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波兰前总统Aleksander Kwasniewski (AP Photo/Czarek Sokolowski)
波兰前总统亚历山大·夸斯涅夫斯基2019年11月28日接受采访。(AP Photo/Czarek Sokolowski)

波兰前总统:因为爹是美国副总统 亨特才当上乌克兰公司董事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1日】(本台记者仲軒综合编译)美国总统弹劾调查案中最核心的乌克兰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布瑞斯马控股公司(Burisma Holdings)的董事会中一位显赫成员11月29日(周五)承认,由于乔·拜登的政治影响力,他的儿子亨特·拜登才被邀请加入了该公司的董事会。 

这位显赫人物是波兰前总统亚历山大·夸斯涅夫斯基(Aleksander Kwasniewski),他与亨特·拜登大约是在同一时间加入布瑞斯马公司的董事会的。夸斯涅夫斯基对美联社表示,企业们寻找有影响力的人来当顾问是正常的。这位前总统承认,他和亨特·拜登都获得了布瑞斯马公司的职位,而且由于他们的名字具有影响力,所以布瑞斯马公司有时每个月会支付高达83,000美元给他们。

夸斯涅夫斯基说:“我知道,如果有人请我参加某个项目,那不仅是因为我太出色了,也因为我是夸斯涅夫斯基,我是波兰前总统。而所有这些都是相互联系的。不出名就什么都不是。身为拜登是不错的, 这是一个好名字。” 

这位前总统继续声称,亨特·拜登是董事会不可或缺的组成部份,尽管他在能源领域没有背景,并且在他与布瑞斯马公司的五年任期内从未访问过乌克兰。

夸斯涅夫斯基说:“他(亨特)收集了信息。”他声称亨特·拜登帮助治理了公司。还说:“他对我们是有用的,因为他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东西。”

夸斯涅夫斯基发表评论之际,正值布瑞斯马公司及其与亨特·拜登的联系在对唐纳德·川普总统的弹劾调查中占据了核心位置。当川普建议乌克兰政府首先调查亨特·拜登为何他能拿到布瑞斯马公司的董事职位时,该公司就成为弹劾程序的核心了。

民主党人声称,川普总统的建议等于要求外国势力抹脏政治对手,他们认为这是一项可弹劾的罪行。另一方面,川普和他的盟友们则反驳了亨特·拜登的任命,因为时间恰逢前副总统乔·拜登被任命领导奥巴马时代对乌克兰的政策,而亨特在能源行业相关经验的不足,更应该引起调查。

正如《布莱特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的资深撰稿人彼得·史崔哲尔(Peter Schweizer)在他的《秘密帝国:美国政治阶层如何掩盖腐败并让家庭和朋友致富》(Secret Empires: How the American Political Class Hides Corruption and Enriches Family and Friends)一书中所详述的那样,与现任及过去的布瑞斯马公司的董事们相比,亨特·拜登在银行投资、游说和对对冲基金的管理方面的背景是很差的。

更引人担忧的是,当亨特·拜登加入布瑞斯马公司时,该公司正被视为积极向西方领导人求情,以防止对其业务做法进行进一步调查。而就在同一个月,当亨特·拜登和夸斯涅夫斯基被邀请加入该公司的董事会时,英国大不列颠政府已经冻结了涉嫌洗钱的布瑞斯马公司创始人迈克拉·佐罗彻夫斯基(Mykola Zlochevsky)的帐户了。

一位与佐罗彻夫斯基有密切关系的乌克兰官员在10月承认,亨特·拜登之所以获得任命的唯一原因,就是要“保护”该公司不受外国审查。鉴于时任副总统乔·拜登的任务是领导奥巴马政府对乌克兰的政策,以回应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入侵,因此这一说法是具有可信度的。

正是因为布瑞斯马公司和佐罗彻夫斯基已经身陷在法律纠纷中,所以乔·拜登的政治影响力,才引发了最危险的争议。而这位前副总统要求乌克兰政府于2016年解雇其最高检察长维克托·萧金(Viktor Shokin)的举动,也就特别受到质疑。

乔·拜登曾在公开场合中大肆夸耀他开除萧金的事,据报道说,他曾威胁乌克兰政府如不撤除萧金,他将扣留超过10亿美元美国对乌克兰的援助。拜登还声称那个要求来自当时的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还称奥巴马对乌克兰总检察长萧金的反腐败能力失去了信心。

然而,非正式地,也是众所周知的,萧金当时正在调查布瑞斯马公司和佐罗彻夫斯基的公开腐败。尚不清楚调查是否扩大到了亨特·拜登的头上;但萧金最近承认,在他下台之前,他已经被警告不要继续调查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事,萧金的继任者(目前也正在接受公开的腐败调查),对布瑞斯马公司和佐罗彻夫斯基的调查早就不了了之了。

不过,自对川普的弹劾调查开始以来,乌克兰政府已将佐罗彻夫斯基的案件重启了,而且这次还扩大了调查范围,将公开腐败和挪用公款都包括在内。即使乌克兰政府或美国执法部门无法证明佐罗彻夫斯基和拜登家人有什么不当的行为,但如波兰前总统夸斯涅夫斯基所说的话仍将继续在公众中引起人们对此事的负面看法。

亨特·拜登本人对他们自己的处境也没有起到好作用,尤其是当他在十月份接受ABC新闻采访时也承认:他父亲的政治影响力,很可能是布瑞斯马公司任命他为董事的原因。

当亨特·拜登被问及如果他的父亲当时不是的副总统他是否还会被挖去做这么一份利润丰厚的工作呢?他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回想起来,可能不是。”不过,他很快就补充说,家人的政治地位一直在他的生意中起着重要作用。“但是,那是——-您知道的——如果我的姓不是拜登,我认为我的生活中不会发生那么多事情。”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