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石濤縱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美方如何應對中共國提出的反制?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4日】(主持人:石濤)

上個週末前後,據他統計,大概在星期六/星期日前後出現了38萬人進行遊行集會。原因就是在香港區議會選舉之後,又有人去申請大概在沙田尖沙咀,大進行相應的不同主題的遊行跟集會,其中就包括美國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成爲了法律。組織者說大概前後出來了38萬人,所以幾十萬人對於現在的香港人來講就是小case。在集會的過程中,主要是在尖沙咀,本來他下午3:00開始,一直到晚上8:00,他的許可,警察搬出了許可。

咱也不明白當初爲什麼警察搬出了許可?應該講區議會選舉對於整個香港的警察來講打擊巨大,影響巨大,所以他們的態度是有所轉變。但是當集會十幾萬人、幾十萬人出現在街頭的時候,警察突然在集會一個小時,就是遊行開始一個小時之後,通知主辦人說你馬上結束,這基本就胡說了,對吧?所以完全是以權力的方式,以執法者的權力的角度,藉助法律之名,藉助社會安定之名,行使邪惡之做法。這個跟妲己在殺掉杜元元銑、炮烙梅伯當時的說法是完全一樣的。

你看一看現在香港警察的藉口、中共政權的藉口,你再看一看當時古書中寫的妲己借法律之名炮烙梅伯的藉口一模一樣,很有趣的。所以我說大家要明白現在是妖怪,妖鬼獸這是今天的環境。所以就造成了巨大的衝突。裏面在抗議的衝突的本身遠遠跟之前不得相比了,這也是事實。但接踵而來的將是這個週末12月8號星期日民陣再一次發起了大遊行,這是繼8月31號集會遊行被取消之後,我們看到的三個月之後的全新的概念。

現在我沒有看到他警察發許可通知書,那將會發生什麼?不知道。但是,這一切的基礎,建立在區議會選舉和川普簽署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成爲法律的基礎上。這是一個在香港抗爭中已經超越了香港本身,來到了一個國際社會的平臺,去迎合“天滅中共”的說法。所以這個時間點已經完全不同了。

林鄭月娥在川普簽署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成爲法律之後,美國過完了感恩節之後,發表了一番講話,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林鄭月娥:涉港法案會影響香港的商業信心》。妖怪就是錢,那妲己就是肉,就這麼回事。用了一大堆形容詞,你看那指,所以與錢同在,與肉同在,就是妖。“商業信心”,她不會說出別的,對不對?它叫香港人權法,對吧?香港人權法講的是保護人的尊嚴,人的生命品質,人的道德。

她講的是商業信息,一個女人臭不要臉,她可以賣淫,那叫商業信心,沒什麼兩樣的,對不對?人家講說這個女人不能賣,那個小夥子不能賣,你說我一定要保持我有限的生命之活力,藉助我有限的生命活力展現我生命的誘惑,這一份生命的誘惑在社會中求得報答,服務於社會,所以我賣淫了。

這詞兒不錯啊,這就是她的觀點,這是共產黨體制的觀點。所以我跟大家解釋過唯利是圖者必下賤,他的下賤展現出他個人的淫蕩,淫蕩可以表現出不同的方式。他的誘惑,他的欺騙,他的粉飾,他的一個月修理一次自己的身體,就有人這麼幹,就在這兒。

美國國會通過了法案,可能會傷害香港金融中心的商業信心,該法案完全沒有必要。我們跟大家解釋過,妲己被姜子牙殺掉的時候,她也是人樣,但她說的話是非常有趣的。我沒說她啊,這事咱分清楚。

一個男孩一個女孩做壞事,街頭做壞事,去拆散人家的家庭,去賣淫也好,賣身也好,賣嘴也好,賣肉也好,賣什麼都成,然後人家說了你不能這麼幹,損人不利己。我有什麼損人不利己,我有什麼呀,我趁着我年輕我不幹,我幹啥呀?對不對?一沒有有費用,二是與生俱來,三是你願意,四是我高興,我還能掙錢,我怎麼數都是有好處。

你說不許賣,這不是一點必要都沒有嗎?你把社會的活力全都給斬殺了,你扼殺了人們賺錢以取樂和充滿生活豐富多彩的這一面。你看這詞兒怎麼聽都是有道理的。你真通過了,唉喲,一點必要都沒有,你真是。明明我可以在街頭明着做,我現在只能暗着做了,你看,你阻擋不了我。人完了全完了。那現在也是隻有這麼講才能講得通。

你不這麼講呢,在我個人講角度來講,隔靴騷癢,人笑話你傻東西、什麼東西。她罵你,我跟你說,就像林鄭月娥這樣,你弄個書生說她,她就一樂,傻東西讀書讀傻了。我覺得就這麼回事了。

該法案已經成爲法律,要求美國國務院每年對香港的自治狀況進行評估,決定是否繼續香港關稅的優惠條例,並且將直接制裁那些侵犯人權的行爲。大家公認林鄭月娥是第一個將被制裁的人,第一個。

第二個,該法案已經成爲法律之後,美國國務院第一個審查報告,要在半年內拿出來。相關的法律的實施會影響商業信心,這是林鄭月娥說的,製造一個不穩定的環境,因爲企業擔心美國政府以後會根據相關法律審查香港的狀況並採取什麼行動。沒錯,他打的你就是這個,不就這麼回事兒嘛。你說她是傻呀,她還是聰明,說的倒是都是實話。

本地各大商會會強烈反對相關法案,相關法案也會傷害在香港的美國企業。你看橫豎就是錢,女人奔錢,她長大的時候,她媽跟她說沒有?唉,丫頭,別人得給塊糖你就跟着人走,這是很多當媽的勸阻女兒的話。

美國企業有1300家,地區總部或者其他總部辦事處。人家新加坡偷着樂,偷着樂不解氣,哈哈樂,就這麼回事。任何一個地方有興有衰,對不對?有人說香港這地方不咋地,我還說那話,你說就是充滿活力,你家的女兒如果那跟窯子似的,你家女兒你給送那兒去啊?人權法的一切講述着人的尊嚴。

那林鄭月娥嘴裏的一切都是錢,利益、佔有、慾望,這就是善惡的本身,我覺得這個很清晰很清晰的。林鄭月娥承諾港府很快推出第四輪振興經濟的措施,但沒有任何具體內容。被她罵的李嘉誠已經拿出20億、30億去幫助小企業,那她這兒只聽屁響,沒聞見屁味兒,響聲大,那屁不臭。

港府推出27億美元的經濟援助金用於交通、旅遊、零售,那因爲抗議所帶來的這個影響。那是沒錯的,所以我剛纔講了,她說推出這個計劃,那人家李嘉誠那筆錢都已經花完了。

那與此同時,美國官員就是美國政府中主管香港事務的官員:香港沒有充分的自治的話,美國會採取行動。所以美國態度也很簡單,它是一個法律至上的的國家。當法律被簽署之後,那作爲政府來講就只能執行法律,這是跟政府直接相關的。

在對港事務扮演關鍵角色的美國國務院亞太助理國務卿戴維今天表示:美國國務院方面依法辦事,只要評估香港的自治程度受到擠壓,將會採取一定的行動。所以這是針鋒相對,就是針對林鄭月娥的發言,那美國主管官員,政府的主管官員直接的表態。

他是2號下午在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演講主題“有關全球化的中共國”時候,究竟在亞太地區給予當地國家和美國造成什麼影響的時候,他明確表達的。美中貿易戰進入了全新階段,中美之間的競爭不必然走向衝突對抗,但必須是隻有公平競爭才能實現雙贏。其實這一切都在一個生命的基礎上。

在現在的美國,它所謂觸及到的底線,你讓我說,就是你告訴in  god  we trust印在錢上的這句話。錢是最利益的,中共強調的一切都是錢,所以中共的錢印上了一個殺人犯毛澤東。而美國同樣是在錢上印的是in  god  we  trust,成爲了生命基點上完全對立的狀況。

在今天的美國的各大州的公共學校,小學、中學,州法律要求in  god  we  trust,要求印在學校的最顯著的地方,包括它的體育館,包括它主要的進出口的走廊上。不是一個州,很多州都印上了這句話,錢上有這句話,最基礎的學校有這樣的這句話。

這是今天美國人他的生命的生長的過程和他的日常生活的基準。中共的做法直接與這句話相對立,出現的今天的所謂的場面。而中共的生命的本身毫不掩飾自己是一個在肉慾上橫行一切,蔑視與神作對的生命屬性。其他都是瞎掰。所以你看到在其他的角度去討論中美關係的時候,就是個笑話,隔靴搔癢。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訪問他,說法律生效,國務院初期評估,是否認爲香港還可以維持獨立關稅區,那美方又如何應對中共國提出的反制?那史迪威說通過法律剛剛生效都有規定,一旦香港自治受到擠壓,國務院方面必須提出相應的報告。

那提出相應的報告和評估,如果香港不再有充分的自由,不再有充分自治,那根據法律會直接影響到它。美國如何反制中共國的制裁?那他沒有回答,因爲這東西剛剛開始呢。中共國制裁的本身,在我眼睛裏就是個笑話。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