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新疆再教育營和大陸勞教所(合成圖片)
新疆再教育營(上)和大陸勞教所(下)(SOH合成圖片)

【視頻】新疆再教育營是大陸勞教所的翻版?

從新疆再教育營機密文件曝光再看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1日】(本台記者李靜蘭綜合報導)2019年11月24日,華盛頓非政府組織“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 (The 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曝光了最新一批有關新疆再教育營的中共內部機密文件,這是第一次曝光新疆再教育營的細節,鐵證如山。美國媒體說,文件內容令人不寒而慄。

國際調查記者聯盟在11月24日週日 發佈的“中國電文”新疆再教育營機密文件
國際調查記者聯盟在11月24日發佈的“中國電文”新疆再教育營機密文件(SOH合成圖片)

這些披露的情況,法輪功學員李先生早在2000年前後,已經親身經歷過了。據李先生說,當年的勞教所,那種恐怖程度遠超現在的新疆再教育營。(在國際社會的壓力下,中國大陸的勞教所於2013年已關閉。)中共把迫害的邪惡手段也延伸於迫害良民大衆。

據大紀元“新聞看點”李沐陽報道,李先生因爲修煉法輪功,被抓進了當時所謂“現代化文明”的天津雙口勞教所。李先生介紹說,當年天津雙口勞教所有五個大隊,每個大隊有八個班,共計96個牀位。但是實際的容納量卻有150—160人,沒有牀的只能睡地板。那裏蒼蠅蚊子終年不斷,而且在社會上早就消失的臭蟲,那裏也多的無法形容。

勞教所規定法輪功學員只有過了夜裏12點纔可以休息,早晨5點又被喊起牀出工幹活。每天的工作量非常大,有的人連去廁所的時間都沒有。但即使如此,很多人還是要幹到第二天凌晨三四點鐘才能勉強完工,完不成奴工任務就會遭到一頓毒打。一年到頭,周而復始。

中共實施上百種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中共實施上百種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李先生講述了一些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情況:

天津法輪功學員周向陽,曾與李先生一同在勞教所迫害周向陽曾多次被警察毒打和電擊,有一次當場暈了過去。周向陽反反覆覆被抓捕關押了很多次,如今仍然在天津濱海監獄被迫害,他的妻子李姍姍在天津女子監獄被迫害

法輪功學員周向陽、李珊珊(明慧網)
法輪功學員周向陽、李珊珊(明慧網)

據明慧網報道,二零一六年十月,天津法輪功學員周向陽、李珊珊夫婦被非法判刑,周向陽七年,李珊珊六年。

據李先生講述,有一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李良,身體瘦小單薄。剛進勞教所就被打成了“血人”,“整個臉都變形了”,洗過三次仍然滿臉血污。李良反覆被打,直到打人的甄潤仲沒了力氣才停止。

法輪功學員李良和二姐李迎少年時的照片(明慧網)
法輪功學員李良和二姐李迎少年時的照片(明慧網)

據明慧網2012年的報道,李良多次被中共非法關押,合計遭非法監禁八年。李良一九九三年畢業於天津財經學院,擁有本科會計文憑,曾在北京文化書店工作。他天性善良,待人真誠,學業、工作一直優秀。一九九四年,李良與父母及兩個姐姐李紅、李迎一起走上了法輪大法修煉之路。修煉後,許多人得到過他的無私幫助,李良是一個大家公認的好人。

劉瓊是天津市東麗區人,2015年3月2日,中共“兩會”召開前,劉瓊在天津塘沽區的單位正常工作時被天津市610辦公室、公安國保大隊綁架,在天津雙口勞教所裏不知捱了多少次的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毒打。(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毒打。(明慧網)

有個打手叫王洪生(是勞教所所長許長青的親戚),勞教前是個屠夫,因爲心狠手黑,大家背地裏管他叫“屠夫”。王把劉瓊狠狠地打了一頓,第二天還要繼續再打,可是當劉瓊被迫脫下褲子準備捱打時,“屠夫”竟再也下不去手了:劉瓊的屁股早已被他打得皮開肉綻,令人慘不忍睹!

天津市薊縣的王建會,是普通農民,他被勞教所惡人折磨的實在受不了了,曾經想過“一死了之”。絕食抗議期間,勞教所讓他的母親和妻子來勸他吃飯。王建會說了這麼一段話:“我吃飯你們就放心了嗎?我在這裏每一分鐘都有生命危險,每一分鐘都在遭受迫害。我吃了飯,你們就能放心嗎?”有一次王建會被毒打,警察楊俊遠指使打手說,“拿棍子去,往死裏打,打死了我負責”。

酷刑示意圖:強制灌食。(明慧網)
酷刑示意圖:強制灌食。(明慧網)

有一位叫黃禮喬法輪功學員,勞教期間經常被警察整夜毒打。李先生說黃禮喬後來又多次被綁架關押,前不久剛剛從天津濱海監獄回家。在濱海監獄,黃禮喬同樣遭受了各種毒打和上大掛等多種酷刑折磨,可謂是九死一生。

法輪功學員黃禮喬和妻子葛秀蘭(明慧網)
法輪功學員黃禮喬和妻子葛秀蘭(明慧網)

據明慧網2019年7月報道,黃禮喬是天津無縫鋼管公司工程師,他因堅持修煉法輪功,遭受三次勞教和兩次拘留的迫害後,於2012年4月再次被綁架,並於2012年9月被非法判刑7年。將近五年,天津獄方一直不準黃禮喬的妻子葛秀蘭接見。

還有一個叫唐堅法輪功學員,多次遭到各種酷刑迫害。有一次被一個王姓警察打嘴巴,這個過程被另外一個勞教人員暗中計時,發現足足打了65分鐘。還有一次,警察用透明膠帶封住唐堅的嘴,然後又用膠帶把他五花大綁地捆起來,讓他趴在地上。

大法弟子唐堅,於2004年7月7日被天津雙口勞教所迫害致死。(明慧網)
大法弟子唐堅,於2004年7月7日被天津雙口勞教所迫害致死。(明慧網)

唐堅絕食抗議,被警察野蠻地灌食。警察在流食中放了大量的鹽,卻不讓唐堅喝水。肺部嚴重感染的唐堅高燒不止、昏迷不醒,到人奄奄一息的時候才讓家屬接回家。唐堅告訴家人,“什麼苦都吃了”。2004年7月,唐堅含冤離世了,臨死前,他的身上還有很多傷痕。

據明慧網報道,大法弟子唐堅畢業於南開大學物理系,被綁架前在南開區嘉陵道中學工作。唐堅於2004年7月7日被天津雙口勞教所迫害致死,留下遺孤唐成宇,當時才6歲。

中共酷刑示意圖:毒打。(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毒打。(明慧網)

法輪功學員李先生說,中共的罪惡,都包裹着“美麗”的謊言。中共自稱是對法輪功學員“關心、愛心 、耐心”,實施“教育、感化、挽救”。但正是中共所謂的“教育、感化、挽救”,才使許許多多法輪功學員受到摧殘,使他們的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李先生說,中共對維族人的迫害,只是複製了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一部分,只是把勞教所的那些東西複製了一部分。如果把中共對法輪功學員迫害完全曝光,這個世界都會被驚呆。

李先生希望國際社會都能正視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持續了20年的迫害,正視中共對新疆維族民衆和其他人羣的迫害。制止暴惡,解體中共。

責任編輯:靳同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