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左三)及资深成员努内斯(右二)共同主持11月21日的总统弹劾调查公听会。(Matt McClain/AP)
图为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左三)及资深成员努内斯(右二)共同主持11月21日的总统弹劾调查公听会。(Matt McClain/AP)

《华日》社论:民主党人的弹劾报告自曝其滥用监控权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5日】(本台记者張莉莉综合编译)12月5日(周四),《华尔街日报》发表社论,批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Adam Schiff)出台的300页弹劾报告,虽然企图说服美国人抛弃川普总统,但是却曝光了他们自己为了涂抹共和党人、影响新闻自由而滥用监控权的行为。

该社论说,民主党人如果需要公布其政治对手的电话记录,他们可以通过各种手段得到。“如果他们不是如此滥用权力,或许还能得到更多的公信度。”

社论提到,在希夫的300页弹劾报告里,完全没有包括任何川普总统与乌克兰之间发生的新鲜事。然而,该报告却披露了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资深成员努内斯(Devin Nunes)、川普总统的律师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及塞库娄(Sekulow)、记者所罗门(John Solomon)、朱利安尼的前任助理帕纳斯(Lev Parnas)、白宫以及其他多人的电话记录细节。这些细节中包括通话次数、通话长度等数据。

报告中谈到,“那些民主党人以为这些电话信息能够为他们针对川普总统的弹劾闹剧增添说辞,但是,恰恰是这个举动最令人感到愤怒,因为他显示希夫先生一直都在窥探他的政治对手们。”报告还说,民主党人的动机是想将希夫在国会里最大的对手、川普总统的捍卫者努内斯拉入所谓的“电话门”事件,说他也在这场“阴谋”中扮演了一个角色。

本周二希夫告诉媒体,“我认为,最让人忧虑的是,美国总统曾经运用自己的行政权力来抹黑自己的政敌,另外,或许有证据显示,国会中的某些成员在那次行动中充当了他的同谋。”对此,该社论质疑,希夫说的同谋到底是指什么?“难道他是要充当监督国会议员的角色吗?”《华日》认为希夫现在也动念头想要弹劾一些国会议员了。

“这是前所未有的行为,表明有人在滥用政府监控特权来获取党派利益。民主党人曾经利用斯蒂尔卷宗来诱使FBI窥探川普2016年竞选团队,然后被抓个正著。现在,这些国会议员们又在秘密使用特别的传唤权,来获取并向公众泄露他们的政敌的通话记录。”

社论说,有消息指,希夫今年9月曾经对AT&T电话运营公司下达了传唤令,命令其提供包括朱利安尼使用的5个电话号码下的通话记录。紧接着,他还命令Verizon和AT&T提供更多的通话细节。许多共和党人已被告知希夫的这些秘密举动,但是因为他们需要遵守情报委员会的保密规则,他们不能对希夫公开提出反对。

《华日》在社论中还抨击了民主党人的双重标准。社论中提到,读者们可能还记得,在几年以前,民主党人因为行政机构为了打击恐怖分子而收集大数据表现出极大的震怒。“他们认为国家安全机构这是在监视美国民众。所以2015年国会限制了国安机构获取大量国内大数据的权利。”民主党人当时还表示,“联邦调查者必须提出合法的理由,才能从电讯公司获取大数据,并且严禁将这些数据泄露出去。”

然而到希夫这里,之前的规定似乎都不管用了。这些公司仅因为希夫这么说,就毫无保留地将这些大数据拱手交给他了。“而希夫向AT&T公司索要数据的行为甚至发生在众议院正式启动针对总统的弹劾调查之前。”

社论表示,AT&T公司本周三发声明称,该公司是按照法律要求,为政府及执法机构提供信息的。“而事实上该公司完全可以在法庭质疑希夫的传唤令是否有效,而在如此敏感的党派较量背景下,该公司更有理由拒绝希夫的要求。”《华日》分析,AT&T公司没有这么做,或许他们觉得自己没有选择。“我们可以将该行为交给法律专家去判断,是否一个有权力的国会议员就可以对一个合法公司提出这种要求,这是否属于勒索行为。”

另外,该社论还提到希夫针对朱利安尼进行了数月的监控。希夫有选择性地发布了朱利安尼的部分电话记录,但是证明的事却是一件众所周知的事,那就是朱利安尼希望乌克兰能够调查美国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父子,而他也是川普总统的私人律师。“难道希夫认为,在法律领域,他可以忽视律师给予自己客户的特权吗?”该社论指出,大家可以假想一下,如果当年共和党人在弹劾美国前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时,也去监控克林顿的律师团队,那会引发民主党人多大的愤怒呢?

《华日》认为希夫对自己的国会同事努内斯议员的指控就更是荒谬至极。希夫指称,努内斯曾经与朱利安尼通过电话。社论反驳,“努内斯可以跟任何他想通话的人打电话,希夫没有任何特权去调查其他的国会议员。”“如果希夫将公布共和党议员们的电话记录,那么,我们能否也看看他自己与那些左派媒体的通话记录?能否顺便也看看他与那些匿名举报者的通话记录?”

《华日》社论最后再次谴责希夫,在他不正常地、秘密地使用大数据,然后还慷慨地向公众透露这些数据时,他一心想为这个纯党派性的弹劾闹剧寻找证据的动机暴露无遗。“只要是为了弹劾川普,他们真的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责任编辑:楊曉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