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川普總統11月28日感恩節祕訪阿富汗,慰問當地駐軍併發表演講。(Alex Brandon/AP)
圖爲川普總統11月28日感恩節祕訪阿富汗,慰問當地駐軍。(Alex Brandon/AP)

評論:民主黨人想在參議院彈劾川普 實乃瘋狂之舉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1日】(本台記者張莉莉綜合報導)12月1日(週日),《福克斯》新聞發表評論文章,表示民主黨人如果想在參議院川普總統進行彈劾審訊,實在是所有瘋狂之舉中最瘋狂的想法。

文章作者珀格拉姆(Chad Pergram)從以下幾個方面分析了爲什麼如果民主黨人要推參議院彈劾審訊,等於是出了一張“最瘋狂的牌”:

第一、事實上目前沒有人能夠想像該彈劾審訊會是什麼情景,很可能是一部分人認爲對其有利,而另一部分人則將其視爲一個玩笑。另外,如果要參議院指控川普總統,需要67位參議員投票表示贊成,民主黨人很可能無法得到這麼多參議員的支持。

第二、一般人會認爲,這次的彈劾審訊可能會模仿參議院1999年針對前總統克林頓(Bill Clinton)的彈劾審訊。而事實上,這兩者並無可比性。雖然當時衆議院在兩黨支持的情況下通過了彈劾決議案,而且國會山有許多流言說參議員們可能會嘗試打電話給克林頓讓其作證,甚至萊溫斯基(Monica Lewinsky)也可能作爲證人被傳喚。但是最後什麼都沒有發生。參議院的彈劾審訊沒有任何證人出現,最終宣告失敗。

第三、雖然數星期以來,民主黨人希望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和少數黨領袖舒莫(Chuck Schumer)坐下來協商,談談是否能夠對彈劾川普總統設計一個審訊方案。但是,目前他們沒有因該問題會過面,也沒有達成任何協議。作者認爲,即使他倆真的聚在一起,也談不出什麼協議來。

第四、參議院要最終同意某項議案,需要所有參議員一致同意才能生效。這是參議院的準則,如果有一票反對都不行。所以,要所有100位參議員都一致同意彈劾川普總統的審訊方案,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第五、再來看看證人的情況。一般來說,一些衆議員可能會扮演指控者的角色,爲參議院彈劾審訊作證。大家可以想像,這些衆議員們是否會想要傳喚代理白宮辦公廳主任穆爾瓦尼(Mick Mulvaney)、代理白宮預算主任沃特(Russ Vought)、能源部長佩裏(Rick Perry)、前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川普總統的律師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美國駐歐盟大師桑德蘭(Gordon Sondland)、甚至川普總統本人。“哇,好熱鬧!”

第六、更熱鬧的是,除了川普總統會非常堅決地捍衛自己之外,所有這些共和黨議員及白宮官員可能都希望藉此機會在參議院定下一個針對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和他兒子亨特(Hunter Biden)的聽證會。另外,他們一定也會要求傳喚衆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希夫(Adam Schiff)甚至是那名引發彈劾調查的匿名舉報人來參議院作證。

第七、雖然沒人能夠未卜先知,如果參議院對總統進行彈劾審訊會給兩黨帶來什麼後果。但是,毫無疑問,這對於美國的政治將帶來前所未有的分裂。雖然民主黨人可能會因有機會傳喚川普總統作證而得意洋洋,而共和黨人也會對拜登父子將如何回答問題而欣喜,但是,尤其是在大選年發生這樣事,沒人能夠衡量這對於自己的黨派來說意味着什麼。

第八、對於拜登來說,這樣的場景無疑會影響他的2020競選。另外,如果參議院彈劾審訊被安排在明年1月或2月的話,那些民主黨蔘議員總統候選人將會被迫陷在無休無止的聽證會中,而無法抽身去爲自己的競選拉票。作者認爲,目前不清楚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哈里斯(Kamala Harris)、布克爾(Cory Booker)、本尼特(Michael Bennet)、桑德斯(Bernie Sanders)以及克洛布查(Amy Klobuchar)將如何來應對既要爲競選拉票,又要在參議院參與彈劾總統這一挑戰。作者認爲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就是如果有一個候選人蔘議員選擇出去拉票而不是坐在參議院彈劾總統,那很可能所有候選人都會效仿。

作者最後總結,無論那些民主黨人如何處心積慮要打垮川普總統,但他們忘了,川普總統的經歷證實,他每次都能在最混亂、最無序的局面中脫穎而出,成爲衆人的焦點、成功的典範。正如川普曾在“實習生”節目以及2016年總統大選中成爲明星一樣,如果參議院彈劾審訊真的發生的話,只會給川普總統一個更大的舞臺展現風采。

責任編輯:楊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