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澳洲联邦众议员廖婵娥,被当地媒体指曾协助一家中共扶植的企业竞标电动公车合约,引发争议。 (图/美联社)
澳洲联邦众议员廖婵娥被指曾协助当地中共扶植的企业竞标电动公车合约引发争议。 (美联社)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4日】(本台记者高健雯综合报导)多次被澳洲媒体质疑与中共关系密切的澳洲华裔议员廖婵娥再次招致诟病。有当地媒体指她曾协助一家中共扶植的企业竞标电动公车合约。对此,前检察总长德雷富斯(Mark Dreyfus)表示,总理莫里森应马上处理有关廖婵娥的争议。

《中央社》报导,多次被澳洲媒体质疑与中共关系密切的联邦众议员廖婵娥(Gladys Liu)今次再度引发争议。据《世纪报》(The Age)和《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erald)4日报导,中共控制的「百成新能源」(Brighsun New Energy),于2015年竞标澳洲电动公车生产合约期间,廖婵娥曾帮助该公司与澳洲政府高层牵线搭桥。

百成新能源的前执行长塞拉夫(Allen Saylav)承认,该公司向自由党捐赠了10万5000元澳元(约220万元新台币),以获取与政客的联系和信誉。

报导称,这笔款项于2015年10月初捐出后,10月底,时任联邦环境部长的韩特与廖婵娥一起出席百成新能源记者会,为百成新能源背书。

对此,廖婵娥在接受《世纪报》和《悉尼先驱晨报》采访时解释说,她对环保能源充满热情,所以才义务(pro-bono)挂名百成新能源「公关总监」(communications director)。她承认,为了邀请韩特(Greg Hunt)部长参加百成新能源的发表会,挂名公关总监更有说服力,「若在公司没有职务,他们也不会理我。」还说,之前「在我帮忙(百成)和多个(政府)部长联系对话时,政府本来不太理会。」

韩特则透过发言人回应,他不是因为那笔10万5000澳元的捐款才出席百成新能源记者会。他认为,廖婵娥当时并不清楚百成新能源与中共的关系。

据《悉尼先驱晨报》报导,百成新能源在中国的母公司百成集团是一家中共扶植的机构。该集团网站显示,该集团的联合董事长章根江(Genjiang Zhang)与「中国共产党党委」有合作关系。

百成集团工厂设在中国浙江省政府拥有的工业园区内,这家工厂于2015年一场中国共产党的活动中揭幕时,受到不少政府官员赞扬。

报导还称,维多利亚省法院(County Court of Victoria)于2017年公布的一份判决书更显示,百成新能源前执行长塞拉夫曾经卷入一宗洗钱案。

调查人员发现,塞拉夫曾于2016年4月和2016年5月从海洛因贩运者那里收取了100万澳元(约新台币2100万元)现金,其中包括在墨尔本加油站停车场收到一背包,内装50万美元。

对此,塞拉夫解释说,他当时只是承公司董事长章根江命令收取款项,张根江是皇冠赌场的豪客,当时正乘坐私人飞机飞往墨尔本赌博。他不知道把背包里的现金给他的那个人是毒贩。

廖婵娥也回应表示,她之前并不知道百成新能源曾经卷入洗钱案件。

廖婵娥曾被揭发于2003至2015年期间担任中共统战部旗下组织「中国海外交流协会」的理事,而且廖婵娥原本否认,后来由于事件掩盖不住,又改口承认;而她于自由党党内预选时,也曾刻意隐瞒自己曾是该协会的成员。由于中共海外交流协会是中共统战部用来渗透海外华侨的组织,令外界怀疑她与中共有密切关系。

此外,她还曾于投票日当天「耍奥步」,刻意在投票所门口悬挂看似选委会公告的中文招牌,被质疑误导当地华人「投票」给自由党。

她甚至还与离奇身亡的墨尔本豪华汽车经销商赵波多次在她家中合照,显示两人似乎相当熟络。

赵波于一年前向「澳洲安全情报组织」(ASIO)交代,中共情报机关向他提供100万澳元,资助他参加澳洲国会选举后,于4个月后的今年3月被发现死于墨尔本一间汽车旅馆内。

对于廖婵娥引发的连连争议,前检察总长德雷富斯呼吁同是自由党的总理莫里森,必须马上说明如何处理有关廖婵娥的争议。

德雷富斯说,「媒体每天都对廖婵娥提出更多质疑,但总理竟然拒绝让她到国会解释自己的人脉关系。」德雷富斯强调,「所有国会议员在替澳洲民众服务时,都一定要确保自己没有利益冲突。」

责任编辑:云天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