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一位白領女性的命運傳奇(下)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6日】(本台記者慧光綜合報導)有一天,我打聽到美國有一種叫“喜保寧”的藥,能夠控制嬰兒痙攣症,正當我滿心歡喜準備購買時,卻被朋友告知:此藥有毒性,對視力有不可逆轉的傷害。但我想只要能把抽搐控制住,哪怕小寶不會走路,不會說話,只要她活着沒有痛苦,我就知足了。

後來我託代購從香港買到此藥,給小寶服藥的第一天,果然抽搐不再發作了,此時小寶已經半歲了。因爲腦結構缺失是無法改變的,加上半歲前抽搐頻繁發作,孩子在兩歲時還不能獨自坐起來,脖子也直不起來,爬都不會,更別說站立和行走了。

我產後精神狀態受到嚴重傷害,月子裏吃不好睡不好,更談不上產後恢復了。未出滿月就整天抱着孩子跑醫院,導致肩周炎越發嚴重,有時疼得左手不能動彈。因爲心情長期抑鬱,引髮乳腺囊性增生,經常疼得掉眼淚。

也許是神佛慈悲於我吧,在此期間發生了一件偶然的事情,卻成了改變我命運的機緣。

2016年6月的一天,因小區車位緊張,我就把車隨意停在一個商鋪門口。這家商鋪不經常開門,我就認爲門前的車位經常空着,我將車停在這裏無妨,第二天就忘記去挪車了。保安來電話說有店主投訴我違章停車,我聽後急忙拿上車鑰匙跑下樓去挪車。

記得那是下午兩點半左右,路過這家店鋪時,發現老闆是一對中年夫婦,看上去兩人神清氣爽,慈眉善目,給人感覺非常舒服。商鋪裏面陳列着好多古香古色的茶具或古玩,那天我是第一次見到這家店的老闆。

當我把車挪開後,老闆非常熱情的邀請我進店喝茶。進去之後才知道原來這是一家經營茶葉、兼賣茶具的店。不知道爲什麼,看到他們我情不自禁的開始倒起了“苦水”,講述起自己痛不欲生的經歷,而我對家人、朋友、同事或同學,哪怕是最要好的閨蜜,我都從來沒有過傾訴的慾望。

那天說到最後時,我突然說了一句:“人活着爲什麼這麼苦?有時候真的是覺得生不如死!”

聽到這裏,那位大哥指着靠牆的櫃子對夫人說:“去把那本書拿出來吧。”

我清楚的記得大哥的夫人當時遲疑了幾秒鐘,若有所思的望着大哥說:“真的拿嗎?”大哥斬釘截鐵地說:“拿!”夫人取出了一本金黃色封面的書,我接過一看,封面寫着《轉法輪》三個大字。大哥對我說:“回家後安靜的連續看三遍,看完再回來找我。”

帶着複雜的心情,回去後我捧着這本金燦燦的《轉法輪》連續看了兩天兩夜。

我在國外生活過,接觸過基督教,也曾翻閱過《聖經》,但是沒什麼感覺。可閱讀《轉法輪》時,我的心不斷地受到震撼,能把宇宙中的法理講的這麼透徹,而且直擊人心,這輩子是第一次看到!看過之後才知道,原來人間的一切事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中的名、利、情都是曇花一現,返本歸真纔是人生的真正意義所在。明白這些後我的心中豁然開朗,彷彿重重迷霧瞬間散盡,前方呈現出希望的光芒。

從小到大父母和社會都教我要努力奮鬥,說白了就是追求個人利益,因此滋生出爭鬥心、好勝心、攀比心、顯示心和重名重利的各種執着心,這些不都是痛苦的根源嗎?對孩子的執着不也是爲私爲己的情所致嗎?可這一切都與人的業力緊密相關,明白了這些,我人生中所有的疑惑全都解開了!我毫不猶豫的下了決心,一定要走入大法修煉!

看書之後緊接着我就請茶葉店的夫婦教我煉功,之後每天都堅持學法、煉功。

2016年8月,我被查出患有雙側乳腺增生,右側囊腫還能擠出血樣液體。之後吃了一個療程的中成藥,發現乳腺增生的刺痛感沒有半點減輕。而煉功兩個多月後,發現乳腺增生的刺痛感漸漸沒有了,肩周炎也不那麼疼了,整個身體有種疏通的輕盈感。因害怕去醫院,之後的兩年我沒有去做檢查。2018年9月1日,公司組織全體員工體檢,我特意叮囑醫生:請仔細給檢查一下有無乳腺囊腫和乳腺增生?醫生笑着跟我說:兩側都沒有乳腺增生,以前報告中顯示的囊腫也消失了。我心中頓感輕鬆了,我明白是大法師父爲我清理身體後我才獲得如此健康,是師父救了我。

修煉後,每當回想起自己的苦難經歷,彷彿一件一件都是早已安排好的,自己就像從地獄被拯救到了天堂。活了三十幾年,才真正明白什麼叫人生,什麼叫內心充實和喜悅。我不再抑鬱,不再憂愁,悲傷的臉上終於有了笑容,因爲我得到了最珍貴的法輪大法,任何事情都無須再擔憂。

在工作和生活中,我努力用“真、善、忍”的標準指導自己的一切行爲,對員工做到隨和謙卑,即使對犯錯的下屬也儘量做到包容和鼓勵。而對領導佈置的工作我都任勞任怨的完成,即使是額外工作安排也能表示理解和支持。

修煉後我重拾信心,通過了國內某名牌大學的MBA聯考,又重新找到一份好工作。因這個單位離我家有三十公里,我就在公司附近租了一個小公寓,週一至週五下班後就回去學法、煉功,週末纔回家。從家到公司車程有一個多小時,我獨自一人開車時也會聽師父講法。

正像師父說的“一人煉功,全家受益”。自從我修煉後,小寶也有了明顯變化,抽搐的次數越來越少,能吃會睡,學會了翻身,還喜歡笑了。她的耳朵特別靈,聽到任何聲音都會模仿。她還會跟爺爺奶奶逗樂,所有見到小寶的家人都喜歡的不得了。看着孩子的狀態我的心裏很踏實,只是醫院對我的傷害太嚴重了,我實在不願意帶她去醫院檢查。

我丈夫從小就是被父母寵壞的“媽寶”,抗壓能力弱,家裏家外的事情他很少過問,唯獨對自己的IT工作盡心盡責。他因爲炒股虧掉了所有本錢,還欠銀行幾十萬的債。在我最困難的時候,他又得了血管炎,兩個腳掌腳踝潰爛不止,息肉爛的像蜂窩一樣,已經爛到骨頭。婆婆每次幫他敷藥後,他都疼得整晚睡不着覺,經常大喊大叫,都這樣了還每天一瘸一拐的去上班。

家裏出了這麼多事,對他的精神打擊也是很大的。他會經常發怒,會突然吼叫、摔杯子,有幾次還傷到我的臉、手和膝蓋。以前我的個性比他更強、更倔,如果他摔一個杯子,我會摔兩個。自從我修煉後,非常奇怪,我沒有脾氣了,無論他發多大的火,我都不會生氣。有幾次他突然發脾氣,我不僅默不作聲,還堅持去菜市場買菜,給他做飯燉湯補身體,我覺得他活得也很不容易。

有一天他突然跟我說:“對不起,這段時間壓力太大,脾氣不好,‘十.一’放假帶你去雲南玩一下吧?”我當時以爲耳朵聽錯了,結婚幾年了,他可從來沒有主動提出過帶我去旅遊!我想是我的心態變了,纔會影響他改變吧。他也看過《轉法輪》,有時生活中出現摩擦時,他還會拿師父的話來提醒我。

每次學法或煉功後,我的整個身心都會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有一種身心輕盈的美妙感受,經常會不自覺的流淚。

修煉的本質就是去掉人的各種執着,我知道自己做的還不夠,我會繼續努力。感恩師父讓我的生命得以重生!讓我學會了開心的微笑!今生能夠成爲法輪大法弟子是我最大的幸運!

責任編輯:靳同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