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名刊話壇】中共間諜出逃澳洲 王立強披露滲透港臺驚人內幕(二)(音頻/視頻)

中共間諜出逃澳洲
名刊話壇 - 90 / 589

【名刊話壇】中共間諜出逃澳洲 王立強披露滲透港臺驚人內幕(二)(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3日】(新紀元週刊)聽衆朋友,您好!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名刊話壇節目,我是心如。

我們今天繼續談論上一期的話題,也就是新紀元週刊第662期封面故事欄目的一篇文章,題目是《中共間諜出逃澳洲 王立強披露滲透港臺驚人內幕》。

﹡協調銅鑼灣書店五人組行動 綁架李波

王立強加入的中共香港情報機構的總部設在香港德輔道西(Des Voeux Road West)一棟不起眼的寫字樓裏,外面是一條繁忙的街道,街上有一些小販在賣海味。

香港抗爭者遊行時曾經過這棟大樓,他們高呼民主、「反送中」和反對北京收緊管制的口號。在抗爭集會演變爲抗爭者遭到街頭圍攻之前,最讓香港人感到恐懼的就是這個地點附近的銅鑼灣書店五名相關人士「被失蹤」事件。

銅鑼灣五名相關人士於201510月先後失蹤,之後卻都出現在中國大陸。他們透露曾被中共拘留和審訊。中共則一直極力否認綁架他們的指控。五人之一的李波,告訴一家親中共的電視臺稱,他是自願回大陸的。

但王立強講述了一個不同的故事。他說,綁架這五人的原因是該書店出售的書籍作品讓中共很不高興,其中包括一本書《習近平和他的六個女人》。

王立強說:「(我們的特工)後來告訴我們,他派了6名特工把李波從銅鑼灣書店的倉庫直接帶到中國大陸。」他還補充說,這次行動是由中國創新投資有限公司(CIIL)內部人士組織和監督的。「我負責協商要執行的任務……我和(團隊負責人)在向心家裏進行了協商。」

西方安全部門的消息人士說,王立強的說法很可能是準確的,這得到了另一位被中共拘留的書商林榮基(Lam Wing-Kee)的證實。林榮基在最近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他確信李波是被綁架的。林榮基逃到臺灣是爲了避免再次被中共拘留並遭受可怕的折磨。

王立強說,這次行動在香港所引發的恐懼是有意爲之的。中共政府希望「對這些人產生徹底的威懾作用」。

銅鑼灣事件對王立強觸動很大,「本來我認爲中共是不可以去香港抓人的,還是一國兩制嘛,你怎麼能來到這裏把人帶到內地去。」

中共綁架書商的做法令王立強感到恐懼。他意識到,「中共可以爲所欲爲。所以我在香港感到相當害怕。」

繪畫成爲了王立強逃避現實的方式。他的藝術呈現出一種閃閃發光、色彩繽紛的特質,描繪那些能喚起遠離城市鋼筋水泥的地方和情感。每當他與在澳洲學習的妻子米婭(Mia)交談時,他總是談個沒完,不願停下來。

20171月,米婭告訴他,她懷孕了。他不知道將來該如何向孩子講述自己的工作,以及他們在香港或大陸的生活。但是他的老闆下令他繼續工作。

中共操控九合一選舉 欲顛覆蔡英文

王立強還說,臺灣2018年的九合一選舉是他直接參與操作的。他們不但在三地建立了20多萬個網路帳號攻擊民進黨,還成立很多粉絲團進行網路霸凌。他們還建立海陸空「三軍」全面攻擊臺灣選舉。

王立強說,「空軍就是資助臺灣網路公司與媒體,僅媒體公司我們就花了15億人民幣。陸軍就是通過金錢,組織大陸學生、香港學生、觀光團等對臺灣的學校、廟宇等進行統戰,讓他們給中共傾向當選的(候選人)站臺。海軍就是直接給候選人捐款,最典型的就是通過很多所謂海外捐款給臺灣候選人韓國瑜,從香港以海外名義捐款就有2000多萬人民幣。」

「我們在臺灣九合一選舉的操作上非常成功,結果國民黨大勝,國民黨哪來這麼多錢,其實應該是我們(中共統戰)獲得大勝。」

王立強說:「我們在臺灣的工作,也是我們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滲透到媒體、寺廟和基層組織。」

他幫助中共情報機構建立了一支「網軍」,主要由大學生組成,以期改變臺灣的政治辯論方向和候選人的命運。

他透露說:「在臺灣,我們擁有很多地方——餐廳和IT公司——我們要麼把它們收購了,要麼對它們進行了投資。」「如果我們想攻擊某人,我們可以立即破解他們在香港的臉書Facebook」,並利用虛假的IP地址發佈反民主信息。

王立強說,中國創新投資有限公司還投資了臺灣的媒體公司,並與臺灣的電視臺建立了祕密聯盟,允許對臺灣媒體的新聞進行控制和審查。他提到說,食品製造商和媒體所有者旺旺集團是關鍵盟友。

王立強說:「我們還控制媒體宣傳,比如購買他們的廣告來左右他們的報導,讓他們的報導有利於我們所支持的那些候選人。」旺旺集團的所有者蔡衍明已經「與向心有着非常密切的關係和合作。」

王立強還透露,除了將媒體的正面注意力,引向包括臺灣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在內的政界人士之外,「我們對國民黨候選人……給予了全力支持。然後,我們還向寺廟捐款,組織那些信徒去遊覽中國大陸和香港,並通過統一戰線的宣傳影響他們。結果,我們取得了巨大的勝利……這是一個輝煌的戰績。」

﹡新任務:破壞臺灣的民主與人權

但對王立強來說,這是一場空洞的勝利。

他的兒子出生於201711月。王立強干預臺灣選舉的行動,其中一部分將依賴於他所稱的「臺灣黑社會」或三合會。但王立強擔心自己會被臺灣反間諜機構抓捕。連續幾個小時,他瘋狂地作畫,並謀劃如何出逃。

他說:「如果我出了什麼事,我的家庭就完了。我的家人、我年幼的兒子怎麼辦?誰能營救和保護我?」

2019年早些時候,王立強告訴向心的妻子龔青,他需要去澳洲看望兒子。之後,他於423日飛往悉尼。

王立強在澳洲期間,514日收到來自組織安排的、從湖南省國防科技大學情報中心寄出的名叫「王強」的新中國護照(名字、祖籍、出生日全改了),香港永久居民身分證和一本名叫「王剛」的韓國護照,並且中國護照上已有法國簽證和出入境章,韓國護照上也有出入境章,因爲韓國護照到臺灣和美國可以免籤,而香港身分證方便他出入香港,這一切都爲即將到來的任務做準備。

王立強說,新任務是要求他於2019528日到達臺灣,從事破壞臺灣民主與人權的行動,幫助中共操縱2020年臺灣總統選舉,爲臺灣失去獨立主權,由中共統治並取代中華民國作準備,「這意味着臺灣即將永久失去民主,這讓人痛心,我發自內心的不願意。但我知道,拒絕執行任務意味着置身於危險之中,這其實就是我鋌而走險選擇與中共決裂的真正原因。」

王立強披露,面對2020年大選,中共願意不惜一切代價也不能讓蔡英文連任,至少也要在輿論上把臺灣弄得一團糟。「我們知道這個難度很大,但向心夫人他們事先也已經作了大量的準備,她要我在528日去臺灣配合她管理他們掌握的臺灣媒體與網絡情況,以達到中共希望對2020臺灣大選的控制度。」

王立強披露,他們專門爲大選設立了很多情報站,包括臺北101大樓裏的XX酒樓,並已在臺灣擁有50幾個網路公司與直播頻道。「我們全方位滲透各個傳媒領域,進行得非常成功,大批主要負責人已經接受錢款,答應給我們工作,僅與我直接連線的人就高達30人,比如XX時報的總負責人,XX大學校長,XX文化中心總經理,還有許多政客與黑社會領袖。我們支付給每個人每年200萬至500萬人民幣。這些人的工作就是替我們間諜活動的開展與滲透,進行各方面的幫助。」

王立強還披露,爲了改變臺灣人的民意走向,「我們對臺灣各媒體投下重金,比如中天、中視、東森、TVBS等。我們利用臺灣媒體來替我們的目標作宣傳,同時,我們還挑起臺灣媒體與媒體的對立,來達到我們的政治目的。」

好了,今天的名刊話壇節目就到這裏,在下一期的節目中,我們將繼續談論今天的話題,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期節目再會。

責任編輯:李心如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

熱門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