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11月28日感恩节香港抗争者挥舞“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的旗帜。(AP photo)
11月28日感恩节香港抗争者挥舞“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的旗帜。(AP photo)

一位勇武女孩的感受(下):香港美好是因香港人 中共要毁人夺地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2日】(本台记者馨恬采访报导)从今年6月开始的“反送中”运动,香港抗议者提出“五大诉求”,包括正式撤回《逃犯条例》、撤销以“暴动罪”来定性他们的示威、撤销对被捕抗议者的起诉、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警方处理抗议活动的方式,以及落实“真普选”。

到目前为止,除了撤回修例以外,其它的诉求都没有得到满足。

港人要求“五大诉求”的和平抗议活动也一直持续到现在,警方与抗议者之间的对抗不但没有减缓,反而是日益升级。在这次抗争中,最令人瞩目的是香港青年学生占了抗议者的主体,大学校园也成了和警方开展抗争的“战场”。那么,站在“反送中”最前方的勇武派,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呢?

馨恬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采访到一位香港“反送中”勇武派的一员,没有想到的是,她是一位长得非常娇小玲珑的女孩子。虽然她说自己只是代表她个人,但是馨恬觉得,通过跟她的近距离接触,我们来听听她的心声,可以帮助我们来了解这场发生了将近半年的“反送中”运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勇武派“抗争者又是怎么想的。

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就简称她是J了。

接上集:  一位勇武女孩的感受(上):中共要灭绝港人 所以我们不顾一切站出来

香港警方的催泪弹是往头射,警棍是对头打——种种迹象表明警方要毁灭抗争者

馨恬:当时为什么觉得他们不是在驱赶你们,而是要毁灭你们呢?

J:正常来说,以国际标准,他们的枪必须要向天,或者向地,因为催泪弹的一些使用证明已经说明了,你只要对头打,一定会造成死亡。警棍也是,警棍不能对头打。可是种种的画面都会告诉我,他们的警棍是往你的头打下去,而且每一棍都非常有力。而且催泪弹都是水平线对准你的头射,你从任何一个直播画面里都可以看到,他们的警官、指挥官都会说,“往头射!往头射!”。

这些种种的画面、种种的迹象都能告诉你,他们根本就不是想要单纯地驱赶你,他们是想要我们的命。

中文大学二号桥的那一天,让我感受到最强烈的就是因为我们挡在那边不让他们进来,他们想要攻下我们,第一是因为他们面子问题,第二是因为他们这么多天,已经早就想要去灭掉我们任何一个人。

香港警方里混有大陆警察,港警也不遵守自己条例,没有让抗议者看到他们是按法处事

馨恬:面对那些警察的时候,你们感觉他们这些警察平时也差不多这这样吗?还是说…?

J:我觉得里面已经有不是香港警察的人混进去了,香港的《基本法》里面有规定说,香港警察,如果有市民或者任何一个人在你执法的时候要求你出示你本人的委任证,你必须要出示,你是不能拒绝的。因为这是法定之一。可是这场运动他们已经没有想要展示他们的委任证,而且在他们的制服有位置放委任证的地方,他们都会随便塞一张卡片进去。就会让人觉得说,我就是没有委任证,我就是没有号码,你管不了我,你不能奈我如何。就是因为这个方法,导致他们到底是不是真的香港警察,我们也无从得知。

我们有听过,在现场有警察是说普通话的,有警察称呼对方是“同志”的,或者是听他们说,“自己人,自己人”。香港人正常来说,是不用普通话沟通的,为什么你会用普通话跟你的同伴沟通呢?那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是不是真的香港警察?我们根本就查不到。

香港警察下班时间是不能参与任何一场抗争活动、示威活动,就是你不能有枪械或者警棍,(不能有)任何一个你值班时候的工具在身上,可是现在警察你说你是休班,或者你是穿便服,为什么你还有警棍在身上?为什么你还能拿枪?你还能拿警盾去阻挡人群?

香港警察内部的警察规条全部都是没有用的,对他们就好象是一个条例放在这边,可是他们没有必要去执行的样子。那这个纪律部队是真的正式正规的纪律部队吗?完全就没有啊。你根本整个警队都没有要遵从你们自己的规条,你还跟我说你是按法处事,你是站在法律那一边,我们完全看不到。

香港的美好是有香港人的存在,现在说粤语的香港人像二等公民

馨恬:有些人就说,现在这样搞,不是把香港搞乱了吗?搞乱了香港对香港人也没有什么好处啊。你怎么看?

J:中文就有一句话,“糖衣毒药”,“金玉表面”,你只能看到的就是他们想要你看到的。这个地方里面的腐败的地方,你不是当地人你是感受不到的。可是生活在香港的人,你真的生活下去,你就会知道,你买不到房屋,香港身份证——如果证明你是香港人,你是说粤语的话——你没有办法得到好的待遇,觉得自己就是二等公民。

我拿一个例子来说吧。香港的药房,多到比(便利店)7-Eleven还要多,多到不是一个正常的比例的存在。现在香港人看到很多药房,要结业了,要关掉了,其实他们是很开心的,因为香港正常不是这样的。因为(那些)药房是给内地那边的人做买卖用,他们有内线、有很多人是提供这些药物,药房的名字叫药房,可是他们卖的有些是奶粉、尿片或者什么的,他们开这些药房其实真正受益的不是香港人,而是内地人,因为它们可以帮他们拿到最便宜的货物,然后他们一大箱一大箱行李的运回去。

就是这样简单的例子能告诉你,香港人的生活真的是完全失去了平衡,我们不觉得会失去了国际都市的这个地位。简单来说,国际都市这个地位,一直都存在,在英属的那个时候一直都存在了。而且香港美好的地方不是香港本身,我想说香港美好的地方是香港人。(哽咽)

香港人是我见过的最友善、最可爱的一群人,就是因为有这种人的存在,才会让香港变得特别。如果这种人都完全被灭掉了,香港就不会再有她的美好。                                                  

香港是香港人的家、香港人的根,保卫香港,不能让中共毁灭了香港人的家

馨恬:所以你们认为你们是在保卫香港是吗?

J:对!香港的独特和香港的特别,不是香港本身这个地方,而是住在香港的这一群人赋予的。如果你说你上海、深圳,要Copy(复制)香港,你Copy的只是她的外表,你不能完完全全Copy她的本身该有的美好。因为这个地方所带出来的美好是这个地方生活的人赋予的。你不管是怎么Copy,你都是Copy不到的。

现在很多人说,不如我们就买一个地方,买个岛屿,然后香港人搬出去住,建立一个真正美好的地方。可是,很多香港人不想走的原因就是,香港是我们的地方。香港不是你们的地方,香港是我们的根。我们生活在那边,我们生长在那边,我们出生在那边,这是我们的地方。

为什么!?就好象这是我的家。旁边的人跟我说,邻居跟我说,你不行了这个家,你可以搬走啊。可是,这是家,为什么我要搬走?而且我不是不喜欢我家,是你在毁灭我的家。那为什么不是你去离开?为什么不是你去停止?在你要毁灭我的家的时候,还要我去离开我的家?这是什么ridiculous (荒谬)的理由?

中共用半年时间把文明、善良的香港人变成它们口中的“暴徒”,这只能是中共的问题

馨恬:香港以前是英属的,都是有一个宗主国的,你到底怎么看香港人呢?

J:如果你说英属的时候,英国将一个野蛮的种族,用了100年的时间,变成了文明、善良、和善的种族,可是九七之后,不用说九七吧,就从(今年)6月份开始,中共用这半年的时间,让这个种族,这个文明、有礼貌的种族变成了它们口中的“暴徒”。我就觉得你能让一个这么文明这么友善的地方的人能反抗起来,能拿武器去跟你对抗的时候,这是这个种族的问题吗?还是你的问题!?

中共对香港是践踏、是伤害,让人感觉不到“香港是中国的”这个像是家人的说法

J:再来说,香港的教育制度,还有香港人所赋予的那种自由权利,在中国(大陆)根本就没有。我们对这个地方(指中国大陆)以前我们一丁点的那种家人的感觉,勉强来说,我还是有的。我在很久之前,我都会觉得,哦,中国,好吧,这是我的祖国。可是,你说现在,我不代表其他人发言,我只代表我自己,你说我现在还觉得这是我的祖国吗?我不觉得。

在我亲眼目睹,家人是不应该伤害家人的。(哽咽)。如果你真的是觉得香港是你们的地方,为什么你要去侵踏他们?他们为什么会生活得如此的艰难?如果你说,香港是你们的,那你们不是应该去关心、去让他们变好吗?为什么你要疯狂的去杀害这个地方的人?我感觉不到香港是中国的这个说法。现在我不能接受,因为我不觉得他们是真的爱这个地方。

中共只喜欢在香港免税天堂里贪污、洗钱,他们只想要香港岛,不想要香港人

J:香港是一个免税天堂,他们喜欢,他们想要有这个地方,就是因为这能让他们去贪污,去洗钱,除了这样东西,我完全看不清他们真的爱这个地方。而且我亲耳从警察的口中听到,他们只是想要这个岛,他们不要这个岛里面的人。这就是两地之间出现了强大的对抗意识的其中一个原因。

“港独”是中共散布的口号,香港人抗争的就是“五大诉求”

J:在中国里面,大家都是看不到香港现在的情况,香港人所说的,一开头所说的“五大诉求”里面,完全没有一个东西是要“港独”。可是中共却把这个事情演变成“港独”。“港独”是中共散布的口号,完全不是我们去散布的口号。所以如果是清醒的,明眼人里能看得出,到底是谁要“港独”?是他们提出的这个term(名词),不是我们,我们要的是“五大诉求”。

可是直到现在,已经半年了,我们不管做什么,我们跟你解释多少,我们说要“五大诉求”,我们要解散警队,我们只要我们的东西,还我们自由。你们都说我们是“港独”,不管我们提什么,都是“港独”的话,那就好吧,我们就如你所愿。我们就”港”给你们看,我们就独给你们看。这就是我们现在想要抗争的,一开始我们根本就没有。

香港人对抗的是中共政权,拜托中国人认清这是个什么样的政权

J:我还想说一点就是,香港人其实不讨厌中国,我们的目标非常的正确,我们目标也非常的清晰,我们目标非常的一致,我们要对抗的是这个政权,我们对抗的是中共,不是中国。所以很多在国内的中国人,我想跟你们说,你们要继续踩我们,或者伤害我们也没有关系,可是拜托你们认清楚,你们现在所依附的政权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政权?为什么华人要去伤害华人?我不想说我们到底是中国人还是不是中国人,如果你真的爱你的家人,你不应该去伤害你的家人,这就是我的看法。

香港“勇武派”年轻人每天都当成最后一天过,要保住自己的家,保住香港最后的自由、尊严和民主不被中共毁掉

馨恬:香港的“反送中”运动会怎么样收场,香港的前途会怎么样,你有什么样的看法?

J:我不能代表所有的人说这件事,我只能以我自己的看法来说,但我觉得很多人的看法跟我差不多一致,就是前线的人,其他后勤的或者“和理非”的,我不能代表他们。我就只说出我自己的看法。

对香港的以后会怎么样?或者这场抗争会演变成什么样?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们作为前线出来抗争,我们每一天都当成是最后一天在过。因为我们会觉得今天我们出来了,我们可能会被消失、被捕,或者会死在警署,又或者不知要死在哪个海面上,被发现浮尸,或者被高处堕下。

我有想过很多,遗书我也写好了。(哽咽)。但我不会被我的家人知道,所以遗书我也交给我的朋友。其实很多人出来都是做好了要坐10年牢的准备,也有做好了今天就是我最后一天的准备。所以我们不知道往后会怎么样,但我们也不会退缩,我们会再继续作战下去。我们说过,只要还有一个人抗争下去,我们就不会退下去,只要有一个人还支持我们,只要有一个人还往前冲,我们也会继续往前冲。因为我们要的是香港不要被中共给毁灭,我们要的是“香港我们的家”,保有这份最后的自由,最后的尊严,还有最后的民主。

为什么会说最后?就是中共已经没有民主和自由,可香港还有,到现在这一刻我勉强说她还有,所以直到最后一刻,我都还会再继续抗争下去 。

香港人在创造历史,每一天都可能成为新的纪念日,香港人也在给港警暴力做记录、收集罪证

馨恬:今年2019年是中共建政70年,也是“六四”学生民主运动的30周年,还是柏林墙倒塌30周年,也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20周年,所以今年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年份。香港“反送中”运动就发生在今年 ,你觉得以后她在历史上会是怎么样的一个位置呢?

J:我觉得香港人在制造历史,这一年,对我们来说,是很特别。

这件事情,我不知道最后会怎么样,因为你现在知道在中国它们从来没有承认过“8964”这件事情,“8964”只是在国外,就是除了中国这个地方,在任何一个地方都会被关注到,都会被列入了历史,大家都有图片,都有影片可以看到。所以,每一个地方每年的6月4号,都会纪念这件事情,还有柏林围墙,每年都有人在纪念这件事情。可是柏林围墙他们幸运的是,他们在自己的地方去纪念这件事情,我们比较凄惨的是,我们要在其它地方,在国外去纪念“8964”这件事情。

香港今年,2019年,我们的抗争是从6月9号开始,直到现在。我们每一天都过得很凄惨,我们每一天可能都有新的纪念日出来。就好象我们说的“7·21”——元朗的黑社会疯狂地拿刀拿棍去打我们,在地铁站打我们,而警察一直都没有出现,即使他们出现了,他们也是调头就走,或者跟黑社会握手,这种事情我们也都记录下来。

“8·11”就是太古站;“8·31”就是警察出来大规模的厮杀,在地铁站里面杀人,在太古站里面赶走first aid(急救人员),把地铁站的门给锁上,不让first aid(急救人员)进去里面救人,到底里面有死伤多少,目前也无法去考证。这些事情也被我们记录了下来。10月1号,我们所称为的”国殇”,我们有记录下来,那一天也是一个很大的规模。

你问到这场运动往后会怎么样?我能确定的是,这场运动已经是被国际给记录下来的。往后我们不管发生什么,我相信香港人也会去纪念这场运动。可是我不确定他们是怎么去纪念,因为我也不知道我明天会不会死掉,会不会死在香港的某一处。如果我没有死的话,(哽咽),那我也会出来纪念这场运动,不管我人身在何处。

如果(问)记录哪一天,我就不好说了,因为每一天我们也都在创造历史。所以我只能说,2019年这一年,我们会把它记录下来。

我们现在有文宣组的朋友们,去搜集警察的罪证,警察的那些暴力的纪录,影片和照片也有记录下来,每一个犯事的警察,就是能拍到他的样子的,他们也有记录下来。所以在网路上已经组成了一些小队去记录这些事情。伤者和被捕人士,我们也有记录在案。

世界各地华人不要“自扫门前雪”,请你去了解真实情况,帮助香港

馨恬:节目的最后,你想要对我们的听众朋友说什么呢?

J:我想说,不管你们身在何处,你们在香港或者你们在世界各地哪一个地方,不要自扫门前雪,我不管你是中国人还是不是中国人,你是华人,你知道这个地方有困难,香港有困难,那就请你站出来,你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你可以跟你身边的人讲,你可以给他们看图案,如果你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我建议你去各式的渠道去观察。你可以说,哦,我不清楚到底哪一边是正确的,你有可能说香港警察做得不好,或者你们做的不好,你可以去看啊,你可以有很多渠道看啊。现在世界各地有各种的新闻,你不是不能看的,你是可以看的,只要你有心想去看。

拜托海外华人在享受民主自由时不要去赞美独裁政权,那是可耻的

J:我想说,特别是身处国外的,你们知道什么是自由,你们知道什么是民主,那就拜托你们,你们在享受民主的时候,不要去称赞暴政做的事情是对的。而且特别是你们是享受着民主自由,而去称赞独裁政权的话,这是非常可耻的一件事情。因为你在吃着糖,却去庆幸别人吃着屎,这是一个非常恶劣的心态。我拜托你们,我拜托你们,救救香港!救救生活在香港里面的人!(哭泣)。我说完了。

馨恬后记:不知道你听了以后有什么样的感受,馨恬想到的是昨天(指11月21日)5点的《走入美国》时段,馨恬谈到,美国在11月份是国家建国月,馨恬采访了一位国家宪法中心的总裁,他说,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美国《宪法》,《宪法》的精髓是什么呢?他说就是《独立宣言》的第二段:“我们成立政府是为了保护由神或自然,而不是由政府所赋予我们的权利,当政府不是保护我们的权利,而是威胁这个权利的时候,我们有权改变政府。” 这位总裁说,这就是美国《宪法》的精华。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