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一名香港示威者站在警察發射的催淚瓦斯中(AP/美聯社)
一名香港示威者站在警察發射的催淚瓦斯中,圖文關係不大(AP/美聯社)

香港勇武“屠龍小隊”成員遭警方誘捕 分析:或影響抗爭走向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8日】(本台記者凌杉綜合報導)上週日(12月8日),香港警方聲明稱捕獲部分香港勇武“屠龍小隊”的成員,並指控其成員藏匿槍械。綜合媒體報道,本次逮捕涉及警方誘捕,港人懷疑,示威者是遭到警方設局,不幸深陷囹圄。有分析認爲,“屠龍小隊”被捕成員的處境將有影響港人抗爭走向的能力。

根據警方消息,當局在“12.8國際人權日”遊行前逮捕11人,並在地址搜查到一支9mm半自動手槍、105發子彈、伸縮棍、護甲、防彈衣及爆竹等武器。遭逮捕人士中,部分成員屬於從未有成員被捕的香港“反送中”前線勇武“屠龍小隊”成員。

屠龍小隊”由香港“反送中”遊行期間主張與港警暴力行徑抗爭的年輕人組成,成員據稱有十多位,活躍在“反送中”勇武抗爭的前線。小隊成員曾多次匿名接受香港蘋果、立場新聞採訪,並被指曾經參與中大與警方的對峙防守戰,也曾砸毀與砍傷示威者事件有關的黑道麻將館店面。

成員疑遭香港警方設局

週日,社交軟件“電報(TG)”羣組發佈消息說,屠龍小隊成員遭到APS全面揭發,導致警方搜捕。

TG賬號“開掛之達人”稱,“APS聲稱與屠龍合作”,但隨後反水,導致成員遭到警方逮捕,該人士還列出了三名被捕人士賬號,目前尚不知曉這些賬號是否與屠龍小隊有關。

TG截圖(連登)
TG相關消息截圖(連登)

本臺記者發現,香港APS是一家進口BB槍,瓦斯槍等簡單槍械零配件的公司,該公司也提供一些向大衆提供防護服等裝備。

目前TG羣組流傳的消息尚未得到證實。

香港連登網友指出,“屠龍小隊”成員的被捕可能與警方的誘捕相關。11月份,連登一度有消息人士稱,警方有意利用持有警方槍械罪行誘捕示威者,希望大家小心,不要持有警方槍械,該消息在網絡上獲得一定範圍的傳播。

週日,警方搜查到的9mm半自動手槍槍型被指與香港防暴警的配置完全一致。

根據親中港媒“東方日報”報道,本次行動是“警方刑事情報科派員混入部分激進示威者團隊,追蹤及監聽‘屠龍小隊’成員......經情報分析及資料蒐集後,鎖定多名目標男女”。

警方聲明稱,週日有8男3女(23至63歲),目前涉嫌“非法集結”、“無牌管有槍械”、“管有危險品”、“管有違禁武器”及“管有攻擊性武器”等指控。

港人擔心示威者安危

在知曉有“屠龍小隊”成員被捕的消息後,許多港人表示感到痛心,並表示,擔心被捕人士的人身安全。

許多港人在連登社區表示,目前中共當局在香港威權影響顯著,包括陳彥霖、周佳樂在內的事件顯示,年輕示威者疑似遭警方“被自殺”,“被失蹤”事件頻發,由於“屠龍小隊”長期活躍於前線,很擔憂成員是否將會遭到私刑或其他嚴酷迫害。

香港連登網友指出,港人在6個月抗爭期間,許多人受到了早期就開始活躍的“屠龍小隊”的鼓舞,變得敢於站出來與警方暴力抗爭,敢於直言正當的民主訴求。

港人:勇武活動將更加隱祕

屠龍小隊”最早在今年八月初成立,是最早被港人所知的勇武抗爭者團體。8月31日,立場新聞首次公開了“屠龍小隊”匿名成員的相關採訪,隨後蘋果與立場新聞曾經多次接洽該團隊的成員。

在最近的港媒採訪中,“屠龍小隊”的年輕人說,目前有10多人在團隊中,都是年輕人,因爲善於靈活應對警方追捕,團隊自成立至今尚未有成員被捕,團隊雖然有金主,但同時,團隊仍然面臨資金問題,並且指出歡迎外界資金支持。但在該報道刊出不久後,該小隊成員被指遭到逮捕。

港人網友呼籲,香港的勇武抗爭者需要“地下化”行動,媒體應減少爆光,防止成員遭到警方針對。

時事分析人士秦鵬認爲,香港的抗爭者需要更加註意隱祕性,儘量減少媒體曝光。“別說不能隨便接受採訪,就是內部溝通都需要小心,因爲中共對網絡控制甚嚴,還有臉部識別、監控等措施,還可能打入內部”,這都是香港示威人士需要注意的。

分析:“屠龍小隊”成員命運將影響抗爭走向

《民國紀事本末》作者,旅美作家劉仲敬近期就港府政治選舉進行評論稱,他認爲,關鍵時刻的政治博弈“實際上是由不妥協的少數集團之間的鬥爭決定的,隨風倒的大多數都是跟着他們走的。不妥協的少數形成的硬核如果不打倒的話,鬥爭就只能以硬碰硬的方式進行”。

劉仲敬的評論雖然主要是圍繞建制派的選舉慘敗進行,但亦指出,不妥協的團體將會成主要的抗爭動力。

評論人士何旭告訴希望之聲,相比政治反對派而言,香港“反送中”運動更傾向於一場全民反對港府的運動。6月的“反送中”遊行起因於港府推出違背中港“一國兩制”的惡法。運動的特點是無核心人物,由羣衆自發組成。在這其中,積極抗爭警暴的勇武派抗爭者對反對中共當局威權的香港民衆起到一種鼓舞作用。

何旭認爲,媒體的關注已經讓“屠龍小隊”的成員成爲公衆人物,但這些成員並非運動的發起者或是單一的核心人物。如果港府選擇對被捕成員採取公開迫害,那麼長期致力於“反送中”運動抗議的港人從感情上而言會無法接受,非但不會忌憚港府手腕,還更容易產生憤慨情緒,這會導致更多的勇武人士產生,甚至不合作運動升級。

責任編輯:宋月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