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     哈爾濱市阿城區法輪功學員王德臣(明慧網資料照片)  ​
​ 哈爾濱市阿城區法輪功學員王德臣(明慧網資料照片) ​

【視頻】哈爾濱阿城區王德臣被迫害致死 妻子精神失常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3日】(本台記者李靜蘭綜合報導)2019年11月17日,哈爾濱阿城區法輪功學員王德臣被非法關押三年半後,被呼蘭監獄迫害致死,終年62歲。監獄告訴家屬王德臣死亡的消息,家人接到噩耗,悲痛萬分。呼蘭監獄阻止王德臣的家人靠近他的遺體,還逼迫家人同意匆匆火化。家人對王德臣的死因有諸多疑問,但無處講理伸冤。

據明慧網報道,2019年10月中下旬,王德臣家人被監獄告知,他被送進了監獄醫院,家人探視時,時刻有監獄獄警監視,不讓家屬碰他,要有一定的距離,家人看他好象腰閃了,他說腰疼,下肢不能動。家人就積極的去辦理保外就醫,很快手續辦完了,但監獄以各種藉口一拖再拖,就是不放人。

監獄醫院要求家屬繳納5000元押金和7400元醫療鑑定錢,最後給出鑑定的結果是:肺癌。當王德臣的兒子質問獄方:爲什麼不給我爸用藥?獄方說:沒有治療癌症的藥,只有消炎止痛藥。王德臣的弟弟見王德臣身邊的手紙沒了,警察要求王德臣的姐姐交200元錢買手紙,王德臣的姐姐質問警察:上次我來交了150元錢買手紙,這麼快就用完了?他是吃紙啊!

從家屬得知王德臣住監獄醫院到死亡,也就一個月時間。家人覺得王德臣死的太突然,太離奇。獄警看到家屬來了,就將王德臣的遺體推往殯儀館,甚至都不想讓家屬給王德臣換身衣服,就讓王德臣穿着單薄的貼身衣服走。後來王德臣的家人急眼了,質問警察,你家沒有兄弟姐妹嗎?警察纔將家屬帶去的裝老衣拿去,讓大夫給換上,期間一直不讓家屬靠近。

然後,警察催家屬趕緊火化。有兩個獄警,一高一矮,始終不間斷地看管王德臣的遺體,不讓任何人接近。當地有風俗習慣,燒完的紙灰,要用燒紙包上,給死人揣胸前帶走。王德臣的兒子放紙灰的時候,那兩個警察表情極其緊張。

醫院出示的死亡原因是:正常死亡。王德臣的兒子看看通知單說:我不簽字。最後他的姑姑籤的字。11月18日,監獄不讓任何人探視王德臣。11月19日就火化,火化時,讓王德臣的兒子簽字,他兒子不簽字,其他親人勸孩子:簽了吧,無奈他兒子只得把字簽下。

火化時,不讓來送王德臣的親友舉行遺體告別儀式,不讓開追悼會。就這樣,呼蘭監獄逼迫王德臣的家屬匆匆將王德臣的屍體火化了事,匆匆離去,讓人查不到證據。

王德臣就這樣被火化了,親人們對他的死因有諸多疑問。例如:如果因肺癌而死,爲什麼連個肺癌的CT片子都沒給家屬,只給了一個鑑定結果?如果王德臣死於肺癌,爲什麼腰疼?下肢不能動?爲什麼不讓家屬靠近王德臣?如果沒有傷口流血,爲什麼用那麼多的手紙?如果其中沒有什麼可隱瞞的,保外就醫的手續已經辦完,監獄爲什麼遲遲不放人?等等等等。

然而王德臣的家屬知道跟共產邪黨講不出道理,只能順從了監獄的安排。王德臣的屍體沒了,證據也沒了,監獄就沒事兒了?家屬知道王德臣的冤死會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罪惡不會總被掩埋!

修煉法輪功祛病健身做好人卻多次被中共迫害

哈爾濱市阿城區法輪功學員王德臣(明慧網資料照片)
哈爾濱市阿城區法輪功學員王德臣(明慧網資料照片)

王德臣1957年12月出生,中專文化,原是哈爾濱阿城區新利街道鎮政府畜牧站職員,爲人和善,是大家熟知的好人。夫妻倆在鎮上開了個獸藥飼料店,日子過得挺好,只不過王德臣修煉前有頭疼的毛病,犯病時,頭疼的他用拳頭砸,多年來,到處醫治也不見好轉。

1998年,王德臣開始修煉法輪功,他按照書中師父要求的真、善、忍的法理嚴格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方圓三、四十里,幾乎沒有不知道王德臣這個大好人的,同時再加上煉五套緩慢優美的功法,很快他發現折磨他多年的頭疼病不治而愈了,他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與超常,從此堅定修煉。

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王德臣遭到當地警察和有關人員的多次騷擾、綁架、洗腦、關押、勞教、罰款、判刑等種種迫害。2001年2月,新華鎮政府及派出所有關人員把王德臣綁架到阿城亞溝洗腦班,進行強制“轉化”,逼迫他放棄信仰。

2004年8月,王德臣跟阿城其餘二十三名法輪功學員到小嶺發放真相資料,結果二十四名法輪功學員全部被綁架關押,王德臣遭受阿城610、公安局等警察的刑訊逼供,被警察毆打,然後被劫持到阿城區第二看守所,超期關押幾十天后,在沒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被非法勞教兩年,投入長林子勞教所進行迫害。

2016年5月,家搬到哈爾濱市的王德臣在送貨途中,被警察綁架關押,隨後被非法抄家。目睹發生這一切的妻子被嚇得精神失常,目前,他妻子腰彎曲近九十度,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人照顧。

2016年12月,王德臣被阿城法院重判十年,並罰款兩萬元,被劫持到呼蘭監獄迫害。如今王德臣冤死在呼蘭監獄王德臣好好的一個家被中共迫害的家破人亡,家屬無處講理伸冤。

雖然對法輪功的迫害在繼續  中共體制內也不斷有人在清醒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還在繼續,但體制內也不斷有人認清中共的邪惡後聲明退出,表示不能再做中共的一份子,請看他們的退黨聲明:

遼寧的東亮說:看了大紀元的《九評共產黨》感到非常的震驚,我爲黨工作了一生而且大部分工作都是從事黨務工作,卻不知它如此的邪惡,多可悲呀!現在我醒悟了,我不能做邪教的一份子,現在我鄭重聲明: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和少先隊等一切邪惡組織,清除獸的印記。

新疆的胡清明說:雖然身在司法界,但是一直潔身自好,努力做到嚴明公正的對待每一宗案件。也從沒有把入黨時的誓言當回事,認爲自己走正對得起良心就行。今天對入黨時的誓詞,有了新的認識,既然要認祖歸宗,就不能再做馬列子孫,所以聲明退出黨團隊,同惡黨劃清界限。

責任編輯:靳同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