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天下第二泉(图片:Synyan/维基,CC BY-SA 3.0)
天下第二泉(图片:Synyan/维基,CC BY-SA 3.0)

江峰:《二泉映月》和阿炳另一面的真实故事

【江峰时刻-历史上的今天】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6日】(作者:江峰)12月4日,朋友您好!我是江峰。

中国无锡有一座惠山,因为古代西域和尚惠照在这里结庐修行,惠山因此得名。惠山泉水非常有名,唐代陆羽评定了天下水品二十等,惠山泉被列为天下第二泉。从此是四方茶客不远千里前来汲取二泉水。

天下第二泉的碑刻(图片:Clear Sky C /维基)
天下第二泉的碑刻(图片:Clear Sky C /维基)

唐朝有个宰相叫做李德裕的,他那人都成了精了,喝茶喝出讲究来了,让地方官把这个泉水送到三千里之外的长安供他煎茗(煮茶)。苏东坡也为这口二泉水留下了美文。

当然最绝的还是南宋皇帝赵构,当年在那个金军追击下被迫南逃,从汴京逃到浙江杭州去,这国破泉水在,途径无锡的时候,居然还有雅兴绕道到惠山泉品茗。这赵构当时端起茶来说:

“哎呀!想想我的父皇兄皇,我心里就难受啊!”

“再冲一壶,这茶不错。”

这就是赵构。泉旁的二泉亭就是当年地方官吏为迎接赵构盖的,惠山泉水真的好吗?

宋高宗赵构(图片:维基)
宋高宗赵构(图片:维基)

乾隆皇帝当年做过一件事,就是给各地的名泉过秤,二泉为每两斗一两零四厘,比这北京玉泉山的玉泉水稍重这么一点。水质越清,杂质越少。所以二泉水冲茶,它水高出杯口来,你看咱们这个指甲盖不有个有弧度吗?这二泉水它就能高出这个杯口一个指甲盖的弧度,它都不溢出来。真是好水!

惠山泉不仅因为水甘美、茶情浓为天下茶客所知,一首二胡曲《二泉映月》更是世界闻名,真是叫做 “惟余半夜泉中月  留照先生一片心”,这留下千古绝唱的先生是谁呢?无锡人华彦钧,就是盲人阿炳

华彦钧(阿炳)(图片:维基)
华彦钧(阿炳)(图片:维基)

1979年,导演严寄州完成了一部政治作品指导的一部电影,叫做《二泉映月》。在那个电影里面,阿炳的身世被篡改了,从戏班恶霸到国民党的警察局长都欺负阿炳。他的命运完全是“旧社会恶势力强加所致”,电影中这个阿炳后来在中共新政权的关心下成了人民音乐家。

最后在妻子坟头创作了乐曲《二泉映月》,这电影里不是反抗压迫、阶级斗争嘛,这成了主旋律了。其实很多当年无锡的老人家都知道这个片子假得不得了,最初群众还反映说,这部电影太不真实了,那么真正的阿炳是怎样的呢?

1950年,后来担任南京师范大学音乐教授的一个叫黎松寿的一位先生,当时(1950年)他还在南京读音乐学院当学生,在课余他到校园里随手拉了一支曲子。结果这曲子的旋律引起了他的老师杨荫浏的注意。这杨荫浏教授就说:这是谁的曲子?他说:这是我们乡下的一个邻居,他会拉好多曲子呀。就这样,黎松寿安排了一次录音,音乐家们到这一听,简直是惊为天人呐,这从天津中央音乐学院来的音乐家们都震惊了。这一次录音,他们总共获得了六首曲子。它们是二胡曲《二泉映月》、《听松》、《寒春风雪》,还有琵琶曲《大浪淘沙》、《龙船》和《昭君出塞》这六首。

在跟阿炳和他的妻子的交谈当中,音乐家们得知,阿炳这一生创作演奏的曲目多达270多首,这简直就是中华民间音乐的宝库啊。音乐家们约好了下次多带些钢丝录音带再来,于是这次兴奋的带着六首曲子离去了。阿炳的音乐迅速的被传播开来,人们都在问阿炳究竟是谁?

阿炳原名华彦钧,父亲叫做华清和,是无锡城中三清殿道观雷尊殿的当家道士。他会演奏各种乐曲, 很有才华。不过这个道士就不太守清规,就和一位女子偷情生下了华彦钧华彦钧生下来,小名就叫做阿炳。这下这事可成了当地一件街头巷议的丑闻了。

阿炳生母,人言可畏,三年后就自杀了。华清和是直到临死的时候,才告诉了阿炳他身世的秘密。华清河把这个雷尊殿也传给了阿炳。当时道观的香火很旺,所以阿炳很有钱,又才华出众。

私生子的这个命运,又破了道观的清规和他内心的完整,于是他开始花天酒地吃喝嫖赌、抽大烟,后来阿炳就染上了梅毒梅毒发作,阿炳的眼睛就瞎了。他眼睛瞎了,也管理不好道观了。结果道观也被别人夺走了,经济来源也没有了。

他后来和一寡妇董催弟结婚,结婚之后每天就在无锡惠山这一带卖艺乞讨。收到钱以后,他就匆匆的囫囵那么吃点。然后 阿炳又拿起烟枪斜靠在他那个破屋里,那个吱嘎响的竹躺椅上吞云吐雾。

1950年,苏州著名的作家陆文夫,他当时在《新苏州报》当记者,偶尔听了《二泉映月》。整个身心动感到强烈的震撼,从此跟这首曲子和作者结下了一生之缘。当年冬天在江南一场罕见的大雪之后,他去了一趟无锡城  可是他来迟了。

1950年的12月4日,历史上的今天,华彦钧,盲人乐师阿炳已经去世了。

他的妻子董催弟跟老陆说阿炳是上吊自杀的,他给天津来的那几个音乐家,录了《知心客》几个曲子,一个铜钱也没捞着。那天他起身想弹弹三弦,结果取下一摸,老鼠啃了一个洞,这寒冬腊月怎么还会有老鼠出现呢?一定是老天爷不准我弹曲、不让我活下去了!

阿炳一个想不开,抽出道袍上的腰带,梁上一挂,走了。

所以瞎子阿炳是上吊自尽的,而不是今天无锡地方志上记载说他是患病身亡。老陆请董催弟(阿炳的太太)到前街王兴记那里吃了碗双浇面,包了几只小笼馒头,算是给阿炳上了供了。留下了半个月的津贴人民币8块钱。

第二年开春,老陆再去那间破屋子。桌子上已经是两个牌位了,这对患难夫妇先后过世。

老陆就开始积累原始资料了,采访他的邻居,采访他的熟人朋友。最后呢,制定了一个创作提纲,兴冲冲的去找当时的江苏省文化局局长李进去汇报。这李局长厉声训斥老陆说,我们有这么多的革命作家、革命音乐家聂耳、冼星海,你不去写,你要写那个大烟鬼、社会渣滓,你这是个立场问题呀。然后这个局长把一本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交给了老陆说  “你回去好好想想”。

整个五六十年代,革命浪潮席卷一切。民族音乐没有人提了,阿炳也没人提了。

文革之后呢?《二泉映月》和其他民乐再次风靡,但是“人民音乐家”阿炳这个称呼,这个统一的宣传版本就出来了,文革中被粉碎的阿炳墓又重新在惠山。就是那个赵构品茶的那个二泉亭又在那个地方建了起来了。可是历史的真相却那么让人不堪!

陆文夫和一些对华彦钧同样有研究的学者好友,一起谈论的时候就说了,这怎么办呐,怎么把这事扭转过来呀?阿炳的眼睛不是日本宪兵用硫酸泼的,跟民族仇恨没关系呀,是因为他嫖娼闹的花柳病梅毒造成的。再说了,阿炳也不是天生无产阶级,他是个风流道士出身,那《二泉映月》的调调更绝了,它来自于风月场中风尘女子唱的淫曲,叫做《知心客》。但是正是风流道士的出身才让阿炳有了学习音乐、学习乐器的积累;正是因为有了后来的迫落,才有了音乐的厚度;正是因为有了道家的修炼慧悟,才有了他苦难中的豁达,那音乐、那曲子才有了韵味。

陆文夫老陆在文革期间,曾经找到过一个文工团的二胡高手说,我特别想听《二泉映月》。高手说,这使不得使不得,拉那个曲子要犯错误的。后来入陆文夫就强烈要求,那琴师就合上了门窗,拉上了厚厚的窗帘,把二胡上那根尼龙弦换成一根老弦,拉起来了。一个拉,一个听,两人都掉泪了。

作家陆文夫已经去世,他留下一句话:我们的文学与政治靠得太近了,纠缠不清,所以出不了大作家。那么音乐呢?音乐出得了音乐家吗?搞艺术的人还是很敏感的,说这个阿炳,他的二胡曲,还就得他自个独奏拉得好听,那个最早的钢丝录音带录出来的,那声音都已经丢掉不少了,还是那么有味道,比现在的合奏曲改编的有味道。

现存阿炳原音钢丝录音带(图片:维基)
现存阿炳原音钢丝录音带(图片:维基

为什么呢?因为那曲子才是阿炳,才是一个真正活过的阿炳

历史上的今天  阿炳二泉映月

眼瞎了,一颗心不能瞎;

为啥有的人眼不瞎,

却看不见呢?因为那颗心瞎了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