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山東省青島市即墨區北安派出所
山東省青島市即墨區北安派出所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4日】(本台記者李靜蘭綜合報導)45歲的山東省青島市即墨區法輪功學員何立芳,2019年5月5日按照派出所的說法到北安派出所辦理身份證,遭綁架關押。何立芳絕食抗議,6月25日在即墨區普東看守所被擡出來所謂“開庭”,7月3日上午,何立芳的家屬被電話告知,何立芳已經死亡,家屬索要遺體,派出所不給,說由他們處理。派出所派人安排火化並全程嚴密看管,殯儀館內外,到處佈滿了武警和便衣警察。

山東省青島市即墨區法輪功學員何立芳(明慧網)
山東省青島市即墨區法輪功學員何立芳(明慧網)

上篇

何立芳被派出所誘捕、關押,遭迫害至無法說話依然被非法開庭

何立芳因修煉法輪功屢遭迫害,十多年來一直過着被註銷身份證的日子。5月5號,北安派出所以給辦理身份證爲由,將何立芳騙到派出所後非法關押在普東看守所何立芳絕食抵制迫害。

北安派出所
即墨市北安派出所

5月14號,何立芳被非法批捕,23號被構陷到法院。據悉,即墨區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610”,想以最快的速度趕快開庭,將何立芳送進監獄。用他們內部人的話說:“知道沒有證據,就是想把他送進去。”

6月10號上午,在何立芳家人的堅持下,普東看守所讓家屬會見了何立芳。當時他被獄警裹着棉被擡出來,眼睛會動,但無法說話。此前律師6月5號去看守所會見何立芳時,他也被4個人用擔架擡出來,一動不動,對律師的話沒有任何反應。

何立芳的父母與二姐6月13號曾去即墨區公安分局和北安派出所要求放人,不但沒有結果,還遭到威脅、驅趕。

新唐人記者曾致電即墨區政法委,詢問執法標準,對方表示,對案情不瞭解。而國保大隊大隊長崔榮國,以及公安局紀委書記王冰,都不接電話。

視頻:山東青島市即墨區法輪功學員何立芳被迫害

6月25日,即墨區法院何立芳大小便不能自理、生命垂危的情況下,在普東看守所臨時佈置的提審室內對他進行所謂“開庭”。

何立芳被幾名法警從監室內擡出來,四、五名法警把他按坐在椅子上,旁邊一名法警不間斷地給他擦拭鼻孔裏流出來的液體。

庭審過程中,何立芳神情呆呆的、沒有任何反應。他的老母親看到兒子被迫害得無法言語,就當庭提出讓兒子上醫院看病,沒人理睬她。

青島市即墨區普東看守所
青島市即墨區普東看守所

何立芳犯了什麼罪?

公訴人李霞爲羅列所謂何立芳的“罪名”,把以下事例作爲構陷何立芳的依據:

2001年,他外出懸掛 “真、善、忍”、“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橫幅;所謂的證人證言;2001年,因警察唆使在押犯人員對他羣毆導致其生命垂危,他被接回家後仍被監視,因而被迫離家出走;2015年,何立芳全家起訴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

庭審過程中,法官高斐一直被人不斷地遞紙條、與人耳語,且言行失常。

律師針對公訴人的無理指控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律師說,信仰是思想範疇內的問題,不會對社會構成威脅,要求當庭無罪釋放何立芳

即墨區檢察院
即墨區檢察院
即墨區法院
即墨區法院

何立芳17年流離失所以及被610定爲“第二號人物”的原因

何立芳北安街道長直院社區居民,他因爲堅持修煉法輪大法,信仰“真、善、忍”,被青島市公安局即墨分局北安派出所多次騷擾、綁架、非法關押。2001年在即墨看守所被惡警授意的十七個犯人羣毆,幾度昏死,經醫院檢查,大腦嚴重缺血缺氧,內臟功能全面衰竭,醫生認爲沒有搶救價值。

九死一生的何立芳回家後,通過學法煉功神奇般活了下來。當他意識到隨時面臨再次被綁架的危險時,拖着虛弱不堪的身軀被迫離家。這一離家就是十七年。

在這十七年中,何立芳家人也經歷了反覆被騷擾、綁架:年邁的父母被連累關押、未婚妻被非法勞教後被迫放棄信仰並與之分手,大姐兩次被勞教並被王村勞教所吊打八天八夜幾近慘死,回家後年僅五十歲就去世了。二姐一次被勞教、一次被非法判刑三年。

即墨政法委、“610”、北安派出所註銷了何立芳的戶口,扣押了他的身份證,使他在流離失所中更加艱難。

2015年,何立芳起訴迫害元兇江澤民,他在《控告書》中詳細記述了每次遭受的迫害情況,準確描述了迫害者的情況。可能是出於對罪行敗露的恐懼和仇恨,即墨區“610”把何立芳認定爲“第二號人物”,作爲迫害重點。

未完見下篇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319207

責任編輯:靳同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