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故事新编大家听】青天白日(上)

故事新编大家聴logo

【故事新编大家听】青天白日(上)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7日】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你来到‘故事新编大家听’节目。我是东方。我是雪莉。 

  今天我们给大家讲一个传奇故事,名字就叫‘青天白日‘。 

说有一个人,名叫南宫认庵,姓南宫, 名字叫认庵。  祖籍是浙江人。他的父亲名叫南宫琥, 在广东做官。 父亲为官清廉,两袖清风,因此家中很清贫。认庵自幼跟着父母在广东生活。跟着父母也学了读书认字,还颇读了些经史。 后来母亲死了, 不久父亲也去世了。 只剩下认庵一人孤苦伶仃。

 这里他刚刚操办完丧事, 那边传来消息说发现府库财务有亏空。 父亲死了, ‘父债子还’, 官府追查亏款, 要抓认庵抵债,入狱服刑。 

认庵一人年纪还小,四顾无亲, 没人商量,但是他不想被关监狱, 也不信是父亲使得府库亏空, 但自己人小力单,也没有办法。  想起自己还有个叔父, 是父亲的唯一的兄弟,名叫南宫璧。 听父亲说过他在苏州给人做幕僚。于是打算去苏州找叔父。怕人发现, 南宫认庵偷偷的把父母的遗骸挖出来,焚烧成灰, 放在一个竹笼里,自己背着,趁着黑夜,悄悄的走了, 直奔苏州而去。 

一路上风餐露宿,跋山涉水,走了一年才到了苏州。 可是苏州很大, 人海茫茫, 只知道叔父名字, 一个小孩子家, 举目无亲。上哪里去找这么一个人呢? 真犹如大海捞针。 找了多时也没有一点音信。那时正赶上苏州遭灾, 年景歉收,认庵眼看手头仅有的一点儿钱也要花光了.于是就倾其所有, 用仅剩下的一点儿钱买了半亩地,把父母亲的骨灰装殓, 埋葬,加以祭奠,还请人立了一个石碑, 作为铭志。自己在墓旁用茅草搭了一个就像种田人看守瓜地住的那么一个茅草屋, 就守在父母的坟墓旁,每天夜里住在那里。 也没有洗漱等日常生活器具, 日久竟然混的是蓬头垢面,靠着乞讨为生, 沦为了街头乞丐。

虽然如此, 这认庵每次讨来了残羹剩饭,只要稍微像样一点的, 都会记着先给父母的坟前上供,祭奠,然后自己才吃。自己心里还念叨说:‘上供人吃,心到神知!’。 那时认庵刚刚十五岁, 但是生性孝顺, 而且很聪慧, 即使沦为乞丐, 但是面貌清癯不显干枯苦相。 平时常听到苏州当地小儿唱的山歌,悦耳受听, 于是就自己学了来。 效仿古时候伍子胥的行径, 给人们唱山歌,卖唱乞讨。这样就勉强可以糊口, 不至于冻饿而死。

每日里走乡串镇,转眼三年过去了。 有一天,他偶然的坐在一个古寺的门口,晒着太阳择虱子。对面就是一个富贵人家的花园。 抬头可以看见园中的绣楼上不时地有美人向外眺望。忽然,就听‘吱呀’一声, 从花园的后门里 走出来一个小丫鬟, 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黑发粉面,身姿妙曼。出来后回身把门虚掩上, 就朝西边走去。 只见她走了没几步, 忽然俯下身来,隐没在草丛中。不一会儿, 立起身来, 整了整衣服又走了。 没走几步,认庵就看见好像有什么东西从那女子身上掉下来, 落在地上。 那东西却是细软无声, 掉了那个女子一点儿没有发觉。 

认庵呼喊着告诉她掉东西了, 可是那女孩子竟没听见, 径直的走了。 认庵急忙过去一看, 原来掉在地上的是一个织锦包袱。 打开看里面裹着金钗玉钏 ,许多零星珠宝, 还有一封书信。 

认庵从小随着父母, 也颇认字, 看那信中写道:“ 十郎哥哥足下,妹与哥哥自幼亲上做亲,合家欢喜。不料哥哥家中忽遭变故,贫困犹如司马相如。闻二老有悔婚之意。妹不改初心,因此将自己所有积蓄, 赠送檀郎。苦于无人传递。小婢娟娘,名为主仆,情同姊妹。仗义传书。 希望能帮助哥哥进修学业。待他日蟾宫折桂,再诉衷肠。”。 底下签字是秦氏小妹贞璞  再拜“ , 原来是表妹写给表哥的。

 信中称这位表哥为‘十郎’, 大意是两姨兄妹自幼父母做主订了亲, 但最近因为十郎家发生变故, 贫困潦倒, 女子的父母要悔婚。女子不愿意,为了帮助表哥, 就委托自己的丫鬟, 名叫娟娘的, 给表哥送去自己存的私房珠宝首饰有金有玉,还有一百颗珍珠。 要表哥用来度日并用功读书,将来考试中举, 再来迎娶云云。还说了如果家中非要强迫退婚,自己也不会改变初衷, 会以身殉节。

这认庵看了这封书信, 不由心惊,心想:“  好险哪!这信中说的明白:没过门的女婿落魄,富家赖婚;钟情女子冒险越礼, 赠金助贫。 这东西要是被他人拣去,不单是这个婢女小命没了,这小姐身败名裂。就是这一对儿苦命鸳鸯, 也只能是如同牛郎织女, 远隔霄汉,遥遥无期了!唉, 我还是坐在这里等等看吧。 ”

 不一会儿, 就见刚才那个小姑娘匆匆回来, 面色死灰,花容失色。慌慌张张的在草丛间仓惶寻觅,东拨西找, 什么也没找到, 不由得仰天长叹, 自言自道:“ 天哪! 娟娘死不足惜,辜负小姐重托, 连累主人一家,可如何是好?!”  

认庵上前问道:“ 小娘子丢了什么贵重东西? 怎么就说到死了?” 

那个小丫头看了看他, 觉得他话中有话, 于是哀哀的祈求他: “ 好哥哥, 求求你, 是不是被你捡到了?”

认庵回答说:“ 你如果能够明明白白的跟我说明白是什么东西, 怎么回事, 或者能够完璧归赵, 也说不定的 。” 

那丫鬟娓娓道来: “ 我家主人姓秦, 我是他家的奴婢名叫娟娘, 每日里伺候我家小姐。 今日因我家主人看到原定的女婿家道衰落, 想要悔婚。 我家小姐日夜啼哭,难过。 娟娘心中可怜她, 同情她。请她把自己积蓄的价值大约五百两黄金的金银首饰包裹起来, 内附一信。 我亲自给未婚女婿家送去。 嘱咐他用此金度日苦读,待到科考高中,再来迎亲。哪里想到,皇天不佑, 被小女子丢失包袱,我死不足惜, 但小姐的事情必会被泄露。岂不害死了小姐?!怎能不伤心呢!” 话没说完,已是大放悲声。

认庵又问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娟娘抽泣着回答说:“我也没脸回去见小姐了。 只有一死而已!”

认庵从怀中拿出那个小包袱, 递给她看, 问道:“ 你看看, 是不是这个?“

 那娟娘一见这个包袱,正是那个包袱! 立时匍匐在地, 给认庵叩头不止。 认庵急忙伸手将她挽起,口中不断地安慰她。

 娟娘感谢不尽, 问他:“ 你以乞讨为生, 大不容易;今日拾得如此多的财宝, 一时可得暴富,真的甘心舍弃了吗? 对君子的大恩大德, 小女子该怎么报答呢?” 

认庵说:“ 你要想报答我 , 也不难。 只恐怕对我来说是容易,对你来说是有点儿难了。对我来说是甜美的, 可能对你来说是苦的呢。” 

娟娘听了, 不知所以, 说:“ 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你试试说说看?” 

认庵说:“小子虽然已年快二十,(已及冠,) 但还是童子身一个。小娘子你实在是貌美至极,在下实在不能自已(yi3)。 不知道你能不能让我一享巫山云雨,令我销魂一次呢?” 

那娟娘听了,羞得满面泛红, 低头半晌才慢慢的说:“ 君子请稍待,我先去办事, 回来再说。” 看着 娟娘拿着包袱远远走去, 认庵才转身离去。 

过了几天, 认庵偶然又经过这个花园后门,远远的听见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哎, 你来啦?” 抬头一看, 原来是娟娘! 半开着园门, 探出头来,正冲他招手呢。

好,听众朋友, 我们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谢谢您的收听。娟娘招呼认庵,后来是怎样了呢? 我是东方, 我是雪莉, 我们下回节目再见!

责任编辑:紫君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