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137 道士奇術-狐女爲妻 (音頻/視頻)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logo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137 道士奇術-狐女爲妻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8日】

 

道士奇術

龔集生說:乾隆朝己未年時候。他住在京城的靈佑宮,結識了一位道士,時常在一起飲酒對酌。一天,龔集生與朋友們去看戲,也邀請了這位道士,道士欣然同往。看完了戲,歸來時天色將晚,

道士拱手對大家說:“承蒙諸位雅意,邀我看戲,無以爲報。今夜,我想請大家看一場木偶戲,不知諸位是否願往觀看?”

衆人自然願意。到了夜間,大家走進道士的住房,見屋裏只有一張大方桌,桌邊簡單擺放了一些水酒和果品。桌子中央,放着一隻棋盤。道士招呼小童關了外面的門,請諸位來賓圍着桌子坐好。酒過三巡,道士將界尺一拍,“啪”地一聲,只見有幾個八、九寸高的小人兒落到了棋盤上,一塊兒呦呦嚶嚶地演起戲來,聲音如同四、五歲的小孩兒,而男女演員的穿裝打扮以及戲中的唱腔、道具,都和劇場裏一樣。一齣戲唱完,這些小人兒忽地不見了。緊接着,又有幾個落到棋盤上,另演了一出。衆人又是驚訝又是高興。他們開懷暢飲,直至午夜時分。

道士又命小童在外屋的桌子上放置了數百枚雞蛋和幾壇白酒,棋盤上發出的樂曲聲戛然而止,緊接着,外屋傳出了吃喝聲。

衆人忙問道士:“這是什麼法術?”

道士說:“凡是煉成五雷法的人,都可以驅使狐輩去做事。狐輩能夠變化,可大可小,所以我調遣他們來演戲,供咱們消遣一夜。不過,驅使他們做事可以,如果讓他們去偷盜,或是去作祟害人,或者攝召狐女尋歡作樂,那麼上天就會立即施以懲罰的。”

此情此景,衆人見所未見,於是懇請道士於第二天夜間再演一次,道士答應了。到了第二天晚上,衆人又去道士的住所,沒見到人。原來,道士帶着小童早已離去了。

==

狐女爲妻

      據周泰宇說,有個人叫劉哲,和一個狐女相好,後來續她做填房。狐女就像平常人一樣操持家務,孝順公婆,與妯娌們和睦相處,照顧前妻的子女就像自己親生的孩子一樣,這一點是最難能可貴的。直到她老死的時候,屍體也沒變爲狐形。

有人說她本是個私奔的女子,爲了隱瞞,才假說是狐。有人說她確實是狐,修煉成了人形,但還沒有成仙,所以也有老有死。由於她已經脫了狐的本形,所以死後屍體像人一樣。

我說:這些說法都不對。這是因爲她的心性已經完全能夠使自己的身體保持人形了。爲什麼?相由心生,人的身體可以隨着心性變化。

梁武帝的郗皇后變成巨蟒,漢宣城太守封邵變爲猛虎,是因爲他們的心先已變成蟒心虎心了,所以身形也就成了蟒和虎。

過去有個說法,說狐本是一個叫阿紫的淫蕩女人變化的。這個人有着狐的心肝,那麼這個人可以成爲狐。同理, 如果狐有人的心腸,狐也可以成爲人。

和尚、道士們坐化,軀體往往不倒;忠臣、烈女們的屍骨長期存留不腐爛,這都是因爲他們的精神能夠保持其形體的緣故。

這個狐女死後形狀不變,就是這類情況。

周泰宇說:確實如此。人們傳說劉哲開始娶狐女爲妻的時候,還免不了有所疑懼。

狐女說:“娶妻是爲了成家過日子,只要能夠持家過日子,那狐又有什麼不同於人的呢?而且人只知道懼怕狐,卻無意中不知道自己卻是和狐做伴侶。如果娶得妻子儘管形體是人,卻儀容舉止無度,行爲放蕩使人生病損壽的女人,和狐的採補行爲有什麼區別?那些翻牆鑽洞和人幽會的女人,和狐的放蕩有什麼兩樣?那些鼓脣搖舌挑撥離間,在家中製造事端的女人,和狐媚惑人有什麼不同?那些偷盜家中財物私下送給相好的女人,和狐的偷竊有什麼分別?那些囂張狂傲,攪得六親不寧的女人,和狐的作怪騷擾有什麼不一樣?您怎麼不懼怕她們卻反而害怕我呢?”

   可見這個狐的立心立志,在人上很久了。所以她開始是人,最終還是人。就像她所說具有種種有狐狸行爲的人,在六道輪迴中輪迴轉生成什麼,都是由自己的心性所致所決定。只怕心性墮落,也就難免墮入獸類了。

責任編輯:紫君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