85%的席位,那親中共的人只剩下15%。我說過59席,這59在香港人的話中叫59就是不久,一會就完蛋,他講的是這麼個含義。

一會是完蛋,這是一種天意的成分在其中,是在這個背景之後,香港警察在執法中出現了一個非常泄氣的皮球。在過去的時間裏,我曾經看過一段是在中午快閃的過程中,大批的香港警察,一百多香港警察現場抓了五六十人。那個當時現場的視頻我都見過,非常的兇的。

可是至24號之後,香港警察只在邊上站着不管了。在我個人的認爲當中,對警察的打擊巨大。就是公投區議會選舉,因爲對於很多警察人員以爲抗議的人是學生,所以他們集中力量去攻擊香港中文大學、理工大學、香港城市大學,去抓學生,去攻擊學生。

而作爲香港社會的主體,香港的中環是香港社會的主體,那是香港的精英,他不認爲那些人是真正抗議者。而那些人應該是痛恨把香港搞得如此之亂的所謂的這些勇猛的抗議者,這是很多香港警察所被灌輸的理念。所以他拒絕接受外面的任何說法,從而出現極端暴力的報端的那種概念。

這個東西在我眼睛裏就是鬼上身之後、影響之後,他認爲自以爲是的出現狀況。所以我們會看到在現實生活中既是親朋好友,對吧?同學、同事,你也會看到很多人很哏,你會以爲這事就這麼簡單,他怎麼就這德行呢?對,他就這德行。所以生命是有特點的,江山易改,秉性難移。但大批的被洗腦,大批的被灌輸,那是香港警察。香港警察在5個月的時間裏掙了老多錢了。

我剛纔看到這個香港的一個立法會的議員爆出香港警察現在已經把全年的應該拿到的錢全給花了,這還差一個多月。所以他們香港警察去在其他的紀律部隊,紀律部隊包括救援的、包括香港的律政司的人、包括救火隊,把他們的錢拿過來給他們用,那這個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這是香港政府的極端的問題,極端的錯誤,所以他們自己本身就是暴徒來的。

那在這樣的一個背景之下,香港警察他是被鬼上身、被鬼影響的話,面對現實他還有自己人性尚存的一面。所以出現了一個很有趣很有趣的場合,你現在看到的暴力場面很少了,因爲警察住手了。星期三簽署生效了該法案,那對香港資質狀況進行年度審覈,它叫審查,確定是否美國介於香港特殊的地位,同時制裁侵犯香港自由與人權的官員。這裏面同時包括了大陸的官員。

外交部的聲明:此舉嚴重干涉了香港的事物,什麼中國內政等等等等,赤裸的霸權行爲等等等等,然後國務院港澳辦說是搞亂香港的背後最大的黑手。香港人是人,與神同行的,美國人是in god we trust,所以他們合在一起是很自然的一種生命屬性的過程。

那中共政權說是搞亂香港的背後黑手,亂是它自己亂了,是直接打擊了高級動物在香港獲取利益的機會和環境。所以我個人覺得這話說的蠻對的。

川普簽署兩個協議,給香港的民主抗爭注入了新的動力,在社交媒體中,給香港政府設下了128號的最後期限,正面迴應五大訴求,否則香港再次發動大規模的罷工、罷市、罷課。

那我以爲當美國的相應的人權法案成爲法律之後,川普自己也改變不了,那這就變成了只剩了一個執法的過程。很多人去討論他的執法的概念,我跟你不是那麼回事。凡是這樣的人,在我眼睛裏是雞賊的,雞賊呀,不是罵人的話,原來叫賤貨。如果你要懂得,人所真正懼怕的是氛圍。

中共營造的同樣是氛圍,習近平有他自己的規矩,他盡他最大可能不直接殺人,但他營造極端的恐怖氛圍,在新疆、在香港都是這麼乾的。香港警察的街頭暴力,但他有個底線盡最大可能,不能直接打死人,這是他的底線。所以你沒有看到在街頭的附近直接把人完全打死,他沒有,他開槍了,他是這麼做了,但是死人不死人,他極力迴避這個問題。

而他開槍也好,強硬態度也好,是給香港人營造恐懼,上街就可能被抓,被警察暴打,甚至被打瞎眼,這種恐懼的氛圍是很可怕的。而不是針對一個人真的把他殺了,道理是一樣的。所以如果你看古書的話,我相信《聊齋誌異》也這麼寫的。說你到墳地去或者比如說妲己。

那雲中子對紂王說身邊有狐狸的時候,他沒這麼說,他叫妖氛,妖氛籠罩深宮。雲中子自始至終沒說你家裏有隻狐狸,他不這麼說。因爲紂王是王了,這個妖氛把紂王罩在這妖氛之中,罩在了妖鬼之中,遠遠勝過殺死他。中國人一進墳地就唉呀,就說上來。

在北美很多人家裏情況不太好,或者一些學生去住地下室。住地下室,無論房東說怎麼收拾的乾淨,你住個三五個小時,住個三天兩天,得風溼病的有的是,得關節炎的有的是。你沒感覺他有什麼,但是這種陰氣會把人置於死地,對吧?你想不出哪疼,但你就渾身疼。道理是一樣的,住地下室形成了陰氣的氛圍,跟這裏面籠罩的概念是完全一樣。

所以不是什麼執法不執法的問題,而是當這條法律出現之後,完全籠罩在整箇中共邪惡的代表的這些人物的頭上,他的每一個家庭成員。所以這是通常講的氛圍,那被中國人可能現在講叫接地氣。你講接地氣,你都不知道是什麼,你都描繪不出來,所以這是氣勢,這是真的。那在這個背景之下,香港人發出三罷的話,他的力度遠遠超過之前,因爲在港人的解讀中,他們不是孤立的,他們跟整個與神同行的人是一體的。

臺灣一定會反應非常的強烈。總統蔡英文:川普簽署鼓勵香港市民,他們感覺走在自由民主的道路上不孤單。民主自由、人權是普世的,各國非常關注香港,希望香港人在民主的道路上繼續加油,香港政府也必須正視人民對自由民主的訴求。那她是一個政治人物,她是一箇中華民國的總統,所以她在概念中講述的是人的層面。

立法院的院長蘇家權表示:在立場表達與實質層面都具有非凡的意思,那全世界民主國家政府人民出來聲援、證明民主自由、人權理念早已不分國界,民主不再是一個國家的體制的選擇,而是人類共同追求的生活方式。這個話就厲害了,對吧?現在的問題就是你是人,是神造的人,你還是共產黨下的高級動物?你娶了個高級動物,就這麼大的區別,對吧?當你把自己視爲高級動物的時候,你就叫賤貨,我沒罵你,《封神演義》就這麼寫的,你就是個賤貨。

唯利者必下賤,因爲你好端端的一個人,你有至高的靈魂,你卻說他是不存在的,沒見過這麼糟蹋自己的,我講的是這意思。是你自己罵自己賤貨,而不是我說的。你怎麼去解釋賤貨是你自己心裏的仇,對吧?這個話咱得說清楚了,對吧?說你現在認識是這個認識,就像習近平說了以牙還牙,他是笨蛋,以牙還牙,以眼還眼,那是當初神給猶太人定下的人間的法律。

他是個被洗腦的包子,他用的“以牙還牙、以眼還眼”那是共產黨殺人之灌輸,你說他是不是笨蛋?一樣的。

我說你下賤,我沒罵你,你認爲罵你了,那是你活該。

那是你在傳統的生命的文化中缺失後的對自己表達出來的比包子還笨蛋的一個客觀狀況。

其實中國人在共產黨框架下,沒糟蹋任何別人,糟蹋的全是你聖潔的靈魂,這個傻東西。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