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共啓動“史上最嚴”食安法,被指爲填補財政虧空,再度掠奪私企。(網絡圖片)
中共啓動“史上最嚴”食安法,被指爲填補財政虧空,再度掠奪私企。(網絡圖片)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5日】(本台記者王倩採訪報導)號稱中國大陸“史上最嚴”的食品安全法實施條例,本月1日正式啓動。該條例首次確立“雙罰制”,即不僅處罰違法企業,也將對違法的個人處以罰款。有分析指,中共頒佈新食安法的主要動機,是爲填補財政虧空。由於中共本身不講法治,其制度本身就在摧毀社會道德,因此,新條例很可能根本無法解決食安問題。

據陸媒報導,爲解決食品安全問題,官方重新修訂《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實施條例》,並於12月起正式實施。由於新條例將落實四個“最嚴”要求,即“最嚴厲處罰”、“最嚴肅問責”、“最嚴格監管”和“最嚴謹標準”,所以也被稱爲是“史上最嚴食品安全管理法規”。

中國問題評論員藍述5號接受本臺採訪時分析說,中共在當前國內經濟全面下滑的時間點,頒佈上述最嚴食安法條例,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動機,是爲了填補政府財政虧空,而大陸私營企業再次淪爲被打擊目標。

【錄音】首先你要看它爲什麼要在這個時候搞這麼一個所謂的“歷史上最嚴”的法規,因爲這個時機點非常的重要。一個就是隨着中國經濟的下滑,國內各種各樣的矛盾層出不窮,而且規模越來越大。中共它實際上在這個關鍵的時間點上去搞這個東西,它有一點帶有“形象工程”的意味,就是它出發點並不是完完全全是爲了真正的整頓食品安全,它更多是一個“形象工程”,因爲中共現在確實是它整個的執政的合法性,受到了非常非常嚴重的、可以說史無前例的挑戰,這是第一。第二,從經濟上講,這個時間點去做這個東西,中共它有巨大的經濟利益。因爲中國國內這些大型的國營企業,是中共掌握的國家企業,這種企業各種各樣的問題太多了,腐敗、虧損,但是中共又不能碰這些企業,它就通過搞食品安全,實際上它槍口針對的都是些民營的小企業、中小企業吧,它在這個過程中可以得到巨大的財政的好處,同時它又沒有危及到真正在中共掌控之下的這些國營的大企業,它就是在進行大面積地掠奪私營企業,這樣它罰來的款,它可以拿去填補它的財政虧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動機。

新條例中也首次確立了“雙罰制”,即從12月起,除了對違法企業進行處罰外,也將處罰相關個人,如企業法定代表人、主要負責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若有違規者,將可最高處以其在該企業上一年度所得收入的10倍罰款等。但官方報導中並未提及相關司法懲治的跟進內容。

對於新條例能否真正達到維護大陸食品安全的目的,藍述表示並不樂觀,當局此舉很可能只是“收到一大筆錢”。

【錄音】因爲它首先動機就不純,它並不是真正地爲老百姓的食品衛生着想,爲食品安全着想去做這個事情,所以說,很可能它到了最後就是不了了之。因爲食品安全和食品衛生這個事情,它牽扯到整個社會的公正執法的大環境,牽扯到整個社會的文化道德健康的這麼一個大問題,在這個方面中共無能爲力。中共它整個的政權非常邪惡,它和所有的傳統道德背道而馳,所以在中共目前的政治體制之下,它沒有辦法讓整個社會回到良好的道德狀態。這是第一,它做不到。第二,中共它自己凌駕於法律之上,它首先是做了一個非常壞的榜樣,所以上行下效,誰會認真地去執法,認真地去按照法律程序辦事?所以按照它目前這樣的做法,去打擊所謂的在食品安全方面有問題的這些企業,很可能到最後的結果就是,它可能會收到一大筆錢上來,可能這個國家的財政虧空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補足,然後在具體的執法過程中,那些執法人員中飽私囊,大家把錢都賺夠了,最後這些食品衛生問題可能並不會得到真正的解決。

三聚氰胺毒奶受害者集體維權聯盟“結石寶寶之家”的發起人趙連海也認爲,如果沒有健全的法製作爲基礎,中共的一切措施都形同虛設。

【錄音】我覺得體制不改,一切那都是虛設。關鍵是在體制問題。一個國家想真正落實不管是什麼樣的法規、法律,前提是輿論透明,民衆擁有更多的權利,這樣的話,很多事情纔能有效的落實下去。不具備這樣的前提,再多的法律,在我來看都是形同虛設。

2008年9月,趙連海兒子趙鵬瑞因飲用含有過量“三聚氰胺”的毒奶粉,被髮現左腎有2毫米結石。趙連海帶頭髮起維權,號召中國大陸因奶粉三聚氰胺事件而患結石的孩子家長聯合起來進行合法維權訴訟,隨後被當局以“尋釁滋事”判監2年半。10多年來,趙連海一直處於“被維穩”狀態,無法自由的與外界接觸、發聲。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記者 王倩 蕭晴 採訪報導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