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家庭债务
中国人民银行发表报告的数据显示,到去年年底为止,中国家庭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超过6成。(资料图/美联社)

中国家庭债务占GDP六成 "刺激消费救经济"能行吗?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7日】(本台「新闻聚焦」节目记者金石采访报道)在中美贸易战及中国经济放缓的情况下,中国家庭债务日益严重。根据中国人民银行上周发表报告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中国家庭债务达到了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0%。其中,楼房按揭贷款占到GDP的50%;另外,消费者贷款也在激增。惠誉国际信用评级机构估计,在今年上半年,信用卡应收账款的未偿还馀额达到人民币7.23万亿元。

为什么近年来中国的家庭债务会迅猛增长?高企的家庭债务对中国老百姓的消费能力、进而对中国经济有着什么样的影响呢? 中共政府想要通过刺激内需来提升经济的做法还好用吗?本台「新闻聚焦」节目主持人金石就这些问题采访了旅居美国的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前北大教授夏业良先生,请他就这些问题做出分析。

家庭债务高达GDP的60%,是中央政府过去一些政策推动的结果

主持人:家庭债务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它和我们曾经听到的企业债务和政府债务有什么样的关系呢?

夏业良:它的基本逻辑是很清晰的。家庭债务就是家庭为了维持正常生活,有的时候需要举债。比如说家庭要购买房屋,或者有人生病,或者是子女入学等等,都需要花很多的钱,所以家庭在正常发展过程中,总是有某个阶段是需要举债的。只要这个举债的比例在一定的、适当的负担范围之内,或者将来在还债的时候没有太大的困难,这都是允许的。

中国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处于计划经济时代,中国老百姓那时候的收入水平非常低,几乎没有什么可以储蓄的。虽然说那时候储蓄率很高,高达80%,但实际上大多数人可能都是月光族。即便这样,有些人,如果比较谨慎的话,还是希望每个月能够存几块钱,以备下个月有什么特别的需要。

但是我们看到,中国进入到九十年代之后,国家就开始鼓励老百姓进行信用消费,就是象西方这些国家那样使用信用卡。中国的信用卡从改革开放之初,1979年和1980年就开始做这方面的工作,真正兴起,就是大家都开始使用信用卡消费,主要是九十年代中期以后的事情。九十年代中期以前有,但是范围、规模以及消费的比例都是相当低的。

但是最近这十年来,我们注意到一个现象:中国的信用消费规模增长的非常快,甚至有一些人,他没有什么收入来源,但是他的消费也是很厉害的,比如说在校大学生。有些在校大学生,据说把信用卡都刷爆了,甚至有的时候,如果他长期不能还贷的话,那么人家就会取消他,把他记录在信用方面的黑名单里,或者是以后他不能再获得信用卡。这样的情况,在西方国家、在中国都有。

所以我觉得,一方面是由于老百姓这种消费需求的多样化,还有人对财富和高品质生活的追求和渴望;另一方面就是国家也在推波助澜,特别是有些商业银行,是希望你多消费,它促使你多花信用卡,刺激你消费。所以我们过去动不动就听到中央政府说要“刺激消费、拉动内需”。现在这个情况,老百姓为什么会举那么高的债?现在有的家庭可能是超越了他能够负担的这样一个界限,那么这种情况下,整个国家的这种家庭债务负担高达60%,我觉得也是中央政府过去的一些政策推动的结果。

家庭负债连年高攀昭示不健康的消费模式

主持人:我们看中国央行的数据是,在2007年底中国的家庭负债还只占GDP的17.9%,不到20%。但是在十年之后,2017年底的时候,这个数字就达到了52.1%。请问您,就家庭负债占到GDP的50%还要多,您觉得这是一个健康的数字吗?

夏业良:当然不是了。我们觉得一个家庭比较正常的债务负担应该在25%以下,就是相当于你的整个支出能力的1/4。当然不是说你绝对不能超过,如果你是比较有把握的,在短期内举债,然后在某一个阶段内可以把它全部还上,也就是说在某一个阶段债务率高一点可以,达到50%甚至更高一点。但一定要控制这个风险,万一假如说,你连续若干个年度都是超过50%的话,应该有个临界点和警钟,就是说,你自己或者让别人给你提示,你这个时候前面的债务还没有还清,后面又持续举债,这就是一种不健康的消费模式。

过分依赖信用消费会造成整个国家系统性金融风险

主持人:我们知道,出口、投资和消费是中国经济的三架马车,面对经济下滑,中共政府是想要刺激消费。但是在这么高的家庭债务之下,中共政府刺激消费的这种招数还会起到作用吗?

夏业良:不会。因为如果你要是全部100%的依赖于信用消费的话,那么就是说,我们中国老的这样一个规矩、常识就是收支要相抵,你不可能支出大于收入延续很长时间,如果形成那样一个消费模式,那就很可怕,就有点赌徒心理了,就是说我先借了钱先花着,花了以后再借,以后再还;或者说,指望我哪一次赢回来了,我就可以还了。这种心理肯定是让你的债务负担越来越高,越来越沉重。没办法。

过去,老百姓没有多少可以投入的,就是日常生活、吃饭、消费。但是后来,看到老百姓受到其他人财富积累的影响,相互的攀比心理,比如说要买房子,要提早买,有的替儿子买了不行还得替孙辈买;还有的说,我现在就要买几十套房子来作为投资。那他就不是一种理性的正常的消费了,他觉得好象现在花钱从银行贷款容易的话就多贷,买个十套八套房的话将来就发大财了。但是现在整个房地产行业萎靡不振,不景气了;然后银行也会出现债务链,债务负担特别沉重的情况下,中小银行也会破产。比如说,最近我们知道很多地方性的商业银行已经破产。如果这样的话,就会造成整个国家系统性的金融风险,老百姓的债务负担你指望银行,最后银行就会逼你早一点还,如果不能还的话,那可能就有一定的惩罚措施。

「高利贷」无异于饮鸩止渴的自杀性借贷模式,应予以杜绝

过去在其它地方也会出现一些类似于「高利贷」的那种形式:你从银行借钱不容易的话,你可以向一些私人机构去借钱,它当时借的时候很爽快,但是它的利率非常高,如果不能及时还贷的话,就象一种自杀性的、饮鸩止渴似的这样一种借贷模式。所以这种一定是要想办法杜绝的。

外汇储备的急剧减少致人民币币值贬损,趋势明显

如果政府现在还是要继续地刺激消费,其实中国过去的经济在很大程度上是依赖于进出口贸易,也就是外贸依存度高达36-37%。现在中美贸易战造成了中国外贸依存度要大幅的降低,然后不能获得原来获得的那些外汇收入,国家外汇储备也急剧减少。我们知道一个国家本币的价值取决于外汇储备,如果你这个外汇储备越来越少,不能够应付正常项目的话,那么你人民币的币值实际上也就贬损了,这个时候你加印钞票,只能让这个货币贬值速度加快。所以现在整个人民币这个贬值的趋势是非常明显的。

整个社会的「扩张饥渴症」对整个国家债务形成了恶性循环

主持人:我们知道除了家庭债务之外,中国的企业债务还有政府债务也都是非常高的。这三者之间会不会有一种联系呢?

夏业良:这是一种弥漫在整个社会的一种「扩张饥渴症」。对地方政府而言,它们是要扩大投资来提高政府的绩效,也就是比拼GDP数字。我们知道,各级官员提拔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这个地方的GDP增长速度怎么样,你要超过别人,要获得中央的重视和提拔,就要创造这种奇迹。这样的话,它就有投资饥渴,到处去投资。那么如果没有办法获得中央或者商业银行的贷款,它就从老百姓中去搜集,比如说发行地方债、搞公司债等等。这样的一些做法,它当然是可以把地方的一些资源集中起来,但是一旦投资本身是失败的项目,那么将来没有回报,这些投资者都会成为受他们牵累的牺牲品。那么这种牺牲品如果范围越来越大的话,那当然会对整个国家的债务形成了一种恶性的循环。

大公司与地方政府债务被中央核销后,被转嫁到了每一个纳税人身上

所以我们讲,公司债务如果大的话,公司企业将来有一天会破产;那地方政府如果债务积累太严重的话,中国的地方政府没有听说过可以破产,但是在美国我们知道,比如加州的橙县曾经就破产过。破产最后的结果往往是什么呢?就要由某一个大的企业或者一个财团来接收,把这个地方政府接收了,由财团派出的人来监管政府。那么中国呢,将来会不会走这样一条路?但到目前为止,中国的这种宪法和制度可能还不容许这么做。这样的话,最大的可能就是把地方政府的债务报给中央去核销,中央政府把它核销了以后,这个债务负担其实是分摊到每一个纳税人身上。

所以我们过去知道很多的一些大型国有企业,它们亏损破产,包括那些国有商业银行,其实按照真正《巴塞尔协议》(Basel Accords)的条款的话,中国四大商业银行早就破产了。因为在2003、2004年的时候,它们的债务率平均都是45%以上,所以在那种情况下就应该是破产,但是政府保护了它们,政府让国有资产公司收购它们的坏账呆账,在财政部核销。这样的话,这个负担其实就转嫁到了每一个纳税人的身上。如果中共还继续这么做的话,只能让纳税人的负担雪上加霜,越来越沉重,到最后可能就无法负担这样沉重的债务。

责任编辑:辛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