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西单民主墙(1979年)(图片:Qindianchen /维基,CC BY-SA 4.0)
西单民主墙(1979年)(图片:Qindianchen /维基,CC BY-SA 4.0)

江峰:西单民主墙-两百米长的民主

【江峰时刻-历史上的今天】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5日】(作者:江峰)12月6日,朋友您好!我是江峰。

1976年的4月22日,毛泽东的贴身服务员孟锦云跟平常一样给他念新闻。不曾想,这五洲风云激荡的大新闻毛泽东是毫无反应。而当孟锦云念到吉林陨石雨这个新闻的时候,毛泽东示意停下来,非常不安的说:

“历史上的许多大人物在去世之前,都会有天降陨石作为预兆。”

无神论武装起来的孟锦云,不相信什么天人感应,反而毛泽东却说:

“我相信哦。”

人间有什么大变化,大自然就会有所表示。毛泽东说到这里稍微停了一下,然后接着说:

“天摇地动,天上掉下个大石头,就是要死人嘞。”

当年9月9日,毛泽东死去。10月,四人帮被抓,文革结束。中国人民要求改变20多年来打着社会主义旗帜的独裁专制制度,成为真正人民民主的先进国家。

推动这次民主改革的主要是两股力量:第一股力量自上而下,就是原来被毛泽东称为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这一批人物,包括邓小平、叶剑英、胡耀邦这批元老人物。胡耀邦是率先行动了,在1977年的10月份发动了平反冤假错案解放干部的运动,瘫痪了十多年的中国开始展现生机。紧接着在1978年的5月,胡耀邦又发动了一场关于真理标准的大讨论,这就是那股自上而下的民主改革势力。

另一股力量是自下而上,那么他们是谁呢?老百姓。首先是文革中受打击受摧残的大批的中国的这批中下层干部青年知识分子。平反冤假错案,主要对象还是老干部,别的都忙不过来。基层民众也急切地要求自己的冤案得到平反,可是他们抬头一看,哎哟!原来那些文革的造反干部还是自己的领导。所以只能怎么样?越级上访!一时间首都北京,还有各个省市的省会城市,哗哗哗的涌进来成群的上诉上访者,他们很多把自己的冤情写成大字报、小字报,贴在人多的地方。

西单民主墙:就在公交车站的后面,是一排约有200米长的灰色矮墙。(图片:Qindianchen /维基)
西单民主墙:就在公交车站的后面,是一排约有200米长的灰色矮墙。(图片:Qindianchen /维基)

西单墙在北京西单十字路口东侧路北的人行道旁,有几路公共汽车站都设在这里。在这些公交车站的后面,是一排约有200米长的灰色矮墙。这堵墙,原来来来往往的人群也多次这墙上经常也贴一些小广告,什么寻人、倒卖点东西,引人注目。

在1978年开始,有些人就在这里开始贴大字报了,来看大字报的人还挺多,一传十十传百,好多北京人当时都养成习惯了,下班不回家,骑着自行车当当当的先绕道,先跑到这里来围观,然后再把见闻带回胡同里,带回大院里去。逐渐的形成了这么一个自发的,聚拢人越来越多的这么一个场所。

在最初的几个月吧,就是西单墙的大字报、小字报,绝大多数的内容还是咱们刚才说的,就是这些申冤上诉的这些为主。但是很快风向就变了,原来当时华国锋、汪东兴和党内的元老,联手一起摧毁了共同的敌人四人帮。但是后来华国锋很快就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这是邓小平、陈云这些中共元老不能接受的。于是他们开始等机会,等待对手出错。

结果呢?汪东兴首先犯错了,1978年的9月份  《中国青年》复刊,这本杂志原来在文化大革命之前是非常受欢迎的,和《中国青年报》一样,但是文化大革命中停刊了。这次一复刊呢,这个担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汪东兴却发现里面有篇文章,他认为有问题,这篇文章题目叫做《破除迷信,掌握科学》。汪东兴读出来这篇文章有破除对毛泽东迷信的政治意味,于是下令查封,还把已经发出去的通通给收回来。

这就有一位无名勇士看不过眼了,把他手里得到的一本杂志是一页页撕开,啪啪啪啪往西单墙上贴,我让你收!我让你收!我让大家都看到!

紧接着关于政治改革的话题的大字报、小字报,全贴上来了。围观者是里三层外三层,有时多达四五千人。

利用民意向汪东兴、向华国锋施加压力,为夺权造舆论。机会到了!邓小平是迅速出手,他趁着当时他主管外事工作的有利条件,为自己打造了一副开明民主的形象。

1978年11月份,他接见日本民社党委员长佐佐木良作的时候说:“写大字报是我国宪法允许的,我们没有权力去否定和批判群主发扬民主。贴大字报,群众有气就让他们出气。”

第二天  他又会见了,华盛顿邮报的专栏作家,叫罗伯特。他会见的时候,邓小平说:

“民主墙是好事,人民有这个权利。”

这消息传到了西单民主墙,大约是7千人西单游行到天安门广场,然后在纪念碑下面举行庆祝集会。中共元老还派出了卫戍部队日夜守护民主墙,怕有人破坏大字报,一时间出现了中共高层的倒华,就是倒华国锋派和民间的这个自由民主派上下呼应的这么一个蜜月期,这在中共建政以来是少见的,于是社会上有人开始称邓小平为“邓大人”、“邓青天”,就这个时候叫开来了。

作为1978年度的世界风云人物,他还登上了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人们以为中国自由民主的春天真的来了。

西单民主墙很快就越过了批评华国锋的范围,向反思中共的历史、现状和意识形态的纵深开始发展,开始有了真正独立思考的声音,而不是说这种被官方操纵和煽动的政治派系的论战。“评价毛泽东的功过,要求言论自由,要求保护人权,要求反对独裁腐败,主张政治民主化、经济市场化,同时呼吁警惕出现新的独裁,出现了要求什么像重新评价毛泽东,重新评价文革”这样非常具体的大标语贴在了西单民主墙上。

1978年的12月5日,有一篇文章署名叫做“金生”,他是高干子弟出身,自己在北京当电工的魏京生贴出来的文章,他这文章的题目叫做“第五个现代化民主及其他”,这文章里面大胆的指出来说,毛泽东30年来实行的是独裁统治,人民仍然没有民主自由。中共在全世界建立了最美好的制度,这是谎言。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发展前途的判断是错误的!”这篇文章引起了强烈的关注和共鸣。

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了。在会议上,华国锋被批判了。汪东兴还被免去了8341部队的实际指挥权,这下子好,没有枪杆子架在脖子上了,邓小平的态度开始改变了。

1979年1月1日,上万人在西单民主墙这里集会,然后宣读讨论并通过了《中国人权宣言》,紧接着魏京生在3月25日这天贴出来一份大字报,叫做《要民主还是要新的独裁》。

邓小平看了这个形势以后,他判断:第一,中共的危机已经渡过了,自己大权在握;第二,他敏锐的感觉到体制内的知识分子也开始顺着这股潮流,提出来了政治改革的诉求,这很危险呐!于是他痛下杀手。

3月29日,北京市发布了北京市革命委员会通告,明令禁止言论自由。当天魏京生等人因为反革命罪被捕,逮捕魏京生的第二天,邓小平在理论务虚会上发表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为题的长篇讲话。

1979年的12月6日,历史上的今天,北京市政府下达命令,禁止继续在西单民主墙张贴大字报。

来了这么几百个人,奉命上街洗刷所有的大字报、小字报,上千人遭到了拘捕、审问。北京之春瞬间被扼杀了。

在逮捕魏京生之后,胡耀邦表示了不同意见,他在党内生活会上说:“我奉劝同志们不要把人抓过来斗,不要把人抓过来关,敢于大胆提出这些问题的这些人,恐怕他也不在乎坐牢。魏京生一死 就会在群众中变成烈士,是人人心中的烈士。有这样一些共产党员和国家干部,在人民赋予他们权力之后不是用这种权力来维护人民的利益,而是一味的追求自己的锦衣玉食和高楼大厦,企图剥夺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甚至对人民进行压制、打击和迫害,那么人民就有权抛弃他们。”

2013年香港,民众纪念六四事件及胡耀邦(图片:维基)
2013年香港,民众纪念六四事件及胡耀邦(图片:维基)

早在胡耀邦重新踏上政治舞台的时候,当时他不是最早发动了平反冤假错案嘛,很多当年挨过整的中共老干部被解放出来以后,仍然是忧心忡忡。他们就向胡耀邦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他们说:

“四人帮会不会卷土重来?”

胡耀邦很明确的答复说:

“卷土重来是不可能的,但是要借尸还魂还是可能的!”

历史上的今天,西单民主墙

一段矮墙可以被推倒

一段记忆可以被抹掉

可是你无法阻挡春天的来到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