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關溝遺蹟 ((攝影:徐希微)
關溝遺蹟 ((攝影:徐希微)

北京關溝昔日七十二景不復 僅存遺蹟令後人尋仙蹤感古人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3日】(作者:徐希微)歷史上但凡兵家必爭之地,均爲地勢險要,北京居庸關一帶的關溝就是這樣一處所在。關溝不僅具備戰事險要,還兼具怡人景緻,是集險峻秀麗於一體的北京著名景觀。筆者曾幾次穿行於關溝,身處其中眼前象展開了一幅自然疊翠鑲嵌於歷史滄桑的厚重畫卷,歷史古蹟、自然景觀,峯迴路轉間近乎一步一景,被人們普遍譽爲關溝七十二景。遺憾的是,經過近代的過度開發和人爲的文化破壞,現今僅留存的一點遺蹟也不過是供後人追昔撫今。

關溝在地理位置上隸屬太行山脈燕山山脈的分界,地處太行八陘最北端的軍都陘。作爲北京西北門戶的居庸關,就設立在關溝的中間地段。從居庸關名字的由來得知,是取“徙居庸徙於此”之意,也就是說,此處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險勢,即便普普通通的民夫,憑藉此險要雄關也可以據守關城。以此可知這裏昔日山勢和風景的險峻壯美。四十里關溝古道,是從南口至八達嶺岔道城的峽谷地段,是戰時北京都城通往塞外的重要關塞,也是北京防衛體系的咽喉要道,因而雄關林立,關溝也因此而得名並著名。其周圍輻射性散落有遼金元明清的古建、民居、摩崖刻石、造像等古蹟文物記載並見證了它的曾經榮耀。諸如,六郎影、五郎像、彈琴峽、元末佛像、石佛寺、關帝廟、五貴頭等,還有水關、上關、居庸關等多處關城。

關溝古道旁的仙枕石,被譽爲關溝七十二景之一,因石形似臥枕,遠觀更像從天上掉落人間的神仙之枕突兀而獨立,因而被人們稱爲仙枕石。石壁上鐫刻有“仙枕”二字。仙枕石高3米有餘,“仙枕”二字爲隸書鐫刻,字形飽滿而圓潤,左側落款爲“呂賁書”。

仙枕石全貌 (圖片攝影:徐希微)
仙枕石全貌 (圖片攝影:徐希微)
“仙枕”摩崖石刻“呂賁書” (攝影:徐希微)
“仙枕”摩崖石刻“呂賁書” (攝影:徐希微)

“仙枕”題刻的右側,有明朝嘉靖年間時任薊遼總督許論的行書題刻。文中記載了,嘉靖乙卯三月十二日(嘉靖三十四年,即公元1555年),許論率兵二萬多人,抵禦蒙古殘部北虜進犯古北口一事。因自庚戌之變(1550年)之後,蒙古俺答連年南下擄掠長城周邊居住的百姓,刻石記述了許論的此次驅趕北虜的一場戰事。史料記載,許論其人累官至兵部尚書。

“許論題”刻 (攝影:徐希微)
“許論題”刻 (攝影:徐希微)
仙枕石西面石刻 (攝影:徐希微)
仙枕石西面石刻 (攝影:徐希微)

在“許論題刻”的右側,有原來石刻上的兩字藏文,並可見殘字邊緣的卷草紋飾。應該是鐫刻許論題刻時磨去原來的文字殘留下來的兩字藏文。

在仙枕石西南崖壁另一面,還刻有詩兩首,落款“太行散人書”。太行散人是何許人?今日已無從考據。詩序曰:“春日之八達嶺,客有言琴峽仙枕二古蹟者。訪琴峽已爲沙沒,獨仙枕石存,乃登玩移時,賦此二首。”詩中雲:“峽琴不可見,仙枕尚堪眠。”又“磐石蒼然古,仙蹤去未還。黃梁曾幾度,白鶴任長年。此事終成夢,前緣總付天。希夷如可學,習懶正相便。”

詩中提到的“希夷”,取自老子《道德經》第十四章:“視之不見,名曰夷;聽之不聞,名曰希。”夷,是指無色之相,即人們所說的道,人的肉眼可見的均爲有色之相;希,無聲之音,就是我們所說的大音希聲,大道的玄妙之音,用肉耳不可聽。所以後人以“希夷”喻指玄妙的境界,只有修煉得道之人纔可達到的境界。這裏,太行散人慨嘆人生如幾度“黃梁夢”一樣無常,表達自己對修行境界的嚮往:如此玄妙高深的大道,他隨性散漫的習性正可以學啊!

仙枕石南側面“太行散人書”刻 ((攝影:徐希微)
仙枕石南側面“太行散人書”刻 ((攝影:徐希微)

仙枕石側面呈“V”字形有兩道石階,拾階而上,石上的平臺大約有50、60平米,上邊有20多個大小不一的圓孔,傳聞是戰時搭帳篷留下的,當地人稱之爲“帳篷石”。因爲北宋楊家將保家衛國的威名遠播,受到歷代國人的敬仰和傳頌,所以當地人將此石就附會爲穆桂英點將臺。附近的六郎影和五郎像等佛像的造像也是基於此而冠之以名。這樣的地名在北京還有幾處,比如海淀區的“百望山”,傳說是佘老太太君曾在此山上向東北望、西北望,憂慮戰場上的兒子並登高頻頻顧望爲兒觀敵了陣。山下的地名就有了“東北望”、“西北望”沿用至今。

仙枕石的背面V形石梯 (攝影:徐希微)
仙枕石的背面V形石梯 (攝影:徐希微)
當地人將此圓孔稱之爲帳篷石(攝影:徐希微)
當地人將此圓孔稱之爲帳篷石(攝影:徐希微)

然而,從史料記載,早在後晉時期的石敬瑭已將燕雲十六州割讓給契丹,其中之一就有幽州北京,所以北京在宋朝時期應該並不歸屬宋,一直是遼朝契丹人的區域。作爲北宋的陪都北京大名府,是指今天的河北大名,因番兵懼怕楊延昭即楊六郎,楊六郎雄鎮河北三關二十秋。因而推斷北宋時期的楊家將不太可能到達北京關溝一帶。並且穆桂英、楊宗保僅存於小說演義中,在正史中並沒有其人記載。

雖然這些演義和民間傳說只是個心願的傳唱,確真實表達了楊家將保家衛國的事蹟典範,不僅被歷代文人騷客所詠誦,在人們心中也已樹立起不朽的精神豐碑。

在仙枕石北邊大概三四里的地方,有個彈琴峽。在《大清一統志•順天府》中記載,“彈琴峽,在昌平州西北居庸關內,兩山相峙,水流石罅,聲若彈琴”。可知當初彈琴峽的水流像琴鳴般清麗美妙而得此雅名。

太行散人在詩序中說“訪琴峽已爲沙沒”。其實在當時彈琴峽應該沒有被沙掩埋,只是詩人沒有找到罷了。

彈琴峽地處兩山壁立的峽谷,溫榆河由北流入峽中,清清溪水穿越於亂石石罅間淙淙有聲,有如奏出清音悅耳的琴音,迴盪於空谷幽峽,之後向南流出。流泉緩緩流淌的如訴琴聲,似沉澱了波瀾壯闊後的清明恬淡,敘述着千古興亡事,又似乎在告訴着人們什麼。在歷史上許多會意的帝王和墨客文人也曾慨嘆此景,因此留下了描寫彈琴峽的美妙詩句。

千古一帝的康熙皇帝就曾幾番出入居庸關途徑關溝。作爲博覽典籍通曉古今的康熙大帝,曾留下御筆,詩讚彈琴峽,曰:

琮錚流水意,彷彿似鳴琴。

曲度泉歸壑,聲兼峽泛吟。

空山傳逸響,終古奏清音。

不御金徽久,泠泠會素心。

五貴頭彈琴峽 刻石 (攝影:徐希微)
五貴頭彈琴峽 刻石 (攝影:徐希微)
鐫刻“彈琴峽”山石 (攝影:徐希微)
鐫刻“彈琴峽”山石 (攝影:徐希微)

史料記載,被稱爲宋後第一真詞人的納蘭性德,作爲康熙帝身邊的一等侍衛,途經彈琴峽也留下提壁詩:“泠泠徹夜,誰是知音者。”(《清平樂•彈琴峽題壁》)以此來描寫琴峽水聲泠泠,好似徹夜都在尋覓着知音,聊表此地此景的意境。

元朝詩人陳孚也有詩云:“月作金徽風作弦,清聲豈待指中彈?伯牙別有高山調,寫在松風亂石間。”(《陳剛中詩集.彈琴峽》)元代詩人唐元,也曾詩讚彈琴峽:“何年天造無絃琴”。

遺憾的是,在清朝末年的1905年,詹天佑修築京張鐵路時,峽谷東北面被削壁爲路;在1994年—1998年期間修八達嶺公路時又雪上加霜,使得開鑿廢棄的水泥石塊沙土等填平了琴峽溝谷。致使清麗婉轉婉轉的響琴峽音,再也不能悠然旋蕩於峽谷之中。至此,真如太行散人詩序中所預示的“訪琴峽已爲沙沒”,此番是真的沒有了清泉的蹤跡。現如今,只留下石壁上的題字,向人們訴說着昔日曾經有過的勝景。

五貴頭、彈琴峽山石南邊上端的五郎像摩崖(攝影:徐希微)
五貴頭、彈琴峽山石南邊上端的五郎像摩崖(攝影:徐希微)
五郎像對面山景屬燕山山脈(攝影:徐希微)
五郎像對面山景屬燕山山脈(攝影:徐希微)

四十里關溝,山清水秀,層巒疊嶂,樹木蔥鬱。往昔的七十二景絕大多數已不復存在,留下的也多是殘破不堪的遺蹟,唯有仙枕石依然完好的孤然獨立於此,今人可登臨仙枕石尋仙蹤,感懷古人。

參考書目:

老子《道德經》

《京東考古錄》

《讀通鑑論》

《讀史方輿紀要》

《欽定日下舊聞考》

《大清一統志·順天府》

《四庫全書》陳剛中詩集

責任編輯:穆珊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