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神韻樂團指揮林家綺
神韻交響樂團指揮林家綺女士:領略浩瀚五千年正統神傳文化,觀神韻是人生的一個轉折點。(圖源:神韻網站)

神韻交響樂團指揮林家綺專訪: 神韻音樂觸及心靈 感人至深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5日】(本臺「神韻風華」節目主持人唐韻採訪報道)在臨近年終歲尾的時刻,該以一種什麼樣的方式迎接新的一年的到來呢?我們《希望之聲》每年都會在這個時候向我們的聽衆和讀者朋友們推薦和介紹神韻演出。

神韻現在已是一個席捲全球的文化現象,爲什麼神韻能夠在全世界範圍內引起如此大的反響?作爲媒體贊助方,我們請到了神韻藝術團指揮林家綺女士做客我們的節目,跟大家近距離的聊一聊她個人對音樂的理解,以及神韻藝術團的特點。

來自於臺灣音樂世家的林家綺,三歲半便開始學習小提琴,高中畢業後赴美深造,以全額獎學金先後在美國知名的萊斯大學音樂學院及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皮博迪學院等著名大學專修小提琴演奏。畢業後移居夏威夷,擔任檀香山交響樂團第二小提琴首席。1992年她加盟賓州著名的匹茲堡交響樂團,擔任第一小提琴首席。2006年後林女士加盟了神韻藝術團,擔任小提琴首席,現在任神韻藝術團交響樂團指揮。我們很榮幸能夠連線採訪到她。

音樂是一種語言,美好的表達與音樂人的品質內涵和理解力是結合在一起的

主持人:我首先想代表我們的家長提出一個問題,這真是切身的問題,想請教您。我們這面是硅谷,很多人會讓自己的孩子從事工程師這樣的一個職業,可是也有一些孩子會有音樂或者藝術的夢想。我就碰到這樣的一例:是一對臺灣的家長朋友,他們有兩個孩子,家長希望孩子們都學電腦科學。而其中的一個孩子上了兩年大學,學了兩年計算機之後,就跟父母坦白說,我的夢想是學音樂。他很想學小提琴。家長很糾結,但是不想違背孩子的夢想。孩子最後從學校停學回家,父母給他請了最好的小提琴教師,教這個孩子來學音樂。

這個孩子苦練了一年多之後,他遇到了一個瓶頸。他技術上老師們都說表現不錯,可是如果要做一個能夠獨奏演奏的小提琴家來說,老師們覺得他缺了一點什麼。而所缺的這個東西,有可能是對音樂的理解,有可能是個人特質上的不足,或者是他的表現力等等。最終這個孩子是痛苦地又放棄了音樂的夢想,回到學校繼續他的學業去了。

家琦指揮,因爲您是一位小提琴首席演奏家,能不能請您給我們的家長朋友們一個建議,什麼樣的孩子可以走藝術、音樂,特別是小提琴演奏這樣一條路呢?

林家琦:這個問題應該事實很普遍吧。就是說學藝術這方面來說,不管是樂器、畫畫或是舞蹈,或者是任何一個藝術門類,我相信,這個過程不是說我今天開始很刻苦,一年我就把它練出來了。在練習、學習的過程中不會一帆風順的,除了刻苦以外還要明白或瞭解,爲什麼那個樂器去表現這個東西是要這麼做的,其實天生也要有一些天份在吧,就是理解力。

我從小時候學琴開始以來,可以說是比較順利的,是因爲我們的家庭,我小時候到長大的時候,我們姐妹都是學樂器的,所以在那個環境裏面長大,就覺得好象事情就是理所當然這麼樣就可以得到了,技術上也沒什麼問題。到大學的時候,我的大學教授就跟我說:其實音樂本身它是一種語言,語言跟我們內在的內涵、我們理解到的東西是結合在一起的;如果我們用音樂來表現我們所要說的,也就是用音符來說我們想要表達的情感,那是從我們思想內心對事物的理解,或者是再更深一點,就是我們的道德品質跟我們的內涵那一方面結合在一起,然後通過我們的樂器用音符表達出來。

其實音樂的語言跟我們的內在都是結合在一起的。舉個例子吧,同樣一首曲子,有五個人來表達的話,我相信,最終出來的讓人感受的東西都會不一樣,是因爲每一個人的內在品德、各種理解力不一樣,或者是對樂器本身的掌握不一樣。所以我覺得,這是多方面結合的因素在裏面的。

加盟神韻交響樂團——我爲此而感動,我爲此而來

主持人:當我們看到您的個人經歷的時候,都會覺得您真的是一路順利,作爲匹茲堡交響樂團的首席小提琴手,按道理說已經是一個藝術的頂峯了。那是什麼樣的原因,讓您決定轉換跑道,加盟神韻藝術團呢?

林家琦:就是因爲我在匹茲堡交響樂團工作的時候,神韻開始在組織樂團。有一天我有機會申請請假,我就參加了神韻樂團去作表演。那次演出我記得是在紐約,我在樂池裏真的是突然深受感動,我就覺得太美了!我已經覺得不是我在表演給觀衆,而是我自己本身被感動,我感受到了背後的內涵,我自己被感動了。所以我就知道:哦,原來我其實就是爲了這個來的!

神韻交響樂:結閤中西方正統音樂精髓的絕好組合,神韻動人演出內涵的多彩音樂表達

主持人:神韻這樣的一個樂團,無論是從成員的組成,還是從樂器的組合來講,好象並沒有先例,您能夠給我們介紹一下神韻的交響樂團嗎?

林家琦:這個樂團本身就是結合了中西方正統音樂兩個體系的精髓,是以西方管絃樂作爲基礎,然後有中國樂器,主要目的就是烘托中國樂器它本身的特色。所以在旋律方面,我們的音樂裏面有很多旋律都是以中國音樂他的旋律、他的韻味來作基礎,可是我們又用西方的管絃樂來表現演出當中所需要的那些效果。

西方觀衆他們很熟悉我們的音樂感覺,因爲在臺上他們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哦,這是交響樂團的一個組合,跟平時他們到其它的交響樂團去看的感覺是一樣的。當我們音樂一開始的時候,因爲在樂團裏面我們有二胡、有琵琶,還有東方打擊樂器,所以在這個旋律方面來說,音樂也是屬於東方的旋律、樂聲爲主的。

所以當觀衆們聽到:哇,我們熟悉的西方交響樂團的組合;但是突然間他們又聽到非常美的旋律,所以在西方觀衆來說,他們就睜大眼睛看,這是什麼樂器?這樂器的聲音是從哪來的?怎麼這麼美?而且就是那一瞬間,他們就,哇!有這麼美的音樂,他們從來沒有聽過。可是當管樂,木管、銅管,任何這些全部吹起來的時候,他們又覺得特別受感動和震撼,因爲有恢弘的氣勢,他們又很熟悉,可是又真的旋律很美。所以對西方觀衆聽衆來說,他們真的是覺得:哇!這是從來沒聽過的一個絕好的組合!

但是我覺得,最主要的就是因爲:音樂她背後的內涵可以真的感動觀衆;就是我們剛剛提到的,音樂本身其實是可以讓音樂家來表達的。就象我們神韻交響樂團在臺上表演的時候,下面觀衆常常提到說,他們可以感受到樂隊每個人的齊心,在臺上那個心大家都是在一起的。這些觀衆都可以感受到,因爲這些音樂本身的內涵,也就是神韻巡迴當中在舞臺上表現的內涵。

樂團首席小提琴手:指揮與樂隊的橋樑,在貫穿指揮意圖中起主導作用

主持人:問一個有點外行的問題。因爲每次看交響樂表演的時候,會感覺到小提琴手,尤其是那個首席小提琴,特別重要,連指揮都要和他單獨地握一握手。這個我當時就產生了一個問號:這一個樂團,那麼多位演奏家,那麼多樂器,按道理樂器之間是平等的,爲什麼首席小提琴在一個樂團裏面有這麼重要的位置?

林家琦:OK,我在想,這應該是從很古老的傳統承傳來的吧。因爲很早以前,其實在樂團裏是沒有指揮的,首席他會帶着大家一起練。後來就發展到有一個人站在前面,以前是沒有指揮棒的,就用一個很長的棍子,他們就在地上打着節拍,然後就這樣開始了發展,就有了首席,然後有了指揮。其實首席的位置是蠻重要的,因爲首席他也是會關注每一個樂器,然後每個樂器的聲部的首席就是他們的聲部長,大提琴、中提琴……他們互相之間也會相互配合。所以除了有一個指揮,首席也是幫指揮、看着指揮,指揮怎麼做首席跟着做,去明白指揮要什麼,首席帶着各聲部大家一起。這是一個配合的問題,但是首席他必須是要幫助指揮,也是要帶領樂團。

樂團指揮:樂隊的統帥,須具備對音樂的足夠理解和訓練把控整個樂隊的能力

主持人:講到指揮呀,我看到一個小笑話。有個孩子他跑回家跟爸爸說,我們學校成立樂團了,有各種樂器,要你自己選自己買。他就問爸爸說:我是學一個號呢?還是笛子?還是別的什麼?他要選一個樂器。然後爸爸轉身就去廚房了,回來手裏拿着一根筷子,說:孩子,我看你還是想辦法做個指揮吧。這就是在一般人的印象中,覺得指揮就是拿個小棒,踩着節奏。這個當然是外行人看。那您後來轉換爲指揮,指揮在一個樂團當中又會起到一個什麼樣的作用呢?

林家琦:其實指揮的角色是非常重要的,就象你剛剛提到的這孩子要去學指揮,可以學指揮,但是每一個指揮他一定有他自己的樂器,有以鋼琴爲主的,或者是小號,或者是雙簧管,或者小提琴、大提琴……指揮本身要對音樂有足夠的理解,他纔可以去做一個指揮。

音樂不是隻有打個節拍就好了,因爲要理解樂器的特性是什麼,怎麼去表演,因爲訓練樂團的時候還得知道,哦,樂器發出的是什麼,怎麼樣結合在一起,絃樂跟木管或者是銅管跟絃樂,或者是樂團的音準不對了,知道怎麼樣去調整……

剛剛的時候我們也是說同樣的曲子,五個演奏家來演也是會不一樣的,因爲每個人的個性、特色、理解力都不一樣。

領略浩瀚五千年正統神傳文化,觀神韻是人生的一個轉折點

主持人:今年的話,聽說您12月底將帶領着整個交響樂團以及神韻的舞蹈團一起來灣區巡演了,我想大家也特別的期待。神韻每年來這邊,我們的聽衆朋友都已經知道了。每年神韻都是帶來全新的曲目和舞蹈節目,對此其實大家也很好奇。因爲象很多西方的芭蕾舞團或者交響樂團,它常年演奏幾乎同樣的曲目,而神韻每年都能夠換新的,這個容易做到嗎?爲什麼要這樣做呢?

林家琦:如果以中國的歷史故事來說吧,中國有五千年的歷史,這其中的發展過程中,有很多很多的故事;任何一個時期的歷史背景,或者是爲什麼那時候中國文化出現了一些歷史流傳,或者爲什麼出現這些故事和一些背景,一定是有其原因在。這麼多有五千年的很多東西,可以讓觀衆來瞭解中國的文化、歷史和背後的內涵。

其實觀衆每年來看過的都可以知道,哦今年又講這些,我今年又學到這些了。很多觀衆也都有提到過,其實來看一場演出,短短的時間裏他們學到了很多很多。很多觀衆都跟我們說:看完一次演出以後,他們可以感受到整個人生觀都改變了,也看到了希望。這全部都出自於觀衆對臺上舞蹈或者是對音樂的理解,他們得到了這些訊息,他們知道神韻展現出來的纔是真正傳統的文化,纔是怎麼樣能夠向上,什麼是正面的,怎麼樣是希望……所以我覺得,有機會常來看神韻演出,沒看過的觀衆一定要來看,因爲這會是人生一個轉折點。

身在神韻中,是藝術家們在生命過程中讓自己再提升到更好的一個過程

主持人:所以說,好的音樂帶給人改變。當然,家琦指揮是不是這背後也有神韻藝術家們他們的一些超常的付出呢?

林家琦:藝術家們做這件事情真的是發自內心,不是工作,對我們自己來說,這就是我們生命中的一部分,也是在我們生命過程中讓自己再提升到更好的一個過程;我們時時刻刻也說,怎麼樣能夠更好?怎麼樣做得更精美?那就是我們每一天要刻苦練習,我們每天要想想怎麼樣讓我們自己更好。這就是一個過程嘛。我相信,我們如果是這樣的話,觀衆就可以感受到我們內心的感受,我們每次也都是把我們最好的呈現給觀衆。

主持人:家綺指揮,我們真的是特別特別期待,今年您帶領的樂團到灣區帶給我們一個全新的不同的演出。結束的時候,想請您跟我們的聽衆朋友、讀者以及觀看神韻的觀衆朋友說句話,您想說什麼呢?

林家琦:希望能夠在灣區見到大家。神韻歡迎大家都來看演出。

責任編輯:辛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