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石濤縱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新疆人權法案直接針對中共官員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5日】(主持人:石濤)

我們在節目中很少有觸及到但已經觸及到比如象瀕死經驗這些東西,有些朋友可能對這個詞沒有那麼很深刻的說法。一句話,就是這個人死了,人死了,結果幾乎醫院都判他死刑了,他後來又活了,他又回來了。所以死了又活了,在醫院這邊就說,醫院現在的技術把他救活了。有些人,有一種機器叫做維持生命機,代表着現代科技的水平,醫院就說,他叫腦死亡,但是心跳什麼都維持着,血壓什麼都有。

人家科學有人家科學的道理,就我個人能理解到的,實際現代的科技水平相當高,腦死亡生命機是那個人的魂魄沒了,元神已經該去哪兒去哪兒了,就是到點該死死了,元神走了。腦死亡,元神在的時候,他的靈魂在的時候,那個大腦活動的部分是與靈魂相關,是由元神來支持他的。而他走了呢,大腦就不活動了。上了弦那表就走,上弦那東西沒了,它就不走了。我以爲這就叫腦死亡。

但現在的科技水平高,它可以在沒有元神的情況下,它可以維持這塊肉運作,所以人的機器也叫維持生命機。

我看過這個說法,就是當接受到瀕死經驗的時候,我個人能理解到,其實就這麼簡單的原理。

所以你留着他吧,你留着他有一個東西可以,你自己至親至愛的人,我不知道是不是得晝夜守着,你把那魂叫回來。你一定要叫他,但叫回來能回來活了能呆多少天不知道。這個東西,就有點類似在民間嬰兒被驚嚇之後,那老人說,你上外邊趕快上那路口叫孩子去,大聲叫孩子的名字,意思就是那孩子的魂受到驚嚇之後,跑出去了,找不回來了。

這東西上下通的,所以你們家門口十字路口那兒,可能跟另外他魂魄的十字路口那兒類似,如果不類似的話,這些瀕死經驗的人爲什麼遇到他死去的親人,還是他死時候那模樣。它上下是對應的。

所以嬰兒有叫魂的,這個我個人親身都經歷過的。民間話,很邪門的。沒有任何道理,把魂叫回來,這孩子就好了。這孩子爲什麼不死呢?他陽壽沒盡。如果這魂叫不回來,這個孩子永遠這樣了。但他未必死去,也可能死去。

所以這是瀕死經驗在我觸及到之後,我個人覺得非常有趣,而對今天的無神論進化論,你讀了什麼八百年書,你就是一個書呆子,你是一個傻瓜。讀了八百年書,你不在生命角度認識自己的時候,你就象那個垃圾桶,裏面裝滿了垃圾,那個書就是垃圾,你就是一個桶。垃圾跟桶,誰都罵,這個垃圾桶。但是垃圾跟桶本來是分開的,可是你自己給裝在一起了。就這麼回事。

你的肉身載體是爲了你能夠使自己的元神昇華,我現在完全能理解的,你肉身的一切,如果你懂得你遇到真正的師父幫你在肉身的一切演化出一個至善的東西,使得你自己的元神昇華,這可能就叫修煉,這可能就是通常說的信仰。藉助肉身上去,就把你的魂託到至尊的位置上。

什麼是人呢?能夠產生出這至尊的生命的本身卻可以往下走,羨慕妒嫉恨,結婚生子,放縱慾望,就把你本來可以塑造起來你生命的珍貴的部分轉化成下三路,就走了。其實在人的現實生活中就是對應的。

如果你談慾望,就是下三路。如果你真正講的男女之間的那種緣分,它就接近往上走,擁有緣分的男女,不一定是放縱的。但他們是至親至尊至愛的,他們是一種旅程的結伴。縱慾的人,是肉慾橫流的相互滿足。什麼意思?我們人的肉身是掩蓋的,掩蓋了我們自己的靈魂,而肉身掩蓋的本身又可以讓你產生真正去天堂的梯子。大概就是這麼個意思。

所以瀕死經驗真正的概念就是讓每一個人意識到,他的魂魄出去了,他的魂魄又回來了。所以人死過,那個醫生也說他死了。我看過最長時間的,醫生宣判死刑大概半個多小時,他又活了,醫生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吹牛皮,他說我醫術高。醫術高,來一個你就讓他回一個啊?他不成,就那個吧噠給碰着了,是那個人命里根本沒死,所以所有瀕死經驗的人,幾乎都會見到他們的親人,而如果見到他們親人,親人都讓他們回來。

如果你見着鬼,見着黑白無常,你就回不來了。真死的人下地獄,瀕死經驗的人有某種使命,告訴今天活着的人,天堂是真實存在的。這是人們站在人的角度說法,我今天能夠理解到的,瀕死經驗的人的使命,對今天而言,是告誡那無神論進化論和所謂現代科學被灌輸的這些知識分子們,你的生命,你現在眼前生命的肉體的一切,和你認爲知識的一切,就是欺騙你自己,使你忘卻你自己至尊的生命的內在,而把外在的光環——我麻省理工學院的MBA,我哈佛的P,斯坦福的我P+P——你用這個東西去標榜自己的才智,至尊的愚蠢,因爲你生命的真實不是這邊。

所以這就是在今天的社會中,當以這個東西作爲標榜的時候,就是以自己的魂魄背道而馳。就是跟你生命真正的本來是一種掩蓋的過程,是自我欺騙的過程。也就是講說,今天就象一個人化妝化了三個小時,咱開玩笑說,別洗臉,洗完臉完了,嚇死你,兩條人命。完全一樣。所以瀕死經驗的真正可以告訴人們這個。

我們在接觸到,有期節目跟大家說過,沙朗斯通她出名就是演的《本能》這個片子,1992年,中國8964之後,鄧小平南巡講話,前後對應的時間。那個電影的編導非常出色,演技非常出色,但它直接觸及到男女之間的這種,怎麼說呢?女人看這個電影自己羨慕妒嫉恨,男人看那個電影就會覺得很誘惑,但它不是完全赤身裸體的,不是那樣的,它完全觸及到人們內在的被慾望所左右時失去自我的樣子。

可恰恰女主角在十年之後,她出現了腦血栓,就是中風了。人死了出去了,後來又回來了。然後人全癱了,現在61歲,她還想重新找回自己當年的那個風采。所以給我的感覺,難。她自己承認有着另外空間,因爲她全看見了,看見她死去的朋友,家人,那些人穿過她的身體,她描繪得很清楚。但是因爲她的聰明,因爲她的才智,她的智商很高,她的漂亮,她的身材,她曾經有的一切,她對自己身體的這一面很驕傲,所以她還在用自己的身體去展現一種她的能力。所以給我的體會就是即使她經過瀕死經驗,觸及到自己的靈魂的真實,但她又很難擺脫這一面對她的誘惑。

我以爲這是今天人們某種程度上能夠從中體悟到,你現在看到的故事。當你放這個角度去看待的時候,你眼前給你的答案迥然不同。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支持新疆人權無懼中國強烈反彈 美議員:必須做正確的事》。

美國國會衆議院華盛頓時間12月3日傍晚壓倒性通過了《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很類似香港人權法,該法案如果成爲法律的話,將制裁中共當今在新疆實施的集體虐殺、種族虐殺、反人類罪的相關的東西。它最高要承受責任者是習近平本人。

美國國會衆議院的議員史密斯,他是新澤西的,直接講說,這條法案是給你習近平定的。他在法案投票前的講話就這麼說的,給你習近平定的。他衝的是中共官員。所以跟那個極具類似。對這些人,如果成爲法律的話,將直接進行制裁,凍結他在美國的財產,影響到他直系親屬在美國等等一系列。也就是說,如果真通過的話,明兒彭麗媛想去美國可能去不了。她女兒的名下在美國的房子,在美國的錢可能就被凍結。也就包括新疆的具體官員,那就多了。甭管是政法委的,開集中營的等等等等。

中共國強烈反對。那是肯定的。

所以在香港人權法案針對的是香港的官員,而新疆人權法案就直接針對的是中共官員

【法案通過衆議院後短短不到24小時內,中國政府八個部門接連發聲,譴責美國干涉內政,要求“立即糾正錯誤”,還威脅將採取行動予以反制。對此,多位國會參議員表示,“美國必須堅持做正確的事。”】

什麼叫正確?人是神造的,當權力者、勢力者,站在肉身的角度,站在自己今天可能殺掉人,可以威脅人,可以以羨慕妒嫉恨的方式,爲了讓所有人都要聽他的,這樣的做法就是對神的侮辱。因爲每一個肉體承載着不同的靈魂,所以在這世界上,沒有任何兩個人是一樣的。所以神造的人的時空的環境帶有他至尊的那種神的概念,他的智慧。所以在這地球上,無論有多少人,都沒有兩個是一樣的。因爲他的魂魄不一樣。神造了人的身體,讓人與人結合,他造出多少個兩個都是不一樣的。而所有權力者,都要讓人一樣,必須統一在習近平的思想的偉大的指導下,那就是混蛋加下王八蛋。

所以,我講了,思想是邪惡的,思想的本身扼殺了人的靈魂的感悟與神之間的相互的傳遞,和自己曾經不死的魂魄在那個境界中所應該有的生命的表達。

可能很多人聽着根本就聽不懂。夢想成真,這是很多人說的,夢想成真,你肯定做夢時候有好事,而你做夢時那個好事,是你這頭這塊肉控制不了的。但它是真實存在的。

統一在共產黨的要求之下,就是扼殺掉你那個你真實存在的自己。大家聽明白了,夢想成真是不可能的。它殺掉的就是你的夢想成真。

而這句話流傳,其實它背後有着含義,那個做夢的你,在某種程度上,他的真實性超過了肉身的你。

爲什麼必須做正確的事情?尊重人就是最正確的,憐憫人是更正確的,懂得慈悲整個的生命,你在你的環境中,能夠感悟到自己的這一份慈悲和感悟,那你就是趨向至尊的。只有遇到真正的師父幫你修煉的時候,你纔會有這東西。

人沒了,所以在西方的文化中,沒有慈悲,只有愛。所以把本該有的至尊的感悟給肉慾化了。

【“中國可能會報復,但我不認爲我們應該因此停止做正確的事,”來自新罕布什爾州的民主黨聯邦參議員莎希恩(Sen. Jeanne Shaheen, D-NH)告訴美國之音。】

中共的報復一定落在物質上,但反過來,今天中共體制報復的一切,它根本沒有能力了,因爲它的每一個貪婪者,都會把他們自己的財產自己的利益放在了他們認爲最安全的地方,那一定是人的地方,絕不是鬼的地方,而他們卻扮演着招鬼上身的本身,所以在這樣人與鬼之間的對壘當中,他沒有任何能力去干涉到去打擊到與神同行的人,而反過來,在美國社會中如果有人認爲會遭到中共打擊的話,他是個貪婪者。他就是一個助紂爲虐的人。

所以我們講的2019年是萬劫不復,在劫難逃,這是一個善惡劃分的時間段。善惡劃分完了,鼠疫就來了。就說這意思了,瘟神那是神。

中共昨天明確公佈,在內蒙古發生的黑死病跟肺鼠疫是空氣傳染,最早得病的那個人是挖一個水塘,挖個泥,在挖泥的時候,是泥裏面的細菌的溼溼的空氣,他吸進去了,得病了。他太太是因爲照顧他,得的病。而另外第三個,距離他130公里,打了個兔子,他去剝那個兔子毛,他得病了。別人吃熟食的沒有。

那意味着什麼,兔子是吃草的,只有有泥有水的地方,那個草纔會旺盛。所以兔子吃草,從它的草上帶來的病菌,帶來的黑死病的病菌,從而染病。以130公里畫圓,這是兩個病例了,直徑360公里,裏面的溼土,都會含着這樣的病毒。防止鼠疫?你把土都挖了?裏頭撒上六六六?敵敵畏?騙人吧?

現在逐漸進入了冬季,在內蒙、東北三省,它將出現凍土現象,那個土就會凍了。那個凍了的,那些病毒也好,細菌也好,就會藏在病毒裏頭,明年開春,東北是黑土地,黑土地很肥沃,水在冬天降雪的過程中,它可以把土非常的潤溼,來年就是個豐收年。但細菌的傳遞,就是需要這樣的環境。

你問問學生物的,他一定是這麼解釋的。所以大家要明白,黑鼠疫在中國是空氣傳染。昨天中國疾病控制中心發出的英文正式報告。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記者會上稱,該法案蓄意詆譭中國新疆的人權狀況,大肆抹黑中國去極端化和打擊恐怖主義的努力,惡意攻擊中國政府治疆政策,嚴重違反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嚴重干涉中國內政。

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委員會主席加德納(Sen. Cory Gardner, R-CO)則迴應稱,中國應該要尊重自治區的基本人權,北京應遵守“自治”的意涵。】

所以這是一個完全圍繞着人的概念去定位的,正常的社會有信仰,他就尊重人,包括人的表面。高級動物的社會,華春瑩她不是人,她叫高級動物,她如果不稱爲高級動物的話,她沒資格站在那兒。但你跟她說,哎,華高級動物,我問你個問題。她罵你,她說你怎麼罵人呢?它們家黨章就這麼寫的,它們家教科書就這麼教的。在頤和園的中央黨校就這麼訓練他們的,把他們訓練成不是人,但扭過臉來一定說他們是人。高級動物不是我說的,是它說的。它們的祖宗是猴變的,不是我說的,是它說的。你不認識到這一點,你就看不到它滅絕人性的那一份力量。所以人們不能站在對生命尊嚴尊重的角度去認識自己的時候,你對共產黨的迫害,同樣充斥着羨慕妒嫉恨。所以你會看到,同樣是無神論的人在反共的時候,他的羨慕妒嫉恨同樣是以殺虐的方式對待對方,但他殺不了對方,所以他只能罵街。

你可能就沒想過,共產黨的高人之處害人之處就在這裏,你反對它,它也知道沒有人願意喜歡它,但你反對它,你都在它的玩死你的遊戲中,所以只能在生命的蛻變中、認識中昇華。

【加德納說:“我們要求的只是中國遵守人類文明、人權的基本標準,如同香港法案的情況那樣,我們通過法案只是要說‘請尊重你曾說過會提供給香港人民的自治’,這就是我們所希望的。”】

人家表達的也很簡單,你去殺人,中國人有句話叫路見不平,今天的美國人就叫路見不平。路見不平的話,是不是就叫干涉內政?這就是中共的論詞,所以中共的藉口扼殺了人本該有的品質——路見不平。

所以你看到根兒上的時候,你就知道它的邪惡了。

中共的反應極其強烈呢,我想是它這個體製造成的,是因爲該法案將直接制裁從習近平到新疆的地方政府的相關所有官員。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